見此架勢,那個男人嚇得腿軟差點站不住,連忙把肩膀上了唐司詩放了下來。

Home - 未分類 - 見此架勢,那個男人嚇得腿軟差點站不住,連忙把肩膀上了唐司詩放了下來。

“對不起對不起,我錯了,容大少,求你放過我吧。”

唐司詩猛然被放下來,腳步沒站穩,踉蹌着後退了一步,撞入了容陌天的懷裏。

容陌天很自然的扶住了她,呼吸間聞到了她身上的酒味,眉頭不經意的蹙起。

“你沒事吧?”他低聲詢問。

唐司詩的酒氣已經在剛纔的驚嚇中已經散去了不少,她聞聲回頭,對上容陌天帥氣的臉龐,心下狠狠的悸動了一下。

雖然容陌天比起容陌川的帥氣,還差了那麼一點,但,也僅僅差一點而已。

如果自己身邊有這樣的男人照顧着,多好……

高大帥氣,有權有勢,只需要說出名字,便把人嚇得屁滾尿流。

她的眸子晦暗不明的閃爍了一下,心裏竄起了一個大膽的念頭,轉身摟住了容陌天,楚楚可憐的嚶嚶求救。

“容大少,救我,有人欺負我!”

她把臉緊緊的伏在容陌天的懷裏,聞着他好聞的男人氣息,心裏在暗忖:如果將容陌天變成自己的男人,那她豈不是騎在了唐品馨的頭頂?

以前她就聽說了容陌天的妻子不能生育,要是她能懷上容陌天的孩子的話,別說在容家,估計在這個城市裏,她都可能橫着走了。

就在她恍神間,容陌天已經把那個男人轟走了,他微微低頭垂眸看她,大手扶着她的肩膀,深邃的眸子裏閃過了一絲震驚與驚喜。

他感覺到唐司詩呼吸的氣息混雜着酒氣,穿過薄薄的襯衫,灼在了他的胸口上,就像一股電流竄過了他的四肢百骸,直涌腹下,而他沉寂了半年有多的“老二”竟然有反應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

是他太久沒近女人了嗎?

也不對呀,這半年裏,他找了不少女人嘗試,他的“老二”一直都不給面子,而今晚就在唐司詩這個不經意的擁抱,莫名的起了反應。

容陌天的心底驀然涌起狂喜,眸子都明亮的不少,扶在唐司詩肩膀上的手自然的摟住了她的纖腰。

感覺到容陌天的緊緊的摟抱,唐司詩的心頭一喜,也緊緊的回抱着他,眸子忽明忽暗的閃爍着。

是她的楚楚可憐引起他的同情心了嗎?

不管怎樣,她不能放過這次的大好機會。

就算沒有名分,能待在容陌天的身邊做他的女人,她也願意。

就在這時,身後傳來的向薇與朋友們的呼喚聲:“唐司詩,司詩……”

唐司詩的身子一抖,似乎很害怕的樣子,又着急又可憐的仰起臉哀求:“容大少,求你帶我走吧,他們跟剛纔那個男人是一夥的,不能讓他們帶我走……”

她說話的聲音都帶着一絲顫抖,水汪汪的大眼睛裏蒙上了一層淚光。

與此同時,容陌天好不容易有了反應的“老二”,頃刻萎了下來,深邃的眸子裏閃過怒氣,向保鏢使了個眼色,保鏢們連忙上前攔住了向薇他們。

“唐司詩,你怎麼了?哎,爲什麼攔住我們?走開……”

“容大少,求你,快點帶我走,好嗎?我害怕……”唐司詩又嚶嚶泣泣的開口,可憐得像只小貓咪一樣。

容陌天黑眸閃動了幾下,鬼使神差的帶着唐司詩走向車子。

上了車後,他轉頭盯着她,問:“你家住哪裏?我送你回去。”

唐司詩轉頭瞅了他一眼,很快又低下了頭,低聲說道:“我……我不想回家,那個家裏只有我一個人,這幾天,我都是住在對面的酒店裏,可是……可是今晚不能住了,他們會去找我麻煩的。”

頓了頓後,她擡起小臉,轉頭看向容陌天,說:“這樣吧,你隨便送我到離這兒遠一點的酒店就可以了。”

“你一直住在酒店裏?”容陌天眉頭微微蹙起,對於唐家發生的事情,他也有耳聞。

“是的。”唐司詩扯出淒涼的淡笑,眼睛裏涌出了淚水,順着臉龐滑落。

“我爸不在了,我媽被抓了,只要回到那個家裏,就會想起他們,我的心……真的好痛……”

說到這裏,她擡手捂住了胸口,痛苦的閉起眼睛,兩行清淚滑落。

容陌天對女人向來博愛,他最是無法拒絕這種楚楚可憐的女人,更何況,眼前的唐司詩還讓他半年都沒動靜的“老二”擡起了頭,這讓他更無法拒絕她。

wωw•TTkan•C〇

“一個女孩子住酒店太不安全了。”他淡淡的說了一句,然後拿出手機打電話,推了今晚的應酬,隨後便傾過身體替唐司詩繫上安全帶。

“容大少,你……你要帶我去哪裏?”唐司詩心裏暗喜,但,表面上仍然是無辜的樣子。

容陌天一邊扣安全帶一邊說:“我有一套小公寓是空置的,你不想回家的話,就先到那兒住下吧。”

“呃?”唐司詩頓時愣住了,心跳“怦怦怦”的狂跳了起來,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話。

她沒想到這麼順利就住進了容陌天的房子。

就在她發愣間,車子已經發動了,駛進了車流裏。

“會不會太麻煩你了?”她試探着問。

“沒關係,那房子我才住過幾次,一直空置着。”容陌天一邊開車一邊回答。

其實,他一開始幫助唐司詩,真的是看在容陌川的面子上的,但,在那個擁抱後,他已經分不清是看在容陌川的面子上,還是因爲自己的私心了。

不可否認,他此時的心裏是想找個只有他們兩個人的地方,再試試“老二”的反應。

也許正因爲這個心態,車子開得有些急迫,不停的超車,甚至遇到紅綠燈停下時,他心裏有些焦躁。

不過,小公寓離得不遠,不用二十分鐘,車子便停在了樓下。

“你等我一會兒。”停好車後,他下車,走到了小區門口的便利店裏買了一些日常用品,片刻折回,領着唐司詩進了公寓樓,坐着電梯上到了最頂層。

小公寓是複式的設計,樓上是房間,樓下是客廳與廚房,還有一個大陽臺,居高臨下的站在陽臺上,便能將城市繁華的夜景收入眼裏。 “謝謝你,容大少。”唐司詩感激道謝。

“別客氣,你是陌川的小姨子,算是自家人。”容陌天黑眸裏閃爍着複雜的情緒,按理說,唐司詩是容陌川的小姨子,他不應該碰的,可,偏偏他的“老二”只對她起了反應。

“你先坐會兒吧,我燒壺水。”他走進了廚房。

唐司詩盯着他的背影,脣角似有若無的勾了勾,踢掉腳上的高跟鞋,拿起了生活用品,上了二樓的臥室裏。

看了一眼那張超大的牀,她走過來,輕輕撫了一下,然後又走到衣櫃前,打開,目光掃視着裏邊的衣服,清一色的男人服裝,最後,她拿了一件白色襯衫,走進了浴室裏。

片刻後,她從樓上下來。

容陌天聽到腳步聲,本能的擡頭看去,猛然對上她清純又性感的樣子時,頓時愣住了。

她洗過了頭髮半乾半溼的凌亂披散着,身上穿着寬鬆的白襯衫,長度剛好蓋過屁股,兩條修長筆直的美腿,性感而誘惑。

“對……對不起,我沒有衣服,所以拿了你的衣服穿。”唐司詩咬着脣,無措的低聲說道。

容陌天淡淡的勾了一下脣,說:“沒關係。”

說完,他又指了指桌面上的半杯水,說:“喝水嗎?”

“好,謝謝!”唐司詩走過去,彎腰拿起水杯,就在她彎腰那一剎,容陌天從她寬鬆的襯衫領口裏看進去,把那兩座小山全看在了眼裏。

他的眸光一沉,腹下的“老二”竟然再次蠢蠢欲動了起來。

短短的時間裏,竟然再次起反應了,這讓他真的震驚不已。

他自己也不知道哪裏出問題了,唐司詩在他衆多女人中,不是最美的,身材也不是最好的,但,偏偏卻讓他的“老二”有反應。

唐司詩喝着溫水,眼角餘光暗暗的把容陌天的震驚表情收於眼裏,但,她一改常態,沒有像往常一樣,看到自己喜歡的男人就主動發起攻勢,而是一直表現出無措又無辜的樣子。

“那個……今晚真的太感謝你了。”

“別老說謝了,舉手之勞而已。”容陌天緊緊的盯着她。

“怎麼不坐?”他又問。

“哦。”唐司詩愣愣的應了一聲,坐到了他身旁,但中間又隔着一點距離。

她始終低着頭,手裏擺弄着水杯。

“你怎麼會在酒吧裏?”容陌天又問。

“我…..心情不好,跑去喝酒了,誰知道遇上了幾個流氓…….”

唐司詩可憐兮兮的說起自己悲慘的遭遇,當然,這中間,她用了不少演技,把弱者的角色演得入木三分,說到動情處,她還哭了起來。

很自然的,容陌天摟住了她安慰。

但,他卻沒有逾越半步,最終理智戰勝了情感。

“時候不早了,我先走了。”他放開了她,起身。

“嗯,我送你。”唐司詩也很聰明的不做糾纏。

送走了容陌天后,她回到了房間裏,看着奢華的裝潢,看着口味的擺設,心裏頓時一陣興奮,撲倒在牀上,開心的滾了幾圈。

總有一天,他會折服在自己的石榴裙下的。

她盯着天花板,陰陰的勾起脣角。

哼,唐品馨,等我做了容陌天的女人後,就跟你平起平坐了,我會把你加於我身上的痛苦一點一點的還給你的!

她恨恨的在心裏冷哼,把方曼被抓的事情全怪罪到唐品馨的頭上了。

她是這麼認爲的,如果不是沈素心見過唐啓山,他就不會回來跟方曼吵架,自然就不會死了,他不會死,那方曼也不會被警察抓走了。

這一切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唐品馨,是她害得自己家破人亡,是她害得自己孤苦無依!

她從牀上起來,走到了窗口邊往下看去,剛好看到了容陌天走到車子旁。

忽而,容陌天仰起頭,定定的往上看,她連忙縮到窗簾後,偷偷的盯着他,雖然距離很遠,看不清他什麼表情,但,她發現他就這麼仰頭看了許久才離開。

這讓她心裏不由暗喜,看得出來,容陌天對她產生興趣了,這是千年難得一遇的機會,她絕對會好好把握的。

…….

第二天,唐司詩去了公寓附近的商場買些衣服,卻遇上了唐品馨與沈素心,這是方曼出事後,她們第一次相遇。

唐品馨暗暗的打量着有些時日未見的唐司詩,發現她比以前清瘦了一些,但,精神狀態還算不錯。

“我聽說你最近常常泡在酒吧裏,不回家,也不回公司。”唐品馨淡淡的說道,水靈的眼睛裏,閃着一絲擔憂。

“家?”唐司詩冷笑着挑眉,諷刺道:“我親愛的姐姐,拜你所賜,我的家已經沒有了。”

“司詩,你媽會被抓,與我們無關,是她自作孽而已,如果她沒有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情,就不會被抓的。”沈素心坐在輪椅上,目光平靜,說話的語氣也很平靜。

“是,是我媽自作孽不可活,所以活該被抓,而我也活該孤苦無依的看着你們一家團聚。”唐司詩字字帶刺。

萌妻逆襲:隱婚邪少靠邊站 唐品馨的眸光閃過複雜情緒,她常常想,換作自己站在唐司詩的位置上,也會充滿恨意充滿憤怒的,甚至會崩潰。

所以,她理解唐司詩的心情。

“司詩,我哥說了,你可以隨時回公司工作,爸爸留下來的財產,他一分不要,全留給你跟司軒,至於公司是爸爸一生的心血,我哥想盡自己的努力將它壯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