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硝煙瀰漫,血肉橫飛,受傷未死的異變人狂吼尖叫着,剩下的異變人繼續向前衝來。

Home - 未分類 - 一時間硝煙瀰漫,血肉橫飛,受傷未死的異變人狂吼尖叫着,剩下的異變人繼續向前衝來。

聽着傳來的命令,99式主戰坦克又進行了一次齊射,這次倒下的異變人更多了!

一邊倒的屠殺沒有結束,坦克上的機槍又開始連續掃射,14.5mm車長用防空機槍射出的子彈連等級低一點的異能者都無法抵擋,打在異變人身上,更是一槍一個。

大口徑的子彈打在肉體上,帶來的傷害是毀滅性的,就算是打中胳膊,強大的動能帶着子彈旋轉衝擊,都可以把異變人的身體撕扯成兩半。

就這樣,根本沒用異能者們動手,先跑來的近兩千個異變人就倒在了田野中。

這樣用肉身來檢驗陸戰之王火力的場面在電影中都無法看到,左歡嘴都合不攏了,轉頭問羅霆:“我們的武器這麼先進,怎麼會和異變人的戰鬥中損失這麼慘重?”

羅霆沉着臉回答道:“如果但是和異變人交鋒,人類不可能會輸得這麼慘,要命的是我們普通人看不見的那些東西!”

魅靈!在這場人類和異變人類的戰爭中,扮演着殺手一樣的角色! 99式主戰坦克展示了強大的火力壓制和殺傷力,很快就撲滅了異變人的第一次進攻,羅霆在指揮車裏收到消息後,對過來的左歡說道:“平原上戰鬥,坦克是無敵的存在,接下來的巷戰纔是考驗我們的時候。”

左歡問道:“我們接下來怎麼做?”

羅霆笑道:“按照慣例,就是派出步兵戰車尾隨坦克進入街巷,在不明白敵方兵力和火力分部的情況下,這樣做是非常危險的,不過現在有你們協助,我相信這將變得很簡單。”

是時候讓他看看異能者的威力了,左歡微笑着說:“你讓大家在這裏紮營吧,我進縣城裏看看!”

左歡走出指揮車,慢慢沸騰精神力,身體發光的同時,也放出了威壓。

周圍的士兵們都經過戰火的考驗,都是見過血的真漢子,此刻在左歡的威壓之下,也被壓迫得臉色蒼白,只想伏倒在地上。

段燁跑過來小聲問道:“你在這裏耍威風乾嘛?”

左歡指指後面滿臉大汗的羅霆,笑道:“再不露兩手,羅將軍下次就要用鼻孔看着我們了!”

段燁有些奇怪的說:“你這次和在隔離區的氣勢明顯不同,你留了手的?”

左歡點頭道:“我要是全放出來,這些人承受不住的。”

段燁想明白了,說:“怪不得你進入10級後一點氣勢都沒,原來你是收起來了,當時要不是我能看見你精神力的層數,我還真認爲江梓月的技能沒成功呢!”

左歡搖頭道:“我沒有收,也許10級根本就沒有氣勢的威壓呢。”

段燁摸着頭,跟在左歡身後想着這個玄妙的問題。

左歡招呼道:“我進城裏看看,你就別跟來了,我倆都走了,他們遇到危險怎麼辦?”

段燁馬上轉身回走,說道:“飄飄讓你找瓶洗面奶還有護髮素給她!”

左歡一愣,這到底是去偵查敵情還是逛街呢?

走出營地,周圍沒了自己人,左歡把精神力沸騰到極限,藍色的人影一閃,進入了這個縣城。

定心縣是個小縣城,由於靠近華夏的首都,生活水平還算過得去,縣城雖然不大,但街道上不乏二三十層的高樓,街道寬闊,商鋪林立,還能看得出大災前的繁華景象。

左歡在街道上快速穿梭,放出思感查探着周圍的情況,發現那些異變人大多集中在縣城東南方的廣場上,城區裏的異變人相對來說還很少。

但是,魅靈基本上都集中在城區中心地帶,左歡粗略的數了數,單是自己在路上看見的三級魅靈就有近四百隻,照這麼估計,整個縣城的三級魅靈不會低於一千隻!

這絕對是一個恐怖的數字,在看不見敵人,也沒有能量武器可以傷害到它們的情況下,一隻三級魅靈就可以把城外那隻機械化步兵師蠶食掉,上千只的數量,連段燁對上它們都不敢說可以全身而退。

必須得消滅它們,哪怕只殺掉幾十只,也會給後面戰鬥的壓力減輕很多。

左歡提氣跳上一棟十多層的高樓,在側下方有二十多隻魅靈在晃盪,其中大半都是三級魅靈。

讓一團蘊含爆炸能量的震爆氣團在手中凝聚,就在他想丟下這團能量時,思感無意中在腳下的樓房中掃了一下,趕緊收住手,跳到樓下,悄悄饒到後面。

在這棟樓二樓的一個房間裏,竟然有四個倖存者!

災難發生了一個月,他們居然能在數萬異變人中生還,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蹟。

找不到入口,左歡直接跳到二樓的防盜窗上,撐開鋼條,拉開窗戶進到房間裏。

進入室內,一股惡臭撲面而來,就和那些久不打掃的公廁一個味道,看來這些倖存者爲了不弄出聲響,把排泄物都留在了屋子裏。

剛屏住呼吸,兩根尖銳的鐵棒就從門口插了過來。

左歡側身讓過,小聲的說道:“別害怕!我是來救你們的!”

聽到這話,一根鐵棒掉在地上,另一根在劇烈的抖動着,握住它的人顯然已經控制不住情緒了。

兩個黑得不像樣的人從門口過來,撲在左歡身上就開始嚎啕大哭。

左歡苦笑着,自己剛領來的新軍裝,又得脫下來洗洗了,他不是躲不開,但這種情況,讓人家宣泄一下壓抑已久的情緒,比什麼安慰的語言都好。

抱着左歡大哭的是兩個男子,外屋還有一男一女,聽到響動過來一看,也是淚水長流。

他們哭了很久,左歡實在憋不住,吸了口氣,馬上被這酸腐的味道薰得翻白眼,他癟了癟嘴,問道:“就你們四個?還有人生還嗎?”

門口的女子已經髒得看不出樣貌,不過聽聲音倒還年輕,她說道:“就我們四個,外面的人是不是都死光了?怎麼只有你一個人來救我們?軍隊呢?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透視小相師 爲什麼這麼久纔來?……”

左歡趕緊打斷她,要讓她繼續問下去的話,到明天都不一定能說得完,左歡故意板着臉說道:“爲了你們的安全,我不問你們就不要說話,而且只能回答我的問題,你們有什麼想說的,等我把你們送回營地後再說!懂了嗎?”

女子點着頭,又想說話,左歡搶先說道:“你不聽話我馬上就走,再不管你們了!”

四個人齊齊點頭,連抽泣聲都停止了。

左歡怕那女人多嘴,指着四人中身材最矮小的男子問道:“你說,你們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那男子怯怯的答道:“那天我和姐姐在盤貨,王哥他倆就跑進來說外面很多怪物在吃人,我們就把庫房門鎖上,一直吃倉庫裏的東西!”

左歡的思感已經看到在一間大屋子裏,全是XX牌辣條的包裝袋,再仔細看他們身上的衣服也有XX辣條的字樣,敢情這是間做辣條生意的店子,也真難爲他們吃了一個月的辣條來維生了。

另一間屋子還有堆滿屋的礦泉水,也算他們老闆高瞻遠矚,經營辣條的同時也賣礦泉水,要不然這四人就算不被異變人發現,光吃辣條,辣也辣死了。

剛纔的哭聲還是引來了一個異變人,它從左歡進來那個窗口一躍而入,伸出手就向左歡抓來。

左歡的注意力還在屋子裏那些辣條上,陳爾嵐喜歡吃辣,估計也很久沒吃過這些東西了,正想着要不要弄兩箱回去讓她解解膩,就聽見後面傳來的聲響。

不用回頭,左歡就看見伸來的爪子,他理都不理,身體上的防護藍光一閃,那個異變人就撞在牆上,腥臭的腦 漿噴得到處都是。

再留下去肯定還會有更多的異變人過來,左歡讓他們站在一起,兩人一組,背靠着背,準備樓在腋下帶回去。

想了想,左歡還是扯來了兩箱辣條,讓兩個強壯一點的男人抱着,再把他們分別夾在腋下,跳出窗外。

夾着四個人,加上足有半人重的辣條,左歡落地的聲音大了點,在院子裏徘徊的幾個異變人馬上被吸引,狂吼着向左歡撲來。

左歡懶得動手,加速向院外跑去,一個踏步就到了門口,左歡卻強行定住身體,右腳一踏,倒飛回去。

剛纔他站立的停步的地方,一倒寒光閃過,同時一條灰白的身影直衝左歡而來。

四級魅靈!

左歡現在可不怕這東西,他6級的時候已經殺死過四級魅靈,到現在實力百倍提升,更不會把它放在眼裏了。

倒飛的同時,一束靈動波從左歡的額頭放出,準確的擊中魅靈的頭部,是不是射入了它頭上那個小孔已經不重要了,它整個頭顱都被靈動波灼成一股青煙,灰白的身子一軟,癱倒在地。

左歡剛落地,心裏就大叫糟糕,身後還有幾個異變人,傷到自己肯定不可能,但自己兩手還夾着四個大活人,他們被異變人撓上一爪或是咬到一口可不是鬧着玩的了。

果然,左歡落地的同時,兩個異變人的四隻爪子就伸了過來,讓左歡感到意外的是,它們的爪子越過了四個辣條公司員工的身體,拼命的抓向左歡的後背。

有了這點空隙,左歡放出兩股精神力,把這兩個異變人拍成了肉醬。

奇怪!

左歡回想起剛纔在樓上,從窗外跳進的異變人,不也無視了離它更近的兩個普通人,直接來攻擊自己的嗎?

是異能者的吸引力太大?還是這幾個人有問題?

左歡放出思感,像掃描儀一樣把這四人檢查了一遍。

除了髒了點,臭了些,被剛纔的情況嚇得不住顫抖,這四個人也沒什麼不同啊,身上也感受不到一絲的能量氣息,但他們爲什麼不會引來異變人的攻擊呢?

左歡一邊回跑一邊思考着這個問題,爲了證明不是巧合,左歡甚至故意把他們放到聞聲追來的異變人爪下。

不出所料,異變人寧願收回就要碰到他們的爪子,也不願在他們身上抓那麼一下。

果然有古怪!

這四個人能活到現在,並不是因爲他們藏得有多好,而是他們根本就不會引來異變人的攻擊。

是什麼讓他們擁有了這種,不受嗜血如命怪物攻擊的豁免權呢?

左歡的目光停在了還被兩個男人緊緊抱住的辣條上!

辣條!? 辣條又名辣絲、豆筋,是用低劣豆粉製成,加上大量麻辣調味料做成的一種辛辣零食。

這東西便宜,又很有味道,特別受到學生羣體的親睞,隨便一家雜貨鋪裏都能買到。左歡唸書那會,也沒少吃這東西。

就這麼一個普通之極的小零嘴,難道這幾個人吃了一個月,就產生了神奇的功效?

左歡想象了一下整個京城的人爲了不再受異變人攻擊,拼命狂吃辣條的場景,這也太奇葩了吧!

夾着四個人,左歡還是把追來的異變人大隊和魅靈甩在身後,出城回到駐地後,大喊提醒軍隊準備射擊。

坦克剛把跑口轉向出城的道路,追在前面的異變人突然停下腳步,擠在路口上,騷動了一陣,又轉回城裏。

這是很奇怪的舉動,左歡在島國碰到的那些異變人,只要發現活動的東西,拼着斷手斷腳,也要追到目標,哪怕那是一張被風吹起來的報紙。

現在他們竟然丟下了還在移動的左歡,難道是意識到了危險?

這些東西,果然和盧局長說的一樣,又了一定的智商,而且正在越變越聰明。

不過現在左歡的心思全在辣條上,他夾着四人回到營地裏,隨便找了個軍官讓他把這四個幸運兒安置好,自己提着辣條,走到羅霆的指揮車裏。

羅霆很奇怪的看着左歡提着的辣條,問道:“城裏情況怎麼樣?”

左歡把辣條放在桌子上,說:“大多數異變人都在城東南的廣場上,城裏有很多三、四級的魅靈,如果軍隊貿然進入的話,傷亡肯定會很大。”

左歡指着自己帶來的辣條說:“不過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有四個倖存者躲在一間倉庫裏,吃了一個月的辣條,我發現那些異變人竟然不去攻擊他們,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這辣條的原因。”

羅霆很吃驚,大聲問道:“你確定?”

左歡點頭道:“回來的路上,我特意試了幾次,那些異變人就算伸手就可以抓到他們,也會避開他們來抓我!”

羅霆坐下來,盯着那兩箱辣條,說:“這件事至關重要,如果真是這樣,只要找到了原因,那我們這場和異變人的戰爭,基本上就立於不敗之地了!那幾個人呢?我馬上叫人把他們送回京城,你找個異能者護送一下。”

正好裴超從指揮車前經過,左歡便讓他跑這一趟,那兩箱辣條也一併交給了他。

回到車上,羅霆和他的師部參謀已經在定心縣的地圖上擺了各種顏色的小旗子,分別代表了魅靈和異變人,他們在地圖上推演了一下,都搖頭道:“如果我們強行入城的話,就算有異能者配合,大量的傷亡也無可避免!”

羅霆沉吟片刻,說道:“那我們就不進去,想個法子把他們引出城,能消滅多少算多少!”

一時間也想不出更好的法子,幾個參謀馬上就開始商量怎麼引它們出城,在哪裏設伏,火力點怎麼安排。

左歡在一旁聽得無聊,但又不能走開,只好裝着很認真在聽的樣子,時不時配合着一起點頭搖頭。

不知不覺中,左歡開始神遊天外,現在陳、文、江、葉四女,都已經默認了對方的存在,左歡享受着齊人之福,離大被同眠的終極夢想也不太遠了。

想到高興之處,左歡樂了起來,突然發現幾個參謀都瞪着自己,他摸了摸臉,說:“我沒什麼意見!你們繼續!”

羅霆瞪大了眼睛,有些生氣的說道:“我讓你安排一下異能者的佈置,你沒意見?”

左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剛纔想其它事去了,沒聽見你們說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