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妝紅袖.你真以為我剛剛是在和你說話嗎.我只是在拖延時間而已.」喬天魔尊得意大笑.雙臂交叉.猛烈一撕.

Home - 未分類 - 「哈哈哈哈.妝紅袖.你真以為我剛剛是在和你說話嗎.我只是在拖延時間而已.」喬天魔尊得意大笑.雙臂交叉.猛烈一撕.

虛空如傷口一樣綻放.一大團雷霆.遼闊無邊.上面密密麻麻.全是陣眼.每一個陣眼裡面.都居住著千百惡魔.

所有惡魔.齊齊吶喊.魔氣衝天.顛倒五行.毀滅大道.一道道毀滅性的風暴.升騰而起.無數閃電交織、密布.結成天羅地網.朝著四周劇烈濃縮的虛空.猛烈跳躍.爆炸.

噼里啪啦.

數不盡的裂縫.瞬間布滿整個虛空.

每一條裂縫裡面.璀璨雷光閃電.不斷積蓄能量.

滾盪氣勢.匯聚成滾盪天河.天河深處.全都是變幻莫測的鬼神意志.

「雷霆九州圖.」喬天魔尊雙眼怒視妝紅袖.臉上全是猙獰、得意的表情.

他剛剛和妝紅袖說那麼多話.就是為了拖延時間.好施展出這件絕世法寶.

咔嚓.

咔嚓.

轟轟轟轟.

所有雷霆.齊齊爆炸.在宇宙中組成一片巨大的雷霆國度.

妝紅袖一掌之力.凝聚的虛空.一下子被徹底打散.

數不盡的虛空、星辰.炸成浩瀚無邊的泥潭.狠狠塌陷.

無數閃電.交織成山川河流.皇朝國度.萬象眾生.數不盡的生靈.都出現在這幅圖中.勁道兇惡、精悍.無數殺招.滾滾蕩蕩.如同洪流天河.朝著妝紅袖傾瀉而下.直打得蒼穹破滅.日月輪迴.破滅亘古.群仙隕落.

「區區一個天國神族.下等位面的垃圾.臭蟲.還敢在我面前耍花樣.」妝紅袖臉上.看不出絲毫慌亂.

「故弄玄虛.」喬天魔尊連連咆哮.手臂揮動.無邊魔氣.凝聚成千萬丈長的鋼鞭.一下打破層層空間.緊隨雷霆.打向妝紅袖頭顱.

「神靈之力.大道之法.玄相法身.火炎真仙.」妝紅袖目光凝聚.口中念出符咒.腳下巨蟒.猛地一動.剎那之間.穿越不知道多少空間.一下子就到了雷霆面前.

「竟然還敢主動湊上來.那我就送你一路.反正你死在這下等位面.就算是天衍學院追查起來.也查不到我天國神族頭上.」

喬天魔尊不斷怒吼.力量節節攀升.手臂肌肉.不斷鼓起.發出火山爆發才有的轟鳴.

「金陵誅仙劍.」

妝紅袖一聲長嘯.一道金色厲芒.從她袖中.激射而出.

剎那之間.金光如滾盪潮水.四周一片浩蕩.如同海洋.無所不包.無數歷史的明悟.大道的玄機.在海洋中連連涌動.上下沉浮.

喬天魔尊身前雷霆大圖.一瞬間也失去了聲響.泯滅了神威.

「這、這是怎麼回事.」

「這就是天威.你這種臭蟲.在天威面前.一個眨眼的功夫.都能死千萬次了.」

一片璀璨絢爛的金光中.妝紅袖一劍刺出.凌厲、壓迫.彷彿穿越時間.進入永恆.整片蒼穹.都要被一分為二.陰陽永隔.

雷霆國度.一下子就被惶惶如日的劍光洞穿.

山川河流.大千世界.一下子就被打得四分五裂.永墮輪迴.

「這怎麼可能.雷霆九州圖可是我花了足足三千年.才煉製出來的法寶.怎麼可能一下子就被打散.」喬天魔尊滿臉驚恐.

妝紅袖一劍將雷霆九州圖打得四分五裂.再猛然刺出兩劍.

兩道神芒.熊熊燃燒.洞徹天地.焚化萬物.同時刺穿喬天魔尊手掌.割開皮膚筋肉.大筋血管.穿透骨骼.交叉之後.從他肩膀位置.洞穿而出.狠狠一炸.

砰.

喬天魔尊整條手臂.全都炸得稀爛.碎肉血光.在半空鋪成一片滾盪大江.浩浩蕩蕩.周圍數千星辰.沾上血漿.一下子就晦暗下去.變成一顆魔氣死星.

「給我死.」

妝紅袖一舞長劍.世間大道.全部崩潰.數不盡的殺意.彷彿將虛空萬里.都拖入深淵.

「你殺不了我.今日之仇.來日必報.」喬天魔尊目眥盡裂.全身燒紅一般.血管如同長蛇亂舞.幾乎要炸破皮膚.彈射出來.

一股危險的力量.猛烈衝擊.

「大湮滅術.」

無數血珠.以喬天魔尊為中心.炸出一片混沌世界.血霧猛烈升騰.覆滅歷史長河.

混芒亂射.群魔亂舞.整個世界.都被血光血腥.狠狠浸泡.

四周不知道多少星辰.被血霧一罩.頓時悄無聲息地融化了.

妝紅袖目光凌厲.竟然兇悍不退.狠狠一劍.斬破血霧.刺入喬天魔尊眼球.從他後腦.貫穿出來. 四周血霧.滾盪如潮.猛然一炸.毀滅性的風暴.搖撼八荒六合.

妝紅袖目光一凝.長劍擋在身前.

砰砰砰砰.

一連串的撞擊.彷彿陸地移動.威力驚人.震得她腳下巨蟒.往後連退數千丈.這才停了下來.

整個虛空.都被魔化.彷彿是一片血漿濃縮而成的沼澤.而喬天魔尊.此刻完全不見了蹤跡.

「竟然使出大湮滅術.不惜降低境界.看來他對那個秦逸.還真是志在必得.不過那個人交代的事情.我還沒有完成.這個秦逸.現在還不能死.」妝紅袖沉吟片刻.伸手虛空一點.

砰.

遙遙遠處.一顆劃過的流星.轟然炸開.

燦爛的火光.在半空拉出一條絢爛迷離的弧線.

妝紅袖一踩蛇頭.巨蟒會意.身軀一卷、一彈.刷一下子.就到了火光面前.

「金陵誅仙劍.」

長劍一揮.虛空頓時沿著火光.一下子被切開.露出一片金碧輝煌.血與火又同時衝天而起.不斷噴涌的世界.

整個世界.就像是一片金色的平台.橫亘宇宙.不知道綿延多少萬里.

平台的周邊.十八根巨大的金色柱子.通天徹地.被每一根柱子的面積.延展開來.都超過御風大陸.如同一個個世界.血水和火焰覆蓋.隱約可以看到巨大的雕刻.透出太古、蒼老、猙獰的味道.

普通人望上一眼.就能夠驚駭致死.

「十八大獄……」妝紅袖目光凝聚.朝著這片世界望去.「處在第九層大陸和第八層大陸之間的縫隙里.屬於天國神族的世界.天國神族……哼……那又如何.」

妝紅袖冷哼一聲.臉上露出不屑神色.催動巨蟒.化作一束流光.迅速破開平台上空緊緊纏繞的紅雲.一下子進入了這片世界.

而這個時候.一道血色光芒.早先妝紅袖一步.已經進入了十八大獄.朝著其中一根天柱.快速飛去.

「該死.該死.天衍學院.妝紅袖.我一定要把你們的頭擰下來.敲碎天靈蓋.做我喝酒的酒杯.我饒不了你們.」

喬天魔尊.全身浴血.連連怒吼.從半空飛過.身後劃出一條長長的鮮血長河.

他的模樣.此刻無比狼狽.

左臂齊肩炸開.白色的骨渣.混合血痂.慘不忍睹.左眼也被妝紅袖一劍刺穿.挑出眼球.擊穿後腦勺.此刻只剩下一個血肉模糊的大洞.

再加上他猙獰扭曲.染滿鮮血的面容.原本俊美的臉龐.此刻披頭散髮.如同地獄中爬出來的惡鬼.

聽到喬天魔尊憤怒至極的吼叫.秦逸此刻.在萬象萬物鍾內.卻無比冷靜.

甚至讓人感覺.他平靜得可怕.

「萬華大陸.天衍學院.妝紅袖.」秦逸口中.仔細咀嚼著這十一個字背後隱藏的味道.

剛剛妝紅袖出手.一直到喬天魔尊重傷逃跑.所有畫面.現在都在秦逸腦海中.仔細回放.每一個細節.秦逸都不放過.

「這個妝紅袖口中說的天才弟子.幾乎可以確認.就是皇無極.沒想到皇無極竟然有這樣的手段.原本以為.在皇城歸墟中提升到炎王境界.連通到高等位面.就是他的全部手段了.沒想到那僅僅是冰山一角.

他竟然進入了萬華大陸四大學院之一.並且還是整個學院上下.準備竭盡全力培養的天才.就連現在境界超過他的妝紅袖.也由他隨意支配.」

「他實力超絕.天資極佳.並且還睚眥必報.

當時我在地動榜排位賽上.觸怒了他.並且屢次破壞他的大計.他現在對我.可以說是恨之入骨.聽妝紅袖今天的說法.他是要親手殺死我.或者是由他的手下……他的手下……難道是.」

秦逸眼眸.猛然一亮.如同陽光照雪.雪亮冰寒:「一定是秦雨薇.如果真是這樣的話.秦雨薇現在恐怕也在皇無極的幫助下.極力提升實力.」

「皇無極原本就囂張跋扈.現在有了天衍學院做後盾.恐怕更是有恃無恐.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等他再過幾個月.打破皇城歸墟的桎梏.回歸御風大陸.第一件事.恐怕就是將所有得罪過他.不服從他的人.全部殺死.然後一統整個大陸.甚至連同四獸大陸.都一同統治.

將兩片大陸.全都收入囊中.作為後花園后.他再進入天衍學院.

擁有兩塊大陸作為基礎.他的根基.將會比現在足足牢固千萬倍.再加上天衍學院的竭力培養.恐怕不需要多久.就能突破仙人境.在仙人境上.也是節節攀升.蒸蒸日上.」

一般人分析到這裡.感覺到敵人如此強大.如洪荒怪獸一般.無法匹敵.恐怕早就嚇得亂了方寸.手足無策.萬念俱灰.徹底絕望了.

但是秦逸此刻.眼眸卻是越來越亮.整個人的鬥志.越發昂揚:「好.皇無極.很好.你現在的地位越高.實力越強.等我殺死你的時候.就越能打擊你所謂的自信和威嚴.讓你明白.你所謂的強大.在真正的力量面前.是多麼可笑.也讓那些對你卑躬屈膝.趨炎附勢的人明白.他們是多麼可笑.」

「皇無極的實力.提升的速度.雖然超出了我的預料.但是現在.還不是絕境.

天聖學院現在已經脫胎換骨了.大陸上許多宗門.現在也面臨分崩離析.徹底瓦解的局面.剩下那些大宗門.很快也會面臨一番清晰.

皇無極.等你歸來那一天.你一定會大吃一驚.這個世界.已經不是你想象的那樣.不再是臣服在你那點可笑的威嚴下的場景了.」

秦逸心中.冷笑連連:「不過現在看來.我境界實力提升的速度.還是太慢.

我和皇無極.根基相差太大.我必須再次大幅提高實力提升的速度.才能趕上他.超越他.

現在單純的金丹、屍丹、丹藥、礦石.已經無法滿足我需要的速度了.看來我現在還必須要另闢蹊徑.

不過當務之急.必須要先找機會從這裡出去.找准機會.斬了這喬天魔尊.」

秦逸腦筋.飛速旋轉.目光深邃.殺意幽然.

他的目光.透過萬象萬物鍾.向外望去.

此刻喬天魔尊已經接近天柱.天柱上無數斑駁的歷史遺迹.岩石大山.深溝沙漠.全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喬天魔尊滿身怨氣怨念.在身體表面.匯聚濃縮成一團團恐怖黑煙.籠罩著他.朝著天柱深處.急速飛去. 和惡魔泥潭處處殺機.滿目瘡痍不同.十八大獄.放眼望去.全是金碧輝煌的宏大.

滿眼燦爛的金黃上.鋪上鮮血.給人一種妖異到極致的美感.

十八大獄的空氣.也都充滿靈氣.比四獸大陸擁有的.還要濃郁.

遠遠看到的景象.和現在近距離的觀察.許多畫面.在秦逸腦海中重疊.拼接.整個十八大獄大概的樣子.就浮現在了秦逸腦中.

「這十八大獄.與其說是一個位面.更像是一座巨大的宮殿.崩塌之後剩下的地基遺迹.再加上一些原本的承重柱.」

秦逸心中.連連感嘆:「一座比御風大陸.還要大了數十萬倍.甚至百萬倍的宮殿.在宇宙中.那該是多麼偉岸的存在啊.」

喬天魔尊帶著秦逸.來到一根天柱前.突然俯身下墜.

一股股血腥氣息.隨著他的快速飛行.四下散開.

天柱表面的面積.也遠遠大於御風大陸.所以飛行了足足一個時辰.喬天魔尊的速度.才逐漸減慢下來.在無比曲折的巨大山岩里.彎彎曲曲.蜿蜿蜒蜒.又過了好一會兒.突然鑽出.眼前頓時豁然開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