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不滅體!」

Home - 未分類 - 「真空不滅體!」

空翁嘴中發出一聲驚呼,他徹底被俊美少年表現出來的能力驚住了,先是半步至強境的修為打出初位頂級至強者的修為,接著使用天賦技能鏡面,空靈體,真空粉碎,現在又多了一個真空不滅體,空之一族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如此程度的天才了。

像鏡面跟真空粉碎還能理解,可是這個空靈體能夠真空不滅體同時出現在一個人的身上,簡直就是違背常理的事情。

「該死!」

相對於空翁的驚喜,一旁的天岐可沒有那麼好的心情了,雖然同空之一族聯盟,但看到對方出了這麼一個妖孽的天才難免心生妒忌,心中忍不住動了殺機。

十萬俊美少年組成了一座特殊的空間大陣,所有的力量那一瞬間都加持到了真正的本體身上。

真空粉碎!

一拳轟出,恐怖拳勢剎那間轟開了天螭的心靈,那一瞬間他腦子發懵,完全空白一片。

下一刻,一拳轟出的俊美少年力量陡然飛漲,一瞬間竟然有種完全晉陞到了至強境的恐怖感覺。

轟!

結結實實一拳轟在了天螭的身上,被拳意轟開心靈防禦的他在被擊中的剎那根本沒有形成最強防禦,瞬間擁有至強套裝保護的他肉身被打爆了,造物跟自爆先後發生,完全無視了至強套裝,讓那爆開的血肉頃刻間化為億萬獨立的生命。

天螭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化為億萬生命的血肉爆開了,直接將身體上的至強套裝炸飛了出去,粉碎虛空的力量剎那間就將一切都捲入了空間風暴中。

「找死!」

一聲爆喝在俊美少年耳邊炸響,很快一隻恐怖的遮天巨手遮天蔽日而來。

天空被遮住了,空間被定住了,俊美少年完全被這隻恐怖的巨掌禁錮。巨手遮天,絕對的肉身力量強橫到了極致,竟然連時間在它的面前都停下了腳步。

這隻巨手恐怖到了極點,一手直接抓向了俊美少年,似乎想要將其一招捏爆。

突然,一道劍光撕裂虛空,斬在了遮天巨手之上,禁錮的空間,停滯的時間瞬間解禁,遮天巨手也跟著偏離了原先的目標。

「轟!」

俊美少年的肉身突然間爆開,將近十萬分身也跟著爆開,霎時間剛剛解禁的虛空瞬間崩塌,恐怖的空間風暴似欲吞噬整個天龍山脈。

俊美少年消失了,一道恐怖的身影出現在他原先懸浮的虛空,這位存在似乎想要強行將遁入空間風暴中的俊美少年抓攝而回,然而還未等他付諸行動,空翁出現了,笑呵呵的道:「天岐兄幹嘛這麼大的火氣,還是想辦法穩住這空間風暴的好。」

天岐吼道:「空翁,你這是什麼意思,那小子擊殺了天螭,難道你還想包庇他不成?」

空翁嘿嘿笑道:「只是一場正式的對決,他們雙方可是約好了三招定勝負,現在剛好三招,你們天龍族的聖子被擊殺似乎不能怪那小子吧。」

天岐面容猙獰道:「空翁,聖子可是這次迎娶你們聖女的人,他被你們的人擊殺了,你難道想要跟我們天龍族反目成仇不成?」

空翁好整以暇道:「非也!非也!我們空之一族還是很有誠意跟你們天龍族結盟的,聖子跟人切磋,意外隕落,我們空之一族也不希望看到,雖然這是一場公平決鬥,但畢竟是被我們空之一族的人擊殺的,這事我們會做出一定補償的。」

「你拿什麼補償?」

天岐簡直氣炸了肺,天龍族的聖子被人擊殺,就猶如一個耳光狠狠的扇在了他們的臉上,這個顏面算是丟盡了。要知道擊殺天螭的人可是一個半步至強者,外人聽到這個消息會做如何敢想,他們天龍族面子全都丟了。

不過天岐雖然氣得恨不得跟空之一族開戰,但是兩族聯盟事關重大,現在翻臉肯定是不行的,不過賠償肯定要,只是這個兩族聯姻不得不擱置,畢竟聖子死了,總不能立馬就讓聖女改嫁,要是換做一般的勢力天龍族完全可以這麼蠻橫的來,而空之一族的實力完全凌駕於天龍族之上,賠償已經是很給面子的事情,想要讓他們的聖女改嫁,這還不如兩族直接開戰的好。當然了,天龍族有一點不會做出改變,那就是發動對俊美少年的追殺令,這個臉面丟大了,他們只有將俊美少年擊殺才能洗清這個恥辱。

一場聯姻就這樣結束了,只讓過來觀禮的人大呼過癮,所有人都在找那個自稱空戰的傢伙,可是沒有人知道其下落。一個在半步至強境時就表現出如此逆天戰力,將來只要成為至強者,絕對是這一境界的超級存在,很多種族都不會讓其真正成長起來。

蕭戰很是狼狽的從時空亂流中掙脫了出來,先前那天岐出手時真是將他給嚇著了,那種實力境界一掌壓來竟讓他連一絲反抗的機會都沒有。要不是最後那一劍,蕭戰敢肯定他絕對會被對方打爆。

蕭戰在心中暗自慶幸,還好實現準備冒充空之一族的人出手,要是沒有空之一族干預,他可休想如此輕鬆幹掉天螭。現在天螭這位聖子被他幹掉了,蕭戰相信兩族的聯姻策略肯定要做出調整,至於他們是否繼續聯姻對於他來說已經不重要了,他只要去看一看空仙兒是否就是他的空仙兒。

剛剛爆發了一場惡戰,蕭戰自然不能變化成俊美少年的樣子去見空仙兒,由於這場大戰,空仙兒的住處受到了不少人的關注,很多人都想通過空仙兒了解那個俊美少年的情況。

空翁在跟天龍族的人商談完處理辦法后,第一時間找上了空仙兒,他們談什麼蕭戰不得而知,只從空仙兒很快離開了天龍山脈可以推測出聯姻取消了。

空仙兒離開了,蕭戰也沒有什麼值得在天龍山脈停留的了,很快他也離開了。空仙兒一行並未急著趕路,一路行來也沒有避諱什麼,蕭戰很快就追上了他們。

空仙兒,蕭戰總算是見到了正主,一身雪白,突兀的出現在他的面前,似乎早已經知道他會到來一般。空仙兒就是蕭戰記憶中的那個空仙兒,美人兒見到他顯得很是激動,熱吻,火辣的身體恨不得將他整個吞下肚去。

互訴衷腸,講訴彼此的遭遇,在天荒世界可不僅僅是空仙兒一人重生了過來,她們姐妹為了能夠在空之一族站穩腳跟,都拚命的修鍊,不過作為女人很多事情她們都無法掌控,尤其是在這種大部族中,很多人都要面臨被當做籌碼嫁出去。

一行人中修為最強的就要屬空煙兒,早在很多年前就已成為了至強者,要不是有他的庇佑,蕭戰當初在空氏一族收服的很多女人怕是已經淪為別人的妻妾了。蕭戰心中有些想念那個當初扮作空仙兒母親的女人了,他本想跟隨空仙兒一道前往空之一族,不過空仙兒卻告訴他聖妤也要嫁人了,最好前往聖血族將她搶回來。

蕭戰有點錯愕,當初他聽聖紫月跟聖曦提過,聖血族有一個聖妤,他當時並未將這個女人當成記憶中的那個聖妤,不過現在看來她顯然就是她。臨別前,蕭戰將空仙兒給佔有了,就如同他征服天蝶時一樣,玉蠶配合他的御龍帝尊體,很是輕易的就將美人兒送上了至強境。

離開時,蕭戰仍然有些遺憾,就如同給當初的天蝶提升實力一樣,事到一半,空仙兒就引來了至強境大劫,他不得不退走,一個人前往聖血族所在的聖山。

聖山離荒族跟天族的地盤很遠,蕭戰只能通過傳送陣趕路,好在他有化形能力,不用擔心身份的問題,通過十多次傳送,他終於抵達了聖血族的勢力範圍。 蕭戰很是順利的就混入了聖山,不過接下來的事情就不順利了,他很快得知,要娶聖妤的人不是什麼聖子,而是聖血族的一名老祖。

這人的實力異常的恐怖,達到了封王強者的地步,讓蕭戰很是無奈的是,這傢伙在聖妤的身上設下了禁制,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他立馬就能感應到。

蕭戰發現他要將聖妤搶走難度遠遠超過阻止空仙兒嫁人,在天龍族還有一個空之一族可以利用,而在聖血族中,一切都要靠他自己。從封王強者的眼皮底下搶人,難度係數實在是太高了一些,幾乎達到了不可能的地步。唯一讓蕭戰感到慶幸的是,這位聖血族的老祖並不是要立馬就迎娶聖妤,還有一年的時間給他準備。

一年的時間,蕭戰很是糾結,一年的時間根本不可能讓他的修為有多大的改觀,頂多也就是《天魔訣》第二階段大成,讓他能夠真正媲美至強者。可是一名初階至強者在面對封王強者時,只能有多遠躲多遠,想要擊敗對方根本就不可能。

該怎麼辦?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的陰謀詭計都是徒勞。

蕭戰腦中念頭轉動,很快他就想到了辦法。

輪迴決!

讓聖妤自爆,蕭戰唯一要做的就是給聖妤安排一個分身,這樣輕易就能將她救出來。現在唯一的難題就是如何接近差不多已經被軟禁的聖妤,這點對於擁有化形的蕭戰來說,根本算不了什麼問題。

聖妤被軟禁在了血屠島,這裡是聖血族血焰老祖的行宮,完全就像似一個封閉的世界,一臉數個月都未曾跟外界發生交流。

蕭戰有些無語,化性能力再強,對方沒有人出來,他也只能幹瞪眼。血焰老祖在聖血族中的地位非同一般,根本沒有敢不經通傳就進入血屠島。蕭戰感覺這麼乾等下去根本就不是辦法,他必須想個法子將血屠島上的人引出來才行。

到底用什麼法子了?

聖血族最渴望的莫過於提升自己的血脈,蕭戰感覺只要他弄出可以讓人血脈立馬晉階的東西來,整個聖血族都要沸騰。當然了,要吸引那位血焰老祖的主意僅僅這樣還是遠遠不夠的,身為始祖,血脈已經達到了頂點,基本上很難再進一步,只要有東西可以讓他們更進一步,他們肯定會不顧一切。

蕭戰數個月的時間雖然沒有混進血屠島,但還是弄清楚了血焰老祖為何要娶聖妤了,這老傢伙創造了一種可以提升血脈等級的方法,打算拿聖妤作為爐鼎。本來嘛身為始祖,血焰老祖是可以直接挑選族人充當自己的爐鼎,對於這樣的事情,聖血族的女人一般都不會拒絕,因為能夠跟更高一級血脈的男人歡好,對於自身血脈的提升有著難以估量的好處。

不過聖妤的情況完全不同,她晉陞到了始祖境,血焰老祖根本無法指派她作為自己的爐鼎。雖然血焰老祖權勢滔天,但整個聖血族畢竟有三位始祖,聖妤實力弱沒錯,但也是至強境的始祖,身為族長的聖瓔絕不會讓他胡來。

要煉製提升始祖血脈的藥劑或者丹藥對於蕭戰來說並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始祖境血脈等級就相當於他天魔功大成時的血脈等級,如今他《天魔訣》第二階段都要大成了,加上祖龍訣的大成,血脈等級完全超過了始祖境。一旦蕭戰將自己血脈完全轉變成聖血族的血脈,他敢肯定,自己立馬就會成為最高等級的聖血族。有了樣本,以此作為血脈藥劑的根本,他有把握煉製出提升始祖血脈等級的藥劑來。

當然了,就算有了藥劑,蕭戰也不會白白便宜了聖血族這些傢伙,就像當初他混進空氏一族一樣,暗中掌控整個聖血族。蕭戰知道這樣非常的困難,至強境以下的倒好說,而至強境的聖血族可不是那麼好掌控的,就像當初的聖紫月跟聖曦兩個女人,吸了他足足兩年的血都沒有淪陷。

不過蕭戰有一點還是能夠肯定的,情.欲版的「魔種」還是有效的,而現在隨著他的實力大進,跟至強境的武者差不了多少,相比效果更強,就算是一時半會掌控不了聖血族,但他介意耗費成百上千年的時間。

煉製藥劑的事情蕭戰並沒有在聖山上,而是離開了聖山,然後將劍巢中的血池移到了玄戒中,利用這座古老的血池煉製能夠提升血脈等級的藥劑。

煉製藥劑對於蕭戰來說已經是輕車熟路了,耗費了當初聖紫月跟聖曦準備的材料,以及血池的本源力量,他煉製出了上百顆可以提升始祖境血脈的丹藥。蕭戰先讓屠靈吞服了一顆,在劍巢中耗費了足足百年的瞬間,藥效在完全發揮出來。屠靈的始祖血脈等到了進一步的加強,原本他的血脈等級就很高,差不多達到了始祖境的巔峰了,一顆丹藥下去,隱約間已有了突破的趨勢了。

這一情況並未讓蕭戰感到欣喜,一位屠靈的修為只是媲美上位至強者而已,而要是換做聖血族那三位始祖,效果怕是會更差,做不到立竿見影,對於那三個傢伙的誘惑肯定要小上很多。

效果不明顯,蕭戰不由幽幽一嘆道:「要是境界增幅也能夠用在丹藥上就好了,這樣說不定一下子就能讓始祖境的至強者晉陞到更高一級的血脈。」

說到這裡,蕭戰忽然一愣。

境界增幅只能用在生命物上,丹藥不是生命物,可是他完全可以讓丹藥化為一種生命物,那樣藥效豈不是要連跳兩個等級。

想到就做,蕭戰很快就讓一枚丹藥化為了血肉生物,龍威浩蕩,真龍之氣沖霄,化龍的丹藥騰空而起,想要遠遁而去。

屠靈大喝一聲,一隻白嫩的小手直接抓出,剎那間化為了遮天巨手,直接將化龍的丹藥鎮壓了。屠靈一臉的稚氣,好奇的打量著手中化為了小蛇般大小的丹藥,好奇道:「主人,這東西好像很好吃的樣子?」

蕭戰興奮的道:「的確很好吃,吃了它吧,也許你的血脈就能更進一步了哦。」

「血脈更進一步!」

屠靈的臉上立時露出了喜色,他直接將手中小蛇一般的丹藥扔進了嘴中,不管三七二十一咀嚼起來。化龍的丹藥傳來凄厲的慘叫聲,只讓一旁的蕭戰看得毛骨悚然。

「轟!」

恐怖的血氣從屠靈體內爆出,原本始祖境的血脈立時迎來了質變,隱約間可以聽到他血管中奔騰著的血脈傳來陣陣龍吟虎嘯之音。

得到了雙重境界增幅的丹藥藥效好的驚人,瞬間就讓屠靈血脈晉階了,只讓他原本十歲大小的樣子瞬間長大了一兩歲,不管是肉身力量,還是體內蘊藏的血能都暴漲了將近一倍。

可不要小看了這一倍,要知道修為到了屠靈這個等級,就算提升一成也是非常恐怖的事情,足足一倍,完全可以讓他的實力暴漲一大截,打爆一般的上位至強者完全不成問題。

丹藥的藥效如此顯著,蕭戰自然決定立馬行動起來,重新回到聖山,正當他打算找一個幸運的傢伙讓其測試丹藥神效時,一道興奮的笑聲突兀的傳來。

「咯咯!真沒想到竟然還能碰到你這小傢伙!」

聲音很是熟悉,當蕭戰扭過頭去時看到的是聖紫月這個女人,他感到很是驚訝,完全不明白這個女人是如何一眼識破他化形能力的。

「這位前輩此話何意,為何晚輩完全聽不明白?」

聖紫月一臉興奮的道:「小傢伙,少在那裡裝不認識了,當初我為了害怕你逃跑,可是在你剩下特意留下了我配置的一種異香,只要你出現在離我百里之內,我就能嗅到你的味道。小傢伙啊,你不是進入了血色煉獄最核心處嘛,怎麼出現在這裡了?」

蕭戰很是驚訝,這種異香竟然能夠在他利用真空粉碎那麼多次了還存在,看來一定是非同小可的東西,要不是這次意外撞見聖紫月,他還不知道自己身上有這個女人留下的異香。蕭戰現在一點也不怕這個女人了,只要他將屠靈放出來,一招就能將這個女人打爆,不過他並沒有這麼做,剛剛他不是想要找一個幸運的傢伙嗎,哪有比聖紫月更合適的人選。

想到這裡,蕭戰微微笑道:「小子不是想前輩嘛,這一從血色煉獄出來就忙著來尋前輩了。」

聖紫月雖然感到很是驚訝,但是見到蕭戰喜悅讓她決定忽略這種不合理的情況,直接出手將他擒入自己的住所。作為至強境的超級高手,聖紫月有著自己的行宮,並不是那座血宮,而是一座普通的至強境行宮。

蕭戰在行宮中見到了香玉,美人兒看到他立時媚眼水汪汪的了,被聖紫月揮退時,那腰肢扭動的弧度那叫一個大,不用想就知道這個女人那yd的屁股想蕭戰這個開發者了。

當只剩下了蕭戰跟自己,聖紫月興奮難耐,兩顆恐怖的獠牙立時露了出來,她恨不得將蕭戰體內的血液完全吸干。

蕭戰體內的力量涌動,絲毫不遜色任何初階至強境的力量只讓興奮中的聖紫月吃驚道:「真沒有想到,這才多久的時間啊,你這小傢伙的實力竟然增長到了這個地步。很好!很好!實力越強,你的血液想必更加的美味可口,真是期待啊,僅僅嗅著,我就有種要突破的感覺。」

蕭戰嘿嘿笑道:「前輩幹嘛這麼心急,其實晚輩這次來聖山主要是獻上一種非常特殊的丹藥,只要前輩服下,晚輩保證前輩的血脈等級立馬就會晉陞到始祖境。」

聖紫月挑眉道:「真有這種東西?」

蕭戰微微笑道:「當然有了,晚輩有了這種丹藥后第一個就想到了前輩。」

「你會有這麼好?」

聖紫月一臉的不屑,顯然她根本就不相信蕭戰的話。 蕭戰一臉正色的道:「難道前輩還沒有發現嘛,如今的晚輩已經成了一名真正的聖血族人了,既然身處天荒世界,那自然要來投靠前輩了。」

聖紫月這才注意到蕭戰真的已經成了最為純粹的聖血族人了,要不是這傢伙的體內由她種下的異香,她絕對不會將這傢伙當做當初那個血液寶葯。蹙了蹙黛眉,聖紫月倒沒多少吃驚,她點頭道:「想來你定是進入了血池中,經過洗禮這才成為一尊真正的聖血族。對了,那個血色煉獄深處隱藏的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蕭戰一臉心有餘悸的道:「那可是一個真正的始祖級人物啊,一身修為絕對不弱於聖血族三位始祖分毫,要不是晚輩有煉製丹藥的特殊手段,怕早就被他給吃了。」

聖紫月眼皮一跳道:「他現在人呢?」

蕭戰聳肩道:「反正離開血色煉獄了,前輩完全可以搬回去了。」

聖紫月擺手道:「將你那丹藥拿出來看一看,哼!你小子可不要耍花招,不然我不介意將你給煮了吃了。」

蕭戰拿出了一個玉瓶,畢恭畢敬的奉上,然後一臉諂媚的看著聖紫月。

聖紫月被蕭戰看得渾身發毛,總覺得這小子要搞什麼鬼,黛眉蹙了又蹙,最終她打開了玉瓶的瓶塞,驀地!一股金色龍氣沖霄而起,很快一顆丹藥從玉瓶中沖了出來,幾乎是一個呼吸的時間,丹藥化為了一條金色的真龍。

「吼!」

一聲龍嘯,直接震開了聖紫月行宮的禁制遠遠的傳了出去,丹藥所化真龍身子輕輕一震,竟然就撕裂了虛空,打算破空而去。

聖紫月嗅到了一股濃郁的葯香,剎那間她體內的血脈一陣激蕩,恐怖的血能爆開,讓她瞬間就有了一種要**的感覺。

天!

這藥效實在是太恐怖了,僅僅嗅一口,體內的血脈就差點突破了,要真是吞下去了那還了得。看著丹藥所化真龍打算撕裂虛空而去,聖紫月雙目精光爆閃,抬手直接鎮壓而出。

丹藥所化真龍只是初階至強境的修為而已,它就像似天地初生之物,並沒有修鍊什麼神通,自然無法躲過聖紫月的鎮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