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月一下沉默了…… 過了一會兒就聽到了婉月抽泣的聲音,柳喬喬抱著婉月安慰著她。

Home - 未分類 - 婉月一下沉默了…… 過了一會兒就聽到了婉月抽泣的聲音,柳喬喬抱著婉月安慰著她。

「我不想,我知道那種感覺很難受……」婉月估計是想起了自己的童年,泣不成聲。

「我知道,我明白的。」柳喬喬輕輕的拍打著婉月的背,她現在能做的也就是陪著她了。

「婉月,你還年輕,你還會遇到很多人,或許你還會發現你更愛的人。即使沒有,那你也一定會過上更好的生活。婉月,介入別人的生活這是不對的,所以不要一錯再錯,因為有一天你發現自己錯的時候想改都來不及。」現在的感受婉月以為是愛,可是當她經歷更多以後,她才會明白什麼是愛。

過了好一會兒,婉月才終於平靜下來。

「所以婉月,離開吧,帶著你娘,她才是那個唯一只有你的人了。」為了愛情丟下親情是最愚蠢的行為,柳喬喬不希望婉月以後後悔。

婉月還在哭,柳喬喬只希望自己的話她能聽進去。

因為哭的太累了,沒多久婉月就睡了過去,柳喬喬也沒有打擾她,給她蓋好被子就離開了。

時間還早,柳喬喬就來了藥鋪,碰上樑亞博也剛好回來。

「佟夫人沒事吧?」怕出意外,柳喬喬還是讓梁亞博去給佟夫人看了看。

「沒什麼大問題,就情緒一直不太穩定。」梁亞博輕嘆了一口氣,想起佟夫人那可怕的樣子有些后怕。

霸道總裁纏冷妻 「怎麼了?是不是以後也怕娶到這麼兇悍的媳婦?」柳喬喬忍不住打趣道。

「是啊,我可不想。」梁亞博連忙點頭,佟夫人真的是讓他怕了。

「那誰讓你們男人要偷吃,不負責任!」現在柳喬喬對佟大人也是厭惡的。

雖然婉月也做錯了,可是佟大人已經有了孩子,承受了這麼多,不該允許這樣的情況發生。

「我們男人?那懷璟也算在內嗎?」梁亞博壞笑著說道。

「當然不算,他才不會出軌。」柳喬喬是相信許懷璟的,也對自己有這個自信。

「你又知道?萬一他背著你偷吃怎麼辦?」梁亞博有些好奇的問道。

「那我就殺了他!」柳喬喬突然擺出了一副嚴肅的表情,那樣子梁亞博都要當真了。

「可怕,你不是還勸佟夫人的嗎?怎麼自己也這麼可怕?」梁亞博后怕的說道。

柳喬喬只是笑了笑沒有回答,其實她也不知道答案,不知道發生這種情況她要怎麼處理。

只能說她希望這樣的情況永遠不要出現就最好了。

「對了,你是怎麼說服佟夫人的啊?」不止梁亞博,所有人都很好奇,好奇柳喬喬是怎麼說服倔強的佟夫人。

「我就告訴她,殺人不是最痛快的辦法,恨一個人就應該讓他沒辦法做自己想做的,然後留在身邊看著他難受。」柳喬喬說完對著梁亞博意味深長的笑了起來。

這種笑容讓梁亞博覺得更加可怕。

「你太可怕了!」梁亞博突然有些慶幸,慶幸柳喬喬是許懷璟的媳婦。

「女人都很可怕的。」

梁亞博趕緊溜走,他覺得還是鼓搗自己的葯來的舒服一些,這些可怕的事情他還是不要參與了。

柳喬喬來藥鋪順便檢查了一下藥鋪最近的賬簿,還教了教齊桐怎麼記賬。

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柳喬喬發現齊桐記憶力很好,也很聰明,所有柳喬喬準備讓齊桐學著記賬,這樣她會比較放心。

因為梁亞博就滿心沉浸在他的葯裡面,對這些事情根本不上心,如果完全交給梁亞博,那藥鋪說不定就垮了。

忙完柳喬喬看了一下天色,想著訓練館也應該忙的差不多了,就往訓練館走了過去。

臨近訓練館的時候柳喬喬看到了不少訓練完準備回去的學員,知道許懷璟已經訓練完了,便加快了腳上的步伐。

走到門口,柳喬喬放輕了腳步,想給許懷璟一個驚喜。

「你們在幹嘛?」柳喬喬走進去,發現許懷璟正和素月站在一起,許懷璟背對著門口,兩個人的姿勢看起來很像是在親吻。

因為柳喬喬突然的出聲,兩個人明顯嚇了一跳。

「喬喬?你怎麼來了?」許懷璟還對著柳喬喬笑,卻不知道柳喬喬現在的臉色很是不好看。

倒是素月,趕緊往後退了兩步。

「姐姐,你別誤會,我就是在幫許大哥縫一下衣服破的地方,不是你想的那樣。」素月著急忙慌的解釋,生怕柳喬喬誤會。

柳喬喬走上前,情況確實如素月所說,素月就在給許懷璟縫衣服。

「許大哥剛才訓練不小心把衣服崩開了,我就想著給他縫一下。」素月低下頭有些不敢看柳喬喬,因為柳喬喬的眼色很是嚇人。

許懷璟卻反應慢了半拍,還不明白眼前的狀況。

「這樣啊,沒事,我來就好。」柳喬喬由陰轉晴,對著素月淡淡笑了笑,然後接過了她手裡的針。

「姐姐你別誤會。」素月覺得柳喬喬的那個笑反而更加嚇人。

「我沒誤會,你不是解釋了嗎?」柳喬喬笑了笑,坦然的樣子看起來似乎是真的沒有因此生氣。

「那姐姐我去忙其他的了。」素月尷尬的走開了。

柳喬喬拿著針給許懷璟縫著胸口的衣服,動作一下一下的顯得有些暴躁。

「你幹嘛這麼用力把衣服崩爛?這布料也太不結實了。」柳喬喬有些氣憤的說道。

「這一用力就難免嘛,別縫了,回去再弄。」許懷璟只以為是柳喬喬不想縫,拉著她的手想拿過針。

「怎麼?素月能縫我不能縫?」柳喬喬抬起頭生氣的瞪著許懷璟。

許懷璟愣了一下,隨即才反應過來,柳喬喬這是在吃素月的醋,一下忍不住笑了。

「你笑什麼?」柳喬喬在這生氣,許懷璟反而還笑,更讓柳喬喬氣憤。

「夫人這是吃醋了?」許懷璟笑的更加開心了。

「沒有,不就是誤會嗎?我才沒有吃醋呢!」柳喬喬傲嬌的說道。

「是嗎,那有個人的臉怎麼這麼臭?」許懷璟忍不住捏了捏柳喬喬氣呼呼的臉。

「那你知道我吃醋你還讓她給你縫衣服?」 柳喬喬幾乎是咆哮般說道,她剛才只是裝作不在意而已,其實心裡氣死了。

任誰看到自己相公和別的女人那麼親密都會受不了吧,狗屁什麼縫扣子,不能脫下來縫?

非要靠那麼近,這不是擺明了讓人吃醋嗎?

越想柳喬喬越生氣,望向許懷璟的眼神也愈加兇狠,而許懷璟看柳喬喬越生氣越開心。

「我想著就是縫衣服,也沒什麼,而且很快就好了,那我在素月面前把衣服脫下來不是更奇怪嗎?」許懷璟沒想那麼多,也沒想到柳喬喬過來就剛好看到了。

「借口!剛才她這麼靠近你,你難道不心動嗎?」柳喬喬質問道,畢竟素月也是一個美人胚子。

許懷璟笑了笑,用手勾住柳喬喬的腰一用力,柳喬喬就靠在了他的懷裡。

「這樣我才會心動。」許懷璟話落就湊上前想要吻柳喬喬,被柳喬喬用手擋住了。

「休想!」柳喬喬傲嬌的說道,然後轉身準備出去,轉身就看到素月跑了出去。

不知道為什麼,柳喬喬總覺得素月怪怪的。

回到家,素月也早早回去了雜房,柳喬喬也沒有繼續追究這件事情,她也不覺得素月和許懷璟會有什麼。

第二天,柳喬喬起床發現婉月在外面等著她。

「她來了很久了,我讓她進來坐她也不肯,也讓我別叫醒你。」因為柳喬喬睡的比較晚,所以早上都比他們起的晚。

而婉月一大早就過來了,就站在門口等著柳喬喬。

柳喬喬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這婉月不僅在愛情面前倔強,在其他方面也是倔強的很。

「有什麼進來說吧!」柳喬喬看著婉月孤獨的站在外面有些不忍心。

讓小秋給婉月倒了一杯熱茶,早上外面的天還是有些冷嗖嗖的,怕婉月感冒。

「你怎麼這麼早就過來了,你沒事吧?」柳喬喬看婉月面無表情,有些擔心。

柳喬喬話剛說完婉月就朝著柳喬喬跪了下來,這可把正在吃早飯的柳喬喬嚇一跳,趕緊站了起來。

「你這是幹嘛啊?」婉月這突然一跪讓柳喬喬害怕。

「許夫人,謝謝你,謝謝你為我做的這些,我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只能給你跪下了。」婉月低著頭,聲音有些顫抖。

剛好小秋泡好茶端了進來,柳喬喬趕緊讓小秋一起幫忙把婉月扶了起來。

「有什麼你就直接說,你別這樣折煞我。」柳喬喬來了這裡這麼久,還是有些適應不了動不動就跪下的日子。

她真的還挺慶幸沒有穿越到宮廷去,那不然她的膝蓋每天這樣都要跪爛,也不知道那些古代人是怎麼堅持過來的。

「今天我來,是想拜託許夫人一件事的。」婉月面露難色,似乎有些為難。

柳喬喬一下心提了起來,她害怕婉月還是放不下佟大人想要去找佟大人。

「有什麼事就說吧,能幫我一定幫。」但是去找佟大人的話就恕她無能,幫不了。

後面半句柳喬喬沒有當著婉月面說出來,只是在心裡默默的嘀咕著。

她答應了佟夫人,一定會勸兩個人分開,也會把婉月送走,徹底斷了兩個人的聯繫。

「請許夫人送我離開吧,帶上我娘一起。」婉月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語氣很是堅決。

柳喬喬一愣,她沒想到婉月想讓她幫的是這個忙,她一下開心的都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她想做的就是婉月離開,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是別的地方開始她的新生活。

不然以她做的這些事情,在這裡是很難立足的,可能養活自己都成問題。

「許夫人之前不是說會送我和我娘離開嗎?現在我決定了。」昨晚想了一晚,婉月終於下了這個決定,所以一早就過來了。

因為她怕再耽誤下去自己又會後悔,聽了柳喬喬的話她覺得很有道理。

自己就是因為從小沒有了爹,她和娘受盡了委屈,她不能也讓佟大人的孩子將來面臨這種狀況。

「好啊,我還以為你不想離開呢!」柳喬喬開心都來不及,她很高興婉月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或許現在婉月會難受,但是以後她會知道,她現在做的決定是正確的。

「今天我就想離開。」婉月一刻也不想耽擱,因為她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後悔。

「今天?」婉月這麼著急,柳喬喬有些吃驚。

「嗯,不然我怕我又不想走了。」做出這個決定,婉月是下了很大的決心。

她娘為了她付出了太多,她也應該為了她娘著想,而不只是為了自己。

「今天晚上吧,我今晚就安排你離開。」這麼突然,柳喬喬還不知道能不能打點好。

「謝謝許夫人,我一定會把你的恩情記在心裡的。」婉月其實有怨過柳喬喬,覺得她不懂自己就來干涉她的選擇。

可是當昨天晚上她回家的時候發現她娘坐在房間里一個人默默的抹淚的時候,她就知道自己錯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