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孟千戀動手的同時,秦方明幾乎是下意識的擋在了秦羽觴的身前,習慣性的把秦羽觴一把推了出去。

Home - 未分類 - 在孟千戀動手的同時,秦方明幾乎是下意識的擋在了秦羽觴的身前,習慣性的把秦羽觴一把推了出去。

「明老。」

秦羽觴大吼一聲,沒想到那個慈祥的老人就這樣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殺死,而且自己還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毫無辦法。

孟千戀已經完全瘋狂,直接把秦方明轟成了碎片,但就在這一刻,朱子閑、金蟬子、韓世忠同時動手了,雖然韓世忠根本不是孟千戀的對手,但是他還是毫不猶豫的動手了。

只因為,自己多年的好兄弟被孟千戀殺死了,只因為,孟千戀對少主出手了。

金蟬子和朱子閑直接封鎖了空間,兩大聖境九級強者聯手封鎖空間,就算是孟千戀也無能為力。

「一個偽君子,一個假慈悲,你們兩個都是欺世盜名之徒,還裝什麼清高?你們不得好死。」孟千戀頭髮披散,現在完全就是一個罵街的潑婦,越罵越難聽,越罵越不入耳,到最後直接聽不下去了。

「我要你死。」

秦羽觴瘋狂了,看到對自己忠心耿耿的人就這樣慘死,而且死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這種事,已經是第三次發生了。

俗話說有再一再二,沒有再三再四,但是,今天就在秦羽觴的面前,因為自己的無能,而導致自己身邊的第三個人死在了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秦羽觴憤怒了,他恨的是自己實力太過低微。

第一個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事的是連月,那時候的自己只是一個純粹的廢物。

第二個是冷無情,那時候的自己和別人比起來依然是廢物。

第三個是一直在守護自己的秦方明,但是自己和敵人比起來依然是渣渣。

我,不服!

我,發過誓,絕對不會讓這種情況,再出現一次。

但是,這是第三次了。

「無限毀滅。」

秦羽觴怒吼著,他直接動用了冥劍,斬了出去,這一次,完全憑藉的是他自己的力量,戒靈沒有插手,因為他知道,這一次秦羽觴想自己動手斬殺孟千戀。

這一次,秦羽觴想完全憑藉著自己的力量,斬殺孟千戀,這種報仇之事,只有自己親自動手才是最好。

這一劍,秦羽觴融合了所有的殺招,這才是終極一劍。

天地變色,風雲驟卷。天崩地裂,神鬼驚泣。

空間被冥劍斬出一道黑漆漆的口子,那道劍芒直接朝著孟千戀斬去。

孟千戀已經別朱子閑和金蟬子兩人聯手禁錮在空間當中,雖然能動彈,但是卻無法躲避。

恐怖的劍芒閃爍著妖異的赤芒,赤芒當中帶著狂暴的怒意、殺意、怨恨等等各種複雜的情緒。

秦羽觴的丹田在瘋狂的運轉著,那幾顆星辰閃爍著刺眼的光芒,在此刻,星辰全部的力量都被秦羽觴用光。

一劍驚天,一劍戮神。

驚天一劍,讓所有人都震驚,因為那種力量已經遠遠的超過了秦羽觴的境界,就算是聖境三級強者,未必能動用那種恐怖的的力量。

「小畜生,我要殺了你。」

孟千戀大吼著,想要衝出空間牢籠,但是就是沖不出來,那可是兩名聖經九級強者聯手煉製的。

「怎麼,還不夠么?那就再加持吧。」秦羽觴瘋狂的吼著。

突然,一股滔天的殺意赫然出現,所有人心中都是大驚,因為那種殺意是從秦羽觴身上釋放出來的,原本他們以為,先前秦羽觴的殺意已經爆發到了極點,沒想到還在加持。

在秦羽觴的額頭上面,一隻血紅色的眸子慢慢的睜開,那一刻,飛沙走石,神鬼咆哮,如同到了九幽地府。

漫天的殺意都匯聚到冥劍上面,那一隻血色的眸子再睜開的剎那間,天地力量在瘋狂的匯聚。

一股異常恐怖的力量全部都加持在秦羽觴那那一劍上面。

冥劍興奮的顫抖著,這是一把飲血劍,不飲血不歸。

冥劍劍身輕顫,甚至可以說是很激動。

這一刻,秦羽觴竟然發揮出了冥劍五成的力量。

「咔嚓。」

空間被斬成兩半。

那道赤芒最終朝著孟千戀斬去。、

孟千戀神色之中透露出驚恐,眼睛裡面暴露著瘋狂。

這一劍,竟然威脅到了她。

「小畜生。」

孟千戀大吼著,想要躲開,但是,根本不可能。

因為那一劍,籠罩了孟千戀周身十里的範圍。

「純陽真火。」

一簇純陽真火被秦羽觴強行召喚出來,加持在了那一劍上面。

白色的火焰朝著孟千戀射去,速度實在是太快。

「不。」

孟千戀所有的防禦竟然全部都爆碎了,此刻的她才真正感覺到了秦羽觴是多麼的恐怖。

「轟。」

空間完全爆碎,孟千戀整個人都消失不見,地上只有一簇灰燼。

!! 戰技閣,這是凌家最爲重要的地方之一,常年都會有數名強者守護,在其中收藏着凌家多年來收集的各種功法、戰技,凌武的【不壞金剛身】、凌輝的【破風斬】【烈焰斬】這些戰技便是從這其中學習的。

不過,戰技閣並不隨便對外開放,普通的家族成員只有實力達到戰師的級別後,纔會被允許進入戰技閣各挑選一本低等級的功法、戰技,至於那些高等級的功法、戰技,則只有獲得家族比武前五名的年輕一代纔有資格挑選學習。

而這一屆家族比武的冠軍是凌天,這讓他無疑擁有了進入戰技閣挑選功法、戰技的資格,凌天也自然不會放棄這個好機會,送走凌雲回到凌家之後,便立刻來到了這戰技閣。

站在戰技閣所在的院落門口,凌天能夠明顯的感覺到三道強大的氣息瞬間將他給鎖定,雖然強大的威壓讓凌天感到心懼,但他卻並沒有絲毫的驚慌,因爲他知道那是負責看守戰技閣的強者,這些強者都是隱退下來的長老,其實力可以說是深不可測,甚至都有可能比凌鵬飛還要強大。

擡頭看向前方,戰技閣一共有三層,第一層放置的都是最低等的黃級戰技、功法,第二層是爲數不多的玄級戰技、功法,至於第三層,那裏並沒有放置任何的戰技、功法,而是那些看守戰技閣的強者居住的地方,凌天感受到的那三道強大的氣息便是從那裏傳來的。

“晚輩凌天,乃是這一屆家族比武的冠軍,今天是來戰技閣挑選戰技的。”擡頭看着戰技閣的第三層,凌天微微躬身行禮喊道。

說完之後,凌天便感覺身上所承受的強大威壓瞬間消失了,在比武結束後就已經有人將比武前五名的名單和他們的畫像送到了這裏,顯然那些強者已經確認的凌天的身份,允許他進去了。

感覺身上的威壓驟然一輕,凌天也不由地舒了口氣,隨後邁步向戰技閣走去。

擁有着三名強者坐鎮,戰技閣的房門鎖與不鎖根本就沒有什麼區別,所以凌天很輕鬆的便推開了戰技閣的房門,隨即出現在面前的是一排排木架,在木架的上面放置着衆多的卷軸、古籍,這些都是凌家千年來收集到的各種戰技、功法,種類可以說是十分地繁多。

不過,這裏都功法、戰技全都是黃級的,對於已經修煉了人級戰技的凌天來說有些看不上眼,所以,根本就沒有在這裏停留就直接沿着樓梯向第二層走去。

“喂,小子,來這地方修煉這些垃圾戰技有什麼用啊?還不如討好一下本大爺,要是讓本大爺高興的話,隨便賞你一兩本地級、甚至是天級的戰技,那都是分分鐘的事情。”

在凌天上樓的過程中,莫邪的聲音在他的心中響起,凌天他已經修煉了靈武訣,根本就沒有辦法,也不可能再換別的功法進行修煉了,所以凌天這次來這裏的目的自然是爲了尋找戰技進行修煉。

而對於莫邪的這話,凌天卻沒有絲毫的心動反而是撇撇嘴露出不屑的表情,這倒不是因爲凌天不相信莫邪的話,畢竟有【暴勁】戰技的例子在那裏擺着,那可是一個實實在在的人級戰技,凌天並不懷疑莫邪能拿出更加高級的戰技。

不過,【暴勁】既是正面教材,但同時也是一個反面的教材,因爲爲了學習【暴勁】的戰技,他的右臂差點都要殘廢掉,凌天可不保證下次學其他強大戰技時再殘掉哪個胳膊腿什麼的,那樣的話他還不如不去學習。

當然了,這個擔憂說到底還是因爲凌天如今的實力太低了,以他現在的身體和實力來說,根本不適合修煉那些強大到幾乎要超過他能夠承受的範圍的戰技,那樣會對他的身體造成不小的傷害。

反正莫邪在玉佩中也跑不了,等以後實力強大起來後再向他“敲詐”高等級的戰技也不遲。

正是抱着這樣的心裏,凌天才決定來戰技閣挑選一種適合現在的他修煉的戰技,來進一步提升一下自身的實力。

“你還是省省吧,我可不想爲了那些強大的戰技而變成一個殘疾人士。”凌天撇撇嘴在心中對莫邪說着,顯然還對先前因爲學習【暴勁】害得他右臂差點殘掉的事情耿耿於懷。

“你小子還真記仇。”

聽到凌天語氣中的怨氣,莫邪說道:“當時的情況太危急了,本大爺我是特事特辦才讓你那樣做的,否則別說是殘疾了,恐怕你現在早就已經掛掉了。”

在莫邪說這話的時候,凌天已經來到了第二層,和第一層一樣,這裏的功法、戰技也都整齊的擺放在木架上,不過和第一層相比這裏的功法、戰技明顯要少許多,都不足一層的十分之一,就只有兩個木架而已,但這些都毫無疑問的全是精品。

凌天也沒有興趣和莫邪鬥嘴,對於莫邪的話他並沒有迴應,而是邁步走到放置戰技的書架前仔細的查看了起來。

【烈焰斬】!【金剛不壞身】!

這個木架上的戰技只有十幾本而已,很快,兩個熟悉的戰技名字映入到凌天的眼簾,正是在家族比武中凌輝和凌武所使用過的戰技。

這兩個戰技一個主攻、一個主防,不過赤焰刀並不在凌天的手中,論攻擊力的強大來說,【暴勁】無疑在【烈焰斬】之上,所以只是看了一下凌天便搖頭放棄了修煉這個戰技的打算。

至於【金剛不壞身】這個戰技,凌天還是很有興趣的,不由地想到比武時凌武用右臂硬接他玄武劍的情景,而且從這本戰技的扉頁介紹來看,如果將這個戰技修煉到大成的話,便會真的如同戰技的名字那般,身體堅硬如鐵,形同強悍的金剛一般。

不過,雖然效果看起來很誘人,但這個戰技的修煉過程可不簡單,必須要進行殘酷的肉體修煉,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當初凌天只是爲了能夠讓右臂承受住【暴勁】釋放時的狂暴力量,只是專門修煉了一下右臂就讓他痛不欲生,要是全身上下整個身體都要進行肉體修煉的話,那情景凌天光是想想就覺得有些不寒而慄。

鑑於對肉體修煉的小小恐懼,凌天暫時放下了【金剛不壞身】,繼續往下查看其它的戰技,看看有沒有其他適合他修煉。 一劍之威,恐怖如斯,堂堂太上忘情教副教主,竟然就這樣死了。

所有人都震驚了,長大的嘴巴甚至都能轉的下一個磨盤。

「這,這,這……」

就算是儒雅如董卿,這時候也震驚的說不出話來,連連說了兩個「這」子之後就再也說不出話來。

震撼,實在是太震撼了。

雖然在此之前,孟千戀已經被金蟬子和朱子閑完全禁困,但是聖經九級強者也不是這麼斬殺的呀。

逆天了,絕對要逆天了。

「太上忘情教的所有人,我要讓你們為明老陪葬!」

此刻的秦羽觴如同一隻發狂的獅子,兩眼通紅,眼中儘是殺機。

「殺我兄弟,你們全都要死。」

韓世忠咆哮著,多少年的兄弟,就這樣被人殺死,他已經接近瘋狂。

殺,殺,殺。

現在,韓世忠的眼中只有殺戮,現在,唯有殺戮才能緩解他的心情。

韓世忠瘋狂的殺進太上忘情教眾人之中,太上忘情教那些人現在哪裡還有鬥志,在孟千戀死去的那一刻,他們就已經失去了鬥志。

秦羽觴已經暈了過去,與太上忘情教聯盟的那些人這時候認識到,他們站錯隊了,但是,現在為時已晚。

「饒了我們吧,我們知錯了。」

「我們是被太上忘情教的人逼的,放過我們吧。」

隨著不斷的慘叫聲傳來,金蟬子眉頭緊皺,對於他這個出家人來說,這樣的場面始終是有傷天和,但是他卻是無能為力。

秦羽觴瘋狂的殺戮著,手中的冥劍不斷地斬出,萬道劍芒如同死神的黑鐮,無情的收割者那些鮮活的生命。

朱子閑也是搖了搖頭,但是他也無能為力,秦羽觴已經接近瘋,不殺盡這些人,秦羽觴如何才能寬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