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將自己所知道的簡單講述了一下,費耀聽的很認真,然而範哲卻是一臉不屑的樣子,看的林清雨直皺眉。

Home - 未分類 - 他將自己所知道的簡單講述了一下,費耀聽的很認真,然而範哲卻是一臉不屑的樣子,看的林清雨直皺眉。

衆人到了制定的地方,匆匆的布好了陣法,隨後隱藏在周圍的障礙物中。

範哲仗着自己修爲最高,自告奮勇去引誘魔血虎,林清雨不放心,費耀想了想,最終決定跟範哲一同去,算是有個照應。

兩人結伴前去,衆人都潛伏起來。

片刻後,驚天虎嘯響起,而且,是兩聲。

衆人心中一凜,不禁瞟向林清雨潛藏的方向。

林清雨躲在樹後,驟起了眉頭。

看來,的確是兩隻三級靈獸,這下恐怕真的麻煩了。

他不禁摸了摸自己手中的乾火戒。

虎嘯聲越來越近,範哲和費耀狼狽的向回死命的奔跑,大喊佈陣。

衆人見事情緊急,都匆匆跳了出來,按照之前安排好的,開啓了大陣。

似無數海浪翻騰,一時間陣法範圍內竟然傳出了海嘯之聲。

瀾滄陣,水屬性的控敵陣法,兼有部分攻擊屬性。

林清雨站在陣法的一角,手中熟練的凝結着印結,操控着海浪中一根由水靈力凝結而成的粗大繩索,纏向了追在最前面的一隻魔血虎。

另外九根同樣的藍色繩索同樣纏向了魔血虎。

葉修也從後面趕了上來,手持一柄化靈長劍,寒光凜冽,幾道劍光揮出,阻擋魔血虎的前進,接應狼狽而逃的兩人。 風玉子一見呂紋狀若瘋狂的模樣,趕緊出聲制止:

呂紋道友,現在最重要的是鞏固修爲,徹底斬除心魔纔是大事。可不要因小失大啊!

哼,自從我徒弟被這小子殺死以後,我唯一的心願就是要殺掉這隻螻蟻,這個念頭壓得我無法如正常人一樣地修煉,今日不殺此人,叫我如何有心思修煉!

年辰小友可是無塵道長親自提名要見之人,你若是妄動,不怕惹怒了無塵前輩嗎?

以後的事,我沒閒情去想,今日必殺此子!

話音一落,呂紋眼中血色更甚,一把如血短刀,突兀地出現空中!

風玉子急切的聲音傳來:

呂紋道友,你殺了年辰,如果無塵道長怪罪下來,後果你承擔不起的!

年辰一直冷冷看着這一切,此時的心中,無邊的怒氣瘋狂涌起!

那呂紋就不必說了,一直是年辰要擊殺的對象。

最令年辰心冷的,是風玉子至始至終的口氣,都是爲呂紋着想,就是怕殺了自己,呂紋無法向無塵道長交代!

彷彿在風玉子的眼中,自己已經是必死之人!甚至若是沒有無塵道長那一層顧慮,自己的死也不是太大之事一般!

殺!

一聲冰冷徹骨的厲喝,從年辰口中發出。

一旁的楊倫,在年辰猛然一喝間,渾身更是金光大放!一股兇猛至極的暴烈氣息,瞬間傳出老遠,將遠處的幾名超凡期修士也逼得身體一陣輕微晃動!

自從進入練體三重境界以來,楊倫的肉身已經到了一個極爲恐怖的狀態,每一運轉練體決時,一股嗜血兇厲,藐視蒼生的狂霸之氣,就會不自禁地升起。

咻,血刀於空中暴漲,化爲一把丈許長,鮮紅欲滴的巨大血刃,向年辰迎頭斬來!

修羅血刃!

他竟然修煉修羅道的功法,難怪能如此順利進階!

遠處的風玉子,卜龍等人不覺驚叫起來!

嘩的一下,一道匹練也似的七彩光芒,從年辰合璧的陰陽極環內發出,向修羅血刃急速刷去!

七彩光芒一刷之下,那道修羅血刃瞬間化爲虛無,消失不見!年辰一怔,自己的極地之光雖然霸道歹毒,卻也沒有如此神奇,那看似無比詭異的血刃,竟然一刷之下就灰飛煙滅!

呼的一聲,在極地之光刷過後,那把已消失的修羅血刃再度顯現,向年辰急速斬來!

哈哈,受死吧!

那呂紋眼看修羅刀逼近年辰,不禁發出一陣瘋狂大笑!

呼,一道金光閃來,隨即如山拳影,夾雜一塊金光燦燦的磚頭,向修羅血刃擊去,一道暗淡金色流轉的身軀,瞬間出現在年辰身前。

一陣悶響後,無數拳影被修羅血刃盡數斬滅,嘡的一聲響,金磚和血刃撞在了一起,各自倒飛出老遠!

咻,那修羅刀再度向年辰急速斬來,方纔和金磚的碰撞,似乎對它毫無影響。

年辰手一揚,一把黑色小尺向空祭起,於空中灑出點點金花,交織成一張金網,向修羅血刃罩下!

呼的一聲,金網將血刃罩個正着,空中,一張大網內,血影上下撲騰,在內橫衝直撞,一時也無法脫出金網的籠罩。

一旁的楊倫,已將金磚祭起,發出耀目的光芒,向呂紋急速砸去!同時自身也如影隨行,向呂紋立身處撲去!

對於楊倫練體之威,呂紋自是已經領教過,不敢大意!向一旁急速閃開。

身形未穩,忽然一道七彩光芒自年辰站立處如閃電般射來,呂紋此時正是閃身的空檔,躲閃已然不及。

刷,極光將呂紋刷個正着。

詭異的一幕隨即出現,那呂紋自身竟然化爲一道血光。極地之光瞬間從血光中透過。

年辰將陰陽極環一合,收了極光。

只見四處潰散的血光忽然自動合在一處,瞬間化爲一道血色人影,身材和呂紋一般無二。遠遠望去,血色身影上波紋流動,好似一人形血團。

呼的一下,楊倫的金磚帶起刺耳風聲,向血人急速拍下。

這一次,那血人呂紋卻沒有躲閃,任憑金磚從血色身影一穿而過,那血影只拉長變形一瞬後,就恢復了原貌,仍舊是一個血色呂紋模樣!

哈哈哈,一陣悶雷似的笑聲,從血影體內發出:

這修羅血體,果然妙用無窮啊!

在呂紋這一詭異神通下,雙方變得僵持不下。

那呂紋原本以爲進入了超凡期,殺兩名低階修士應該易如反掌,加上自己如今修練了修羅道的修羅血體,可以破而後立,雖非不死之身,卻也很難被擊殺,所以纔敢在幾位長老面前要將年辰楊倫一舉滅掉!

而年辰也沒有料到對方如今竟然修練了此等詭異神通,堪稱不死!一時也無計可施!

一旁的陰陽破,眼看自己兩位兄長和那道血影大打出手,早就躍躍欲試,可體內的輪迴咒決無論如何也無法激發,讓陰陽破在一旁抓耳撈腮,急得團團亂轉!

忽然,感受到了體內法決的微動,陰陽破大喜,心中默唸咒決。

呂紋笑罷,正欲將渾身法力運轉開,強奪空中被困的修羅血刃時,從年辰身後忽然走出了一名精瘦的少年,一臉詭異的笑容,冷冷看着自己。

這沒有法力波動的凡人,出現在自己面前,讓呂紋大惑不解!

忽然,對面少年臉上一變,面含煞氣,將手往自己所在方向頻頻指點,口中冰冷地連連呼喝:

變!變!變!

變豬!

一陣無法抗拒的天地法則,猛然加在了呂紋的身上,原本還是血光纏繞的修羅血體,瞬間變回了原來的模樣!

接着,呂紋無法抗拒地似乎被巨力拉扯着,身體向下彎曲,接着就跪伏在了地上。

遠處的風玉子等人,只看見陰陽破手指連點,口中猛喝幾聲,那修羅血體瞬間就變回原形,接着往地上一伏。

譁,原本好端端的呂紋,竟然變成了一隻肥大的白豬出現在當場!

這一幕,讓遠處的丹宗極爲長老心頭大振!

年辰見機不可失,這修羅血體已經在陰陽破的咒術下告破,立即將陰陽極環一合,一道匹練向碩大的白豬射去。

嗤,整個豬頭被一刷而沒,一隻無頭的豬身轟然倒地,抽搐幾下,變回了呂紋無頭的屍身!兀自將腳連連踢打不休!

空中的修羅血刃,在呂紋變豬的瞬間,就寂然不動,被年辰連同量天尺一起,收入手中。 “纏住它,快,纏住它!”範哲狼狽奔逃,右手捂着左臂,動作很不協調,他的左臂在流血,臉上也泛着不正常的紫色,似乎是中毒了,看樣子是被魔血虎傷到的。

兩人險之又險的避過了魔血虎的致命一擊,縱身撲,進了大陣範圍內,兩隻魔血虎凶氣十足,追進了大陣之內。

十條水索交叉着纏向兩隻瘋狂追來的魔血虎。

“吼!”不愧是三級中階的靈獸,又是狡詐殘暴的種類,陷入大陣之中,兩隻靈獸迅速集結在一起,相互配合,虎爪帶着腥風,每一次抓在水索上,都會將之震開好一段距離,是根繩索不斷激盪,竟然一時近不了兩隻魔血虎的身。

兩隻魔血虎邊打邊退,轉眼間已經到了陣法的邊緣,就要出了陣法的有效範圍。

費耀一咬牙,“葉師兄,我們纏住它。”

葉修點了點頭,沒有遲疑,手中長劍光芒大放,轉眼間數道劍氣橫掃而出,穿過繩索劍的縫隙直奔魔血虎各處要害,隨後自己仗劍向前,看來是打算近身肉搏了。

費耀左臂向前一橫,一面盾牌出現在左手手臂上,右手又是一陣光滑閃爍,一柄血色重劍握於手中。

盡然是雙器靈的修煉者。

林清雨有些意外的看了費耀一眼,除了他的父親林楓意外,這是他見到的第一個雙器靈的修煉者。他還記得他的父親所用的烈陽刃與寒月刃。

費耀速度絲毫不慢,盾牌在前,劍刃低垂,一個前衝,撞在了一隻魔血虎的腰腹之上。

“砰!”,一聲悶響,這隻魔血虎竟然被撞開了少許,看來費耀的力氣應該不小,或者,是這盾牌有什麼特殊之處。

另外一隻魔血虎暴怒,虎爪生風,劃破空氣,轉瞬之間就要擊中費耀的頭顱,可費耀已經來不及躲避。

眼看着慘劇即將發生,凜冽的劍光劃過,撞擊在這隻虎爪之上。

這一劍端的是流光溢彩,然而威力卻並不強大,只是將虎爪盪開少許,解了費耀之難,而魔血虎卻是半點沒有傷到。

葉修與費耀並肩,凝重的互望一眼,這兩隻魔血虎的實力讓他們吃驚。

“吼!”被費耀撞開的魔血虎滿眼憤怒,一聲巨吼嘯破山林,隨後爪下生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襲向了葉修,另外一隻魔血虎則非常配合的攻向了費耀。

葉修不過才突破一星武尊不久而已,如何能夠敵得過三級中階的魔血虎,儘管又五條水索幫忙,他還是立刻就處在了下風,險象環生。

林清雨一切都看在眼裏,終於在一次危難之際,用水索纏住一隻即將拍到葉修頭顱的虎爪時,他下定了決心。

“隱藏實力,低調什麼的,見鬼去吧。”

右手乾火戒一閃,一塊藍綠色的小方塊出現在手中,上面佈滿深藍色的花紋。

早在費耀給他佈陣方法的時候,在風致的指導下,林清雨暗中做出了這件陣法輔助陣基。

毫不猶豫的將小方塊硬按在原來的陣基上,林清雨左手拿着昊雷錘,直奔魔血虎而去。

“林師弟,你幹什麼!”範哲受重傷,沒有參戰,看到林清雨離開自己的位置,心中大驚。

這陣法他是知道的,十人不可以離開自己的位置,否則另外九人的的作用也會失效,水索將不復存在。

林清雨也不看他,危急時刻他那裏管得了那麼多,他作出那個輔助陣基,就是爲了以防萬一,水索自然不會消失,不過目前只有九條有人操控而已。

果然,陣法之中,九條水索依舊圍着兩隻魔血虎纏繞騷擾,惟有一條靜靜的躺在地上,沒有動靜,正是林清雨操控的那一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