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動天搖!

Home - 未分類 - 地動天搖!

一腳之下,擂台直接塌陷一半!

這一步的腳步聲,彷彿踏在所有人的心臟上,悶沉聲中,所有武道境的人,在木瀆這一步踏出的剎那,心臟都狠狠的一顫。

萬象天地!

這就是王神力修鍊的武技,也是一門上品武技,專修力道,修鍊度,十成!

爆發力道,三倍!

一百五十鼎,十五萬斤的力道,簡直有撕裂空間的跡象。

這是王神力第一次展現出全部實力。

勢大力沉!

陸川終於,見識了武道境極致力量!

光憑力量氣勢,就讓人窒息。

憑藉這股戰力,恐怕對上神凝境武修,都有得一搏。

「開山·無盡!」

幾乎想也不想,陸川一下子就點燃了體內全部靈力。

開山拳的最終殺招,第一次施展。

靈力,瘋狂燃燒。

在他的體內,好像是著火了一樣,噼啪作響,一股恐怖的力量,在噼啪響聲中,被激發出來。

兩具身軀,沒有任何花俏,這一刻,狠狠地撞擊在一起。

他們根本就不需要多餘的動作!

一力降十會!

力量和力量的碰撞!

兩人交手的一剎那,一股恐怖的氣息,從陸川身上升騰而起,在他身前,爆發出數十道拳影!

每一拳,都是毫不遜色,他施展開山拳全力一擊!

兵部尚書,一下子站起了起來。

擂台下圍著的人都看呆了。

兵部尚書,一下子站起了起來,雙目之中,精芒一閃。

誰也沒有想到,這兩人一瞬間爆發的實力,竟然恐怖如斯。

「殺招!」兵部尚書,雙目灼灼!

「這小子,不僅能發出那令我都感到膽寒的劍氣,而且還領會殺招!妖孽!絕對是個妖孽!」十六皇子也不說什麼奇遇了,直接瞪大眼睛。

就連忠信侯,這位天位境高手,雙目之中也是異彩連連。

那可是殺招。

雖然說,沒門武技、絕學,修鍊度達到十成,都會有幾率領悟殺招!

但那幾率,少得可憐!

能夠領悟殺招的,天下之間,太少了!

只是,陸川能夠神化,化身成神,以神靈的境界修鍊武技,領悟殺招,幾率百分百!

轟隆隆!

恐怖的氣浪,以擂台為中心席捲。

站得近的一些人,都被這股氣浪給吹得倒退!

「嘭!」

巨大的擂台,直接坍塌了下去。

氣浪擴散。

陸川嘴角帶著鮮血,衣衫有些破損,神態有些狼狽,身形連連後退,到擂台邊緣,方才穩住。

而王神力,則直接倒飛出去。

陸川一百二十鼎的力道,或許不及王神力一百五十鼎的力道,但是一瞬間,數十拳,沒有人能抵擋!

嘭!

回天無力!

王神力直接調出擂台。

勝負已定。

第一名,陸川!

「殺招!居然是殺招!我敗的不冤!」神力王目光炯炯。

他雖然把力道修鍊到武道境極致。

他的上品武技,萬象天地,雖然修鍊度十成。

但,殺招,他未領悟!

甚至,陸川是他看到第一個領悟殺招的人。 武舉考核,武道境部分,落下垂幕。

兵部尚書把前一百名考生的信息記錄在案,將在禮部、兵部造冊,等到三個月後武舉考核徹底結束,就可以去禮部領取武舉人告身。

倒是前十名的獎勵,武舉一結束,馬上就發放了,陸川得到五十萬金的金票。

王神力獲得第二名,三十萬金。

劍一第三名,十萬金。

第四至第十名,分別是趙寒心、吳泰、唐昌、黃東、田倫、林子鴻,每人一萬金。

……

「小侯爺,等一等!」

就在陸川剛剛走到大校場,馬上就被一名身穿官服的人叫住了。

「張大人。」陸川認識來人,是上次因為小登天丹事情,護送他回侯府的張彬。

「咦?張大人,你陞官了?」陸川看著張彬,發現後者居然穿著副將的衣服。

大秦武將官職,小兵、小隊長、中隊長、大隊長、校尉、都尉、統領、指揮、將軍、大將軍、伯爵、侯爵。

京都五營,首領是侯爵,各營的首領,是大將軍職位。

從副統領到副將,不僅連升四級,而且還是從中層武官,到高級武官的大晉陞。更轉入了京都五營第一營的神武營,可以說是官場得意。

「哈哈,托小侯爺的洪福。」一說起這個,張彬頓時紅光滿面,他知道自己之所以短時間,連升幾級,都是因為上次護送陸川有功。

「張將軍,找我有事?」

「可不敢當小侯爺您這麼稱呼,您稱呼屬下的名字即可。」張彬一臉受寵若驚。

看到張斌一副獻媚之色,陸川心中有一種異樣的情緒。

這張彬好歹是一名神凝境武修,在陸川看來,武修,就應該有武修的尊嚴、傲氣,張彬因為他小侯爺的身份,竟然如此模樣,讓他有一種身為武修的悲哀。

不過個人有個人的追求,他也不好說什麼。

「張大人有事請說,能幫的上忙的,我一定會幫。」陸川道。

「是這樣的,我神武營想要招攬一名此次武舉的武舉人,不過侯爺不在,我們也沒有許諾官職的權力,所以,大將軍的意思,是讓小侯爺出面一下……」張彬討好道。

「恩?」陸川微微一怔。

他還真沒有想到,張彬找他是為了這件事。他對於父親公務上的事情,他從來都是不參與的,而且父親也從來沒有要他在朝堂上有所作為的意思,不過他若是許諾什麼官職,父親是一定不會反駁。

「是這樣……」陸川微微沉吟,在張彬期待之下,最終還是點點頭。

不管怎麼說,張彬都對他有恩情在。。

看到陸川點頭,張彬頓時欣喜若狂。

「多謝小侯爺……」

「好了,你也不必多說了,帶我去吧。」陸川擺擺手。

「是,小侯爺,這邊請……」

大約走了兩分鐘,在大校場的休息室,陸川終於看到了神武營要招攬的人。

居然是韓飛鏡!

那個一口氣,施展了上千道氣芒斬的韓飛鏡。

而且,陸川還看到忠信侯周安。

難怪先前韓飛鏡認輸的時候,沒有沮喪,反而有種目的達成的感覺,他先前只是在推銷自己。

「周叔……」陸川走去,對著忠信侯行了一個晚輩禮。

「是小川,看來你也是準備替你爹招攬人才來了?」忠信侯周安,笑著看著陸川。

「周叔見笑了。」

「見過小侯爺……」韓飛鏡這個時候,走上來行了一禮。

「韓兄,我這次來的目的,你也清楚,我就不多說廢話了,你若是加入神武營,我可以提我爹答應你,馬上讓你做神武營都尉,只要你晉陞神凝境,馬上就是副將!」陸川道,來的時候,張彬已經把神武營的條件告訴了他,他現在只是照本宣科。

聽到陸川說來的條件,忠信侯微微嘆了一口,他掌管的是十萬邊防軍,在邊防軍體系之中,是靠軍功說話,就算他這位侯爺的權力,最多也只能許下都尉的職位。

韓飛鏡聽到陸川的話,眼前一亮,神色大喜,一抱拳:「多謝小侯爺……」

「你不必謝我,是你自己有這個價值。」陸川擺擺手,看了張彬一眼,後者頓時心領神會,拉著韓飛鏡走了出去。

「你小子,挖牆腳居然挖到我頭上來了。」張彬、韓飛鏡一出去,周安立馬笑罵道。

「我欠那個張彬一個人情。」陸川解釋道。

「你也不用解釋,你周叔不至於連這點氣量也沒有!不過我現在要馬上進宮,稟告陛下武舉的情況,順便替你找回公道。」周安道。

陸川知道,忠信侯所說的公道,是他和江塵的事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