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傳,少爺在輪迴宗得罪了穆聖女,現在無數人的目光都盯在了少爺身上,那些人爲了討好聖女,估計很快就要對少爺下手了!”

Home - 未分類 - “據傳,少爺在輪迴宗得罪了穆聖女,現在無數人的目光都盯在了少爺身上,那些人爲了討好聖女,估計很快就要對少爺下手了!”

蘇龍眉毛一挑:“穆聖女?我記得輪迴宗內,那些精英弟子中,並沒有姓穆的女弟子?她到底是何人?”

“回稟家主,這位穆聖女,其實就是少爺身邊的侍女,穆秋榮。”

籃壇K神 “什麼?穆秋榮?是她?雖說她天資不錯,但還遠遠沒有成爲聖女天賦,怎麼就成爲聖女了?再說,她成爲聖女不很好嗎?有她在,估計沒人敢欺負長空了吧!”

蘇龍淡淡的不解,心頭有些疑惑!

“家主,事情並非如此,據傳穆秋榮一夜之間覺醒了傳說中的無上至尊骨,天賦炸裂,一夜之間從通脈境第一層,狂升到通脈境第五層,被輪迴宗破例提升爲聖女了!”

“什麼?穆秋榮這丫頭居然覺醒了傳說中的至尊骨?”

蘇龍此刻大驚失色,那丫頭片子居然有如此天賦?當初被長空救回來的那個奄奄一息的丫頭片子居然有如此變態的天賦?還真是一點也瞧不出來!

“確實是覺醒了至尊骨,據傳聞說穆秋榮在指點少爺修行時,少爺欲要對她圖謀不軌,想要褻瀆與她,被她打成重傷了,奄奄一息的少爺目前正躲在住處內暗自養傷!”

“有這等事?”

蘇龍橫眉冷對,凜冽的殺氣噴薄而發,胸中的怒火猶如濤濤江水,隨即一掌拍在書桌上,只聽一聲巨響,書桌瞬間被拍的粉碎!

“好你個賤人,竟然如此恩將仇報!”

“長空褻瀆你又能如何?你不過是我蘇家一個侍女,你的命都是我蘇家救的,如今居然膽敢對長空下手?”

此刻他恨得咬牙切齒,恨不得立即闖到輪迴宗殺了她,又擔心他兒子的傷勢到底如何。

整件事情雖然疑點重重,但是他卻已經完全明白了!

八年前兒子外出遊玩,救回來一個奄奄一息的丫頭片子,正是穆秋容,兒子跑到他的面前,央求他治好這個可憐的女娃,於是他親自出手救治了這個女娃。

隨後得知她叫慕秋榮,便把她留在了兒子的身邊,做了一位侍女,與下人一同照顧兒子的起居!

兩人年紀相仿,一同成長,晝夜相處,互相產生了好感,並且隨着時間流逝,兩人之間的感情愈加深厚,他都一一看在眼裏!

穆秋榮平日行事甚是乖巧,就連他都頗爲喜愛,也有意把她納爲兒子的妻妾,因此平日教導兒子修煉時,同樣對她一視同仁!

沒成想她倒是有些天賦,修煉有所起色,但兒子卻天賦極爲平庸,修行速度極爲緩慢,逐漸被她拉開了差距!

原本他想着讓兒子過一個平凡人的生活,沒想到兒子對修煉極爲執着,迫於無奈,只能花大代價將兒子送到了輪迴宗,希望能給兒子最後一個機會,如果有所成就,就讓他繼續修煉,如果依舊毫無起色,只能回來過平凡人的生活了!

爲了照顧兒子與穆秋容的感情,蘇龍一併把慕秋榮也送了過去!

到了輪迴宗,兩人的差距越拉越大,他的兒子蘇長空一直都是墊底的存在,而穆秋榮修爲進境卻頗爲迅速,因此穆秋榮對他兒子的態度也越來越差,兩人的關係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這些事情通過探子,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只是他的傻兒子卻毫不爲意,依舊暗暗的喜歡着穆秋容,不過世道就是這樣,強者爲尊,他只能暗暗的心疼着自己的傻兒子!

今年輪迴宗馬上就要開始第三次外門大比了,不出意外他的兒子就要被淘汰出局了,到時他就把兒子接回來,爲兒子尋一門好親事,做一個普通人,開開心心的過一生!

沒想到在這關鍵時刻,穆秋榮成爲聖女後,居然玷污他的兒子,甚至出手將他兒子打成重傷!

“就算真的玷污她又如何?她不過是我蘇家一侍女,居然膽敢如此囂張?這簡直就是弒主!”

蘇龍無比狂暴,恨不得現在就去殺了她!奈何此時的他實在脫不開身!

只怕,他的兒子現在真的危險了啊!

“現在長空如何啦?”

“回稟家族,傳來的消息就到這裏,沒有下文了!”

蘇龍漫步走到窗外,恨不得立馬起身,趕往輪迴宗,但此時家族風雨飄搖,危在旦夕,作爲家族的他卻脫不開身,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兒子蒙難!

“兒子,爹沒用啊!”

此時蘇龍的眼眶都泛起了淚珠!

“傳令下去,加派人手,趕往輪迴宗,不可輕舉妄動,以刺探情報爲主,把長空和穆秋榮的一舉一動給我徹底監視起來!如果長空真的遇險,不惜一切代價把長空給我救出來!至於輪迴宗那邊,我自有安排!”

“是!”

“還有一件事,估計再有幾天,輪迴宗外門大比之後,長空就該被輪迴宗驅逐回來了,在他回來之前,我要給他安排好一門親事,沖沖喜,你安排人手,出去遍尋天下平民女子,要求賢良淑德,端莊優雅,最重要的是容顏一定要傾國傾城,既然我兒不能修煉,那就讓他享受凡間的榮華富貴吧,若尋到符合條件,並且願做我蘇家媳婦的女人,立即回來稟報於我,屆時我安排人手前去爲我兒提親!”

“是!”

“去吧!”

黑衣男子默默退了下去,蘇龍重重的嘆息一聲,他的目光再次盯在了牆上的那幅宮裝美人圖上,眼裏滿滿的都是癡迷之色! 蘇長空悄無聲息的回到人羣中,好在並沒有人發現他的異樣!廣場上的衆人依舊熱血沸騰,就在剛剛,他們親眼目睹宗主顯聖,把遮天蔽日的雷龍打敗驅逐,如此熱血沸騰的場面難得一見!

那等絕世高手的風姿,令人心馳神往!

要知道,馬上就要舉行外門大比了,到最後擂臺會戰的時候,不單單隻有宗門的外門子弟,還會有無數的大人物,以及一些學生的家族長輩,他們都是有資格來觀禮的!到那個時候可真是要熱鬧許多!

屆時所有人都會知道輪迴宗宗主大顯神威,作爲弟子,他們同樣感到無比驕傲!

這時一位宗門長老上前阻止衆人大聲喧譁:“所有弟子肅靜,外門大比即將開始,第一項內容乃是文試!三千餘弟子,排名末尾一千者,淘汰,你們可都明白了?”

衆弟子紛紛點頭大聲應和,一個個摩拳擦掌好不期盼!

三千餘條長案,衆位弟子紛紛找好座位,等待考卷的發放!

蘇長空環顧四周,居然發現了幾個熟人,當初擅闖他的住宅,被他扔出去的陸川也在,此刻他揹負古劍,目光平靜,靜靜的坐在那裏!

蘇長空看着現在的陸川,總是有種不舒服的感覺,有種難以名狀的感覺,卻又不明所以,顯然此時的陸川早已變化極大。

在人羣中他還看到了楊延昭,同時楊延昭也發現了他,隔着遙遠的距離楊延昭還對他拱了拱手,蘇長空靜靜的收回了目光!

意外的是,朱飛那死胖子居然在3000餘名弟子中準確的找到了他的位置,坐在了他的右側,此刻那死胖子左手拿着一隻雞腿,邊啃邊跟他絮絮叨叨:“長空,你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短短一個月的時間你的變化怎麼如此之大?居然那麼牛逼啦?疼青山楊延昭他們都不是你的對手了?”

看蘇長空並沒有搭理他,胖子把那張猥瑣的臉湊了過來盯着蘇長空:“你倒是跟我說說呀?你那麼牛逼了我怎麼辦?要不你跟兄弟說說?”

看着近在咫尺滿臉油膩的猥瑣臉龐,蘇長空有些哭笑不得,一把把他推開“滾一邊去,死胖子!”

朱飛聞言瞬間大怒:“好你個蘇長空,這就開始嫌棄我啦?當初你被人揍是誰爲你出的頭?當初是誰爲了你挨葉辰的毒打?你牛逼起來就忘了兄弟了?你個挨千刀的!”

滿臉幽怨的朱飛張牙舞爪的像蘇場空撲了過來,蘇長空滿臉嫌棄,一腳把豬飛踹了出去,朱飛瞬間發出了一聲殺豬般的叫聲!

雖然如此,但蘇長空的心裏卻暖暖的,他來輪迴宗接近三年,便也只有這一個朋友了!

瞬間周圍的人紛紛投來鄙視的目光,本來他們就對蘇長空和朱飛不待見,他們二人常年外門大比倒數第一第二,雖然如今的蘇長空實力有所突破,但居然敢去褻瀆聖女,更是被人嫌棄!

畢竟他已經成爲了名人,追求聖女慘遭拒絕,卻異想天開的想要褻瀆聖女,這是人乾的事嗎?

這時蘇長空忽然感到左側有一道敵視的目光朝他射來,蘇長空轉頭看去,卻意外的發現外門首席大弟子,白秋水正坐在他的左側,白秋水發現蘇朝空發現他後,陰陰的冷笑一聲,隨即做出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蘇長空眉頭大皺,沒想到白秋水居然對他滿含殺意!

顯然這一次外門大比,蘇長空怕是障礙重重!

難道白秋水也成了穆秋容的人了?

蘇長空在心裏犯着嘀咕,不過隨後他又冷笑一聲,怕什麼?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不找自己,自己還要去找他呢!

有他在正好可以成爲自己的墊腳石,把他踩在腳下,用來扣開宗門高層的關注,再好不過!

“時間到啦!開始發放考卷吧!”

廣場上面的一位長老淡淡開口,頓時,許多內門弟子上前領取考卷發給外門弟子!

這時一位容顏俏麗,風姿曼妙的內門弟子走到蘇長空的面前發給他卷子,蘇長空定睛一看,居然是那天想要對他下殺手的明月!

卻見明月對他微微一笑:“小弟弟,你要好好考哦,爭取成爲內門弟子,師姐還要好好****你呢!”

聽到這話蘇長空頓時無比惡寒,****我?媽賣批!這明月真他媽的是一個妖孽!

隨後碩大的廣場寂靜無聲,諸位外門弟子陸續拿到了考卷,紛紛開始作答!

蘇長空看了看坐在他右側的那個猥瑣胖子,居然發現他少有的認真,端正正的作答。

又看了一眼坐在他左側的白秋水,卻見白秋水拿到考卷後也很安靜,大概是足夠的自信,極爲認真的寫着答案!

直到這時蘇長空哀嚎一聲,有些無語,在地球時他就對這類的考試感覺有些頭皮發麻,沒想到穿越之後居然還要考試,這不坑爹嗎?

坐在他左側的白秋水聽到他的哀號,不屑的冷笑一聲,廢物就是廢物!

蘇長空終於認真了下來,目光掃了一眼手中的考卷,嘴角有一抹淡淡的笑容露出,隨後拿起筆開始作答,就是他第三次外門大比,必須要認真起來,他知道,有無數的人正等着看他的笑話,期待着他被逐出宗門,如果一旦他真的被掃地出門,估計當天就會被無數的人就地斬殺,很可惜,註定讓他們失望了!

考題由易到難,前面的部分都是關於修行的基礎問題,大多數外門弟子都能夠做答出來!

蘇長空下筆如有神,解題的速度相當之快,畢竟論文化程度,這個大陸上的人遠遠不及他這個穿越而來的人!

當看到最後幾題,蘇長空的作答速度才稍微緩慢了一些,需要認真的思考一下,才繼續作答!

隨着時間一點一點過去,有些外門弟子的額頭有汗水滲出,甚至還有一些緊張的哭了起來,因爲考卷的後面越來越難,答題思路也越來越廣!

終於筆下如有神的蘇長空全部作答完畢放下筆,沒想到身邊的白秋水幾乎與他同時作答完成,顯得很是輕鬆!

白秋水意外的看了他一眼,對他流露出了一個挑釁的笑容,蘇長空收回目光毫不爲意,畢竟咬人的狗不叫!

至於身邊的朱飛,此時仍有些氣惱,顯然筆試對於他來說是相當困難的!

“果然和往常一樣,白秋水是第一個答題完成的!”

臺上的長老們時刻關注着下面的外門弟子,有一位長老對白秋水頗爲欣賞!

“不是他,他身邊的那位比他更早一點,不過,應該是亂答一氣!”

旁邊的另一位老者笑着搖了搖頭!

漸漸的越來越多的人放下了筆答題完成,有些人比較高興,又有些人感覺有些低落,更多的都是忐忑不安!

終於伴隨着樹爲長老起身意味着外門大比的第一門文試完成! 考卷被收了上去,所有弟子又在廣場上集合了起來,等待長老們的現場批閱,等待的時間裏,緊張的氣氛隨之蔓延開來!

終於長老們把所有試題批閱完成,由輔助的內門弟子,明月,宣佈名單!

卻見明月巧笑若曦的站在臺上,瞬間無數的外門弟子喘息聲都粗重了起來!

確實如此,明月完全可以說是一個妖精,長相幾乎都要追趕上穆秋容了,乃是宗門裏有名的美女之一!是無數人的夢中情人,就連那些精英弟子,都有爲數不少的人對明月垂延三尺,足以可見她的魅力!

“首先宣佈,成績不佳排名靠後的1000名!

王玉,王清強,趙祥東,張飛飛……”

每當明月唸到一個名字時,下方便有一位外門弟子露出絕望之色,現在所念的名字乃是被淘汰的1000名,一股緊張絕望的氣息隨即在人羣中蔓延開來,有些人甚至埋頭痛哭,第一輪文試都沒有過,就直接被淘汰了,真是太過可惜!

隨着一個個的名字念出來,被淘汰的1000人終於全部唸了出來,瞬間無數人埋頭痛哭起來,因爲他們將面臨驅逐出宗門的危險!

外門大比一年一次,三年計一次總成績,總成績靠後的300名,將被宗門驅逐出去,畢竟強者爲尊的世界勝優劣汰!

前兩年朱飛與蘇長空同樣如此,每一次皆是文試的時候就被淘汰,綜合排名朱飛倒數第二,蘇長空倒數第一!

蘇長空詫異的看了朱飛一眼,沒想到這廝,這次居然同樣晉級了?

難道他一直扮豬吃老虎?看着這個猥瑣的胖子,蘇長空怎麼都不敢相信,明明對修行一竅不通的他,這次文試成績居然如此之好?

矮胖的朱飛此時手裏仍然拿着他那個雞腿,對着蘇長空猥瑣的一笑,蘇長空頓時無語!

雖然蘇長空這次晉級,但情況仍舊不容樂觀,因爲前兩次外門大比綜合成績他排名倒數第一,這次必須要有亮眼的成績,否則依舊有被驅逐出去的可能!

剩下的所有晉級的人同時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氣,顯然他們晉級成功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