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雲姐!我們還沒確定呢!劉蘭……”

Home - 未分類 - “彩雲姐!我們還沒確定呢!劉蘭……”

“彩雲姐!我們還在處對象階段,現在年紀還小還沒想以後的事呢!彩雲姐,福生說要過來謝謝你這麼長時間沒少幫福生的忙。他還給小欣怡買了套衣服呢!看看合適不!”劉蘭不等福生把話說完,便搶着說道,並拿出來早就準備好了的衣服給旁邊的欣怡往身上比量。

“欣怡!快點謝謝叔叔和劉蘭阿姨!”周彩雲在旁邊對欣怡說道。

“謝謝!叔叔!謝謝劉蘭阿姨!”欣怡拿着新衣服很是高興,跑到了一邊自己穿了起來。

在周彩雲家又坐了一會兒,福生和金彩霞站起身來告辭了。劉蘭把他們送出了村在回去,福生沒有留下來吃飯顯然讓她心裏很是不開心。現在母親又把家裏的親戚們都叫了來,這件事所有人都知道了,唉!福生還就這麼走了!劉蘭悄悄地抹着眼淚,沒有回家。而是跑到了周彩雲的家裏。

福生和金彩霞並不知道劉蘭心裏面怎麼不開心,開車回到了家裏。又準備着這個年該怎麼去過。殺豬宰雞的給在工地上的人送去了不少。廠子裏面的工人分了不少。鎮裏面的領導們拿了不少。唉!還真夠忙活的!還差十幾天就要過年了,哪裏打點的不到位都不行!

“福生!咱們屯現在家家都有了餘錢!好多人家準備蓋房子呢!現在除了你們三家是磚瓦房意外,別人家還都是小土房,這蓋房子可是件大事!你說我們是不是把咱們屯好好的設計一下,讓咱們這個小屯在村裏一看就是頂級富裕屯,也威風威風!呵呵呵!”張得勝又跑來對福生說道。

新作:超級爆笑小說《都市超級倒黴蛋》參加17k文學大賽。期待朋友們強烈的支持!

爆笑、、笑爆你的肚皮!還等什麼?快來吧!鮮花、票票期待中!

17k.com/book/408955.html “得勝哥!你就說你又有什麼新點子吧!別拐彎磨角的!”聽到張得勝如此一說,福生就知道張得勝又有什麼主意想要和自己說了。

“福生!你看咱們村並不大,四五十戶人家,要是像城裏似的蓋一棟樓,佔地面積用不上半個屯子,但是我們只要一兩個單元就能夠用了。我們還能賣掉不少樓房呢!到時候我們把其他的房屋面積改成廠房,那我們的廠子能擴大到半個屯子那麼大。你說這是不是很不錯啊?”張得勝興奮的說道。

“呵呵!得勝哥!頭腦挺夠用啊!只是不知道能有多少人家想要蓋房子啊!人家願不願意放棄自己的這個房場啊?”福生一聽心裏還真的一亮,要是那樣可就太好了。從中間還能賺到一筆錢不說,自己的廠子可就厲害了,這規模簡直可以和城裏的一些企業相提並論了。

“這個不是問題,我以經和咱們屯裏的十幾戶要蓋 房子的人家說過這件事了,他們都願意。而且,其他的暫時蓋不起房子的農戶,也有一部分人希望能夠住的上樓房。只是還有一個小問題那就是這蓋樓房的事需要錢啊!呵呵!目前,能出的起這筆錢的也就只有你一個人了。剩下誰家也蓋不起。就算全屯子的人家把錢都集中到一起也蓋不起來個樓角子!你說是不是!”張得勝說道。

“不是!我可沒有那麼多的錢!我要是能蓋得起那麼一棟大樓,我就是幾百萬的富翁了。我哪裏有那麼多的錢啊?”福生急忙的喊道。

“黑嘿嘿!我知道你小子有錢!咱們廠子一個月賺多少我這個當廠長的能沒數麼?更何況胡揚花那裏你還有一股呢!程主任那邊你還能賺一部分。一年一二百萬對你來說不是問題。”張得勝心有成竹的說道。

“那也不夠蓋一棟樓的啊!你算過蓋一棟樓需要多少錢沒有?”福生問道。

“沒關係啊!蓋一棟樓也不是一年就能蓋成的,最少要兩年的工程。不然質量上不過關。那樣我們不就又有錢接續上了麼!我知道只要你點頭這不是啥難事!”張得勝還把事情分析的挺透徹,看來是早有準備纔來的。

“哦靠!你還真看得起我!這樣吧,等我找人諮詢一下,把這事整準了在做決定。”福生點頭說道。

“行!那你抓點緊,不然過了年就有村民準備蓋房備料了。”張得勝說完走了。福生隨手拿起電話。給凱順建築公司的張建君主任打了個電話,諮詢了一下蓋樓房的工程順序,和成本。並請張建君給找人設計了一份圖紙。

“福生!我想再去我叔叔家一趟,看看能不能讓我叔叔來參加我和你哥哥的婚禮。你看,要是叔叔不肯來,我,我就沒什麼孃家人了。就這麼結婚是不是很沒面子啊!”金彩霞有些很爲難的說道。柳書記讓她介紹自己的叔叔給他認識,可是金彩霞還真的沒有把握能讓叔叔來。因爲嬸嬸對她更是看不起,從不叫她叔叔跟金彩霞有太多的來往。

“嫂子!你不是打算出去旅遊結婚麼?怎麼又想叫你叔叔來了!”

“上次去柳書記家的時候,柳書記要我把叔叔介紹給他,你說我結婚這麼大的事,叔叔都不來,柳書記會不會瞧不起我啊?”

“哦!這樣啊!那,要不你和哥哥先去旅遊結婚,回頭回來的時候多買點禮物給你嬸嬸。讓她高興一下,以後也許會找機會過來看看你呢!”福生說道。

“那我們什麼時候去旅遊結婚好啊?還有十幾天就過年了。”

“哎!要不你們明天或者後天就走,過年的時候回來!在正月的時候正好回去看你叔叔。這樣是不是好一些。春節回去也好看!”

“嗯嗯!也好!反正我們也準備好長時間了!”金彩霞點頭的答應着。

福生站起身來,來到哥哥的房間。哥哥福根正在看電視,這段時間電視連續劇射鵰英雄轉還真的很精彩,吸引這福根什麼也不去做,每天等着看電視。

“哥哥!你和嫂子去旅遊結婚,回來之後便去登記。把結婚證領會來。你有啥需要的沒有?想要啥你就說,我們好給你準備。”福生問道。

“弟弟!啥都不用!我只是想什麼時候能幫你!可我啥也不會!不懂!”福根低着頭,很是愁緒的說道。

“啊!呵呵!哥哥!你真的這麼想啊?”福生忽然感覺到哥哥真的好了,只是自己忽略了哥哥而已,讓哥哥一個人無所事事。猛然的有種很感動的感覺,哥哥是自己唯一的親人,自己應該好好的照顧纔是。

“那好!等來年,你幫我去管理我的工程。我會叫張得勝教你!等以後我們兄弟一起來幹一番大的事業。”福生很是激動地說道。

“嗯!我真的能幫你的忙麼?”福根問道。

“能!我哥哥一定能行!”福生笑着說道。

“呵呵!我說你也能行!等回來的時候,我和你一起來幫福生,咱們也像市裏人那樣建一個兄弟產業集團。我也不能總讓我叔叔嬸嬸看不起我了!”金彩霞站在福生兄弟身後,第一次這麼認真的說道。

以前自己還真的沒拿自己當回事,不過自從和柳書記談過話以後,金彩霞心裏還真的有些感觸。憑實力,誰能比得上自己?叔叔一句話就能操控百萬千萬的資金,可是自己竟然連邀請自己的親叔叔來參加婚禮來都沒有信心,更別說要叔叔來幫自己投什麼資,建什麼企業了。要不是自己不爭氣,大學以後自己滿可以藉助叔叔的力量擠身省級辦公單位,現在身份也許早就高不可攀了。唉!看來自己也該爲將來想想了。

金彩霞和福根去旅遊了,預計要在春節之後才能回來。明月也放假了,不過來年就要準備考大學,放假的時間減少了一半,學校希望早點的回學校進行補課,和輔導。所以明月只是在學習累了的時候,母親才准許她出來找福生。並且規定時間不能超過半小時。搞得明月每次出來都跟放風似的,還沒等跟福生親熱一下,就又得跑回去了。這也是明月母親認爲最安全的時間,不會出什麼意外。這個年齡可是最容易出事的年齡段,明月媽不得不加小心。

劉蘭回去後一直的沒有來,福生也沒有問。劉蘭走的時候說回去過年,雖然回去的時間似乎早了點,但是幾個月沒有回家了,這也很正常。福生並沒有介意這件事。

還有兩三天就要過年了,家家都在準備辦置年貨。福生也買回來了好多的鞭炮,煙花。要李四開三輪車拉回來的。放到了廠子的門衛室旁邊。

“福生!周彩雲的電話,讓你來接。”付雲燕站在門口高聲的喊道。

“哎!這就來!”福生應了一聲,便急忙的進了屋。

“福生啊!你是怎麼搞的?劉蘭病了你怎麼不來看一看啊?”周彩雲責怪的口氣說道。

“啥?劉蘭病了?我不知道啊!什麼病啊?現在在哪呢?”福生急忙的問道。

“什麼病你還問我!還不是和你上火得了病!你趕緊來吧!”周彩雲沒好氣的說道。

放下了電話,福生急忙的騎上摩托直奔劉家村而來。

原來劉蘭自從福生他們走了以後便跑到了周彩雲家裏,不敢回家了。因爲她不知道該怎麼和家裏人說。

自己是和家裏人說和福生出對象了,所以跑出來幫着福生管理廠子。家裏人一直的惦記着她,大姑娘了一個人在外邊當然家裏不放心。好不容易用電話把她催了回來,並且還說是對象送她回來,家裏人樂壞了。邀請了衆多親戚來看自己姑娘這個對象怎麼樣。結果一見面都誇這小夥不錯。

可是福生連飯都沒吃一口就從周彩雲家裏跑了,這讓劉蘭回家怎麼解釋啊!?劉蘭爲難,便跑到周彩雲家裏哭了。

周彩雲一問才知道是這麼回事,便勸說劉蘭,並給她出了個注意,說福生廠子裏事多,今天忽然來了領導還要去接待就急着走了。等吧親戚送走以後在慢慢的跟家裏人解釋。

劉蘭也沒什麼別的辦法,只好按照周彩雲說的回去跟所有的親戚們說了。等送走了親戚們,劉蘭纔跟媽媽說了實話。劉蘭媽媽一聽就不答應了,感情自己姑娘是單相思,這哪能行呢?便不叫劉蘭再來福生的廠子裏來幫忙。劉蘭在家裏時間長了,這丫頭還想福生想出病來了。相思病,不吃不喝,就是一個勁的瘦。十幾天掉了二十來斤的體重,周彩雲一聽說急忙的給福生打了這個電話。

福生來到劉蘭家裏,劉蘭正在炕上躺着,面色憔悴,瘦了一圈。本來像個假小子似的,現在成了林黛玉了。

劉蘭的父母也嚇壞了,本來不想讓福生進屋,但是自己姑娘要是真的有個好歹,那可怎麼辦啊?只好撩着臉色,讓福生進了來。

“劉蘭!劉蘭!”福生輕聲的叫了兩聲。

“福生!你啥時候來的啊!”劉蘭擡頭一見是福生,立刻從炕上坐了起來,精神立刻的好了許多。

“你這個傻丫頭!生病了怎麼不告訴我一聲。我給你帶了些水果,你吃點啊!”福生剝開一個橘子,遞給了劉蘭。

“嗯嗯!好吃!真的好甜!”劉蘭臉上笑的好開心。忽然回頭對媽媽喊道:“媽媽!福生來了,你怎麼不做飯啊!留福生吃飯啊!”

“啊!我這就去做!”劉蘭的母親看到劉蘭忽然的精神好了許多,急忙的點頭答應。心裏邊罵自己的姑娘沒出息,但是沒辦法,誰叫這是自己閨女呢!唉!沒出息就沒出息吧!

“劉蘭!你多吃點,還想吃啥,我給你拿!”福生說道。周彩雲已經都跟自己說了,福生雖然不能真正的喜歡劉蘭,但是也真的很感動。這個假小子竟然對自己付出這麼真的感情。

“我吃蘋果!你給我削一個!”劉蘭很是幸福地說。 “好吧!我給你剝一個!”聽到劉蘭說要吃蘋果,福生急忙的拿出來一個蘋果,拿着水果刀輕輕地剝着皮,心裏一陣不是滋味。劉蘭這女孩確實不錯,對自己又這麼專一。但是自己又該如何去解釋,如何面對這這兩份感情呢?感情這東西似乎沒有對與錯。

“福生!在一起這麼長時間,你從沒給我剝過蘋果,剝過橘子!但是我知道你一定給明月剝過,是麼?”劉蘭眼圈紅了。

“沒有,因爲我以前根本就不會!如果我說我在兩年前都沒吃過蘋果你相信麼?”福生擡頭問道。

“怎麼會?”劉蘭詫異的瞪大了眼睛。

“因爲我家裏很窮,母親因爲實在難以支撐這個家庭了,拋棄我們兄弟走了。當時我們兄弟連一口吃的都沒有!”

“原來是這樣啊?”劉蘭驚呆了!

“當初玉蓮姐和張九叔等幾家好心人家給我們兄弟送了米和吃的,我們兄弟纔不至於去討飯。”福生把剝好了的蘋果遞給了劉蘭,又說道:“劉蘭!你知道麼?十八歲以前我根本就沒拿過十塊以上的‘大票’,以至於我第一次賭錢贏了十萬,嚇得我都不敢去碰那些錢!最後叫別人幫忙買了東西變相的還給了人家。劉蘭!你說我是不是很沒用啊?”

“沒有!我只是感覺你很善良!”劉蘭猶豫了一下,弱弱的說道。

“福生!你個臭小子在哪呢?看我不削你一頓!”隨着一聲喊,李娜從外邊闖了進來,見到福生坐在炕邊過來就捶了福生兩下:“你個臭小子,看你把我們劉蘭害得,都成了什麼樣子了?”

“李娜!你幹什麼呢?”劉蘭急忙的起身想要拉住李娜的手。

“看看,看看!都這個樣子了竟然還護着他呢!唉!問世間情爲何物 ?直叫你生死相許!福生!你說這麼好的女孩子上哪裏去找啊?趕緊珍惜這份感情吧!啊!給你一次機會,陪劉蘭好好地吃頓飯!你沒看劉蘭都瘦成什麼樣子了!”李娜說完伸手要扶劉蘭下地。

“李娜!我媽已經做飯了,我們在家裏吃吧!”劉蘭推辭的說道。

“那怎麼行?看你一個嚴重的營養不良,趕緊跟我去,我給你做點好吃的!要好好地補補!”李娜說完便把劉蘭拉了下來。

推着劉蘭和福生向外邊走,李娜還對劉蘭的母親說道:“嬸子,你放心!我們吃過飯就回來!”

看福生和劉蘭出了房間,李娜又跑了回來對劉蘭的母親說道:“嬸子!讓他們好好地聊聊吧!話說開了劉蘭也就死了心了。不然要是真的病個好歹的可咋整?”

“唉!這孩子……!”劉蘭母親嘆了口氣,搖了搖頭。說啥?自己姑娘不爭氣,有啥辦法呢!

李娜開了一輛麪包車,福生和劉蘭上了車,很快地來到了縣城李娜家的那個小飯店。幾個清香的小菜,幾瓶啤酒擺在桌子上,劉蘭吃的很香,福生給夾的菜她全都吃了下去。

“劉蘭!你慢點吃!這孩子不是傻了吧?你幾天沒吃啥東西了,猛然的吃的太多了也不行!”李娜在旁邊說道。

“我是怕以後福生不會這麼對我了!嗚嗚!”劉蘭竟然哭了起來!

“鐺!”李娜踢了福生一腳,使了個眼色說道:“還不表示?”

“劉蘭!我們永遠都是最好的朋友!我還等着你身體好了以後幫我去管理我的那個廠子呢!等以後我有的是機會給你夾菜!”福生心裏一酸,急忙的對劉蘭說道。

“行了!行了!瞧你這點出息!以前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假小子怎麼不見了!這哭哭啼啼的,一點也不像是從前我認識的那個劉蘭了!”李娜沒好氣的說道。

“李娜!給我們一些時間,我們會把這件事處理好的!我們年紀都還小,而且現在我的事業纔剛剛起步。即使沒有明月我也不會這麼早談婚論嫁的!劉蘭過幾天就會好的!”福生也什麼辦法也沒有,只好往後推着說,希望時間能夠改變劉蘭對自己的這份感情。

“唉!看你們這幅德行,整的我都不敢談戀愛了!”李娜白了劉蘭一眼,忽然想起了什麼說道:“對了,福生!那次你叫我給找旅店的那幾個愣小子去哪裏了?縣城出了大事,是不是與他們有關係啊?”

“啥?什麼大事啊?”福生一愣,隨即裝作不知道的說道。

“縣裏的頭號黑勢力老大被人砍死了!對了,就是你曾經說過,騙了你十幾萬塊錢的那個周石滔。”

“啊!是麼?那活該!這種禍害死了好!”福生裝作憤憤的說道。

“聽人說,他是被城東的一夥片刀幫砍死的,聽他們說的樣子很像上次你叫我給找旅店的那夥人!”

“呀!你這麼一說還真的有這個可能,那夥人還真的是城東的。我們也是認識不長時間。”福生便把認識黃紅的經過說了一遍。這一點不能瞞着,因爲劉蘭知道黃紅等人在廠子裏當了幾天的保安。

“你個死福生!你差點害了我你知道嗎?那幾天這連警察帶黑社會的人把縣城裏面的旅店翻遍了,過後那個小旅館的老闆問我那些人是什麼人,我說不認識,只是在我這裏喝酒的。說要找旅店,我就給你介紹過去了。這事纔算放下了。要是有人深究非連累到我不可!”李娜狠狠地捶了福生一下。

福生心裏也是一震,多虧這幫小子跑得快,不然還真的麻煩了。“李娜姐!那你知道現在還有啥動靜沒?這幾個小子挺仗義的,我也是看他們敢和黑社會的人鬥,見義勇爲!我才幫了他們一回。以後要是你有啥事告訴我,我一定也會幫你的!”

“切!別跟我這虛情假意的!你還是顧好了劉蘭吧!我可不會領你的情,更不會喜歡上你!下回有這種事你別找我就行了!對了劉蘭,你過了年還去幫他啊?要不你就在家裏找點事做得了。你們家的小雞因爲你不在家都少養了不少呢!”李娜轉身對劉蘭又說道。

“李娜!等過了年我還想去! 腹黑老公嫁不得 在家裏我也沒心情養這些小雞!再說福生給我的工資不少,遠比養這些小雞賺得多!”劉蘭還是不死心,要去福生跟前工作。

“給你多少工資啊?比你養小雞賺的還多!你養小雞每年不是都能夠收入幾萬的麼?”李娜好奇地問道。

“也沒多多少!我、每月才……四千多吧!”劉蘭紅着臉說道。

“四千多!啊!劉蘭!你太不仗義了!竟然不和我說一聲!早知道我把飯點叫我爸爸自己照顧,我也和你去啊!”李娜幾乎不敢相信的說着,忽然轉身指着福生對着福生說道:“福生!你說!我要是去了你給我多少錢一個月!”

“嘿嘿!李娜姐!你要是去了當然也不會少給你,最起碼也得每個月四百啊!”福生嘿嘿的笑着說道。

“福……生!我抽死你!你敢這麼對我!”李娜站起來揮動粉拳照着福生就打。

“呵呵呵!呵呵呵!你別打了!李娜!你別打了!把我的菜都給撞到地上去了!”劉蘭終於笑了起來,一邊笑還一邊的喊着。

“李娜姐!我是說獎金!每個月給你的獎金!”福生急忙的躲閃,一邊躲一邊辯解!

“這還差不多!不然我這頓飯飛的狠狠的黑你一頓不可!”李娜這才坐下來,笑着說道。

從城裏回來,福生便回了家。劉蘭心情好多了,她父母也答應過完年就讓劉蘭繼續的來幫福生的忙。福生心裏也放下心來,便趕回了家中。

新年到了,家家戶戶歡聲笑語,東家串西家的拜着新年,放這鞭炮。扭秧歌,踩高蹺。天天都是非常熱鬧的場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