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冷笑,「這個世界,本就適者生存,那些實力不濟的魔獸死在人類手上就如實力不濟的人類死在魔獸手上一樣,敗者為寇。」

Home - 未分類 - 憐冷笑,「這個世界,本就適者生存,那些實力不濟的魔獸死在人類手上就如實力不濟的人類死在魔獸手上一樣,敗者為寇。」

男人的眼中怒火出現,他竟然被一個人類小丫頭教訓!她好大的膽子!

「小丫頭,只要我一聲令下,這四隻會將你撕得粉碎!」男人惡狠狠開口,憐冷哼一聲,「我不知道你是誰,我只知道若是魔獸屠殺盡這裡所有的人類,我也會將所有的魔獸屠殺乾淨!」

「哈哈哈哈!好大的口氣!」男人放聲大笑,瞳孔猛然縮成一條豎線,「小丫頭,你已經惹惱了我,撕碎她!」男人一聲令下,四隻魔獸一聲怒吼就要齊齊撲過來,小丑陡然一生怒吼,四隻魔獸赫然後退,低低的發出求饒聲音!

男人錯愕的睜大眼睛,隨後目光停留在憐的肩膀之上,「那是什麼!竟然能夠將它們震住!」

憐皺眉,棘手了,小丑的聲音對魔獸很有作用,但對眼前這個半人半獸的傢伙,似乎沒多大效果!小丑不客氣的再度開吼,四隻體型龐大的兇惡魔獸發出嗚咽之聲,掉頭就跑!男人見到這一幕目瞪口呆,這、這怎麼可能!

「小丫頭,你到底是何方神聖!」男人低吼一聲,憐淡淡開口,「憐。貝拉,普通人一個,我肩膀上的這個也只不過是蜥蜴罷了。」

「牙尖嘴利,不過它的聲音似乎對我並沒有多大效果。」男人陰邪一笑,憐自然知道這一點,手腕一轉,通體純黑的魔杖出現在手裡,狠狠一揮,一道紫色雷電轟然而出!男人的身軀詭異的呈現一種不可思議的弧度彎曲,雷元素直接被他躲過,憐見到當下魔杖再度揮舞,道道驚雷自空中落下!

男人的身體如蛇,甚至比蛇更為柔軟細滑,在群雷中不斷穿梭,竟然沒有一道雷擊中他!憐的身形不斷後退,男人的身體在空中扭曲盤旋,人類的身體根本無法到達這種程度!

細直的瞳孔化為豎線,閃著貪婪的光芒,這小丫頭是雷系本源,在如此年齡能夠到達這樣的實力,證明她的天資不錯!只要將她的元氣全部吸收過來,他的實力會再度提升!

人類收集魔獸的元氣丹,魔獸也同樣會收集人類的元氣!

男人的速度飛快,不管憐退後的再如何迅速,都無濟於事!順價,他已經逼至面前!「刷!」男人的嘴巴長開,以一種詭異的弧度撐大,狠狠的咬上憐的手臂,利牙瞬間將皮肉刺破!

「唔!」憐悶哼一聲,可以感覺到對方的氣息順著自己的血液遊走,直奔自己的元氣空間而去!

男人雙眼放光興奮異常,當咬上的瞬間他便知道沒選錯人,這小丫頭的元氣空間是罕見的巨大!想到將這些元氣全部吞入自己口中,男人只覺得整個身體都要微微顫抖!

迅速侵入,到真正到達元氣空間的剎那,男人有些傻眼,元氣空間很為龐大,但在元氣空間之外包裹的厚厚冰層是怎麼回事!

寒冰散發著淡淡光芒,冷氣縈繞在四周,男人透過自身氣息可以窺見冰層之內不斷滾動的元氣,一道細小的裂縫讓男人喜出望外,只要鑽入裂縫之中便能吞噬掉她的元氣!

氣息分竄而起,撲向裂縫,當氣息鑽入冰層裂縫的瞬間,冰冷的白色迅速集結,直接將氣息堵死在裂縫之上!刺骨的寒冷襲來,氣息被寒氣包裹,男人只覺得他會就此在這裡被冰封!氣息開始逃離,死命的掙扎,然寒氣根本不會放過它,拚命的將它包裹,似要完全吞噬其中!

不好!再這樣下去他的這抹氣息就要被吞噬了!刺骨的陰寒順著這道氣息直接傳達進男人的體內,那覆蓋的半身鱗片竟然冒出了白色霧氣!

男人意識到不妙,當機立斷切斷聯繫,就連自己的氣息都強行扯斷,在男人切斷氣息的瞬間,小丑已經順著憐的手臂下來,利牙對準了他脖頸位置,狠狠咬下!

「啊-!」一聲慘叫,男人陡然放開憐的手臂,慌亂的後退,手捂著被咬傷的脖頸,狠狠喘息,小丑將嘴裡撕扯下的那塊皮肉突出,對著男人低吼一聲,男人此刻才有些慌亂,「你、你到底是……怎麼回事!」

憐動了動胳膊,整個胳膊已經麻木,傷口處冒出的血泛著黑色,憐冷冷開口,「若是不給我解毒,你會死無全屍。」

男人一愣,哈哈一笑,「等你死了,我再將你的元氣吞噬掉!」

「等我死?」憐高挑眉峰,男人似乎察覺到了什麼不對勁,一陣陣陰寒自體內泛出,他的全身越發的麻木僵硬!感受著身體之內的陰冷,男人臉色大變!「你對我做了什麼!」

「我體內的寒氣滋味如何?我的寵物現如今可是餓得很,雖然元氣丹才是它的最愛,不過現如今也只能湊合了。」

男人瞪大眼睛,雙眼慌亂的看向小丑,吞食元氣丹?它、它到底是什麼來頭!

小丑猙獰的蜥蜴臉讓男人咽了一下口水,他的身體已經僵了,根本逃不開尖牙利嘴!這小丫頭……這小丫頭到底是誰啊!

「我知道了!我給你解毒!」男人低吼一句,「我體內的氣息有一部分留存在你體內,只要將我的氣息推送到傷口處,就可以了!」

憐立刻照做,很快胳膊的僵直緩解,血液的顏色也恢復正常,將傷口簡單的包紮一下,憐冷冷看著男人,「讓所有的魔獸都收手!」

男人狠狠咬牙,「不可能!」

「你若是不讓魔獸收手,我便取了你的元氣丹。」憐冷冷開口,面無表情,男人愣住,她怎麼這麼狠!

「五秒鐘!」憐低喝一聲,男人的瞳孔鎖緊,「五!四!三!二!一!」

「我知道了!」男人怒吼一句,憐冷冷看他,「那就立刻去做!」

男人哆嗦著伸手掏出一個東西,放在嘴邊狠狠一吹,無形的聲波就此散開,憐聽不到任何聲音但小丑卻有了些反映,尾巴甩動了幾下,一副嘲諷的樣子。

「堅持住!堅持住啊!」分散在各處的倖存者正在和魔獸做殊死較量,李大聲嘶吼著,揮舞著手中武器不斷的將撲上來的魔獸擊退,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倒下,這滋味……痛徹心扉!

殺了一個,有更多的湧上來,所有的人,就此絕望!贏不了的,根本就贏不了的啊!

萬念俱灰之時,正要進攻的所有魔獸莫名停下了動作,接著發出令人不解的低吼,接著在眾人不可思議的眼神中後退、後退,隨後轉身離開!

「太好了……得救了……得救了!」活下來的人喜極而泣,一個個癱坐在地上,李愣愣的站在原地,看著魔獸們遠去的身影,剛才的廝殺還在眼前,武器上的獻血依舊溫熱,死亡離自己是那麼的近,他原以為會死在這裡,卻沒想到逃過一劫!

「所有的魔獸已經撤退了!」男人惡狠狠的開口,憐上前將他手中的哨子奪下,「小丫頭!還給我!」男人伸手要搶,但身體僵硬的他根本搶不回來,憐手掌狠狠用勁兒,哨子被捏個粉碎!

「你!」男人憤怒不已,憐冷冷挑眉,「沒了這個東西,那些魔獸也不會聽命於你。」

「你懂什麼!若是不能集合力量,這裡的魔獸早晚會被你們人類屠殺殆盡!」

「我唯有懂的就是,實力決定一切!包括生與死!」憐說完這句話,轉身往外走,隨後回頭,「你最好不要再動同樣的念頭,相信我,你不會願意再一次碰到我。」

男人愣在那裡,獃獃的看著憐離開,想要挪動身子卻很吃力,體內的寒氣縈繞不散,男人狠狠咬牙,「人類之中有這樣的奇葩存在……」隨後苦笑,他的確不願意碰到她,再也不要碰到!

所有的魔獸自行散去,特等區域經歷了一場所謂浩劫,傷亡人數慘重存活下來的每一人都感到萬分慶幸。漸漸,所有的人都回到了最初的集合地,三位負責人騎士團負責人身死,苦修院負責人和李都存活了下來。伊芙琳和傑森焦急的掃視一圈,「小憐呢?怎麼她不在這裡?」

存活下來的人中沒有憐的身影,而伊芙琳和傑森再也沒能找到她,在一處極為隱秘的地方,憐緊閉黑眸,元氣丹已經收集的足夠多,也是時候專心做自己的事了!

一晃三個月時間已過,自從上次魔獸暴走之後,一切都已經風平浪靜,魔獸們再也沒有集體行動過,所謂魔獸窩也發生了變化,再也沒有聚集過過多的魔獸,相反魔獸的蹤跡開始平均出現在每個地界之內。

這一場殘酷的大戰中,每片地界的傷亡人數不少,殘存下來的人多半也是受傷,好在每片地域的資源不少,在苦修院祭司們的幫助下,恢復傷勢的情況大好。

伊芙琳和傑森依然沒有放棄尋找憐,然而在那天之後,他們無論如何都遍尋不到憐的身影,伊芙琳非常難過,傑森拍拍她的肩安慰,憐不可能被魔獸所傷,最大的可能就是她已經離開了特等區域。伊芙琳也只能接受這一說法,眾人的日子回到了從前,他們也有自己的人生要走,奮鬥的目標還要靠自己努力實現。

「刷!」橙色元氣自憐的元氣空間內不斷翻滾,一縷縷元氣自裂縫牽引而出,流動在憐的身體之內,不斷促進著憐身體上的變化,每一次的實力提升,憐的身體素質也會得到進一步的強化!

「咔嚓!咔嚓!」骨骼之間發出細微的響聲,肌肉、骨骼、經脈、甚至是血液!都在元氣的催化之下得到強化改變,橙色元氣不斷翻滾,寒冷的白色霧氣叫囂著撲來,卻被熾熱的火元素完全擋住,脖頸上新換的火屬性原石,在提升實力的過程中給了憐很大幫助,這讓憐更為意識到,越高等級的火屬性原石對自己的幫助。

小丑的傷勢已經完全康復,此刻的它正趴在一旁,無聊的看著憐,似乎是有了上一次的教訓,小丑再也不敢四處走動,而是選擇乖乖的呆在憐身邊。

僅僅一個月時間,憐已經成功突破到了高等四級!這是一個令她自己都驚喜的進步!原本以為需要更長,卻沒想到一切水到渠成,進入高等四級幾乎沒費多大力氣,橙色元氣的顏色再度進一步加深,而現在,元氣翻滾的力度表明,憐可不僅僅滿足於如此進步!她要衝級高等五級!

在特等區域之內,能夠進入到這裡的人少說也要有三十歲,更大的甚至四五十歲的人都有!資質優秀的人能夠在二十五歲步入高等階段,想要到達高等五級,起碼需要耗費上十年功夫!實力的晉陞躍到後期越凸顯出困難重重,有些時候並不是努力和天賦就能做到,先前就已經說過,元氣空間之內的元氣都是有限的!

正確說來,你能到達怎樣的實力頂點,完全是由你的元氣空間容納的元氣多少所決定!縱使你有天賦,縱使你有資源,然沒有元氣,就只能止步於此!哭爹喊娘都沒有!

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一生都定格在某一個點上,無法再向前邁步,不是他不想邁,而是他已經沒有這個能力再往前了!

實力的晉陞會消耗元氣,因為元氣主導著一切,一切的力量來源都來自於元氣,憐的實力提升到現在,元氣空間之內的元氣也有所減少,但相對於別人來說,憐的減少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了。

在無數人小心翼翼計算自己的元氣使用力度時,憐可以不用顧慮,一門心思的完成自己的提升,在無數人只能原地踏步無法前進時,憐的道路卻是悠遠綿長,真正的天才可以不努力,甚至可以不聰明,但你必須有潛力,有無盡可以挖掘、爆發的潛力!

憐完全符合甚至超越了這個定義!她的潛力已經無人能及,同年齡的人根本無法和她並肩,甚至比她年長更多的人都會自嘆羞愧!若非冰層,憐將創造更多的奇迹,北大陸聞名於世的奧拉,也無法比擬!

短短一個月衝刺到高等四級,繼而兩個月之後再度向高等五級發出沖級,誓問誰能用這樣的速度提升等級?!

元氣空間之內元氣異常活潑,甚至有些不受控制的自裂縫流出,迫不及待的沖入憐的身體之內,憐閉目完全是一種享受的姿態,每一次的元氣洗禮,都將對她的身體進行一番催化改進,就相當於每一次的成長、再發育,元氣力度溫柔適中,絲毫不會讓憐感受到絲毫難受,就在這種近乎於享受的狀態下,憐正在逐步朝著高等五級向前邁進!

「哈!」小丑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身子趴在樹蔭下,細長的尾巴一甩一甩,百無聊賴,小眼睛眨巴的看著憐,不知道小腦袋在想什麼,橙色元氣忽然自憐的體內冒出,如蒸騰的火焰一般!小丑猛然直起身子,有些擔憂的看著憐,就在此時,元氣的色彩自身體內部開始發生變化,一種新生的色彩,更為濃郁的橙色出現,一點一點吞噬著原來色彩,吞噬的面積不斷擴大,直到舊的色彩全部消失!

「嘩!」長時間緊閉的黑眸睜開,蒸騰的元氣全部收回到體內,憐張開嘴一口寒氣吐了出來,身體內部舒服了很多,活動活動身體,骨骼發出了摩擦的響聲,小丑歡快的爬上憐的肩膀,憐自地上站起,手指動了動,高等五級,她明顯感覺到肌肉的力度再度強化,骨骼也強韌很多,但表面上沒有絲毫變化,若是單看這外表,誰能相信憐的身體素質是騎士的底子,相當於一塊肉做的鋼筋鐵骨?!

憐輕聲笑笑,黑眸看了看四周的景色,當下腳步竄起直接躍上樹榦,身形在林間穿梭,飛快無比。憐的前行方向很明顯,便是特等區域出口傳送陣的方向,看著不遠處閃閃發光的傳送陣,憐勾起淡笑,她是時候離開這片地域,開啟新的旅程。

字數終於上去了點……汗,謝謝大家對我的包容,感謝大家! 章節名:章121低價狂潮

特等區域的傳送陣看守人一如既往的駐守在傳送陣旁,以他的話來說還真是數十年如一日,一頂點變化都沒有,進入特等區域的人員這麼多,沒見一個出來的,這麼長的年歲過去難道還到達不了教廷的要求標準?算了算時間,也是時候該進行人員清理了,每過一段日子都會對特等區域之內的成員進行清理,說白了就是驅逐,畢竟特等區域的資源有限,你沒有這個能力到達教廷的要求,也就沒有資格繼續留在這裡!

「嗯?剛想著沒有人來,這就出來一個?」看守人見到自遠處走來的身影不禁笑了,也是時候該出來了,不然也太說不過去了!

只不過等那身影越走越近之後,看守者狠狠皺眉,這……才多大!難不成是要中途退出的?

憐走上前,感覺到看守者對她十分好奇,這好奇中似乎還摻雜了點其他情緒,「我要離開這裡。」憐淡淡開口,看守者皺眉,打量一番,「你到達了教廷要求的等級?」

「沒有。」

憐的話讓看守者挑眉,沒有?「小姑娘,你這是主動棄權的意思?」

憐點點頭,「沒錯,我要主動離開這裡。」

「你可是要想明白了,沒有到達教廷要求的標準,你一旦離開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全都白費!前功盡棄!」看守者好心的提醒一句,這小姑娘如此年輕,這麼離開豈不是太可惜了?

憐呵呵一笑,「我想明白了,我要離開。」

看守者的神色一冷,看來他的好心倒是多餘了,現在的年輕人怎麼就這麼浮躁?「既然你想出去就出去,想要再進來是不可能了。」

看守者的語調冰冷,憐知道他是如何認為自己的,無非就是一個張狂任性的年輕人,不知道天高地厚而已。憐淡笑著走入傳送陣,看守者一副孺子不可教的神態,手臂一揮,傳送陣就此發出閃光,憐的黑眸看向看守者,「我要聲明一點,我的目標並非進入教廷。」

看守者一愣,傳送陣光芒大現,憐的身影就此消失。看著空空如也的傳送陣,看守者喃喃自語,「目標不是進入教廷……她為什麼要進來!」當然這個問題看守者想破腦袋也不會想明白,除了憐,誰也想不明白。

一陣光芒之後,憐便自傳送陣出現,走出傳送陣步入不遠處的轉門,出去之後便是教廷總部大廳,來來往往的教廷職員見到憐不免有些驚訝,這小姑娘瞧著有些面熟啊!

憐往大廳大門走去,沒有在意任何人的目光,也沒有人來阻止她、質問她,若是憐自外面走進來的,或許有人會這麼做,但她是由里往外走,自然無人過問。

走出大門一陣暖陽照下,憐動了動胳膊往外走去,門口守衛見到她愣住!那不是前段日子的那個小姑娘?和紅衣主教大人關係很好的那個?

「小姐……」守衛不禁喚了一聲,憐對著守衛笑笑,「如果有機會麻煩告訴索卡隆大人,我先離開了。」

守衛又是一愣,轉告給紅衣主教大人?他只不過是個守衛啊!憐輕揮揮手轉身離去,金色長發在身後盪起一陣陣金色弧度,守衛眨眨眼睛,這位小姐到底是什麼來頭啊?

遠離教廷總部地區,帝都的繁華和奢靡再度充斥在周圍,能夠並排走三輛馬車的車道比比皆是,豪華的馬車也不少,沒走多遠都能看到一輛。生活在帝都有權利、財富的人們,在各個方面都彰顯著自己的高貴,生怕別人不知道一樣。

憐心中已經有既定目標,在離開帝都之前她要籌集一筆錢,一筆可以足夠支撐到她離開南大陸到達其他大陸的金錢,她的腳步可不會停留在南大陸!現在先不說其他,離開帝都之後憐自己又不會造錢,自然需要金錢支援,現如今她只有兩百萬,這筆錢不算少也不算多,一旦有所需求只能捉襟見肘了。

吸金的最好地方自然非帝都莫屬,這裡有最大的流通市場,這裡有最有能力的消費群體,帝都之內的富豪貴族們為了自己想要的東西,是不會吝嗇金錢的給予,這才是憐所需要的。

走入拍賣行之中,帝都的拍賣行人滿為患,白天黑夜似乎都是如此,憐表示自己想要拍賣東西之後,接待員開口道,「五十!」一本厚厚的手冊遞給憐,憐看了一眼,半年時間已過,拍賣行的拍賣手冊也已經完全變樣了。交付五十之後,憐拿著拍賣手冊退到一個安靜的角落,翻開細細讀了起來,果不其然,拍賣手冊上的內容幾乎有一般內容之上變更,變更最為明顯的便是拍賣價格,浮動的比例不是一般的大。

拍賣行的價格浮動變化不定,除非你有什麼硬貨,是無論何時都會讓人瘋搶的那種,要不然你也只能緊跟市場的變化,是賺是賠全憑自己的眼光而定。

翻看到空間容器這一類別,憐看了看上面的價格,不論是什麼等級的空間容器價格都不便宜,而且比地方上拍賣的價格高出不止一倍!這其中羅列的空間容器還有一個特殊備註,那便是製造空間容器的人是誰,無一例外都是附魔工會的會員,只不過會員的等級不同,有地方的,也有帝都的。

空間容器因為這些人的身份不同,而有著截然不同的價格,也讓競拍者心知肚明,自然身份越高製造出來的空間容器更為有保障,錢花的也不冤。

憐大略翻看了一下,三級空間容器的拍賣僅有三家,這三家定的價格可謂天價!一個三級空間容器低價兩千萬!憐皺眉,還真是獅子大開口,三級空間容器製造起來並非困難,憐想了想自己當初邁出的一二級空間容器,最高的價格也僅是四百五十萬而已,和這裡要價的人相比,真是大開眼界了。

這些附魔工會的成員也許就仗著這點身份名聲,自然會有人買賬,再高的價格又如何,照樣有人掏錢買!憐將拍賣手冊一合,心裡有數,掏出自己的VIP卡,立刻就有專人接待,來人碰巧正是上次接待她的同一人。

「貝拉小姐?您又來了!」女人帶著笑容迎了上來,在拍賣行工作要有過目不忘的本領,尤其是一些特殊物品的賣家買家更是要記在心裡,憐上一次踏足拍賣行可是大半年之前,她竟然一眼就能認出自己,並準確的交出名字,果然不一般。

兩人上樓在一個房間坐下,女人笑呵呵問道,「貝拉小姐這一次還是想要折價嗎?」

憐笑著搖頭,上一次折價是急需用錢,這一次她可是奔著吸金的目的,自然是要狠狠賺上一筆!「這一次我是來拍賣東西。」

「還是空間容器?」女人笑著問了一句,憐點點頭,女人開口道,「現如今空間容器的市場不錯,二級空間容器的價格低價都能上幾百萬,當然這中間還是有所區別,空間容器的質量高低決定價格高低。」

憐勾唇,「我這次要拍賣的,是三級空間容器。」

女人眼睛瞪圓,有些吃驚的看著憐,隨後馬上露出專業性的笑容,「三級空間容器?貝拉小姐確定?」

「是的,我期限看了一眼拍賣手冊上的價格,不得不說,帝都果然名不虛傳。」

女人呵呵一笑,「三級空間容器本就難得,現如今市場上流通的空間容器最高的也只有四級,但也是有價無市,對於那些富豪貴族,三級空間容器就是最好的選擇,不管是充門面還是炫耀心理,這幾千萬還是掏得起的。但貝拉小姐你也明白,能夠出錢買的起的人,也都要看是誰製造,這樣價格才抬得上去。」

憐點點頭,手腕一轉,三個三級空間容器放到桌上,女人再度看的傻眼,一出手便是三個,而且皆是三級的!面前的這個小姑娘手筆很大,能力不小!

「這三個空間容器幫我掛出去,至於低價……定八百萬即可。」

女人抬頭,「八百萬?貝拉小姐是不是附魔工會會員,若是的話,價格完全可以再翻一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