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說!”

Home - 未分類 - “你是說!”

小白狐點了點頭繼而開口道。

“挲鬼是那黃泉之下的冥河裏面的一種小魂,會寄託在人的身上,啃食着人的血肉,會使人異常的暴戾,但是這種東西,也會使人力大無窮,迅如風雷!但是代價也很明顯!被俯身的人會變得特別嗜血同時衰老的更加的快速!同時被俯身的人表面上和正常人根本沒有任何差異!”

小白狐說到這裏,林陽突然就咧開嘴笑了,張開了手催動了體內的靈氣。

因爲這挲鬼不是人間之物!那麼林陽也不會用正常人的力量來對待!

“挲鬼寄託在身,實則於心,只要我能將逼出,那麼這個馬中凱就會變成一具乾屍,徹底神形俱滅!”

說完林陽將靈氣匯於雙眼,面前的馬中凱瞬間變成了一副透明狀,骨骼什麼都看的一清二楚。

而在馬中凱的心口處,正有一個拇指大的小人,正是對着林陽桀桀笑着。

馬中凱此時也感覺到林陽身上和剛纔不一樣了,所以才一動也不動。

“逼挲鬼,必須打敗寄託之人,就是說你要先將馬中凱打死,之後趁他站起來之前,取其心臟!這個馬中凱一看就是被挲鬼寄託了好久的人,說不定他的祖上也都是在被挲鬼俯身!過的一定是很痛不欲生,將他解脫吧。”

小白狐在林陽的腳邊說完後,閉上了眼睛,而林陽此時有些詫異得看着小白狐。

這樣一個視人類爲螻蟻的九尾天狐,如今居然開始可憐人類了。

但是林陽也無心詢問,轉過頭看着馬中凱,負手而立,衣襬頭髮也隨着周圍的風而乘起了舞。

“你是一個可憐人。”

林陽說完握緊了拳頭,那邊的馬中凱此時還愣神的,而就在這時林陽突然腳輕輕在地上一點,整個人蹭的一下攜帶着萬千風白線,一瞬間就衝到了馬中凱面前,一拳對着他的胸口打了下去!

馬中凱整個人的身體砰的一聲就飛了出去,撞在了一輛廢棄的車上。

林陽則在遠處看着那邊馬中凱的身體,深呼吸了一口氣。

這樣的人本沒錯,只可惜天讓他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何至於此。

這麼想着林陽擡起腳朝着那邊的馬中凱一步步走去,行走的路途中腳下突然燃起了森森火焰,漸漸包裹住了林陽的身體。

那邊的馬中凱也沒想到爲什麼林陽突然就這麼厲害了,可是他趕忙站了起來,看着那邊的大火球便愣住了。

所到之處,即便是一輛廢棄的殘車,都會被瞬間溶於灰燼!

“你!!你!!這是什麼東西!!你又是什麼!!”

馬中凱大吼道,隨後連忙拔起腿,速度奇怪得三斤了一個衚衕。

林陽此時咧開嘴笑了,怔住了腳步。

“可憐的人,這麼久以來,你累了,今日我就替你解脫吧!”

說完林陽瞅向了一旁的一個衚衕,蹭的一下一團火球在路途中燃燒的越來越快。

等到衝進了衚衕裏的時候,轟的一聲巨響,陰暗的空間瞬間燃起了沖天的火花。

這樣持續了好一會,林陽從裏面拖着馬中凱的屍體走了出來,放到了中央。

如今的馬中凱渾身上下佈滿了焦色,一張臉也已經徹底沒有人樣了,身上的衣物也被焚燒殆盡,如今的馬中凱已經是真空狀態了。

小白狐見狀趕忙捂住了眼睛。

林陽笑了笑,接着走到了小白狐的面前開口道。

“你也知道逼出挲鬼,我一個人是不行的。”

“不管不管!!讓我看這樣一個髒老頭的身體!你殺了我吧!!”

林陽無奈的笑了笑,隨即從自己的長衫下撤下了一團布,之後將小白狐的爪子輕輕放下,給她蒙上。

“這樣就好了,乖,我們要在這馬中凱再一次被那挲鬼復活之前,將他除掉!”

小白狐撇了撇嘴,可是還是跟着林陽走到了馬中凱的身邊。

林陽此時深呼吸了一口,隨後一尊仙凰從他身後緩緩顯露。

“汝等灰土之物,還不快速速顯形,不然的話!我的仙凰定會將汝焚燒成塵埃!”

這句話說完,只見馬中凱的身體依舊一動也沒動。

小白狐感覺到了這種異狀開口道。

“奇怪,挲鬼不應該很怕這種陽剛之氣嗎,爲何如今沒有任何動靜?”

林陽此時皺了皺眉頭,就在這時馬中凱的身體突然抽搐了幾下。

林陽瞪大了眼睛,趕忙拉住了小白狐往後退了幾步,開口道。

“那就只有一種情況,這挲鬼已經和他融爲一體了!就是說這個馬中凱從出生的時候就帶着挲鬼!!他的母親就是被這個挲鬼吃掉的!如今的馬中凱已經不能算是一個人了!”

林陽說到這裏,那邊的馬中凱身體上的傷口又開始癒合了起來。

林陽皺緊了眉頭,一字一句得開口道。

“他如今已經不再是馬中凱了,他是一個被地獄冤魂支配的可憐人,是一個活死人,是一個不死不滅的鬼屍!”

… 小白狐此時也用爪子摘下了眼布,看着那邊在地上不斷抽來抽去的馬中凱,臉色也有些不好看。

“那麼我們該怎樣才能殺掉他?逼出挲鬼?”

林陽聽聞一言不發,看着那邊馬中凱身上的傷痕居然又完好如初了,接着便坐了起來。

此時的馬中凱皮膚白哲,好似嬰兒一般。

“殺不掉,只能封!”

小白狐聽林陽說完一愣。

“封?你是說?”

林陽點了點頭,自始至終手中一直抓着一個火焰。

而這時候馬中凱舔了舔嘴脣,從地上坐了起來,對着林陽咧開嘴笑了。

“早就說了,你是殺不掉我的,不過你身上究竟有着什麼法術啊,那麼厲害的火焰,可把老夫我嚇壞了!”

馬中凱說這話的時候,身上一直都是一絲不掛的,看起來很是滑稽。

林陽此時冷笑了一聲,開口道。

“你這樣的人,活的開心嗎?過的自在嗎?從小受盡了白眼,只能通過殺人來慰告自己的心靈,你不覺得你很可憐嗎!”

契約:惡魔寶寶小媽咪 在一旁的小白狐看着林陽淡然的面孔也有些急了,伸出爪子拍了拍林陽的臉,開口道。

“你怎麼還和他廢話!不是說要封嗎!怎麼封啊!”

“我也想!可是那挲鬼是不死不滅之物!想封他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被寄託的人甘願死亡!”

小白狐聽聞表情也不好看,看着那馬中凱殺人一般的面孔,讓他甘願死亡,談何容易?

“小子,你哪來這麼多的廢話,今日你我只有一個人可以活着走出這裏!知道了嗎!”

馬中凱說完,整個人蹭的一下朝着林陽衝了過來,林陽也運用了浮光掠影,剎那間化作了一道殘影,站在了馬中凱的背後抓住了他的後衣領,砰的一下砸在了地上。

可是還沒完林陽手抓着馬中凱的後衣領,對準地面一下下砸着,水泥地都快被砸穿了,而馬中凱的臉上也佈滿了鮮血,可是他沒有一絲害怕的表情,相反居然還伸出了舌頭舔了舔臉上的血跡,對着林陽笑着。

林陽被這個笑容弄得有一些不寒而慄,手上又加重了重量。

其實一般挲鬼,都是可以被逼出來的,可是馬中凱這個太特殊了,那挲鬼已經徹底侵佔了他的心智,霸佔了馬中凱的內心,除非馬中凱的自主意識想死,不然的話他就是一個永遠也死不掉的活死人!

林陽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邊砸的時候,也邊用嘴炮企圖喚醒馬中凱自己微弱的意識。

可是依舊不行,因爲馬中凱自從出生的那一刻起,他就不再是個人了。

而林陽此時已經將水泥地給砸穿了,一個大洞浮現了出來,林陽甚至將馬中凱的頭插了進去,大吼道。

“你沒有母親嗎!你沒有父親嗎!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是誰了!難道要一輩子做個怪物嗎!”

馬中凱聽聞身體瞬間就不動了,林陽見狀內心一喜,看起來有效果!

可是隨後馬中凱就將頭拔了出來,轉過頭對着林陽笑了一下。

“我的父母,從我出生的那一刻起,我就沒有見過他們的樣子,而我也早就被這個世界拋棄了,做個怪物又如何!”

林陽一愣,隨後馬中凱突然用自己的腦袋狠狠砸向了林陽,只聽咣噹一聲,馬中凱的額頭骨都凹陷了一大塊,林陽此時瞬間就懵了,因爲他雖然體內有着靈氣加持,可是這種近乎於一重踢境的人力量,依舊是林陽無法抗衡的!

靈者和體者的優勢在這一刻體現的淋漓盡致。

雖然林陽的內動境已經強出了體者一重一大截,可是一旦比近身格鬥能力的話。

林陽根本沒辦,因爲他現在畢竟也沒有踏進體境一重,所以體質還是太差,剛剛他也沒有開啓靈氣罩,所以馬中凱這一下,直接將林陽整個人都嗑懵了。

而馬中凱此時反手抓住了林陽的衣領,對準了地上砰的一下!

這一下整個水泥地都爆炸開來,一旁的硝石爛子,都被濺射出去數十米遠!

ωωω◆тт kán◆¢ 〇

甚至一旁的小白狐都遭到了波動,狐身不自覺往後退了好幾步,接着看着那邊的林陽。

她感覺到如今的林陽危險了。

因爲馬中凱根本就死不了!更別提剛剛那一砸直接將林陽整個人都給砸懵了,導致林陽現在想反擊也難了。

砰砰砰!!

馬中凱的手依舊沒有停下,重複着剛剛林陽的動作。

“他媽的!我這輩子最討厭別人提起我的父母!那兩個死狗!從我出生的那一刻他們在哪裏!在我受盡白眼,被整個華夏追捕的時候他們又在哪裏!而我變成這個樣子的時候!他們又在哪裏!!”

說完馬中凱又一次將林陽的身體抓起!對準了地面!

砰的一聲巨響!林陽整個人都掉進了地面上的大洞裏面,抹入了地下。

一旁的小白狐此時已經完全僵住了,因爲她也沒有想到,林陽居然會在力量上被人打倒,他可是一個在煉體三重境下都能反敗爲勝的男子啊!爲什麼如今會變成這樣!

突然小白狐好像想起了什麼一樣,看着那邊地面上的大洞,和那邊的馬中凱,眼中有着幾分難以置信。

馬中凱看着地上的哪個大洞,呸了一聲。

“媽的,殺你真特麼費勁,我看你這次再給我蹦一個!”

而林陽此時在地底之下,撲通一下重重得摔在了一灘沙子裏面。

他緩緩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的眼前四周全部都是黑暗一片,他的手腳根本一動也動不了,因爲全部都被無窮的沙子給覆蓋住了。

過了一會,林陽感覺到自己似乎要窒息了,而被馬中凱摧毀的身體骨架疼痛感也傳了出來。

瞬間一股林陽身上傳出了一種絕望感,這種感覺佈滿了全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