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怎麼可能呢.我刻意隱瞞了自己在煉器門所學的東西.所用的都是我在雲嵐星所學.他們摸不著頭腦的.」凌沖斷然道.

Home - 未分類 - 「沒有.怎麼可能呢.我刻意隱瞞了自己在煉器門所學的東西.所用的都是我在雲嵐星所學.他們摸不著頭腦的.」凌沖斷然道.

可是雖說如此.心思縝密的蒼瀾還是有些憂心.道:「凌師弟.話不是你那麼說.你不知道那個金翠萍雖然沒什麼腦子.但是他們卻有一個聰明無比城府很深的大師兄.」

「哦.師姐你這意思是…….」凌沖詫異的道.

蒼瀾看看凌沖.有些不安的說道:「封龍星煉器門宗主手下.也就是你我大師伯手下的大弟子鄭海是個出了名的姦猾之人.白天我和他們大鬧了一場.你去教訓金翠萍.就算是她想不到.那個鄭海估計也會想到是我們所為.」

「怎麼會.他們怎會知道師尊有我這個男徒弟.」凌沖好奇的道……. 蒼瀾知道這事情說起來有些不可思議.但是對於封龍星那邊她還是有所了解的.所以幾經猜測之下.斷然覺得鄭海有理由能夠想到這一層.這不僅是因為鄭海的狡猾和聰明.更多是因為鄭海這人手下有很多的眼線.遍布各大星球.所以蒼瀾幾經思量才認真的對凌沖道:「凌師弟.這事是很有可能的.我可以保證.」

凌沖看蒼瀾這麼認真的說.心裡也有些莫名的慌亂了.原因並不是因為他害怕那些人.而是不願意給牛老五和玉衡星上的這一煉器門的宗門找麻煩.

凌沖黯然的坐回到座位上.看著蒼瀾正色的道:「師姐.那這下該怎麼辦.」

蒼瀾嘆了聲氣.默默地坐在凌沖的一邊.道:「凌師弟.說實話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蒼瀾這麼沒有底氣的回應.使得凌沖更加的慌亂了.想了想.於是對蒼瀾正色又道:「師姐.實在不行我明天去找師尊.這事是我引起的.一人做事一人當.我不會連累門派的.」

「糊塗.」蒼瀾嬌喝一聲.「你以為這樣那些人就不追究我們了.他們這次說白了不是沖你來的.即便事情是你引起的.那麼他們也會拿這個為借口.攻擊我們宗門.目的很簡單.就是讓我們不再有爭掌門之位的資格.」

「這個我明白.」凌沖斷然道:「這也是我正擔心的.所以我才提出自己承擔.讓師尊將我開除師門.這樣一來我不是玉衡星煉器門的人.他們就不能拿你們怎麼樣.」

「不行.」蒼瀾又是一聲厲喝.「你別有這樣的想法.我們是不會讓你退的.即便是師尊他老人家也不會讓就此離開煉器門的.這樣一來也太長他們的志氣了.本來這件事情就是他們做錯在先.所以你不要有什麼壓力.這事就交給我辦.」

凌沖看著面色決絕的蒼瀾.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師姐.這……」想要說些什麼卻又是欲言又止.本來凌沖就是一個不善言辭的人.何況是現在這樣的情況.

凌沖現在最不想的就是因為自己而讓玉衡星這煉器門受到連累.牛老五和蒼瀾對他有恩.這恩情還沒有來得及回報.因為自己的一時衝動給他們製造麻煩.凌沖這下又是於心何忍.

想了想.凌沖還是果斷的向蒼瀾道:「師姐.你不用再說了.我決定了.今夜我就離開煉器門.這樣一來即便是他們找來也找不到我.就說我犯了什麼錯誤師尊將我逐出們去了.這樣一來那些人就不會在糾纏了.」

「凌師弟.你這是什麼意思.我給你說了這麼多你怎麼就不明白呢.得.我也不跟你說那麼多了.反正你記住你既然加入了煉器門.那麼我們就是同一艘船上的.我們什麼時候也不會將自己的師兄弟出賣.讓自己師兄弟為我頂罪.師尊也是不答應的.」蒼瀾決然又道.

「那.那師姐你說.不這樣的話那我們該怎麼辦.」凌沖深深質疑道.說完兩人都沉默了.像這樣的事情還真是難辦.有些棘手是一定的了.處置不好將會擴大影響力.到時候恐怕就更加難以收場了.

在短暫的沉默中.蒼瀾一直在想著對策.雖然鄭海他們那邊還沒有什麼消息具體的穿出來.可是早作打算他一定是不會錯的.

…………

過了約莫盞茶的功夫.蒼瀾似乎好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看著凌沖表情堅定的說道:「事到如今只有一條路了.」

「什麼.」凌沖趕緊向蒼瀾問道.

看著凌沖期待的眼神.蒼瀾面色轉為輕輕一笑.或許這樣才不至於給凌沖造成更大的緊張和壓力.於是蒼瀾輕鬆的說:「將計就計.一不做二不休.我們先發制人.」

凌沖驚詫的看著蒼瀾.道:「師姐.你的意思是說……」

凌沖欲言又止.他不知道自己的才猜測對不對.所以就沒有繼續的說下去.蒼瀾或許明白凌沖話里的意思.但還是解釋說明道:「凌師弟.他們要是不來就算了.如果要是來了.那我們給他們來個大張旗鼓的迎接.讓其他門派的人加入來.一旦他們動手.那麼我們就先發制人.就說封龍星為得到掌門一位不則手段的要消除異己.」

「妙妙妙.這一招真的很好.師姐我們就這麼辦.」凌沖這下興奮的說著.剛才茫然無助的陰雲一掃而空.現在有了蒼瀾這個方法說不定還能變被動為主動.

可是稍後凌沖又提出了自己的一個疑慮.那就是請誰過來.以什麼樣的理由請人家過來.總得有個合適的說詞.不然事情不會順利的進行.

凌沖提出的這些.顯然蒼瀾已經想到了.於是對凌沖道:「凌師弟.離我們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叫碧雲星的星球.那上面的煉器門宗門很受煉器門的愛戴.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是最知書達理的.也不予外界爭什麼.和老五的性格有些相像.」

凌沖一怔.接著又說道:「那師姐你的意思是說.我們請碧雲星上的師兄弟前來.」

「不錯.」蒼瀾微笑著說.

「那我們以什麼理由啊.師姐你想好了沒有.」凌沖補充著再次質疑道.

「嗯.」蒼瀾點點頭.道:「碧雲星上有兩個師姐.一個叫玉風.一個叫雲風.她們兩個人修為極高.也頗得師兄弟們的喜歡.在煉器門的青年一輩的弟子當中聲威最高.請他們來是最合適的了.因為這連個人和我有些交情.他們很是喜歡我在地元星上的穿著打扮.所以我就以去了一趟地元星給他們帶了幾身衣服.你讓他們過來試穿.順便我們姐妹在聚一聚.」

「這樣好是好.可是她們要是問起我的身份我怎麼說.」凌沖再次詫異.

「你就直說是剛入門的就行.這個不用隱瞞.」蒼瀾道.

「那他們會跟我來嗎.還有她們要是問起你怎麼不親自來.我又該怎麼說.」凌沖想的很多.將有可能發生的都想了一遍.

蒼瀾一開始沒考慮這麼多.凌沖一說這細節倒是還真算一回事.所以蒼瀾想了想就說.「這樣.如果他們那麼問你.你就說我因白天在封龍星的事情被牛老五關了緊閉.不能親自來請她們.她們一聽就會來了.」

「好.那我就按照師姐的意思去辦.」凌沖道.

「好.我也去準備一下.」蒼瀾道.

凌沖不解的看著蒼瀾.說道:「師姐.你要去做什麼準備.」

「我怕她們封龍星那邊的人今夜就會來襲擊.所以盡量的拖住他們.」蒼瀾堅定的說.雖然事情沒有發生.但是蒼瀾似乎已經能夠確定了.所以現在她已經按照封龍星來人做打算了.事實上蒼瀾估計的正不錯.

封龍星上的鄭海和金翠萍這會兒正向荒漠城趕來.和凌沖分手后.凌沖獨自再去傳送陣.這次去碧雲星上找救兵.跟之前的心情是完全不同了.

蒼瀾則去了荒漠城.密切的注視著遠方的.

凌沖乘著傳送陣快速的向碧雲星而去.蒼瀾在荒漠城上空凌空看著遠方的一切.果然一道光慢慢的從遠處越飛越近.接著就是破空之聲的傳來.

「來了.他們還真快啊.」蒼瀾暗自慶幸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要不是她對封龍星上的那些人有了解.估計這會兒要吃虧的就是他們了.

蒼瀾既然在這裡截住封龍星上的來人.那麼他就想到了怎麼阻止的辦法.荒漠城這裡是被沙漠圍繞的地方.周圍幾乎是寸草不生.黃沙之內常有一些妖獸在裡面橫行.

這些妖獸是在黃沙中生存的東西.所以他們不僅抗熱.還能在這黃沙中行動自如.蒼瀾自從來到了荒漠城的上空.就已經是做好了準備.她一向是這樣.很少打沒有準備之戰.

蒼瀾的方法其實很簡單.她就是在來的路上到這黃沙內大量的吸引沙怪跟隨她過來.每一個怪物都是打上幾下就跑.一邊跑一邊找這些沙怪.

最後散落在黃沙中的沙怪就是越來越多.跟著蒼瀾很快就聚集在了荒漠城的前方.一整片的妖獸都停在那裡.等待著鄭海和金翠萍的到來.

要說這些妖獸在黃沙中散亂的習慣了.怎麼會這麼甘心被蒼瀾騙的跟著不放.原因也很簡單.蒼瀾手中有這些黃沙怪物最喜歡的東西.也就是蒼瀾從廚房裡偷出來的肥美鮮肉.

這些黃沙怪物都是嗜血之物.他們最喜歡的東西就在蒼瀾的手中.所以他們就不斷跟隨著蒼瀾過來.並且聚集到一起不消散.等待著肥美的鮮肉落下.

蒼瀾除了這些以外.還準備了一些其他的東西.這些東西就是能量晶石.如果鄭海他們來這裡.那麼他們在傳送陣中一定會消耗大量的晶石.如此一來他和金翠萍就更加渴望這些晶石了.估計不錯的話他們一看到能量晶就會沒有抵抗力的.因此蒼瀾正好利用了這一點. 不得不說蒼瀾這個古靈精怪的小女子.想到的方法也是很聰明的.事實很快就驗證了她設計的這個圈套對於伏擊來說是多麼的實用.

金翠萍和鄭海一起飛過來.素的很快就像是天邊劃過的流星一樣.蒼瀾在做好一切后.就找了一個地方隱藏了起來.默默地注視著即將發生的一切.

或是成功阻攔住他們的到來.或是起不到任何作用.金翠萍和鄭海還會以最快的速度向別苑小築飛去.蒼瀾當然是期待前者了.

很快.金翠萍和鄭海就飛了過來.漆黑的夜色里.就在他們的下面.閃閃發亮的晶石對於修真者來說是極具誘惑力的.鄭海首先發現了下面的異常情況.

猛然鄭海在快速的飛行中停了下來.同時示意金翠萍也停住了身形.鄭海看著下面的一點點的亮點.對金翠萍道:「師妹.你快看.那是什麼…….」

順著鄭海所指.金翠萍也很快的就發現了地上的光點.於是同樣的驚訝向鄭海質疑道:「大師兄.哪裡難道是能量晶石.」

「不錯.一定是能量晶石.」鄭海斷然的說著.

「我看也是.我們不妨下去看看吧.」金翠萍高興的說道.

「不行.」鄭海及時阻止著說.

「為什麼啊……」金翠萍不解的質疑道.

「師妹.難帶你不覺得有些怪異嗎.」鄭海提出自己的疑惑.

「大師兄你的意思是說下面是個圈套.」金翠萍驚訝道.

鄭海點點頭.「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

金翠萍看看下面.又看看鄭海.再看看這茫茫的夜色.於是對鄭海道:「大師兄.我覺的你是多慮了.不會有事的.誰會在這大半夜設計個圈套來對付你我啊.再說了誰會知道你我大半夜的來這裡啊.」

鄭海想了想金翠萍說的也不無道理.他們兩個這次偷偷潛入玉衡星.之前並沒有和誰結仇.想來也不會有人在這裡處心積慮的害他們.於是鄭海也就放下心來.

躲在暗處的蒼瀾.看他們不中圈套.本來有些失望和失落.已經開始準備下一步攔截的蒼瀾.沒想到下一刻竟然看到金翠萍和鄭海在遲疑了一陣子后還是向下面飛去了.

看來這能量晶石的誘惑力是在是太大了.幾乎可以讓人忽略各種危險不計.這個金翠萍和鄭海可是吃了苦頭了.剛一落到地面上.早就在這裡饑渴難耐的黃沙怪物幾乎是一擁而上.片刻就將鄭海和金翠萍兩人衝散.

他們兩個甚至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就這麼被無情的讓這些妖魔給吞沒了.無數的黃沙怪物將金翠萍和鄭海分成兩個包圍.

鄭海和金翠萍再也顧不上什麼能量晶石了.全力以赴的對付著這些黃沙的怪物.法寶在暗夜中亮起.拼力的在黃沙怪物中衝殺著.

這些黃沙怪物雖然不難對付.但是卻是相當的難纏.打不打根本就不嫌少.這時因為這些黃沙怪物都是沙子形成的.一旦你打散了.他就會很快的重新合起來.除非將它整個散盡.不然就不會真正的消滅一個.

看著鄭海和金翠萍在下面忙得不亦樂乎.蒼瀾也是興緻高昂的向來路飛去.徑直到了自己的住的地方.在房間里休息.等待凌沖帶著兩位碧雲星上的師姐前來.

想著想著.蒼瀾有些困意的就在床上睡著了.

凌沖這時候憑藉傳送石已經到了碧雲星.有了前者的封龍星之行.碧雲星已是有了經驗.在空中變作一道流光快速飛行的凌沖.很快就發現了下面的一座很大的城鎮.

於是從空中落下.凌沖很快就到了這城鎮的裡面.沿著街道尋找.不一會兒就找到了煉器門的所在.其實這並不難.煉器門的聲望幾乎是位居所有門派之首.

恐怕除了玉衡星牛老五他們這一支脈宗門.其他的地方都是非常的顯赫.所以有了這樣的找尋經驗.凌沖很快就找到了煉器門的所在.

可是這麼晚了怎麼進去才好呢.進去以後要怎樣找到那兩位師姐呢.畢竟他一個男子大半夜的來尋找兩個女子有些不雅.於是想了想還是做了一個決定.那就是等天亮.

此刻這個時辰離天亮也不久了.修真門派之人因為早上要做呼吸吐納的修鍊.畢竟早上的空氣比較新鮮.所以凌衝決定等到天亮的時候.煉器門大門一開他就進去.希望能來得及.

主意拿定.凌沖看了一下天色.隨後縱身一躍飛到了煉器門的房屋頂上.這一頓折騰他也是夠累了.就這麼在屋頂上看著天空.在威風的吹拂下慢慢的睡著了.

…………

一陣開門聲響起.這時猛然將凌沖驚醒.迅速向下看去.正是煉器門的兩個小弟在打開了大門.而這個時候天也已經是蒙蒙亮了.

時機到了.凌沖從屋頂上縱身飛下來.輕輕的落到地面上.看著兩個開門的小弟子尚未走遠.凌沖快步走上前.故作敲了敲門道:「兩位小師弟請留步.」

那兩個小道人並沒有走遠.看著凌沖走過來.於是很驚訝的互相看了看.然後兩人就向門前迎了去.走到近前一施禮的道:「這位小哥是哪裡來的.這麼早來我煉器門所謂是何事.」

凌沖趕緊還禮.道:「哦.是這樣的.兩位小師弟.我也是煉器門的.我在玉衡星修鍊.你我是同門.只是我加入的時間比較晚.也許你們不認識我.」

兩位小道人面上一驚.同時趕緊又次施禮道:「原來是同門師兄.請恕我們無禮了.」

凌沖又次還禮.接著兩個小道人道:「不知師兄高姓.這麼早來有什麼要事嗎.」

凌沖乾淨回道:「是這樣的.我想找一下兩位風師姐.勞煩兩位通稟一聲.」

「找師姐.」兩個小道人有些詫異.

凌沖趕緊解釋道:「哦.兩位小師弟別誤會.我是受人之託.是兩位師姐的好朋友.」

「那既然這個樣子.你稍等一下.我們去去就來.」兩個小道人說完就像裡面走去.

凌沖只好在門外稍作等待.還好沒過多久.他們就又過來了.引著凌沖向裡面走去.徑直向門派弟子所修鍊的地方而去.哪裡是一個練功的地方.每天都會有弟子來這裡打坐.

凌沖順利的見到了兩個女子.一個是清風.一個是雲風.在短暫的交談之後.凌沖將自己的來意說明了.她們兩個女子自然是高興的.

「想不到倉師妹還記得這些事情.」雲風開心的道.

清風有些詫異的說:「凌師弟.你這麼早來難道就是因為倉師妹讓我們過去試衣服這樣的小事.是不是還有什麼事情啊.為什麼倉師妹不自己前來.」

凌沖就知道他們會這樣說.於是將之前商量好的說詞說給他們聽.這兩個女子一聽竟是樂了.雲風笑著說:「凌師弟.我明白了.你是想讓我們去說情吧.」

凌沖神情一怔.他沒要有想到這兩個女子居然想到了這裡.但是這也是合乎常理的.於是就乾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

清風這時道:「雲師妹.我看我們還是陪凌沖師弟走一遭好了.畢竟倉師妹和我們向來要好.這下被牛師叔關了緊閉.想來也會吃不少的苦頭.不然這凌師弟也不會這麼早過來.」

「好的.一切聽師姐的.」雲風道.

清風點點頭.隨後看向凌沖.又道:「凌師弟.你先回去.我和雲師妹馬上就到.」

「好.那有老二為了.」凌沖恭敬說完.隨後便向來路飛去.

…………

凌沖很快就回到了玉衡星.走近別苑小築.這時蒼瀾正在院子里來回徘徊獨步.正在焦急的等待凌沖回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