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的一聲。

Home - 未分類 - “叮”的一聲。

那吳樑不閃不避,卻是用手直接抓住了凌芳的劍身,那手似乎就如鐵打的一般,發出清脆的一聲響聲。

“給我放開。”凌芳嬌喝一聲,手腕一抖,長劍便突然如游龍一般抖動了起來,白色的劍氣頓時震開了吳樑抓住劍身的手,而吳樑,也是後退了幾步,與凌芳拉開了距離。

衆人見兩人在大殿之中大打出手也沒去阻止,反倒給兩人挪開了一些地方,就連沈元放也沒站出來,只是皺着眉頭看着兩人,似乎是在想些什麼。

“小女娃娃長相如此貌美,出手卻如此歹毒。”吳樑看着凌芳,挑釁的說道。

“少廢話。”凌芳二話不說,再次提劍而上。

吳樑也不甘示弱,身子一矮,雙拳便發動了攻勢。

這時候,所有人都看見,那吳樑的雙拳上,似乎向是戴了一雙手套一般,而且還發出一陣陣藍色的電弧。他每揮出一拳,那電弧便變成一把利劍的模樣向凌芳刺去。

兩人雖然開打,但在這蜀山的大殿之中,卻都不敢太過放肆,並沒用上什麼大範圍殺傷的法術,就連劍氣也都控制在一定的範圍內,只能算是拳腳上的較量了。

那吳樑雖然是一派的掌門,但是修爲卻也是雷劫期,與凌芳相差不大,只不過,他那雙拳卻是有些門道,一時半會,兩人打的你來我往,反倒誰也不能奈何的了誰。

突然,在凌芳一劍再次刺過去的時候,那吳樑卻是沒有出拳,只是身子一矮,反倒再次一把抓住劍身,順勢鑽過凌芳的長劍,速度奇快的向凌芳貼了過去,然後,那閃着藍光的拳頭便向凌芳的腹部打了過去。

凌芳大驚,想要掙脫卻已經來不及。

這時候,旁邊卻突然閃出一道身影,飛快的來到了吳樑的身後,一把抓住吳樑的衣領。

就在吳樑那一拳快要打到凌芳的時候,卻突然感覺身體一頓,緊接着便向後飛去,摔在地上發出一聲悶響。

“何人偷襲我。”吳樑一個翻身快速站了起來。

只見玉陽子負手站在凌芳前面,一臉笑嘻嘻的模樣看着吳樑,說道。“吳門主,你們就算是切磋,你這下手也有些歹毒了吧?”

吳樑看到玉陽子站了出來,卻是冷哼了一聲,說道。“我出手歹毒?哼,你怎麼不說那女娃娃出手歹毒呢?”

“你辱人名聲在先,她纔出手的,何來歹毒之說呢?”玉陽子說道。

“好了。”沒等吳樑再說話,沉默了半天的沈元放卻是站了出來,沉聲說道。“吳門主,還請不必多言了,現在大難當前,還是以大事爲重吧。”

“據本座所知,秦盟主並非故意失蹤,同時失蹤的要有四大隱世門派藥宗的掌門北冥戰前輩。”

見沈元放出面了,吳樑也不好再說什麼,只是冷冷哼了一聲,撿起地上的酒葫蘆,再次坐到了角落裏自斟自飲了起來。

“好了,各位。”沈元放大聲說道。“現在,大家都去安排下各門派的弟子吧,估計,魔道就快動手了。”

正說着,只見一個小道士匆匆忙忙的跑了進來,連與沈元放問好都來不及,就急急忙忙的說道。“掌門,不好了,不好了,魔道打上來了,來了好多人啊,下面各門派的弟子已經與魔道開戰了。”

“這麼快?”沈元放驚訝的問道。“快,我們一起下去。”

說罷,一羣掌門全都拿出了自己的武器,跟在沈元放身後出了那大殿。

果然,當衆人下了那懸空島便發現,魔道浩浩蕩蕩的一羣人已經殺了過來,與各門派的弟子打在了一起,刀光劍影,劍氣縱橫,時不時的人羣中便傳出一兩聲慘叫的聲音。

放眼望去,那遠處的空中卻是站着五個人。最前面的,赫然就是田長老。

“田長老,別來無恙啊。”沈元放看着田長老,咬着牙冷聲說道。

“沈元放啊,哈哈,我當是誰呢。”田長老看着沈元放和他身後那寫大大小小的門派掌門,並未露出一絲懼怕的神色,而是大笑着說道。

“我來便來了,不用這麼大張旗鼓的迎接我的。”

沈元放不搭理田長老這茬,而是冷冷的說道。“你以爲,你魔道就這麼幾個人便可拿下我蜀山麼?”

“不不不。”田長老連連搖頭,說道。“我什麼時候說要拿下你蜀山了?只不過是率領魔道的弟子來與你們這些名門正派切磋一下而已。不然,我早就下去了,還爲何要在這裏等你?就是爲了跟你敘敘話。怎麼說,我也是出自蜀山之人不是麼?”

“呸。”沈元放呸了一口,說道。“你是蜀山的叛徒,還好意思說自己是蜀山的人。”

嘴上說着,沈元放心裏卻是急轉。

那田長老身後站着的,則是魔道八門中的四個門主,可是,爲什麼只來了四個?

正想着,那個剛纔進入大殿報信的小道士再次御劍慌慌張張的飛了過來。

沈元放神色一緊,見那小道士神色慌張,便知道肯定是又出了什麼事。

“掌門,不好了。”小道士大聲喊道,若不是沈元放一把拉住他,恐怕他都要從劍上掉下去了。

“不要慌,有什麼事情慢慢說。”

“掌,掌門,事情是這樣的。”小道士定了定心神,貼近沈元放耳邊,小聲說道。“剛剛接到消息,其他門派都遭遇到了魔道的進攻。”

“什麼?”沈元放大驚,轉而滿臉憤怒的看着田長老。

“好算計,好算計啊。”

此時,沈元放是心驚不已,看來,凌芳姑娘猜的沒錯啊,果然是這樣,大意了,大意了啊。

“哈哈。”田長老得意的大笑道。“沈掌門不要怕,只是讓我魔道弟子與各門派的弟子切磋一下而已,哈哈。”

看着那田長老囂張的模樣,沈元放是氣的真想吐血。

沒想道自己一時大意,竟然着了他的道兒。

恐怕,這次各門派都會損失巨大了。

Www◆тt kan◆¢ O 雖然那小道士說的聲音小,但這消息還是就病毒一樣,很快就蔓延而開,所有門派的掌門幾乎都收到了這個消息,人羣中頓時就炸開了鍋。

“沈掌門,我們,我們門派裏有些事情急需回去處理,就先告辭了,還請見諒。”說罷,這掌門便對着他門派裏在下面與魔道弟子交戰的弟子發出了撤退的信號。

“沈掌門,我也有急事,長老要我回去商議,我也告辭了。”有人帶頭離開,便有人跟風,那理由,也是千奇百怪。雖然大家都心知肚明。

“沈掌門,我門派中有急事。”這是最多的藉口。

更奇怪的是,還有人說自己的第八房小妾要生了,要趕回去接生。

沈元放那個氣啊,你一個鬍子拉碴的大老爺們,還回去幹產婆子乾的活兒?

這種理由也是多不勝數,什麼老婆要生了,小姨子要生了。

更有離譜的是,還有說自家的大狗阿花懷了隔壁門派看門狗大黃的狗崽子,他要趕回去處理。

“各位,你們不能走啊,這是魔道的陰謀啊,你們走了,蜀山就完了,那封印一旦被破壞,修行界將會面臨大難啊。”沈元放苦苦的勸道。

可無論怎麼說,一些中小門派的掌門都是急急的搖頭,招呼上各門派的弟子就各自返回,眨眼間,竟然走了個一乾二淨,那魔道弟子卻也不糾纏走掉的人,只對剩下的人動手。

此時,下面只剩下峨眉,武當,少林和蜀山四門派的弟子,就連那以我佛慈悲,普渡天下衆生爲口號少林光頭門都走的一乾二淨。

這一走,四大門派的弟子頓時壓力倍增,傷亡數量也不斷的增加。

沈元放一時間急的都快吐血了,心裏把這些走掉的門派罵的幾乎狗血淋頭。

本以爲這些人會顧全大局,結果後院一失火,全都跑回去救火了。

他們怎麼就想不到,如果那封印被破壞,別說你後院會起火,前院估計都會燒個精光。

沈元放可是把田長老恨死了。

修行界也一樣,兵對兵,將對將。那田長老與八門門主沒動手,他們這些掌門人也不好下去大開殺戒。

“沈掌門,莫慌。”玉陽子卻是笑了起來。

“嗯?”沈元放不解的看着玉陽子,心中很是納悶。

這都火燒屁股了還不慌?那什麼時候才該慌?

正說着,遠處突然人影閃動,又是一羣人出現在了空中,全都是御劍而來,瞬間就加入了戰場。一時間,戰場各種法術各種劍氣縱橫交錯。

“哈哈,好,很好啊。”田長老見魔道弟子被這突如其來的一羣人壓制住,反倒是笑了起來。

“四大隱世門派果然名不虛傳啊,旗下弟子也是個個修爲了得。”

“不過,你們以爲這樣就可以了?哈哈,還早着呢。”

說罷,田長老竟然身影一閃,突然出現在了沈元放面前,手掌中帶起一陣黑色的光,一掌就向沈元放的腦袋上拍了過去。

沈元放心中暗罵田長老不守規矩,開打都不說一聲。慌忙間,身體急急向後退去,同時,手中也多出一把長劍。

後退間,長劍也是發出一道劍氣,堪堪擋住田長老的一擊。

那四個魔道的門主也是同時發動了進攻,各自迎上了其他三個門派的掌門。

“沈元放,今天老夫就叫你知道我的厲害。”田長老大喝一聲,突然雙手齊齊泛出一陣黑光。

“龍騰。”

隨着田長老一聲大喝,雙手中的黑光直衝天際,然後,那空中便傳出一聲震耳的龍吟,緊接着,一條巨大的黑龍咆哮着衝向了沈元放。

沈元放不敢大意,畢竟他與田長老的修爲不對等,只能收劍快速逃跑。但那黑龍就好像裝了定位系統似的,別人不管,就直追沈元放。

“沈掌門,莫慌。”這時候,那東郭無敵卻是出現在了沈元放身邊,雙手中各拿着一柄巨大的戰斧。再配合上他那粗獷的形象,顯得極其威風霸氣。

“姓田的小子,你這邪門歪道的黑龍也算是龍嗎?哈哈哈。”東郭無敵狂笑道。“那老子我今天就讓你看看,什麼才叫龍。”

說罷,那兩柄戰斧交錯在一起,爆發出一團謠言的金光,接着,一聲更爲巨大的龍吟響徹天際。

雙斧交錯的地方,出現了一隻巨大的金色龍頭,接着,金龍的身體也出現了,竟然是比那黑龍還要大了一圈。

一黑一金兩條巨龍發出嘹亮的龍吟,氣勢洶洶的衝向了對方。

“轟”的一聲,兩條巨龍撞在了一起,居然勢均力敵,誰也沒有被對方打退。

不過東郭無敵的金龍畢竟要比那黑龍大了一倍,而且東郭無敵的修爲也比田長老要高一些。

本着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的原則,還是那金龍佔據了優勢。

只見那金龍再次發出一聲嘹亮的龍吟,竟然張開大口,一口咬向了黑龍的龍頭,看那架勢,是要直接把那黑龍生吞活剝了一般。

就連沈元放都看的心驚不已。

這個級別的較量,果然不是蓋的,也不知道那金龍吞了黑龍,會不會消化不良什麼的?

正想着,便看到金龍一口咬在了黑龍的脖頸上。黑龍頓時慘叫一聲,瘋狂扭動着那碩大的身軀,想要甩開金龍,但是哪裏有那麼容易。

在金龍強勢的進攻下,竟然一點一點的擊潰了黑龍的防禦,片刻後,那黑龍便化作一道黑煙,徹底消失了。

“不愧是軒轅閣的掌門。修爲果然了得。”田長老看着東郭無敵說道。“但是,這不算什麼,再接我一招吧。”

說完,田長老的雙手中又是爆發出一團黑色的光芒。

“星辰墜落。”田長老大喝一聲,接着,東郭無敵就感覺到天空突然暗了下來,密密麻麻還帶着火光的隕石便飛快的向他砸了過來。

“很強啊。”東郭無敵說道。

雖然這隕石夠密集,但東郭無敵也不是吃素的主。

“你玩龍,我陪你玩龍,你玩這隕石,我卻是玩不來了,不過,我也有辦法。哈哈。”東郭無敵大笑道。 雖然他名號叫東郭無敵,但他也不是真正無敵的,所以,在面對這砸向他的隕石,也不敢硬碰硬。

田長老的修爲雖比他弱了些,但也差不了多少,這一擊,威力還是極大的。

“風捲殘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