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鄰早就看出,眼前這位女老師年紀不大,武道水平不高,大概率是通過關係進入的南江武大。

Home - 未分類 - 蘇鄰早就看出,眼前這位女老師年紀不大,武道水平不高,大概率是通過關係進入的南江武大。

她日常的工作也只是簡單的後勤管理,是武大最基層的工作人員。

他本不想與這種人計較,可沒想到哪怕身處這種基層的崗位的人,也會肆意玩弄權力,南江武大中的一些管理人員,真的是爛透了。

蘇鄰打了個電話。

“楊老師嗎?”

“對我是蘇鄰,我有些事在新生管理處,麻煩你過來一趟。”

方萍見蘇鄰煞有介事地打起了電話,忍不住笑出了聲:

“喲,真要告狀啊?”

“要不是我知道你的根底,還真要被你嚇住!”

蘇鄰沒有說話,平靜地等在一旁。

杜源秋雖然一肚子氣,但並不會魯莽行事。他見蘇鄰如此,索性也就安靜地等着。

就這樣,半晌之後,也不見人來,方萍忍不住嘲諷道:

“怎麼了,你的救星還沒來嗎?”

“不過是個鄉下的窮學生,硬要在我面前裝模作樣,我看你怎麼收場!”

就在杜源秋忍不住這些冷嘲熱諷之時,辦公廳門口突然走進一位器宇軒昂的老師。

這位老師國字臉,濃眉英目,渾身散發着雷厲風行的氣勢,正是楊戰!

楊戰看到蘇鄰後,三兩步邁到他身前笑道:“蘇鄰同學,昨日一別,沒想到這麼快又見面了!”

蘇鄰微微一笑:“說來不好意思,今天是有事要麻煩楊老師,”

原來昨日從古荒境出來後,楊戰非常欣賞蘇鄰的天資與心性,便主動與蘇鄰互換了聯繫方式。

今天遇到這種事,正好被蘇鄰用到。

楊戰聞言皺了皺眉,看向方萍。

此時方萍驚呆了。

她哪裏會不認識楊戰!

楊戰可是五品納川境的高級老師,放眼整個南江武大也是排的上號的人物,與她這基層工作人員簡直天差地別。

更爲要命的是,這楊戰出身軍方一系,由深受校長器重。

要知道南江武大每一屆校長都是出自軍方,他們是武大內真正掌權的人,楊戰的身份相當於古代握有尚方寶劍的臣子,權力極大!

她滿臉慌張,剛要開口解釋,杜源秋已將事情經過原原本本講與楊戰。

楊戰臉色越來越沉,直將方萍看得心驚膽戰。

“楊老師,這是誤會,我不知道他們認識您……”

“夠了!”

楊戰臉色不太好看,沉聲說道:

“沒想到,南江武大中還有你這種濫用職權的老師存在,你簡直是在給武大抹黑!”

“從明天起你不用再來武大了!”

“你被開除了!”

方萍整個人傻掉了,她通過世家親戚的關係好不容易纔在南江武大中謀取了這一份工作,纔剛入職不久,但她對這份工作非常滿意。

因爲這工作不僅有不少油水可撈,而且還非常體面。

以往的同學聚會,那些同學們聽到她在武大工作,不知多麼羨慕嫉妒。

可沒想到今天僅僅因爲她爲難了一個鄉下學生,就被楊戰一言開除了,她心中簡直要瘋掉了。

方萍突然大聲喊道:“楊戰你又不是我上司!你憑什麼開除我!”

“嗯?”

楊戰扭頭看了方萍一眼,虎目含威。

就在這時,樓上突然跑下一個身材微胖的人,氣喘吁吁地趕到衆人面前。

方萍彷彿看到救星一樣,驚喜道:“唐主任,你可來了,楊戰老師竟然說要開除我,簡直是瘋了!”

這唐主任也是世家一脈的人,方萍正是通過親戚走的他的門路,才能在他手下工作,平常逢年過節沒少給他送禮,此時見到他自然是找到了靠山。

可誰知唐主任完全沒有看她,反而一臉諂媚地對着楊戰不斷問好:“楊老師,您這麼忙,什麼風把您吹來了?”

唐主任作爲學校的老油子可太懂了,他們這些後勤人員,實力早已停滯,在這武大之中,對那些沒有背景的學生還能作威作福,可面對軍方一系的老師,那就相當於縣官對上京官,根本沒有半點話語權。

方萍不過是剛進武大沒多久,這纔敢隨意開罪楊戰,他哪能如此作爲?

楊戰淡淡地看了唐主任一眼,簡潔地將發生的事複述一遍,說道:“唐主任,你手下的人,有點不像話了!”

唐主任聞言冷汗都下來了,連忙解釋道:

“這位工作人員並非校內的在編人員,而是人手不足的外聘人員!”

“是我在招聘人手時沒有把好關,不過楊老師放心,我以後絕對不會了!”

說完唐主任看向方萍,臉上又是另一種神色:

“方萍!”

“你竟然如此失職,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從今天起,你被開除了!” 「天女!」雲梓墨嘴角突然勾起一抹笑容。

這一切的事情,都圍繞著一個天女,那麼十年前的事情,也必定是與這個天女有關了。

關鍵的鑰匙,就在這個天女身上,只要調查清楚了她,一切的真相都會隨著解開。

冷看著雲梓墨這個表情,獃獃的愣住了。

她此時不應該發愁的嗎?但是這個表情……這個表情詭異的讓冷心裡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足夠了,你說的事情已經足夠多了,剩下的事情,我會自己調查清楚的,關於這個天女的事情」

雲梓墨眸中溢出異樣的光彩,讓看著她的冷獃獃愣住了。

這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女人。

他簡單的幾句話,就能被她輕易的抓住重點,不對,不是抓住了重點,而是直接把其餘部分全部忽略掉了。

豪門小劣妻 在她的世界里,那些東西完全不重要,所以根本不必要去聽,更不必要去關注。

房間內的魂力突然全部被撤銷,這是雲梓墨對冷下的可以離開的提示。

雲梓墨知道,關於這個天女的事情,是神界的禁忌,冷在凡界再強大,都不過是個凡人,對抗不了整個神界,觸及不了這個禁忌。

她的事情,就應該她一人來辦到,冷今日對她說的這些事情,是別人從來沒有對她提及過的,對她來說,冷說的已經夠多了。

或許這些觸及不了禁忌,可是對於天庭里的天神們來說,恐怕天女這兩個字也是個禁忌。

冷體會到了雲梓墨的用意,感應到房間內的魂力被撤銷,同時望著雲梓墨那張堅定的小臉。

他心中默嘆一聲,不論什麼時候,這麼女人總是會給人驚喜,讓人發現她不一樣的一面,甚至讓人欽佩。

冷沒有矯情,而是悄無聲息的離開了那裡。

雲梓墨已經得知了她應該調查的東西了,剩餘的,他真的幫不了她,只能讓她自己去探索。

說是幫,冷也是有自己的目的。

這樣的神界已經維持了幾百年了,也是時候改變一下了,他生來的使命,是維護神界,但是雲梓墨的出現,讓他明白,比維護神界更重要的東西,並不是神界沒有危險,就是真正的維護了。

雲梓墨,她不是那種輕易的讓神界毀掉,破壞五界和平的人。

她,有自己的方法,來解決這件事情。

夜晚好像就是為了掩蓋一些事情而存在的,第二天太陽升起后,黑夜中發生過的一切都好像是一場虛幻的一樣,從不被人察覺。

可雲梓墨卻跟聞人衍坦白了昨晚冷去過她房間的事情。

聞人衍將冷是肅冷門少主的事情告訴了雲梓墨,雲梓墨聽了,也不驚訝。

她早已料到了冷不會是這麼簡單的人。

「既然仙石的事情已經調查清楚了,我們該回去了,而且我有些事情需要回去調查」

「嗯」,聞人衍點頭表示同意。

可是他們既然是借著擺放的名義來的,要走自然不是這麼輕輕鬆鬆就可以離開的。

當聞人衍跟尤秦和尤辛他們提及要走的事情的時候,尤辛的反應卻很是異常。

那天晚上說是要當做沒有這回事的事情,在聽到聞人衍要離開的時候,卻表現出想拿出這件事,來留住聞人衍的意思。 南江武大,兌換處。

方萍聞言滿臉震驚,表情一陣變換,最後無力地癱坐在地上,如喪考妣。

她還想爲自己辯解,但卻被唐主任遣人將她拉走了。

蘇鄰平靜地看着這場鬧劇,心中則忍不住搖頭。

最後唐主任親自爲蘇鄰二人辦理了相關手續。

後來蘇鄰去了兌換處,在兌換處老師震驚的目光中領了屬於自己的福利,隨後與杜源秋一同走出兌換處。

二人出門後,看到楊戰仍在兌換處門外等着,這讓杜源秋受寵若驚,不過他想到楊戰主要是在等蘇鄰,他心中就只剩對蘇鄰的佩服了。

蘇鄰走向楊戰,說道:“今天多謝楊老師了。”

楊戰見狀一笑,說道:“這本就是武大該提供給你們的福利,就算沒有我,最後這些東西也會發到你們手上,你們可不要因爲某個工作人員的失職,就誤會整個武大的管理出了問題。”

蘇鄰也點頭而笑,上一世南江武大中的蛀蟲不少,但是努力讓南江武大變好的老師也更多,這就是他對南江武大充滿感情的原因。

楊戰仔細打量着蘇鄰,突然問道:“昨夜那兩頭荒獸,一開始都沒受傷吧?”

蘇鄰略微詫異地看向楊戰,只見他目光炯炯,顯然剛剛的問題並不是在疑問,當下心中明白了楊戰的意思。

“確實沒有受傷。”

“多謝楊老師維護。”

楊戰暗道果然如此,他心中猜測是一回事,此時聽到蘇鄰親口確認又是另一回事,忍不住又問道:“一開始有幾頭?”

“四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