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欣這會兒精神很大,他問王子墨:“我怎麼覺得你今天狀態不是很好?”

Home - 未分類 - 高欣這會兒精神很大,他問王子墨:“我怎麼覺得你今天狀態不是很好?”

“呵呵,今天前半天熱死了,跑到一個山洞去歇涼,讓裏面的野貓嚇了我一大跳,心裏頭總覺得怪怪的。”

高欣一聽這話就沒有繼續再問,王子墨可是睏了,一上牀就呼呼睡去,夢中又見到那個發光的八卦,和他的痣發出的微光一樣是淺淺的粉光。王子墨在夢中圍着那個八卦圖一直轉來轉去。

第二天,天又晴了,因爲第一天的計劃泡湯,所以今天的計劃就改了,就在近處找個景點,徒步爬爬就完事兒了。

鄭州那邊,林浩瀚和程之傑馬不停蹄在準備上市公司調研的事兒,程之傑問了問上市公司的接待人員知道這地方離中牟也不算遠,於是就找機會和林浩瀚商量能不能去一下,林浩瀚第一天到的時候也聽說中牟有個江北的蘇州園林,很有特色,於是答應程之傑,如果活幹的快,可以抽一天時間去看看,程之傑那個開心啊就別提了,因此這兩天干得很起勁。

今天的資料已經整理完了,程之傑回到那家公司的招待所,拿出本子就又開始梳理去中牟尋找穿越之門的思路,明天是星期天,上市公司休息,林浩瀚說:“反正也幹不了什麼,那我們明天去中牟吧!”所以程之傑現在在抓緊時間整理思路。

有一份資料顯示,穿越之門有可能在雁鳴湖下,這可怎麼辦?不知道景區裏面有沒有潛水項目,程之傑開始寫明天的搜索計劃,重點就是想辦法看看湖底有沒有什麼與衆不同!

第二天一早,程之傑隨林浩瀚去了中牟,時別兩個月,再次來到這裏讓程之傑感慨萬千,中牟,讓她找到一生的至愛,她原本是要和王子墨一直回到這裏尋找浪漫的,沒想到居然會和林浩瀚來,林浩瀚比程之傑大十歲,帶着她就像帶了個小妹妹,程之傑這次沒有去靜泊山莊,而是直奔雁鳴湖,這裏有遊船,有快艇,但卻沒有潛水項目,程之傑無比遺憾的坐在沙灘上。

臨走的時候,王子墨交待過林浩瀚,不要讓程之傑玩潛水方面的遊樂項目,今天程之傑一來就到處找哪裏可以潛水,得到否定的答案後,林浩瀚樂了,哈!這下了不用擔心了!

程之傑無比鬱悶地和王子墨通電話:“喂,我現在很鬱悶!”

“怎麼了?”王子墨有些納悶,程之傑一向開朗,很少會這麼鬱悶地講話。

“我已經到中牟了!”

“哦?那你鬱悶什麼?”王子墨問。

“穿越之門可能在水下,但是我現在沒法下去。”

“你不用找了,我現在基本上確定太白山有穿越之門。”

“啊?真的?你有沒有試試?”

“沒有,昨天狀態不怎麼好,我想回頭等沒人的時候再回來試試,反正地方我已經記清楚了。”王子墨回答。

“真的,那……我們下週再去一下?”

“我也是這個想法。”

“那就一言爲定。”程之傑打完電話,心情大快,硬着拽着在沙灘上做沙雕的林浩瀚要去靜泊山莊:“這地方不好玩,我們去看蘇州園林!”

“急什麼啊,那個下午再看也不遲!”

“不,就要現在去!” 今天金華一直沒怎麼開口,昨天是她這一生第一次鼓起勇氣對自己喜歡的男生表白,結果雖然她已經到料到,不過第100次失戀還是讓她很不舒服,王子墨今天也是很少主動說什麼,金華以爲是自己的表白讓他爲難了,畢竟王子墨和程之傑是訂了婚的。

王子墨的注意力沒有在金華那裏,而是不斷回味自己前一天做的夢,因爲那裏有一種久違的熟悉的感覺,他閉着眼睛不斷地在回憶中搜索着一些細節,可是昨天夢做了一半被高欣弄醒了,雖然後面又接着夢,可是似乎還有一段沒有回憶起來!

今天大家在一起爬山,蘇梓桐和王子墨一直走在一起,他主要是想了解一下王子墨在接手九龍吉祥以後有什麼問題。

“我現在的問題是沒太習慣做大資金,每次買的時候還是有些擔心。”王子墨說道。

“這現在應該已經算不上是什麼大資金了,2007年上半年發行理財產品的時候,比這火爆多了。”蘇梓桐笑着說。

“那這批理財產品後來怎麼樣?”王子墨想好奇,因爲2007年底大盤就見頂了。

“呵呵,我負責的是九龍瑞祥。”蘇梓桐簡單地回答。王子墨一下子就想了起來,之前張宏飛給過他一個九州理財產品的介紹,一個經典戰例就是2008年元月,九龍瑞祥提前結算,躲過了2008年的大跌,蘇梓桐也是那一戰徹底奠定了他的名氣,不過那之後他選擇了激流勇退,直接去了營業部做經理,在2008年的大跌中做出了不凡的業績,直至2009年接手長安營業部。

“您爲何不繼續做理財產品?”王子墨有些好奇。

“就當我是在挑戰我自己吧,做產品是要管理好股票,做經理是要管好營業部的人,我也在挑戰自己的極限。”蘇梓桐說。

“那張宏飛經理呢?”王子墨繼續問。

“呵呵,他曾經是我的助手,在我要從理財產品經理的位子上退下來的時候,總部有意讓我出任理財部經理,不過我拒絕了,就這那個機會給了張宏飛,當初我是答應過他給他在找一位明星理財經理人的,呵呵,今年總算是了了這件事情。”

王子墨知道蘇梓桐在說自己,在慢慢清楚了蘇梓桐在管理上許多措施總是慢那麼一招的原因,原來他也是新手啊!可是2008年他的優秀業績是怎麼來的?想到這裏,王子墨就問了出來,蘇梓桐說:“2008年我很累!當然我也很幸運,因爲有一個好的管理團隊,我實際上不需要在管理上花太多的心思,大部分精力都用在理財方面了。今年來長安對我來說纔是真正的挑戰,因爲這裏的管理是真正有問題的,在管理沒有進入正軌之前,別的事情都談不上,所以啊,現在想想,老天爺還是挺眷顧我的,讓我找到了你。”

“原來是這樣。”王子墨漸漸明白了一些事情。

“你的父親還是堅持讓你將來要接手集團嗎?”蘇梓桐問。

“是的,爺爺也是這個意思。”

“那你自己是什麼樣的想法。”

“我最近想先做好理財經理,另外我在集團公司找了個搭檔,管理上的事情我們各有分工,可以讓我把大部分精力用在這一邊。”王子墨回答。

談了很長時間的工作之後,蘇梓桐問起了王子墨的生活:“和程之傑目前進展到什麼階段了?”蘇梓桐的問話有些調侃的意思。

“就是戀人關係。”王子墨回答。

“昨天晚上我們回來後一起吃飯的時候,我發現小金看你的目光有些異樣,你們在路上發生什麼事了嗎?”蘇梓桐繼續問。

“沒什麼?她和程之傑是好朋友,談了一些她們之間的事情,好讓我多瞭解一下程之傑。”王子墨避重就輕。

“哦?”蘇梓桐是過來人,看看王子墨的表情就知道他們之間是有些事情的,不過王子墨自己不願意說,他也就不便多問。

河南那邊,林浩瀚的調研推進地非常快,程之傑得知王子墨在太白山找到穿越之門的線索,也想早早回去問個明白,就催林浩瀚:“趕緊和子墨說說我們的進展,看看能不能是點回去。”

“呵呵,你不是很喜歡出來玩嘛?怎麼這次這麼急就要回去?”林浩瀚打趣道。

“呵呵,不是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嗎?”程之傑回答道。

林浩瀚這次出來,王子墨說暫安排一家上市公司去調研,看調研的推進速度再說要不要再加幾家,林浩瀚是個調研的門外漢,不過王子墨去蘇梓桐那裏取了經,回來寫了詳細的調研提綱,林浩瀚原以爲王子墨會讓陳奕呈或者丁芷他們中的一個人去,沒想到會是他和程之傑。不過這次調研之行讓林浩瀚大開眼界,他隱隱地明白了王子墨讓他出來做這件事情的用意。經不住程之傑的軟磨硬蹭,林浩瀚給王子墨打電話說調研的進度和何時返回的事情。

王子墨正在和蘇梓桐閒聊,接到林浩瀚的電話後立即說:“先別忙,已經到河南了,就把那裏值得一看的公司多看兩家。”

“需要看哪兩家?”林浩瀚開着玩笑。

“我想想,有一個生產簾子布的企業還有兩個和鋁業有關的。”王子墨回答道。

“哦,那不是要去焦作一趟了嗎?”

“呵呵,提綱我已經準備好了,你找個地方上網收一下。”王子墨說道。

“OK,這個上市公司調研還蠻有意思,以後這活就交給我來做好了。”林浩瀚調侃道。

“喜歡就好。”

結束了和林浩瀚的通話後,蘇梓桐問:“你要動鋁業?”

“有這個想法。”王子墨回答。

“爲什麼不去調研中鋁?”

“呵呵,蘇經理要是提供經費,我一定去!”王子墨半開玩笑地說。

“哦!你是在給投資公司做調研啊!”

“是啊!”

“那你還是問張宏飛去要經費吧!”

“呵呵,我還真想去要,不知道理財經理有沒有外出調研的先例?”王子墨問。

“那都不是問題,關鍵是業績!”蘇梓桐點到。 龍秀娟已經開始行動了,她按照之前和王子墨的計劃於前一日就開始做準備,她這邊一動,胡湘如那邊就查覺到了,不過胡湘如是知道王子墨不在長安的,那麼公司裏誰在替他幹活?龍秀娟也不笨,她向陳奕呈請了假,然後去了一家網吧開始網上訂房,這次他們的計劃是攻擊地產公司的財務系統。胡湘如的注意力一直在地產公司這邊,因爲王子墨的攻擊案例就是以地產公司爲假想攻擊目標,所以從胡湘如在董事會上叫板系統沒有漏洞後,她個人週末沒有休息,同時她和地產公司的吳朝陽聯繫,並將王子墨的攻擊計劃給了他一份。吳朝陽看了計劃以後才知道問題的嚴重性,立即安排專人在網上監控,週六下午一個叫李民的人就是按照攻擊方案開始下了訂單。坐在電腦邊守候的胡湘如冷哼了一聲:“黔驢技窮!我還以爲你能有什麼花樣玩,弄了半天就這一招啊,連程咬金都不如!”

今天是行動的第二天,龍秀娟繼續着之前的計劃,她那個註冊名是李民的電子郵箱裏收到一封胡湘如的電子郵件上,大意是:你們太幼稚了!龍秀娟順手就把信的內容通過短信發給了王子墨。

下午王子墨從太白山返回長安,一回到家,王慶隆就把一份詳細的報告遞給王子墨,王子墨一看,是昨天龍秀娟發起攻擊以來胡湘如一方的防禦措施,每一步都做的非常到位。王子墨笑了笑:“她都看了我的底牌了,再做不到這個程度那就太丟人了。”

“昨天晚上我和胡經理見過一面,她已經談了以後這個事件可能發展的6種可能,目前進行的過程符合她的第3種猜想。她已經做好了全面的準備,目前這種測試還有意義嗎?”王慶隆說道。

“當然有! 霸道總裁,誘妻拐娃 因爲我還有第7種武器!”王子墨說完就搶了一句:“老爸,先讓我洗個澡吧!”

王慶隆心想這小子什麼時候學會弔人胃口了,王惟一在一邊聽的真切,他說:“兒子,我們要不要打個賭,賭一下子墨的第七種武器是什麼?”

王慶隆想了想:“我還真想不到第七種武器是什麼?可能是聽過胡湘如的報告,覺得防禦系統已經沒有漏洞了。”

“哦?那你把她的防禦系統給我講講。”

王慶隆就把前一天胡湘如的防禦計劃詳詳細細講了一遍,之後王惟一也點點頭:“是挺細緻,不過,正像子墨所說,她是看着明牌出招的,表面看的確沒有什麼漏洞,讓我想想再說。”

王子墨簡單地衝了一下就出來了,正聽見父親給爺爺講胡湘如的防禦計劃,胡湘如的計劃正好被龍秀娟料到,這讓王子墨對龍秀娟的水平更是刮目相看。王慶隆說完發現王子墨已經洗完了,就把他從書房裏揪了出來:“說說,第七種武器是什麼?”

“那個,現在能不能保密啊?過兩天你們就知道了。”王子墨問。

“跟我們還保什麼密啊?”王惟一有些不快。

“哈哈,好,那我就說了,第七種武器是直接進入財務部的系統,”王子墨詭異地笑了笑。

很晚的時候,龍秀娟給王子墨來了電話,她在電話裏溫柔的語氣讓王子墨聽了後感覺渾身癢癢:“子墨哥,去太白山累不?”

“不累,你的第七種武器我已經按照計劃透露給董事長了。”王子墨直接回歸主題。

“哦,爲什麼?”龍秀娟有些不解。

“呵呵,這樣不可以更好地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嗎?”王子墨說道。

“哦?”龍秀娟的腦子迅速地轉了起來,“啊!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那明天就繼續明修棧道。”

“好的!”

今天李子明把寫好的人家餐飲廣告策劃交給了韓立民,韓立民瞄了一眼,立即就被其中的內容吸引住了,他仔細地看了一下,李子明從各國風情、“人家”理念等方面做了5套策劃。韓立民問:“我們‘人家集團’的理念你是怎麼知道的?是爽爽告訴你的嗎?”

“不是,第一次來這裏時看到你們的宣傳冊,我取了一份,那裏面有。”李子明回答。

“那各國風情這一部分怎麼和我們的店的賣點契合的這麼緊?”

“所有的分店我都去過了,有些還是問了各店的店長才知道的。”

“哦!”韓立民恍然大悟,看來李子明還是很細心的一個人,自己的女兒喜歡這個小子,韓立民當然要抓住機會多瞭解一下了,“你目前做什麼工作?”

“我在網站做實習編輯,這個月底大學畢業,準備和網站簽約。”李子明回答。

韓立民點點頭:“你的特長就是寫作?”

“是的。”

“我看你在廣告策劃方面也不錯,要不要到廣告公司兼職一下試試?”

“啊?我從來沒想過。”

“我有朋友是開廣告公司的,這份策劃我會讓他看一下,按他們的價目表付給你報酬,如果他看上了你的作品,你要不要考慮一下?”韓立民問。

“那當然要!”李子明立即回答。

“那好,就這麼辦,你回去等消息吧。”韓立民說道。

李子明很有禮貌地退出了韓立民的房間,並沒有打聽韓爽爽的事情,讓韓立民覺得有些意外。這幾天韓爽爽被韓立民“關了禁閉”,她一直喊要見李子明,李子明今天來,韓立民就認爲他是爲見韓爽爽而來,卻不想從頭至尾李子明都沒有提韓爽爽。

晚上回到家,韓立民叫來韓爽爽:“我想問問你和李子明的事情。”

“沒有什麼好說的。”韓爽爽把頭扭向一邊。

“我今天見着李子明瞭。”韓立民不動聲色。

“啊?”韓爽爽立即露出期盼的眼神,“是不是他要見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