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繼續坐回了草地之上,

Home - 未分類 - 然後,繼續坐回了草地之上,

這次閻灞也只是看了張澤一眼,沒有再說話,

然而,此時仙蓮冥芝的脈絡內,秦凡的精神力量終於猶如潮水一般將那仙蓮冥芝的靈智吞沒,

漸漸地擠壓,直至那仙蓮冥芝的靈智化為虛無,

呼,終於抹殺成功,

秦凡的血液在那仙蓮冥芝體內的每一寸脈絡流淌著,

如今,這仙蓮冥芝與秦凡就如同一體,只要秦凡分割部分的靈魂到這仙蓮冥芝之中,

秦凡就可以完全控制這得天地造化的世間至寶仙蓮冥芝,

此時,秦凡虛弱的精神力量緩緩地在這仙蓮冥芝的脈絡中退出,

秦凡的靈魂回到了自己的本體之內,輕輕地吐了一口濁氣,

然後,秦凡馬上拿出幾滴靈露蘊魂液吞服下去,

時間流逝,三個時辰后,

秦凡睜開眼睛,心有餘悸地想道:「嘿嘿,幸好那仙蓮冥芝的種子被我取走了,」

「現在,這仙蓮冥芝相當於產子後母親,正在恢復身體,是處於虛弱的狀態,」

」因此,我才得以成功了,否則,後果將不堪設想啊,」

如今的秦凡,精神力量同樣的顯得虛弱無比了,

帝老見到秦凡的臉色變得蒼白無血色,有些擔心地問道:「凡兒,現在你感覺怎樣了,」

聞言,秦凡開口說道:「老師,休息一段時間,應該就沒事了,但是分割精神力量極其危險,需要精神意志更加的集中,以我現在這個狀態卻是不能繼續進行了,」

秦凡卻是連大聲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帝老聞言,點了點頭,

緊接著,帝老開口說道:「嗯,凡兒,那你就好好休息吧,為師就不打擾你了……」

畢竟,秦凡現在成功的將仙蓮冥芝的靈智抹殺掉,

此時,仙蓮冥芝沒有了靈智,就成為無主之物了, 由於,它目前還處於虛弱期,如果說現在有外力攻擊,那麼會脆弱許多,

聞言,秦凡聲音微弱地說道:「放心吧,老師,我一恢復狀態,馬上便分割部分精神力量到這仙蓮冥芝之中,」

「況且,現在估計也沒人會無事來攻擊這仙蓮冥芝吧,……」

畢竟,秦凡這麼辛苦才抹殺掉仙蓮冥芝的靈智,

雖然分割靈魂比較危險,但是秦凡是不會這麼容易放棄的,

而且,只要成功,這仙蓮冥芝就相當於成為秦凡的分身了,

時間飛速流逝,

秦凡進入這仙蓮冥芝的空間之內,已經八年零八個月了,

然而,秦凡在這八年零八個月時間,從半步煉尊突破到煉尊武者的境界,

因此,秦凡如今進入這仙蓮冥芝的空間之內已經是渡過了快到九年的時間了,

秦凡接下來,為了讓精神意志和靈魂都恢復到巔峰狀態,

這一休息,秦凡又休息了三個月的時間,

……

這一天,是秦凡進入仙蓮冥芝的空間后的第八年零十一個月十一天後的早晨,

「呼,可以開始了,」

秦凡還是盤腿坐在那仙蓮冥芝的中心之上,深呼吸了一口氣,

悠地,秦凡將所有的雜念都驅除出體內,

此時的秦凡,心境事關緊要,務必不能讓自己受到任何東西所影響,

這時候,第老鄭重地說道:「凡兒,謹記『集中精神,分割靈魂,記住千萬不能在分割靈魂的時候分心,一定要堅持著自己的本心』,」

「否則,在分離靈魂之時,可能會讓你分離出去的精神力量不再受到你的控制,那樣就功虧一簣了,」

聞言,秦凡點了點頭以此表示自己明白了,而後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鏗,」

秦凡的精神意志瞬間在識海之中幻化出一柄利槍,

然後,速度極快地將自己識海的一部分切開,撕裂靈魂,

「啊,……」

秦凡此刻痛苦之極,就像是大腦被劈成了兩半一般,

這分割靈魂就好像是斷掉自己身體的一部分,相當於自殘,

而且,那種精神意志上的痛苦卻是要比肉身上的痛苦要強烈百倍,千倍,

甚至,萬倍,只有體會過的人才會明白其中的痛苦,

總而言之,秦凡此時是受盡了痛苦的煎熬,

而且,秦凡在這種痛苦之下,他感覺到了煉化靜演聖晶時的痛苦與之相比也顯得微不足道了,

畢竟,此刻這種感覺實在是太難忍受了,

如果可以,秦凡寧願自己在此時昏睡過去,

這一次,卻不是堅持不堅持的問題,問題是精神意志受到這強烈的刺激,

秦凡想昏睡過去也沒有可能啊,

悠然,秦凡全身都是冷汗,而七竅之中滲出的血液,

時間緩緩的流逝,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然而,事實上在這段時間之內,秦凡根本無法感應得到時間空間的變化,

終於,秦凡總算在自己的識海之中分離出了自己原來十分之一完整的靈魂意識,

然後,秦凡將這其送進了身下那仙蓮冥芝靈智原本所在的位置,

「嗡,」

瞬間,一種來自靈魂的生命共振在秦凡體內響起,

此時,秦凡奇異地感覺到,這仙蓮冥芝似乎成為了他身體的一部分,

秦凡感覺到自己已經可以完全地控制這整個仙蓮冥芝了,

甚至,這是盛開或者收攏花瓣,

「咦,都快到九年了,那些人竟然還等在外面,」

此刻,秦凡完全掌控了那仙蓮冥芝,透過仙蓮冥芝的空間,他卻是看到了外面那白衣中年煉尊一行人卻依然等在那湖泊岸邊,

「呵呵,快九年了,他們還不死心么,」

秦凡此時再次陷入了虛弱之中,但是臉上還是不禁路過了一絲輕鬆的笑意,

如今,這仙蓮冥芝已經完全被秦凡掌控,

而且,秦凡還突破到了煉尊之境,再加上強大無比的體魄,對付外面這些人對於他來說已經完全不是問題了,

隨即,秦凡玩味地想道:「不過,既然你們喜歡等,那就再等等吧,等我好好恢復了傷勢再說,」

如今的秦凡精神意識因為被分離出去一部分,就好像被砍掉一隻手,是處於受傷的狀態,

不過,砍掉手是難以再長出來,而這精神力量經過休養還是能再次壯大的,

旋即,秦凡睜開了眼睛,

帝老看見秦凡睜開眼睛,問道:「凡兒,看來你已經成功了,」

聞言,秦凡微微笑道:「嘿嘿,雖然是差點要死了,但是下面肯定不敢要我,所以我又活過來了,」

「老師,如今這仙蓮冥芝已經完全由我掌控,我想要什麼時候出去都可以,不過現在我的神念和精神意志都十分虛弱,還是再好好休息一下吧,」

說完,秦凡繼續說道:「外面還有好戲等著我呢,」

仙蓮冥芝的空間之外的湖泊邊,

「嗯,今天已經是第九天了,這仙蓮冥芝怎麼還沒反應,」

此時,湖泊岸上的眾武者算是一刻不停地盯著那仙蓮冥芝,但是後者卻還是沒有盛開的徵兆,

聞聲,張澤也有些擔心是自己收集的消息出錯了,不過口上還是說道:「現在還是上午,再等等吧,」

時間緩緩過去,轉眼間到了傍晚時候,

殘陽如血,落在這湖面之上,有種說不出的瑰麗,

「TMD,這白等了,」

此時,那叫做盧俊的武者,滿臉的傷痕顫抖著,卻是沒心去欣賞這美景,

盧俊煩躁地在湖泊岸上撿了一塊石頭,狠狠地朝著那湖泊中的仙蓮冥芝扔去,

「嘭,」

然而,就在他這塊石頭剛好扔到那仙蓮冥芝的上空之時,

突然間,白色光芒大盛,把整個湖面照得如同白晝,

頓時,將那夕陽的光輝都盪開了,

這意味著,仙蓮冥芝再次盛開,

光芒四射的湖面,華麗盛開的仙蓮冥芝,

此時,那盧俊看見那突然間盛開的仙蓮冥芝,站起來興奮地大吼道:「哈哈,TMD,九天了,這仙蓮冥芝終於再次盛開了,」

這時候,那張澤也露出了一抹微笑,喃語道:「嘿嘿,看來關於那瘋子的記載是真實的啊,」

此次,既然那仙蓮冥芝真的再次盛開了,按照白衣中年煉尊武者的說法,他張澤可得兩枚仙蓮冥芝的種子,

而且,想到獲得了兩枚仙蓮冥芝的種子后,可以換來很多的好東西,張澤的心情顯得雀躍無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