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間許林的十指便點在了許天德的身上,許天德的臉色一變,不過隨即便舒緩了下來。

Home - 未分類 - 瞬間許林的十指便點在了許天德的身上,許天德的臉色一變,不過隨即便舒緩了下來。

烏黑的汗珠從毛孔中流出,很快那烏黑的汗水便從黑色化作灰色,然後灰色化作透明之色。

許林深吸了一口氣,隨即便站起了身子。

許天德緩緩的睜開了眼,眼睛之中還殘留着一絲的不敢置信。“小林,這是?你怎麼會?我的實力,好強大的感覺。”

瞬間許天德便從地上站了起來,渾身散發着強烈的威壓,卻是增強了數倍不止。

許林微微一笑。“感覺還不錯吧,現在那神帝和雷神應該不是你對手了吧。”

“實力確實是增強了幾倍,現在神帝和雷神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咱們許家復仇的時候要到了,欠下的帳總是要還的。不過小林你是怎麼辦到的,不僅把我體內的毒素清理出去,還讓我的實力一下子進步這麼多。”

許天德雙眼疑惑的看着許林,不過很快他的臉色便是一變。“小林,你的實力?”

“沒有神力了,體內沒有了一絲運轉的力量。”許林淡淡一笑。“不過你中毒是怎麼回事。”

“被雷神使得陰招,如果不是我有一點逃命的本事,我就回不來了。”許天德搖了搖頭,眼中充斥着濃郁的殺機。

許林嘴角咧起一股冷笑。“那還等什麼,咱們該去討賬了。”

許天德舒暢的笑了笑。“對,咱們該去討賬了,走。”

許天德一把抓住許林,隨即便撕裂虛空,融入進去消失不見。

許林微微一笑,看來許天德是以爲許林現在沒有了一點的實力了,畢竟許林體內沒有一點的神力,不過許林並沒有拆穿,就讓自己做一回他翅膀下的鳥兒吧。

在虛無中快速的穿梭,沒過多久,許天德便是猛然撕扯了一下前方的虛無,然後便走了出去。

前方是一根通天的石峯,孤零零的石峯,如同一根巨大的圓柱,直入上空的天際。

無數的雷霆在上面繚繞,刺眼的亮光將周圍照的雪亮。

雷霆的顏色從下面到上面依次變化,大致可以分爲赤橙黃綠青藍紫,白,黑。九種。越往上雷電的威力就越大。

不過到這裏後許天德卻是掃視了一眼這根巨大的石峯,隨即便是一掌拍了過去。

手掌迎風而長,眨眼間便有數百米大小,那肆虐的雷霆剛一接觸掌印,隨機便被生生拍散,絲毫不能阻止前進的趨勢。

瞬間便是一陣晃動天地的聲音傳出,整個石峯瞬間變少了一塊。許天德的臉色不變,靜靜的看着從石峯中出來的人影。

“是誰活膩了,敢對我葉家不敬。”話音剛落,便有一個高大的身影從石峯的上空落下,而在他周圍還懸浮着三個老者。

看到來人。許天德嘴角微微翹起。“喲,是雷神啊,看來百年了你也沒什麼長進嘛。”

高大的男子冷眼看了看許天德,冷哼了一聲。“原來你沒死啊,百年了,我以爲你死了吶,怎麼?又想找虐了。”

“找虐的是你吧,今天咱們也該算算帳了。”許天德嘴角泛起一股冷酷的弧度。

聽到此話,雷神狂笑了數聲。“你腦子壞掉了吧,看見他們三個了嗎,我葉家覺醒的老祖,每一個都有不下於我的實力,你拿什麼跟我算賬。”

許天德握了握拳頭。“用這個。”

話音剛落,原地便消失了許天德的身影,許林靜靜的站在一旁。

見此,雷神臉上浮現鄭重之色。“小心。”

不過他的反應還是慢了一點,許天德已經接近了他。

無數的拳影將雷神包圍,每一道拳影中都蘊含着濃濃的殺機。

片刻後,雷神便口吐一口鮮血,渾身的雷電都被打散,眼中充斥着濃郁的驚駭。“你,你怎麼會這麼強。”

許天德眼中寒光一閃。“這都是拜你所賜,現在,你該還賬了。”

一抹光華瞬間從許天德的手中出現,瞬間便將雷神包圍。

就在那一刻雷神驚駭的發現自己竟然不能動了,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碩大的拳頭越來越近。

那三個葉家老祖臉色瞬間一變,手中白色的電芒閃爍,隨即便衝向許天德。

許天德嘴角掛起一股痛快的笑意,隨即速度便是一快,整個拳頭將雷神的頭顱擊穿,神魂剎那便被擊碎,消亡。“這是你應得的。”

三個葉家老祖雙眼充血,眼睜睜的看着雷神被殺。“神尊,你找死。”

許天德冷哼了一聲。“找死的是你們纔對,你們千不該萬不該對我許家屠族。”

隨着話音剛落,許天德的身子便化作一道虛影。

很快,這道虛影便在許林的身邊站定,而那三個葉家老祖卻是在半空中炸成了碎末。

許天德掃視了一圈四周密密麻麻的人影,冷哼了一聲。“如果我把你們都殺了,那麼我就跟雷神,神帝他們沒什麼不同了,所以今天我不殺你們,但是不代表我不會殺你們,只要不來惹我,你們隨便。”

許天德嘴角微微翹起。暗道,強大的感覺就是爽。

很快許天德便是雙眼一瞪。“都趕緊給我滾,你,給我留下。”

許天德點的那個人驚懼的留下。其餘的人都快速落入石峯之中消失不見。

看着眼前的人。許天德出聲道。“知道神帝在哪嗎?”

那人要了搖頭,不過看許天德的臉色不善,立馬說道。“我不知道神帝在哪,但是我知道一個月後神子要去李家迎娶李小姐。”

聞言,許林的眉頭皺了皺。“你走吧。”

許天德點了點頭。“既然帝子要迎娶子瞳,那麼神帝肯定在哪。”

隨即許天德便把兩眼轉向許林。“兒子,別擔心,老爸去給你搶媳婦,神帝他們父子倆一個也跑不了,這個婚他註定是結不成了。哈哈,走。”

許天德帶着許林撕破虛空消失不見。 一個月後,李家古神界一片喜氣洋洋,到處張燈結綵,紅色的綢帶飄飄,無數用神力維持的七彩流光在上空閃爍,看上去煞是漂亮。

在李府深處的一處房間裏卻是充滿了悲憤。“媽,我不想嫁給他。”子瞳雙眼充滿了淚花,全身的修爲被封,看上去很是無助。

坐在子瞳身邊的一個華貴夫人臉上充滿了哀求。“子瞳,算是媽媽求你了,神帝咱惹不起,諾大的帝國就這樣破滅了,他心裏肯定還窩着火吶,如果你不答應,說不定他們會拿咱們李家開刀。”

“媽媽,你這是把女兒往火坑裏推吶,不行,你讓我昏迷了百年,今天醒來居然說讓我嫁人,我不能答應,如果你逼我,我就一死了之。”子瞳臉上浮現一股怒意。

那貴婦人哭喪着臉。“我的乖女兒,女人這一輩子總是要嫁人的,嫁給誰不都是一樣嗎,再說了,帝子的條件也不錯。你就湊合着得了。”

聽到此話,子瞳雙眼一瞪。“這事能湊合嗎。”

“不能湊合也得給我湊合,別以爲你偷溜下界的事情我不知道,許林是吧,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派人殺了他。”貴婦人似乎也是不耐煩了。

子瞳冷哼了一聲。“你要是敢把他怎麼樣,我立馬自碎神魂。”

“喲呵,還長能耐了是吧,好,這是你自找的。”貴婦人手中瞬間浮現一顆暗紅色的丹藥。

看到這顆丹藥,子瞳的臉色瞬間一變。“天轉移魂丹,我到底是不是你女兒,你居然要對我使用天轉移魂丹,你這是要清洗我的神魂,然後再輸入你的思想,真是陰毒。”

子瞳眼中瞬間便佈滿了淚水。“你知道我服用這顆丹藥的後果是什麼嗎,我將變成一個傀儡,永遠沒有恢復的可能。”

貴婦人掃了一眼子瞳。“這是你自找的,爲了不出什麼亂子,我只能這麼做了。”

話音剛落,貴婦人便一把按住子瞳,將暗紅色的丹藥放進了子瞳口中。

子瞳的掙扎都是徒勞的,神力被封的她根本就沒法反抗,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天轉移魂丹進入口中,丹藥入口即化,瞬間子瞳的意識便是一陣模糊。

子瞳的身子軟軟的倒在牀上,貴婦人微微一笑,其中蘊含着陰冷。“其實我真不是你媽,你媽在數百年前就死了,我只是神帝的仇人而已。”

貴婦人冷笑了一下,隨即便給子瞳的意識進行調整起來,但是她卻沒有發現,在子瞳的神魂深處一直有一片小小的清明。

而在古神界的虛空中,許天德和許林都在那裏靜靜觀察着下方的李府,等待着帝子迎親隊伍的出現,根據許天德猜測,帝子他們可能是隱藏在一個隱蔽的界域中,但是神界中大大小小的界域不計其數,根本不知道上哪去找,所以他們就用了一個最爲笨拙的辦法,守株待兔,等迎親的隊伍過來,然後順藤摸瓜,來個一網打盡。

突然這時,在虛空中懸浮的許林莫名的一陣劇烈的心痛,好似是發生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許林的眉頭不由得一皺。“子瞳出事了。”

瞬間他就要離開虛空進入李府,不過隨即他彷彿想到了什麼,止住了自己前進的身子。“真是卑鄙,不過所幸子瞳沒有生命危險,至於那傀儡般的控制,卻是不難解開。”

許林在心中低吟,而一些人也悄悄的上了他的黑名單,其中就有那個貴婦人。

許天德也感覺到了許林的焦躁。“兒子,別急,快好了。”

許林點了點頭,隨後便不再言語。

等了大概有一個鐘頭,一個魁梧的青年從虛空中出現輕輕的落在李府大門外,身穿一身大紅新郎服,面色間盡是狂傲。

揮手間大門前面便多了十幾個大箱子。“這是聘禮,你看看吧。”

在門口站着的李二爺微微一笑,隨即便走了上來,也不看箱子裏裝的什麼,直接收進了自己的小世界。

“來了就趕緊進去吧,小姐還在裏面等着吶。”

帝子點了點頭。“難道他們不該等嗎,好了,帶我過去,我可等不及了。”

李二爺眼中閃過一道寒光,隨即便快速往裏走去。

許天德緊緊的盯着帝子,隨即便開口道。“李家人的實力和以前咱們許家差不多,但是他們家族裏沒有修爲太高的人存在,就算是實力最高的族長也和我差上一線,所以他們才如此的害怕神帝兩人。”

帝子快步走進了子瞳的閨房,在貴婦人的牽引下拉住了子瞳的手。而子瞳也順從的任由帝子牽着。

見子瞳沒有反抗,帝子爽朗的一笑。“看來我魅力還是挺大的,這匹烈馬還是被我給馴服了,哈哈,爽快。”

貴婦人附和道。“那是,帝子那是一表人才啊,功力通玄,我女兒哪能逃脫你的掌心吶。”

“哈哈,好,走,去喝喜酒。”帝子狂妄的一笑,隨即一揮手便有一個如同堡壘般的大船出現,懸浮在空中如同洪荒巨獸。

大船上面一切齊備,樓閣,山水一應俱全,很是漂亮。

而且上面也佈置完整了,張燈結綵,紅綢飄揚,很是喜慶。早有人在上面做好準備,就等新娘和新郎過去了。

帝子身影一晃,隨即便升空而起,落在了龐大的甲板上,對着下方的人喊道。“都上來吧,婚禮馬上開始。”

隨着話音剛落,那大船上的樓閣便一陣的變化,眨眼間便消失不見,留在原地的是一個個的桌子,上面已經備好了酒席,都是神獸,神藥製作的菜餚,不僅賣相好看,而且還是大補之物,吃一口便能趕上千年的修行,連酒釀都是萬年的好酒,聞一口便能讓人位列神位。

看到這一切,許天德的臉色快速變得陰沉。“這是我們許家的傳家之寶諾亞方舟,內含無盡乾坤,是世間最爲神奇的寶貝之一,我找尋了無數年都沒有找到,原來在神帝他們手上,而且那些製作菜餚的神獸都是我許家的守護神獸,九頭魔鳳,七彩蒼龍,天音地狼。沒想到今天他們竟然成了桌上的菜餚。那些酒水和神藥也都是從我許家掠奪來的。”

許天德眼中冒出了一股絕強的殺機。“今天不僅用我許家的東西舉行婚禮,而且那新娘也是我的兒媳婦,這是赤果果打臉啊,真是叔叔可忍嬸嬸不可忍,幹了。”

話音剛落,許天德便帶着許林撕破了虛空,劃破蒼穹,落在了諾亞方舟之上,一股絕強的氣息瀰漫開來。

一些賓客猛然一驚,不過在看到許天德之後都識相的躲了開來。

許林掃了一眼他們,手掌虛握,瞬間那桌子上的菜餚和酒水都消失不見,進入了許林掌心的光球之中,等事了,想辦法復活他們。

隨即許林身子虛晃,然後原地便失去了他的身影。

許林瞬間便跟上了許天德。許天德意外了一下,還沒等他問,前面便多了一個面色陰冷的中年,雖然衣着很是喜慶,但是所散發的殺機卻是將這份喜慶衝散。

“喲,瞧我們大名鼎鼎的神尊來了,哈哈,我不是告訴你了嗎,我想跑的話你是追不上的。”中年嘴角微翹,眼中透着一股自信。

許天德冷冷一笑。“是嗎,但是這次你神帝是跑不了了。”

話音剛落,原地便失去了許天德的影子,而在神帝的後方,許天德的身子緩緩的出現。

神帝似乎是早有準備,許天德發出的一擊竟然被他躲開了。

不過很快許天德的第二擊也落了下來,神帝的速度很快,這次居然被他又躲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