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秦陽還有餘力,不說別的,就因爲手中還有十幾滴精血,這是落影獸精血,遠超別的精血數倍!

Home - 未分類 - 但秦陽還有餘力,不說別的,就因爲手中還有十幾滴精血,這是落影獸精血,遠超別的精血數倍!

繼續!

六道,七道。

這樣的丹環數量,在天才中,也絕對是頂級的天才,一個掌控無數勢力的極大宗門,最多也就是有幾個這樣的弟子罷了。

但還不是極限,八道丹環凝聚。

這資質,頂級天才中的頂級,九丹環不出,這樣資質的弟子,絕對一宗門的鎮宗大弟子。

秦陽心中鬆了一口氣,他現在跟腳絕對紮實了。

一憋氣,又是一滴精血入腹,他還有餘力,九道丹環,成!

千年不出一個的天才,絕對擔得起某些聖地的聖子稱呼,一但有宗門擁有這樣的弟子,絕對是全力培養,可以確定爲少掌門了。

這已經,是修仙界,認知中的結丹極限了!

秦陽睜眼,露出欣喜之色,成就這樣的結丹,讓他頗爲高興,這已經是最爲極致的結丹了,可以和修仙界最爲優秀的天才一爭。 “嗯?”

秦陽鬆了鬆身體,忽然感覺到,丹田內但留有餘力,這結丹,似乎尚有繼續晉升的餘地。

這是很不同尋常的,畢竟結丹的丹環,最高位九層,九已經是極致了。

但是,秦陽偏偏感覺,體內的根基十分穩固,九層丹環,尚不是他的極限,所謂的九,根本就沒讓他感到極限的感覺。

傳言,天道繁十,遁去其一,所以九爲極致。

“莫非,是那遁去的一?”

秦陽吃驚,隨即繼續盤坐,心神入定,繼續修煉。

他不能放過這次機會,整個修仙界,都認爲結丹最高只有九層丹環,但他這種感覺,卻是明顯告訴他,還有更高的等級,不試試,如何甘心?

這一次,修煉起來就頗有些麻煩了,靈氣不要錢的往丹田內灌,那黑洞的吸力只增不減,結丹上的丹環,也是也來越明亮。

在秦陽消耗精血,大量放出靈氣,不計損耗的修煉下,那結丹,終於是宛如吃飽了一般,有了變化。

嗡!

一層極爲神祕的光芒,在他結丹上亮起,緊接着,九層丹環暴動,綻放無比強烈的光輝。

瞬間,靈氣吸收速度再次上升,秦陽只得繼續攻擊靈石,十萬靈石,他根本就不怕消耗,現在消耗不足一萬,足夠他使勁揮霍。

下一瞬間,那結丹上光芒大盛,一層層的波動散發,在第九層丹環外,猛然間又出現了一層淡淡的虛影,並且逐漸開始凝實。

第十層丹環!

秦陽繼續吸收靈氣,他要一次性將丹田中的結丹填滿,讓這結丹,達成他所能夠達到的極致!

精血也是不計損耗的使用,他手裏,目前還有五滴精血,足夠使用!

穩!

第十層丹環出城,猛然間靈氣需求再增,十層光環外,又是匯聚出更爲恐怖的虛影。

十一層丹環!

繼續,精血消耗完了就吞,靈石吸收完了就取出來再擺。

接着,秦陽就開始麻木了,他臉上露出極爲震驚的模樣。

因爲,十一層丹環外,又出現了。

第十二層丹環!

前所未有,修仙界從未誕生過這樣的事情,九是極限,這十二層丹環,絕對能夠驚掉一地的眼球!

毫無疑問,秦陽成就了史上最爲奇特的事情,至少目前,修仙界沒有過任何丹環在九層之上的傳說。

十二層丹環成,他渾身靈氣充盈,氣勢大震,一股莫的威壓,自他身上開始向周圍散發。

秦陽感覺渾身都在沐浴靈氣的洗禮,整個人無比的純粹。

丹田內,十二層丹環的結丹,懸浮在丹田中央,無盡的靈氣,從它之上吐納,進入周身百穴。

這一刻,秦陽感悟到了一種新的境界,全新的水平,遠超於他練氣的感覺。

這是一種,隨意就能指揮靈氣的感覺,彷彿只要他一吸,周圍靈氣,盡皆都會匯聚到他體內,爲他補充靈氣。

“都說九是極致,我這十二,又該如何解釋?”

秦陽起身,暗自感嘆,他全身的靈氣太充盈了,就算是結丹中期,甚至於結丹後期,恐怕也沒於他這麼濃郁的靈氣儲備。

此刻,秦陽感到興奮,無論這十二層丹環是如何來的,這都是一種好事,代表了他根基更加深厚,實力更強。

…….

地星,華夏。

此刻,許多人都在恐慌,憤怒。

印國的苦蓮,還有古象王等人,實在是太過了,完全不講華夏的衆人放在眼中。

這又是幾天時間,秦陽尚未出現,讓無數人都心灰意冷。

很多人都開始相信了,秦陽真的死了,死在了印國。

而此刻,印國的狼子野心,也開始昭然若現。

他們集結了許多勢力,以苦蓮和古象王爲主,他們準備動手了,要將華夏的祕境都打下來。

這段時間,氣氛尤其緊張。

苦蓮等人,這幾天也是傳出了各種了消息,不斷聲稱秦陽就是那個罪魁禍首,要求華夏交出同犯。

華夏自然不會這麼做。

所以,這段時間,苦蓮等人甚至都在網絡上透露了一部分,他們準備如何攻入華夏,佔領資源的消息。

這讓一些受到牽連的,原本就和人類敵對的小獸族,受不了啦。

“喜馬拉雅山脈的兩頭鹿王,你們就該早些出去認罪,難道要所有人都跟着你們受罪嗎?”

有人開始挑撥,欲要將兩頭鹿,放在整個華夏的對立面。

當然,很多網友都是極爲聰明的,有機靈的網友,直接就通過神祕手段,確定了這消息傳播自狼族。

“兄弟們別信他,這消息是狼族發出來的,肯定有陰謀。”有人道。

“該死的,這種危機時刻,這些該死的狼族,還在挑撥離間,居心何在!”

“印國當前,三尊最強戰力將要來襲,我華夏的最強戰力,能否出站?”

有人問出了最爲關心的問題。

要說華夏是否會敗,那是絕對不會的,光說華夏明面上的最強戰力,五嶽祕境內,就有五位玄門統領,和五位獸族的獸王。

但最大的問題,就是不和,這五大獸族,天生就想爭奪和人類的統治地位,最終目的衝突,這纔不斷爆發大戰。

若是能夠聯合起來,覆滅印國準備來襲的最強戰力,也不過是頃刻間。

當然,要想這十個最強戰力放下成見,很難!

印國也就是看準了這一點,才肆無忌憚,不斷向着華夏這邊施壓。

這段時間來,處於壓力漩渦中的兩頭鹿不好受,滿腔的怒火,它們都開始準備了,集結了許多能夠集結的獸王,準備做好迎戰準備。

因爲根據印國那邊的消息,第一個攻打的,就是喜馬拉雅山脈。

苦蓮準備藉此爲基地,一路直下,攻打整個華夏的資源。

秦陽的父母也不好受,這段時間,他們內心的期望,已經磨滅的差不多了。

原本秦正史無比相信,秦陽一定會出來的,但此刻,卻是內心充滿了灰暗,太久了,這都要接近一週了,秦陽還是沒有出現,究竟是如何了?

李慧還是很失落,她這段時間來,飯也不吃,水也不喝,整個人都不斷消瘦了。

她眼角的淚痕,都要凝聚永久的痕跡了,可卻從未發出過一絲哭聲。

大痛無聲! 秦正史也很虛弱,頭髮完全都是雪白了,一個鍛骨圓滿的人,理應是變得更年輕纔是,但此刻卻像個老人一般。

秦陽的消失,帶給他們最大的悲痛。

秦正史在安慰李慧,實際上,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安慰的話了。

“叮鈴鈴!”

電話響了,在空曠且充滿悲哀的家裏,是很響亮的。

秦正史沒有什麼精神,還是本能的去看一眼手機,結果,他頓時就瞪大了眼睛,彷彿見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

緊接着,他臉上露出了無窮的狂喜之色,滿臉的悲傷瞬間被沖淡。

“小秦!”他大呼起來。

他的聲音驚動了李慧,她立刻就衝了過來,將手機拿過去,不斷的摸索着手機上的來點顯示。

“是小秦,是小秦!”李慧道。

她伸手就要接通,卻猶豫,擔心這是什麼意外,又有種不真實的感覺,是真的麼?

“接吧。”秦正史扶住李慧,道。

下一刻,熟悉的聲音從那邊穿過來了:“爸,媽!”

秦陽的電話接通,他鬆了口氣,那邊卻是久久沒有迴應,他頓時有些焦急:“爸媽,發生什麼了?”

但一陣安靜後,忽然傳來了李慧的抽泣。

李慧的哭泣越來越大,甚至都壓抑不住,她沒法開口,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秦正史也同樣如此,眼睛發紅。

秦陽同樣不好受,他眼角也是紅腫起來,知道自己這次失蹤,恐怕真的讓父母極爲擔心了,恐怕父母心中,一直都在經歷煎熬。

“爸媽,我回來了,我沒事,一切都好,你們還好嗎?”秦陽低聲道,他深刻的感覺,自己真的沒有做到一個兒子,該有的責任。

一個兒子,保護好自己的安全,是不能辜負父母的擔心,然後反哺父母,這是對父母起碼的責任。

這兩項,他都未能做到,終歸到底,還是實力不夠,橫推一切的實力,才能夠做到自保。

保護自己身邊的人!

李慧和秦正史過了一陣,開始穩定情緒,逐漸開始交流,仔細的詢問秦陽這段時間的經歷,然後一陣擔心。

告誡他一定要小心,現在外面太亂了,千萬不可因爲第一天才的名號而去做和實力不相符的事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