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峰拖拖拉拉著,最後還是按捺不住,叫住了雲笙。

Home - 未分類 - 古峰拖拖拉拉著,最後還是按捺不住,叫住了雲笙。

這小子扭捏著,跟個大姑娘似的,「雲笙,我問你件事,為什麼我感覺靈兒最近對我愛理不理的。」

古峰這小子再遲鈍,也感覺到了最近東皇靈兒對他有些不對頭。

他又是個藏不住心事的脾氣,就攔住了雲笙。

兩人在魔法精英營的時候,雖說見面的機會不多,但除了第一次外,之後的幾次,東皇靈兒對古峰都是有說有笑的。

可陣子就不同了,她幾乎是不搭理古鋒了,像是方才,很明顯她在躲古鋒。

雲笙頭疼不已,她自己就不擅長處理男女之事。

東皇靈兒對古峰冷淡的原因,她自然是知道的,但是她不知道怎麼告訴古峰,同時,又不會傷了古峰。

古峰,雖是外表看著大大咧咧的,但云笙永遠記得,她最初認識古峰時,他是個自卑敏感的人。

這麼多年過去了,當年的小古峰,其實依舊活在古峰的心底。

就在雲笙猶豫著要怎麼開口,又不會傷害到古峰時,只聽得一旁的房門,「吱嘎」一聲打開了,東皇靈兒走了出來。

她板著臉,一雙水盈盈的眼睛里,帶著透明的水光,少女的容顏,在月下看著猶如美玉般,熠熠生輝。

「有話,你直接問我就是了,又何必麻煩雲笙。她忙了一天,也累了,我和你到外頭說去吧,」東皇靈兒神情嚴肅地走了出來。

她望著夜色中的古鋒。

古鋒的相貌,比起夜北溟、棄之流的,只能算是很平庸。

他四方臉,眉毛有些粗短,但身形高大,留著寸短的頭髮,看上去很憨直,他有雙很乾凈的眼睛,就如孩子一般。

這樣純凈的眼神,對於出身東都,經歷了無數骯髒和黑暗的東皇靈兒而言,就如一盞明燈。

古峰被東皇靈兒看得不好意思,低下了頭,像是個做錯了事的大孩子,跟著東皇靈兒走了出去。

雲笙回了房中,想要冥想,卻怎麼也靜不下心來。

一直過了半個時辰,東皇靈兒走了進來,她一語不發,也不說她和古峰到底說了什麼,顧自睡覺去了。

雲笙不放心古峰,偷偷溜出了門去。

客棧的小院里,月華如晚霜。

古峰那傻大個,果然還站在院子里,他低垂著頭,寬闊的肩膀耷拉著,看上去無精打採的。

聽到了身後的腳步聲,古峰低聲說道:「她都告訴我了,她……雲笙,為什麼你從沒告訴過我,靈兒竟然是皇家的公主。」

大陸五國林立,但正統的皇家公主,卻只得是東都的那一位。

這一點,即便是平民出身的古峰,也是知道的。

只是他從沒有想過,高高在上的皇室公主,竟然就是身旁的東皇靈兒。

靈兒,她一點都不像是公主,她活潑開朗,不拘小節。

為什麼她會是公主,而且還是最尊貴的那一個。

他不過是個平民,而且家境貧窮,自己的修為也是一般,這樣的身份,根本配不上東皇靈兒。

不等雲笙開口,古峰又泄氣地嘆道:「其實不怨你,是我蠢,姓東皇,大陸上,也只有東皇皇朝的人,才配這個姓。」

「靈兒和你說了什麼?」雲笙拍了拍小夥伴的肩膀。

「她說,她的身份,不可能和一個平民在一起。還有,她……必須找一個能保護她的人。我是個光明魔法師,一輩子都沒法子保護她,」古峰晃了晃腦袋。

靈兒還是沒有告訴他後秦暗太子的事,怕是會打擊到古鋒的吧。

儘管背著月光,雲笙還是能清楚地看到,他的眼角,有一滴晶瑩。

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卻是未到傷心處。

雲笙與古峰認識多年,哪怕是在他被欺負時,都從沒有像今日這般。

雲笙明白,他是真心喜歡東皇靈兒的。

之餘東皇靈兒,她對古鋒未必沒有情誼,只是兩人這輩子,怕都是沒法子在一起了。

上一世的感情,讓雲笙並不輕易型相信男女之情,可是,她卻從古峰身上,看到了最誠摯的感情。

「誰說,光明魔法師,就沒有法子保護人。我曾經見到法廟的夏文煦夏司命,用光明魔法師,擊殺了一頭血雲獸,」雲笙安慰著古峰。

「雲笙,你不會是在訛我吧?」原本還呢沮喪不已的古峰,在聽到了雲笙的一番安慰后,猛然抬頭。

月光下,這傢伙已經滿臉的鼻涕眼淚了。

雲笙哭笑不得,感情這傻小子剛才一路上回來時,都是這麼副悲慘的模樣啊。

恐怕屋子裡的東皇靈兒的情況也好不了多少。

雲笙對於這一對小夥伴,也實在是沒轍了。

「我親眼看到的,還能有假不成,」雲笙六歲時,就見到了夏文煦的光明攻擊魔法。

時至今日,雲笙都沒有遇到任何人的光明魔法,比夏文煦更加出眾。

夏文煦,也是大陸上罕見的精通光明防禦和攻擊魔法的天才魔法師。

「可是,我不是夏司命,他可是大陸公認的天才,各種魔法他都會,」古峰還是有些底氣不足。

夏文煦的光環,足以讓九成九的大陸魔法師黯然失色,餘下的零點一成的魔法師,恐怕也就是指的是雲笙或者是夜北溟那樣的妖孽了。

倘若讓雲笙選擇,雲笙這輩子都不願意和夜北溟、夏文煦那樣的人物敵對。 「你也是天才啊,否則你怎麼會被招收進大陸魔法精英營,你想啊,你還只是一名魔法士的時候,就領悟出了自己的奧義魔法,這一點,恐怕夏文煦都要嫉妒你了,」雲笙繼續替古峰打著氣。

「其實古峰,你的光明魔法,還只是學習到中高級,若是這一次,在競技場上,你有了突破,也許你回到大陸魔法精英營,興許能接觸到奧義光明魔法。況且,你的光明天球,其實是最強大的保護魔法,憑著它,你就能保護靈兒,」雲笙的話,讓古峰一點點恢復了信心。

「雲笙,你真是我的救星!成,從明天開始,我也要努力,在地翼競技場比試!哪怕是挨打,也是一種進步。就算是我學不會攻擊魔法,我也要學習最強的防禦魔法!用它來保護對我重要的人!」古峰就像打了雞血般,他用厚厚的手背抹乾了眼角的眼淚,露出了憨厚的笑容來。

古鋒這人,平日最怕疼,所以這一次倒競技場,他原本只打算圍觀,不親自去參加比賽的。

可是聽雲笙這麼一說,古鋒卻是改變了主意。

挨打……雲笙看著古峰一臉自信地回房休息去了。

心中總有種很不祥的預兆,古峰那腦袋瓜子,似乎是錯誤理解了自己的話。

無論怎麼樣,這小子總算是振作起來了,雲笙自我安慰著。

不過是進入競技場的第一天,就惹上了這麼多麻煩,雲笙頭疼不已,她不禁想到了,夜狐狸那傢伙,似乎是沒什麼訊息。

也罷,想那麼多做什麼,那狐狸,即便是掉進了老虎窩裡,也能狐假虎威過上好日子的。

雲笙返回屋子后,床榻上,東皇靈兒看似已經熟睡了,但是到了半夜,雲笙依舊能夠聽到她壓低了的抽泣聲。

從列兵開始的爭霸之路 這一夜,對於很多人而言,註定是個不眠夜。

只不過這不眠對於某些人而言,還帶著一層濃濃的陰謀的意味。

夜幕降臨,天翼城的某一處精緻的院落里。

這座院落,佔地數畝,從外表上看去,是座十足的富人院落,裡面小橋流水人家,亭台樓閣,無一不精緻。

但若是細細一看,必定會發現這座院落里,潛伏著大量黑影。

那些黑影,手中都握著足有幾十斤重的軍用重弩,弩弓表面,即便是在黑夜中,也閃耀著紫金色的光芒。

雲笙若是看到了這些重弩,必定會認出,這些重弩,就是早前她幫夜北溟融合紫金加工而成的那一批。

每一條道路走廊間,都布置著防禦的魔法陣。

外人若是擅自闖入,必定會瞬間被射成馬蜂窩。

院落的最南側,一間靜謐的體廳房裡,夜北溟身著墨色武者袍,手中握著一個杯盞,狐狸眼中,光芒閃動,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麼。

「雲姑娘今日的比試情況大致如此,她的手法很快,屬下也看不出,她到底是怎麼擊殺了那名武者的」隆水按照夜北溟叮囑,和萬隆賭坊四隆之一的隆土,也一併參加了黃翼級別的比試。

隆水的實力在聖魔法師中期左右,在黃翼賽區比試,勝得還算輕鬆。

隆土是一名武宗,實力也很不錯,兩人都很順利地拿下了今天的比試。

今天雲笙和「峰毒」以及暗夜閣的衝突經過,隆水也全都告訴了夜北溟。

隆水沒有告訴夜北溟的是,她在一旁看著熱鬧,沒有半分出手的意思,她還恨不得雲笙和東皇靈兒在衝突時被人殺了。

這樣一來,主子的心思,全都會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只是讓隆水意外的是,雲笙的身手比她想象的要好。

尤其是今日在對陣「蜂毒」的蜂大時,對方的毒,還是很厲害的,但是雲笙似乎並不畏懼,居然在一招之內就擊殺了蜂大。

這場比試,也算是破了整個黃翼賽區,從比賽開始到比賽結束,最快的記錄了。

柔和的燈光下,夜北溟的嘴角扯了扯,雖然弧度很小,但對於隆水而言,卻是受寵若驚。

主子面容俊美,一舉一動都帶有攝人心魂的魅力,只是他很少在下屬面前,展露出其他的神情。

像是今晚這樣的神態變化,隆水亦只是第一次看到。

小野貓,怕用的還是那一招吧。

那蜂大,也算是個倒霉的,臨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他最不該做的就是小看了雲笙。

夜北溟直至今日,依舊記得,雲笙六歲那年,他十歲。

那是第一次,他在別人手上吃癟。

那一股神秘的內力,讓人防不勝防。

七年多過去了,雲笙如今的功力比起那時候,恐怕增進了許多,一招致命,快且狠,不愧是小野貓啊。

儘管雲笙的一半法魂是從夜北溟處得來的,但是夜北溟從來沒有真正看透過雲笙。

因為夜北溟和雲笙一樣,都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就像雲笙也從沒真正看透夜北溟那樣。

小野貓的身上,有很特殊的功法,那不是戰技,也不是魔法,甚至已經超越了夜北溟知道的所有的大陸上的功法。

小野貓一個人,完全足夠在黃翼賽區上拿下一番成績。

夜北溟不是雲笙,他在前往天翼城時,早已派人滲入了天翼城。

暗夜閣也好,天翼城的其他勢力也罷,他大致都已經了解了。

天翼城內,唯一讓夜北溟還摸不著分寸的就是那隱在了天翼城后的天翼城主了。

「主子,你看要不要派人去解決了『蜂毒』的幾人?」一旁的隆火詢問道。

他很清楚,雲姑娘在夜北溟心中的地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