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直播的鏡頭轉移到了正方三辯關曉陽身上,面帶微笑,手上還拿着記錄本,都沒有說話,衆網友就紛紛表示了“悲觀”的情緒:

Home - 未分類 - 只見直播的鏡頭轉移到了正方三辯關曉陽身上,面帶微笑,手上還拿着記錄本,都沒有說話,衆網友就紛紛表示了“悲觀”的情緒:

“這位正方三辯還能有勇氣站起來發言辯論,我覺得已經值得讚揚了!”

“這個AOE的傷害量太爆炸,居然還有打不死的小強!”

“爲他的勇氣點贊!”

“不得不說這個辯手心態沒有崩,已經很棒了!”

“大家都沒有人注意到他需要看稿子嗎?!正方都沒有準備好,居然還要讀稿?!什麼操作?!”

“不是這樣的,剛剛朱銓的那番言論已經是超出了他們原先所想的了,所以才緊急相處了應對方法,來不及背,只能拿着手卡講了。”

“朱銓牛嗶,居然打的對方這般丟盔卸甲!” 但不管怎麼網友怎麼說,身在比賽現場的關曉陽是並不清楚的,他所能做的就是將眼前的辯論給打好。

“首先我有兩點想向對方辯友指出:第一,對方辯友解讀成敗英雄論,依舊知識只見其表,未見其裏。看到“成敗”二字,便要用來評定天下英雄,而對其背後所倡揚的追求成功的價值取向卻視而不見。我們還有句話叫做:“千里送鵝毛,禮輕情意重”,難道最方辯友真要身體力行,見人就拔一根鵝毛嗎?”

“第二,對方辯友認爲一旦倡揚了追求成功的價值觀,功利主義便會大行其道。但我不知我方哪位辯手說我們不要真善美這些價值觀呢?人類的行爲一向是多種價值觀共同作用的結果,我們華國鼓勵孝道,可是我們華國的男孩子並沒有因此而不去當兵啊。”

當聽到這個三辯洋洋灑灑的談論自己的觀點時,朱銓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側過身子與一旁的三辯餘磊竊竊私語,道:“他迴避了我們說的可取性與不可取性的差別,這個反駁的基礎沒有定下來,那就等於白瞎!”

“就看他接下來怎麼說了,若是還怎麼浮於表面,我接下來都不需要用準備好的陷阱了,直接抓着這點不放,繼續打!”

餘磊也是很通透,跟朱銓簡單的商議過後,就決定好了接下來等他發言的時候,所採用的基本策略。

辯論,不是吵架,更不是潑婦罵街,語氣可以慷慨激昂,但用詞一定不能“麻蛋”、“握草”、“牛嗶”等污言碎語到處都是,是需要文明且不野蠻的話語在闡述自己的觀點;

辯論,也不是官司,更不是非黑即白的對錯,很多時候都是依靠新穎的辯論角度,揪住對方的弱點與漏洞進行駁斥。

在這點上,朱銓做的很好,蔣舸做的也很好,所以他們暫時領先。

正方三辯關曉陽在說完一段話後,在現場中並沒有得到自己想象中的反應:

評委緊蹙着眉頭,只是在紙上畫了幾筆,接着就不動如山,既不交頭,也不接耳;

而觀衆亦是如此,也沒有討論,也沒有歡呼,似乎全場陡然安靜的一般。

難道是說的不好嗎?

難道是說錯話了嗎?

難道是說…

如果朱銓知道關曉陽現在的內心所想的話,那一定會告訴他正在的原因:

你想多了!

只不過是因爲我,朱銓,發揮的太好,你又好巧不巧的在我身後一個發言,觀衆們剛剛高/潮過,興奮度纔剛剛消散殆盡罷了!

你現在一開口不壓一下觀衆們的情緒,反而是在學我慷慨激昂的陳詞,你能夠像我一樣持續性高能輸出?

可笑可笑!

這是朱銓在或者系統給予的主持人經驗後所悟到的真理。

因爲在一場大型的晚會過程中,主持人作爲串場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讓觀衆在兩個節目中獲得了一點點的空閒時間,舒緩一下自己在上一個節目中獲得震撼、喜悅、激動、興奮等心情,並期待下一個節目的到來。

當主持人在報幕完畢,說完串場詞,讓觀衆們瞭解到了下一個節目的大致內容,也就有了期待感,從而積蓄了情感,留着給下一個節目發泄。

這就是主持人串場詞的作用!

而在高水平的辯論比賽中,這點亦是如此。

在對方的辯手已經將觀衆們的情緒宣泄了出來,下一個辯手要做的事情,並不是急着去反駁,去慷慨激昂的陳述,而是需要冷靜,控場式的將觀衆們的情緒給拉回到自己這邊來。

因此,這對於辯手來說,聲音的情感是關鍵一點。

朱銓因爲是主持人,在表達方面,可以說是在整個選拔賽的選手中,無敵的存在。

因此,這纔是朱銓剛剛掌控全場的真正原因。

現在,關曉陽“以己之弊攻人之利”,甭管他說的多麼的有理,先打個五折效果再說。

況且,他說的第一段話就有很大的漏洞,被朱銓與餘磊一下子就發現了。

事已至此,關曉陽來不及做過多的思考,接着道:“以‘成敗論英雄’這種價值觀的可取性有以下三點。”

“第一,當我們從價值觀的角度來審視以成敗論英雄這句話時,成功的含義就被擴大了。因爲這時,成功還包含有追求成功的價值取向,它不是簡簡單單的個人目的的實現,還包括對社會的積極意義。”

就在朱銓放鬆警惕的時候,關曉陽的這番言論隱約間抓住了自己這個反方所存在的漏洞,那就是自己這方的觀點是建立在完全否定正方的定義之上進行論證的。

因此,只要正方不要想一開始那樣的貪心,想着維護好自己的地盤,還想着維護好之後往外擴張,他們只需要守住自己的基本盤,那他們就不會失敗了。

有點意思啊!

朱銓看着對面正在發言的三辯關曉陽,接着又向視線對向正在朝己方姜豐打量着的孫強看去,能憑藉自己的實力闖進選拔賽決賽的人,果然沒有一個人是弱的。

“第二,倡導以成敗論英雄這種價值觀能夠破舊立新,用一種更加公平、客觀的觀念去評價人。過去,有的人論英雄,看的是出身: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這樣的價值觀都曾經風行一時。從傳統的眼光看,有些人永遠也成不了英雄,但是他只要追求成功,他就是我們這個時代所需要的英雄。”

關曉陽繼續說道,手上比劃的手勢顯得更加的自然了些

很顯然,關曉陽已經將自己內心的緊張感驅除乾淨,終於是擺脫掉朱銓剛剛對於他的恐懼陰影。

“第三,以成敗論英雄這種價值觀的可取性還體現在它對於失敗者特殊的意義。我們的社會應該給失敗者一個再次成功的機會。我想請問在座的各位,誰沒有嚐到過失敗的滋味?但是因爲這樣,我們就放棄追求成功了嗎?追求成功的價值觀正是讓我們不要唾棄失敗者,而是要鼓勵他繼續追求成功。”

觀點層層遞進,終於也是有觀衆開始反應過來關曉陽到底在說些什麼!

然而,時間已經是到了最後的三十秒收官的發言階段。

關曉陽沉聲道:“對方的四位辯友,也許真的是視成敗如浮雲,但是你們爲什麼非要對那些有上進心的人說“是非成敗轉頭空”呢?”

“失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一個人連追求成功的勇氣都沒有了;安於平淡也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整個社會都安於平淡,不再追求成功。一個不再追求成功的英雄世界,是一個虛僞的世界。”

“而這,纔是真正可怕的地方!”

這最後一句話,擲地有聲,贏得了觀衆們的掌聲。

正方似乎是止住了頹勢,至少沒有再次將勝利的天平倒向反方,朱銓對着餘磊鄭重的點了點頭,而姜豐也對餘磊充滿信心。

反方三辯,閃亮登場。 雖然正方的頹勢被關曉陽暫時的給穩住了,但這種穩住,就像是沒有物質的愛情,經不起一點點的誘惑;就像是一盤散沙,風一吹就散了。

餘磊在上場前,場上的其餘三人就共同給他出主意,讓他繼續朱銓剛剛的策略,抓住“正方迴避可取性與不可取性的差別”這一點進行痛擊,掩飾己方立論的真實所在,將他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防守上。

專業性的辯論並不僅僅看誰的聲音大,誰的氣勢足,其最爲關節的一點還是看誰基本盤護的怎麼樣。

這跟業餘性的辯論靠炒作氣氛,跟法庭上的脣槍舌劍講究證據,是完全不一樣的。

換而言之,專業性的辯論在辯論到最後的時候,就是看誰將對方的立論打的更加的稀爛。

要知道,世界上沒有百分之百正確的話,作爲不同的階級,有着不同的立場,所接受的不同的教育,他們天然的就會對一個問題有不一樣的看法。

所以,相應的辯論中的兩個觀點就自然的會有無數的漏洞等待辯論的雙方進行挖掘。

而辯論的過程就是在挖漏洞的過程,看誰挖得多,誰就贏得了比賽。

而現在,餘磊要做的,就是將這個正方沒有辦法進行彌補的漏洞繼續挖深、挖大,直到最後將正方給挖沒。

餘磊帶着一個金絲眼鏡,顯得溫文爾雅,彬彬有禮,但他一開口就顯示出與面貌完全不同的咄咄逼人的氣勢,道:“首先看一下對方同學的邏輯,對方同學說,今天他們只要舉出一點點的可取之處,他們就等於可取,而我方舉出再多的不可取之處,也不叫做不可取,這是不是叫做“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呢?”

餘磊本身並不顯眼,但只要是他出馬,從來還沒有失敗過。

並且,他從海選開始,就是從一辯打到四辯,每個位置都幹過,並且乾的極好,可以說是全能型的選手了。

所以姜豐對餘磊是很有信心的,她認爲在蔣舸取得初步優勢後,朱銓將這優勢隱隱約約的差點變成了勝勢,但因爲辯論剛剛開展的原因,未能成行。

所以,餘磊發揮好的話,那必定是可以將勝勢確定下來的。

從現場的狀況來看,餘磊好像真的是可以成功完成目標的。

餘磊繼續慷概激昂道:“如果對方同學今天一定要我方說,有沒有一點點的可取之處,我說有!在哪裏?這就可以讓大家認識到以成敗論英雄這種觀點來論英雄是危害是多麼大呀。”

此話一出,鬨堂大笑。

“這是三遍收割,寸草不生啊!”

“這也太好笑了吧!直接按着對方的頭來打,不給一點喘息的機會。”

“有誰注意到一點,那就是正方的四個人都是理科生啊!而反方的四個人都文科生!跟文科生耍嘴皮子,理科生天生吃虧啊!”

“正方不算輸,還得看接下來的自由辯與結辯,不過這難道要等孫強力挽狂瀾?”

“孫強:三個豬隊友,我帶不動啊!”

“正方三人:不是我們太弱,而是對方太強!”

“餘磊太狠了吧,直接要正方對自己反方所有的論點進行反駁!”

“這個方法在辯論領域是叫順勢逆駁,就是披着羊皮的狼,你當真認爲我是羊,那就只有被吃的份了。”

“朱銓的那叫AOE傷害,餘磊的這直接是ADC瘋狂輸出啊,要命的那種。”

網上的網友對餘磊的辯論發言討論的異常熱烈,現場的觀衆也是對餘磊報以熱烈的掌聲。

“…如果沒有成功就是不成功,因此就應該以成敗來論英雄。讓我們想一下,如果英雄不吃飯的話,英雄就要變成鬼雄。那我們是不是可以以飯量來論英雄,看誰吃得多,誰就是英雄呢?…”

“…要追求成功、鼓勵成功這沒有錯,但是鼓勵成功、追求成功就意味着要用成敗來論英雄嗎?我們這個社會還要鼓勵大家去致富,去發財,但是能不能用貧富來論英雄呢?如果可以的話,王勃爲什麼還要說“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呢?…”

衆評委紛紛點頭,對於餘磊剛剛所說的那些話很是贊同,一旁的鐘邦志博士不由的感嘆其“腹有詩書氣自華”!

“鍾博士說的不錯!不過,也不知道這組委會怎麼安排的,正方的四個人都是理科生,反方的四個人都是文科生,造成文理科對抗?有點意思了。”

李秉宣副主任看了看面前擺放的選手治療,如是說。

“抽籤決定的,李主任,這隻能說是太巧了。不過現在比賽的確很精彩,這不就行了嗎?”

許芳庭是評委會主席,也是總覽本次大賽的最高決策者,他可不想聽到內幕之類的評價。

衆評委都善意的笑了起來,唯獨趙今茂有些冷言冷語,道:“那可不一定,你沒有,不代表這下面的人行方便!”

得,鬧得有點不愉快。

“其實,今天對方同學所有的問題都出在他們對審題沒有清楚。什麼叫做以成敗論英雄,就是說一個人成功了就是英雄,失敗了便不是英雄。

那麼讓我們想一下,許多英雄身上有成功的影子,我們不反對,但是,哪個普通、平凡人的身上又沒有一點點的成功呢?如果英雄和平凡人都有成功,僅以成功如何論出英雄?

反過來說,又有哪個英雄身上沒有一絲一毫的失敗,如果失敗了便不是英雄,那麼對方同學除了全知全能的上帝,還能給大家在世界上找出哪怕是一個英雄來嗎?”

說完這段話,一直支持着正方隊伍的趙今茂心裏面不由的咯噔一下,這剛剛反方一直沒有彌補的漏洞,終於是在餘磊的這段話下給補全了。

因爲剛剛反方說的例子大多是某個英雄人物最終失敗了可他就不是英雄了嗎,所以就可以抓住這點來攻擊,告訴反方他們最後失敗了還依舊是英雄,是因爲他之前是成功的!

農門俏廚娘 這不依舊是以“成敗論英雄”嗎?

可現在,反方的三辯直接堵上了這個漏洞!

看着在臺上侃侃而談的餘磊,與坐在身旁的其餘充滿自信的反方三人,趙今茂不由的回想起剛剛反方之前的發言,好像這個漏洞就是故意的丟出去,沒想到正方並沒有“上鉤”,準確的說,是根本就沒有發現。

這下子,難了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