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此時四十多人雖然心中有所顧慮,但四十多人無疑都是高手,知道這個時刻絕對不能輸了氣勢,而且對方也是四十多人,只要衝出去,趁亂逃走也不是不可能,但若輸了氣勢,那麼就是未戰先敗。

Home - 未分類 - 「殺!」此時四十多人雖然心中有所顧慮,但四十多人無疑都是高手,知道這個時刻絕對不能輸了氣勢,而且對方也是四十多人,只要衝出去,趁亂逃走也不是不可能,但若輸了氣勢,那麼就是未戰先敗。

「各位,你們勿要激動,不然被一些奸詐之人利用還心存感激。」此時站在假冒伒無雙身後的老叫花從了出來看了一眼眾人然後繼續說道,「你們將柳天霸當做自己的大哥,可是他卻從未將你們當做自己的兄弟,今日來時的路上,柳天霸讓我得到寶藏之後與他一起設計陷害諸位兄弟,他說良禽擇木而息,寶藏歸英雄所有,這意思各位還不懂嗎?他這是想拿到寶藏之後獨吞,難道你們還要為這種人賣命嗎?」老叫花這番話一出口,瞬間許多人保持沉默,畢竟之前他們來時確實看見一路上柳天霸與老叫花兩人嘀嘀咕咕,而且正是因為他們說話不讓眾人聽見,所以眾人也是更加懷疑。

「諸位兄弟,千萬不要聽他信口雌黃,要知道今日我們落到這步田地均是這賊人陷害,如今,他們知道與我們一戰勝負未分,所以從中挑撥,瓦解我們然後逐個打擊,到時候我們難逃一死,還不如現在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殺光這些卑鄙小人。」

「哈哈,柳天霸,究竟誰才是卑鄙小人,自己心中有數,我只是覺得諸位兄弟可憐,跟著這樣的人,不管如何都不得善終。」老叫花語氣真誠,表情真摯的說道。

「諸位好漢,我向來不會假以兄弟情誼讓你們去做送死的事情然後來滿足自己,我是一個爽快的人,今日我與各位直言,諸位其實要的不過就是不滅島上的寶藏,只要諸位願意和我合作,寶藏開啟之日,定然不會少你們一分,如若你們不信,可以問問我的人,你們想,若是你們加入我們,我一個人怎麼敢欺騙你們八十多好英雄好漢?這不是自己找死嗎?如果你們要繼續跟著柳天霸,我今天很明白的說,既然讓你們來了,就不可能再讓你們離開這裡,不要管我用什麼手段,如果有現在你們投誠的話,就放下武器,收好武氣,然後走到我的人那邊,切記不要做其他多餘的舉動,這種時刻,我可不會保證不會出現誤傷。」假冒的伒無雙表情淡然的說道,語氣之中帶著無比強大的自信。

「兄弟們,勿要聽信此賊子的妖言,要知道此賊子冒名頂替伒無雙更是陷害凌老爺子,讓凌老爺子至今未有一絲消息,不知死活,諸位兄弟,待我先殺了這賊子,再與各位一同殺出一條血路衝出去奪取寶藏,離開這不滅島。」柳天霸知道如果再讓這假冒貨說下去定會影響軍心,那假冒伒無雙說的很對,這四十餘號人哪一個不是打著尋找凌老爺子的旗號真正目的是來奪寶的?他從一開始就知道說不定這四十多號人中就有不少人在打自己的主意,所以他現在能做的就是展現出自己的實力,只要殺了這個假冒的伒無雙,那後面的四十多號人便能安心的聽自己的,說不定對面的人也會加入到自己這邊,若真是這樣,那自己豈不是也可以假冒成伒無雙成為這不滅島的島主?想到這裡柳天霸興奮不已,右手一顫,長刀劇烈的擺動徹底的擺脫了假冒伒無雙的控制。

「好,那我就見識見識你這柳三刀的厲害,看看究竟是殺人只需用三刀還是你只會三刀。」假冒伒無雙不退反進,赤手空拳迎上柳天霸的長刀。

「好,爺爺就讓你這個假冒的賊人知道爺爺的厲害,看刀,第一刀,長虹貫日。」柳天霸不怒自威,雙目瞳孔擴大,鼻孔外擴,雙目之中更是帶著一股以一敵萬的氣勢,只見此時柳天霸彪壯的身體外覆蓋了一層弄弄的淡金色武氣,而這些武氣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流動,濃厚的武氣逐漸覆蓋在柳天霸的長刀上,此時看起這把長刀如同一把金刀一般璀璨耀眼。

此時假冒伒無雙武氣外放,他的武氣似乎比柳天霸要的更加精純,至少從肉眼上來看,金色要比柳天霸更深,不知道是否自信過度還是他那張病態的臉上不會出現其他的表情,總之面對這柳天霸的雷霆一擊,他顯得無比的淡然,而就在他開啟武氣的時候一股強大的精神力也從他身體中蔓延出來,此時所有的一切都彷彿放緩了速度一般,柳天霸的雷霆一擊此刻竟然變得如同小孩玩耍一般緩慢。

只見柳天霸迅速跳起,這一跳竟然有三丈高,然後雙手握住大刀,舉過頭頂,看樣子這一刀是蓄勢順勢一劈,此時柳天霸所有的武氣皆彙集在大刀刀身上,金光燦燦如同一顆小太陽一般。對於其他人而言,這樣的一招簡直就是普通人打架用的招式,雖說力量強大,但是準備時間太長,容易出現誤差,不僅如此,若對面人實力高超,甚至可以在躍起的時候進行進攻,要知道人在空中的時候正式防禦最低的時候。不過他是鼎鼎有名的柳三刀又豈是其他人可以媲美的?在他殺過的無數中,絕大多數人都死在這一刀之下,不說死無全屍,此刀之下,最多也只能留下一灘肉泥,所以基於這種效果,他尤愛這一刀,當然此時他出這一刀無非是想藉助一刀的氣勢穩住身後四十人的心,同時震撼對方的人。

冒牌的伒無雙顯然實力不弱,此時的他目光如炬,他的目光並未停留在散發金光的刀身上,而是握刀的兩隻手腕上,他知道這一刀顯然與其他人的不同,似乎不管自己往哪個方向躲閃都逃不出這一刀的攻擊範圍,當他看到這一刀時,便知道此刀不簡單,這般氣勢,這般蓄勢一擊如何能輕易躲掉?不過此時他的雙目之中並未有恐慌,依舊是之前的那份淡然。

刀落下了。這屬於柳天霸的最強一擊沒有受到一絲阻攔全力落在地面上,此時的地面承受不住大刀的巨大壓力全部分崩離析,而那些碎裂的石塊此時竟然全部化為灰燼,柳天霸的這一刀,竟然如此恐怖,所有的人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倉皇逃到安全範圍的老叫花子長舒了一口氣,若不是他早先知道這樣的對決自己根本無法插手而先行撤離,他可以知道自己的下場會是什麼樣子的。

這一擊之後,站在柳天霸身後的四十餘人內心堅定了一點,是的,他們和假冒伒無雙說的一樣,不過就是為了寶藏而來的,如果說最後沒有得到寶藏,那麼也沒有必要將自己的性命丟在這裡。

不過一擊之後的柳天霸此刻並未收氣,他知道剛才這一刀並未砍到那個假冒的伒無雙身上,但是他自信即便沒有砍到,那這個伒無雙也不會太過於舒服,至少也會負傷。

「嘖嘖,果然是傳說中的柳三刀,好生厲害,還好我最後一刻放棄了抵抗,不然我這件新歡的袍子可就要遭罪了。」聲音一出,在場都紛紛震驚尋找聲音的出處,然而片刻之後,他們卻看見假冒的伒無雙正站在原地,悠然的用手在鼻翼前上下煽動似乎是在驅趕周圍的粉塵。

柳天霸此時站定,不再急於出手,這已經遠遠超出他的預測,看此時情景,也就說明自己這一刀似乎對假冒的伒無雙沒有造成任何威脅。

「刀法是不錯,就是太慢了一點,不是慢了一點,是慢了太多,唉,憑藉你這樣的速度,莫說三刀,即便讓你砍三百刀,你也碰不到我的袍子。」假冒的伒無雙臉上帶著笑容說道。

… 雖說之前那一刀柳天霸使出了最強一刀,但是畢竟是兩人第一次交手,誰都不會傻傻的將自己的底細都暴露出來,之前那一刀,在柳天霸看來,砍到了就是賺到了,若是沒砍到也可以大概看看這個假冒的伒無雙究竟是什麼水準。

然而聽到假冒伒無雙這般挑釁,柳天霸本來就是個暴脾氣如何能忍?當下提刀再次朝假冒的伒無雙衝去,這一次他選擇的是橫切,之所以選擇這樣一刀,就在於這是他最快的刀法,看究竟是你跑的快還是我的刀快。

「哈哈,第二刀,我就再看看你這一刀又是如何。」假冒伒無雙的語氣之中似乎帶著點點興奮,這無疑對柳天霸來說又是一種刺激。

這一刀,柳天霸可以說花費的心血遠比上一刀要多,這一刀力度適中,當然不能說沒有殺傷力,在柳天霸這個層次的高手來說,哪怕就是拿跟樹枝都能殺人無數更何況是一把寶刀,力度適中的原因自然是方便臨時更改進攻路線,這這一招可以說是專門防止像伒無雙這樣身手敏捷的人。

說時遲那時快,在刀刃即將貼近假冒伒無雙的時候,伒無雙又消失了,當然如果僅憑肉眼看的話可以看到寶刀從假冒伒無雙身體中間穿過,簡直就是一刀兩斷,但是在場的都是武者,心知肚明,那分明就是假冒伒無雙留下的殘影而已。

如果說第一刀只是為了試探,那麼這第二刀可以說是花費柳天霸所有的精力,然而這樣一擊依然落空對柳天霸來說不亞於一個巨大的打擊,而且從一開始他就留心觀察這個假冒伒無雙的反應動作,然而直到他消失,他依然一無所獲。

「不錯,不錯,孺子可教也,這一刀卻是快了不少,但是還是不夠,柳天霸,你這傳說中的柳三刀,就只剩下一刀了,你要做好準備哦。」再一次出現在原地的假冒伒無雙笑道。

柳天霸強壓心中的怒火,讓自己保持冷靜,他知道眼前這個人無非是想刺激自己讓自己陷入暴怒之中,而高手對決,心態絕對是至關重要的。

「哈哈,我倒是以為你有多麼厲害,原來不過像個娘們一樣只會躲躲藏藏,你若真是個娘們放心,爺爺不會下狠手的,爺爺可是出了名的憐香惜玉,要是弄傷了你,晚上可就不能暖被窩了。」柳天霸也不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之輩,他這句話雖然像是一種無力的申辯,但也是一種激怒,沒有哪個男人高興別人把自己當成一個娘們,再者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說不定這假冒的伒無雙還真只會逃跑也說不定。

「哈哈,原來柳天霸你四肢發達,頭腦也不是很簡單,不過實話告訴你,我只是想看看你所謂的三刀而已,柳三刀,柳三刀,慕名已久,今日得此一見自然是要好好欣賞欣賞,若是你才出一刀,就死了,那對我而言豈不是留有遺憾?」

「是嗎?既然如此,那就讓你嘗嘗爺爺的第三刀,莫要說爺爺不給你留個全屍。」說完柳天霸再次提刀,這一次他的刀刃並非對著假冒的伒無雙,而是對著地面。

此時假冒的伒無雙眼神之中終於多了一絲慎重,畢竟眼前之人是揚名已久的柳三刀,若非真是實力平平之輩,如何能在險惡的江湖中立足揚名?哪一個揚名的人物手中沒有沾血?

「這一刀我喚作倚天劈地,記住,到了閻王那裡可別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此時柳天霸武氣全開,即便身體還未發力,他腳下的地面也都悉數被震碎變成粉末。

之前站在他身後以及站在他一旁的人紛紛滿目震驚,然後迅速後退。

「哈哈,倚天劈地,好名字,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來,今日就讓我見識見識。」假冒的伒無雙不驚反喜,雙目之中也終於露出一絲興奮的神情,看來之前的兩招確實都未曾入他法眼。

此時一直躲在一旁圍觀的凌風雲更是震驚不已,這可以算是他第一次看到這般強者的對抗,他在想,如果對手是自己,那麼留給自己的就只剩下逃命一詞了吧。

柳天霸緩緩提刀,然而他刀身下方的土地緩緩的裂開,彷彿此刻刀前還有一截隱身的刀刃一般。

這一刀不快,至少凌風雲覺得速度很慢,幾乎肉眼都能清楚的看清刀的移動的軌跡。

片刻之後長刀與肩膀持平,刀尖直指假冒的伒無雙。

「倚,天,劈,地!」柳天霸幾乎是一口氣喊出一個字,而且每個字幾乎都用盡了他全部的力氣與氣息。四字結束,收刀。

凌風雲甚至都未曾看到究竟發生了什麼,但之前假冒伒無雙身後那棟屋子卻是直接轟然坍塌,可見此刀的威力是多麼恐怖。

沒人看清是如何出的刀,同樣也沒人知道假冒伒無雙究竟是被這一刀壓成了粉塵還是又一次使用飄忽不定的移動術逃過一劫。

不過片刻之後所有都知道了答案,假冒伒無雙的聲音再次響起,將眾人從失神的狀態中喚醒過來。

「好刀法,好刀法,果然不愧是柳三刀,哈哈,不過,在我看來,你應該叫柳一刀,因為前面兩刀與剛才這一刀比起簡直就是雲泥之分。」假冒伒無雙再次出現在之前站立的地方,只不過這一次他的形象卻不像之前兩次那般完好,至少他那件體面的長袍已經少了兩塊邊角,而胸口上似乎還有刀刃滑過留下的痕迹,此刀在經過假冒伒無雙抵擋之後竟然還有如此高的傷害,那若未被抵擋,這一招的威力究竟有多大?

「僥倖嗎?」柳天霸輕聲說道,此刻他的大嗓門消失了,與大嗓門一同消失的還有他的自信,凌風雲知道,作為一名武者,如果對自己失去了信心,那麼他的武者路就此戛然而止,除非有人能替他解開心結,不然只能鬱鬱寡歡,遺憾終生。

「僥倖?哈哈,一個武者竟然說出這兩個字,真是讓人笑話,我不過是想看看這一刀究竟有多少力量而已,不過確實讓我震驚,但是,我之前說過,我只想看看傳說中的柳三刀究竟有多強,現在你已用完三刀,那麼該我出手了……」

… 假冒伒無雙話音才落,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幾步然後不約而同開啟武氣護體,這樣的高手對決,不防著點受到牽連就悲慘了。

柳天霸一直不斷的暗示自己這個假冒的伒無雙不過就是腿腳快,跑的快而已,根本沒有其他功夫,然而不管怎麼自己慰藉,他的潛意識已經將假冒的伒無雙實力認定高於自己,這場決鬥自己已經處在劣勢。

「哈哈,你慌了。」假冒伒無雙笑道。

「小賊,爺爺就等你出招,看爺爺不將你碎屍萬段。」柳天霸單手握刀,與身體持平。

「好了,接招吧。」假冒伒無雙話音剛落,柳天霸的瞳孔突然放大了,他那雙眼此刻不知因為什麼原因再次擴大。

「人呢?」柳天霸看著眼前的假冒伒無雙在心中問道,是的,此時站在他面前的不過是道殘影啊,那真身又去了哪裡?

只見突然間,柳天霸渾身一顫,因為他感覺到脖子上有一絲冰涼。

假冒伒無雙出現了,那道殘影了消失了,只不過當他再次出現的時候一切都結束了,柳天霸依舊保持剛才的姿勢,他的身體在顫抖,但是他除了顫抖之外做不了其他事情。 萌寶種田:腹黑將軍嬌寵妻 他知道哪怕是自己顫抖只要超過一定的幅度,脖子上那把匕首就會奪去自己的性命。

「服,不服?」假冒伒無雙說道。

誰也不知道這句話究竟是問柳天霸的還是問其他四十餘人的,但所有人都點了點頭,唯有柳天霸,他沒點頭,因為怕被那匕首割喉,但他扔下了手中的長刀。

「我之前說過的那番話還有效,願意跟著我的,收好武氣,我的人會給你們做檢查,請不要抵抗或者做出一些不符合常理的事情。」

柳天霸鬆了一口氣,只要命能夠保住,其他的又能算什麼。

「雖然我很想留下你,但是你真的太讓我失望了,不過,我會給你留下全屍的。」假冒的伒無雙喃喃細語道。

原本放鬆下來的柳天霸瞬間瞳孔再次擴大,只不過他還來不及說什麼,便感覺到脖子一涼,隱隱約約感覺滾燙的血液隨著脖子往下流。

「嘭。」所有人的注意力被這個聲音拉了過來。

只見此時柳天霸躺在地上,誰都知道他已經變成了一具死屍。

「放心吧,之所以殺他,是因為他不忠不義,這般人,我若留著他,想必各位一定心有餘悸,好了,接下來各位兄弟我們就是自己人了,接下來會有人告訴你們該怎麼做的,我希望這只是一個插曲,不要影響到你們的情緒。」

此時凌風雲依舊沉浸在假冒伒無雙帶來的震撼之中,如果說柳天霸的那三刀讓凌風雲見識到了所謂的高手風範,那麼剛才假冒伒無雙的這一擊徹底的激起了凌風雲變強的欲/望。

一隻手輕輕的拍了拍凌風雲的肩膀,凌風雲心跳迅速加快,自己剛才一直沉浸在之前的戰鬥之中,根本沒有留意道周圍的變化,在這裡被發現,凌風雲知道自己的下場會是什麼,要知道自己瞞得過其他人,卻瞞不過老叫花子。

「跟我走。」一個清脆的聲音在凌風雲耳邊響起,這個聲音有些熟悉,但此刻凌風雲卻失去了判斷能力,不過當他回頭時才放下心來,此人是客棧的百花姑娘。

百花姑娘朝凌風雲微微一笑,然後快速朝島主府外走去。

凌風雲連忙跟上,此時若還繼續留在這是非之地,那麼一定會被發現的。

到了安全區域之後,凌風雲問道,「百花姑娘,你怎麼來了?」

「怎麼,只許你來,不許我來?凌大公子?」百花姑娘笑著看著凌道。

「不是……我。」剎那間凌風雲有些啞口無言。

「好了,我是來找你的。」百花姑娘邊走邊說道。

「找我?找我做什麼?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只要喝過我百花酒的人,一般來說,只要不在虛空之境,都逃不出我的掌心。」百花姑娘笑著說道。

「百花酒?莫不是上次……」

「正是,公子放心,我百花向來不會做出卑鄙之事,那酒沒毒,只不過酒乃百花釀造,我可以聞到你身上的香味而已,過一段時日便會消失的,公子不用多慮。」

「那百花姑娘,你找我做什麼?」

「帶你去見一個人。」

「誰?」

「你馬上就會知道。」

凌風雲收起心中的疑問,若是百花姑娘要害他,剛才只要大喊一聲將那些人吸引過來便可,不過他到時候突然想起一件事,然後問道。「那我前兩日晚上在客棧外面……」

「凌公子想法不錯,但是卻過於笨拙,不說這不滅島上一天能來一人,偶爾一個月都不會有新人出現,再者,即便有新人,他那盒子卻也是在人來之時便藏好了,你晚上守著如何守得到?原本我想提醒你,不過盯著你的人太強了,所以我不好出現,好在凌公子最後安然無恙。」

凌風雲知道百花姑娘說的沒錯,如果不是提前被盯上,自己也就不會遇到百事通,沒有遇到百事通就不會出現後來的那一幕,但是他們實力那麼強大,卻為什麼不當場拿下我,而是要我帶百事通去虛空之境?

「凌公子,客棧附近都是我們的人,他們不敢對你如何,但是我們因為某種原因而不能出現,至於他讓你帶去虛空之境,原因或許有二,第一,他們想趁我們不備,直接帶走你,第二,他們也想要得到那虛空之境。」

凌風雲有些納悶,百花姑娘說的這些已經完成超出了他的預期,按照百花姑娘這般說的,那麼自己不就是一個二愣子?

「凌公子不要多慮了,這些都不是針對你的,而是早已經布局好的,你只不過恰巧在這個時間點進來了而已,而且恰巧你還是凌老爺子的孫子,所以我們不得不加強對你的關注,若是你被他們擄走了,那麼到時候凌老爺子那邊我們就不好交代了。」

「百花姑娘,你能不能告訴我這一切究竟是在做什麼?」此時凌風雲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傻子一樣,雖說沒有被耍,但是彷彿所有的人都在等著看自己的笑話一般,他必須要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 「抱歉凌公子,我暫時什麼都不能對你說,但是我相信不久之後你便會全部明白。」

「這麼說來,你並非是才來不滅島的?還有那個老叫花,不然你們不可能如此清楚不滅島上的事情,但是你們既然不是新來的為什麼卻可以居住在客棧之中?莫非客棧也已經形同虛設?」凌風雲自顧自的說道,他每說一句便會仔細看著百花姑娘的臉,看一看自己是否有說對什麼。然而讓他失望的是百花姑娘的表情始終如一。

「凌公子莫要再猜測了,這樣既浪費心神又曾煩憂,你只需跟著小女子,不久之後你便知道真相,總之,小女子是不會陷害公子的。」

凌風雲沒有繼續過問,知道這樣再問下去就是自己不知趣了,兩人行走了約莫一個時辰,因為一路上百花姑娘都十分謹慎,所以兩人速度也是極其緩慢。

「蕭大哥?」凌風雲看著眼前的人不由自主的喊道。

「趙阿狗?哦,不,凌公子,你,他們不是說你被白髮老魔殺害了嗎?」

「蕭大哥說來話長,後面我拜白髮老魔為師,他是為了保護我才說我人已死的。」

「原來如此,沒事就好,沒事就好,走,我們進去,張大哥他們還在等著呢。」蕭然拍了拍了凌風雲示意他往裡走,而他自己的目光則停留在凌風雲身後的百花姑娘身上。

「對不起,是我誤會你了。」蕭然有些猶豫的說道。

百花姑娘白了蕭然一眼,並未說話,不過卻也沒有挪動身體。

凌風雲見狀,大概是猜到了兩人的情況於是也不再打擾,直接往房中走去。

推開房門,房內已坐有十人,此時十人紛紛側目看向凌風雲。

「晚輩凌風雲,拜見各位前輩。」

「哈哈,早有耳聞,今日相見果真是英雄出少年。」張靖宇起身走到凌風雲身邊用力的拍了拍凌風雲的肩膀,然後說道,「我叫張靖宇,你就叫我張大哥便好。」

「怎麼,你們還不快自己介紹介紹?」張靖宇朝著剩下的人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