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區太大。

Home - 未分類 - 小區太大。

一家一家找肯定是不現實的。

能不能找出宋山不說,鬧出動靜是必然的。

宋山早已經是風聲鶴唳,稍微出現點動靜都有可能驚擾到他,或許還不等秦垚找出對方,宋山就已經提前感知到動靜逃之夭夭

在門口守株待兔就更扯淡了。

誰也不知道宋山什麼時候出來,萬一不出來呢?

就算是出來了,小區那麼大,來往車輛又那麼多,鬼特麼能分辨出宋山到底坐的是那一輛車?

而今之計只能主動出擊。

林辣椒也成了最爲行之有效的線索。

“一號莊園,毗鄰黃浦江,進可攻,退可守,宋山就躲在那裏面!”已經到了這一步,林辣椒也沒有什麼可隱瞞的。

她對東郊花園看樣子很熟悉,甚至還能清楚的描繪出裏面的景物,就像是她親眼所見,親身經歷過的一般,這個時候秦垚再體會不出什麼,可就有些太傻了。

林辣椒爲何如此熟悉東郊花園裏面的佈局?

她又是如何篤定宋山就在一號莊園?

要知道,當初她是當成人質被羈押起來的,以宋山狡猾的性格,怎麼可能暴露那麼多在林辣椒眼前?

出現這種情況只有一種可能。

林辣椒跟宋山絕對有千絲萬縷的關聯。

就算不是宋山陣營裏的人,也肯定跟宋山關係密切,不引起秦垚多想都難。

秦垚眯了眯眼,神色更是意味深長。

如果真如他猜想的這般,這個林辣椒究竟還隱藏了多少祕密?這又是一件細思極恐的事情。

“走到這一步也怪不了誰,該來的遲早是要來的,再相信我一次,我絕對不會害你!”林辣椒也沒有指望能隱瞞到什麼時候,察覺到秦垚已經有了懷疑,索性直接攤牌。

目光誠摯的望向秦垚,裏面還帶着最後的一絲倔強,還有掩蓋不住對秦垚的愛慕,總之很是複雜。

“老許,道爺,你們兩人先潛進去控制住宋山,我稍微就來!”秦垚深深的看了林辣椒一眼,繼而又吩咐許正陽二人道。

甭管林辣椒是不是在騙他,這都是秦垚唯一找出宋山的機會了,是無論如何都不能錯過的。

許正陽、道無一兩人,一個是半步宗師,一個是真正的宗師,就算是宋山跟林辣椒聯合做的局,以他們二人的身手,應付起來也是綽綽有餘,故此秦垚並不怎麼擔心。

秦垚眼下最最想不明白的是,林辣椒爲何要這樣做?

他費了千辛萬苦救了林辣椒一命,卻沒想到,他救的人,卻是敵方陣營裏的,這特麼確定不是在跟他開玩笑? 秦垚此刻很憤怒。

感覺自己像是個傻子似的。

朝夕相處了多年的老友,到頭來卻是他挖空心思要對付的敵人,翻轉實在是太大,大到秦垚一時半會根本接受不了。

“我需要一個理由!”車裏很快只剩下秦垚林辣椒兩人,秦垚血紅着眼睛,目光死死的盯着林辣椒,臉色更是陰沉到了極點。

要說林辣椒因愛生恨,這一點也不貼切。

在這件事情發生之前,秦垚還並未跟江萊走在一起,也就是說,在此前林辣椒還有很大的機會追求到秦垚的。

極大的一個可能,林辣椒很早之前就已經跟宋山之間有勾結額。

林辣椒的身份可能很特殊。

就包括她經營的火紅酒吧,都有可能是掩蓋自身的一個幌子,背後另有深意。

秦垚想的最多的一個問題是,這個宋山究竟是什麼來歷,簡直無孔不入啊。

在魔都布了這麼多年的局。

這次又鬧出這麼大的動靜。

這孫子究竟想幹什麼?

還有林辣椒又是如何跟他扯上關係的?千頭萬緒,饒是秦垚腦子夠活泛,此刻仍有些雲裏霧裏的。

“我現在還無法告訴你究竟爲了什麼,等你抓到宋山,所有的一切都能水落石出。到時候你是選擇繼續責怪我,還是其他,我都無怨無悔!”

“但請你一定要相信,我對你的愛,從未摻雜任何的水分,我愛你,甚至超過愛我自己!”林辣椒並未因身份的暴露而顯得驚慌,很平靜,甚至都沒有過多的情緒流露。

林辣椒甚至還在想。

如果此事沒有牽扯到秦垚。

如果秦垚還是以往那個吃了上頓沒下頓的苦逼程序員,那該有多好啊!

可惜造化弄人。

越是害怕的東西就越容易出現。

老天像是徹底跟她鋼上了。

愛而不得也就算了。

搞到最後還反目成仇。

這些是林辣椒以前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過的。

她心裏的痛又有誰能體會得到?

“我希望你說的是真的!”秦垚深深的看了林辣椒一眼,多餘的話也沒有再多說。

事情發展到當下,很多東西都遠遠超出了秦垚的預計。

遠的不說,誰能想到宋山竟會是此次事件的最大幕後黑手?

再說說近的,林辣椒居然也摻和了進來。

所有沒想到的都發生了,所有沒預計到的也都上演了,再說那些多餘的廢話有什麼用?

關鍵一點是。

秦垚也確實真真切切感受到了林辣椒的心意,對他的愛更是毫不隱藏。

這纔是更讓秦垚糾結的一點。

換成是其他人這般對待秦垚,秦垚絕對會毫不猶豫一巴掌拍死對方。

可是是林辣椒…秦垚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抉擇了,很無奈,也很茫然,他除了在心裏詛咒沙雕作者外,真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再相信我一次!”林辣椒又一次重申先前的話,目光一如既往的真摯,一如既往的無所掩蓋。

“進去吧!”秦垚無奈的搖了搖頭,正欲下車從其他地方繞進小區,卻被林辣椒給攔了下來。

“不用那麼麻煩,我在這裏住的久了,他們都認識我!”林辣椒莞爾,輕微搖了搖頭,捂嘴笑回道。

秦垚..怎麼忘了這一茬?

林辣椒既然熟悉小區的佈局,就證明她肯定是經常出入小區的。

再加上她跟宋山之間的關係,貌似也算半個業主,確實不用那麼多彎彎繞繞的。

而這個時候許正陽那邊也彙報了最新進展,他跟道無一此刻已經到了一號莊園,已經提前鎖定了位置,就等秦垚的一聲令下。

秦垚也沒有再遲疑,猛打方向盤,車子直接向小區門口駛去,路徑門口的時候,車窗滑下,門口的安保看清是林辣椒後,屁都沒敢放一個,當場就開門放行。

而且還在衝着車子敬禮,或者說是衝着林辣椒敬禮。

臉上的敬畏是毫不掩飾的,也從側面印證了林辣椒地位的不一般。

一號莊園是東郊中心樓王中的樓王。

佔地面積數千平米。

周圍除了莊園裏的幾棟必要建築外,方圓幾公里再無其他住戶。

林蔭大道沿路鋪開,層層綠植點綴,毗鄰黃浦江,有游泳池還有高爾夫球場,一股濃厚的富貴氣息鋪面而來,可謂是奢華到極致。

道無一許正陽二人各自找好位置埋伏,秦垚則是開着車直衝莊園而去,一點掩飾的意思都沒有。

本身就是來找事的,裏外也都安排妥當,此刻也沒有什麼打草驚蛇不驚蛇之說。

讓秦垚比較意外的是,諾大的莊園竟沒見一個守衛,甚至就連莊園外的大門都是直接洞開的,跟小區的安保措施格格不入。

時間不長秦垚已經闖入莊園的核心。

裏面還是沒人,一片靜悄悄的,除了周圍的鳥叫聲,再無任何一絲煙火氣息,看到這一幕,秦垚又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

莫非宋山又提前收到風聲跑路了?

還是林辣椒又在跟他打幌子?事先跟宋山商議後,由林辣椒出面拖延住秦垚,然後宋山再趁機溜走?

實際上也並不排除這種可能。

畢竟林辣椒太古怪了,身份古怪,轉變也更古怪,再配合上老奸巨猾的宋山,真要誠心跟秦垚下套,秦垚還不得乖乖往裏面跳?

秦垚回頭深深的看了林辣椒一眼,車子還未挺穩就提前一步衝進了屋子裏,林辣椒緊隨其後。

這個時候許正陽道無一二人也趕了進來,是秦垚之前特意通知的許正陽,畢竟情況太不正常了,秦垚當然得爲自己謀好退路。

秦垚一馬當先。

許正陽二人緊隨其後,林辣椒則是緊緊的跟在最後面。

兩世人 “嘭!”

秦垚一腳踹開防盜門,防盜門應聲甩飛出去,三人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闖進屋內,許正陽二人把秦垚牢牢的護在中間,同時也小心的戒備着。

屋內的裝潢同樣極盡奢華。

牆上掛着各種名貴的名人字畫,隨便一件都價值連城。

就連魚缸裏養的觀賞魚,都是好幾萬幾十萬一條的稀世珍品,更別提那些真皮沙發、成套的紅木傢俱了。

秦垚自己好歹也是億萬富豪了。

居住環境跟人家比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就是算上秦垚曾經出手闊綽買的那些房子,三套湯臣一品外加幾十套小區房,總價才能跟屋內的裝潢名人字畫堪堪持平。

跟人家比起來,秦垚更多的像是一個暴發戶,還是那種有了錢都不知道享受的暴發戶。

屋內的環境跟莊園外面一致,

同樣靜悄悄的,了無人煙。

有些傢俱上面還落了很多灰塵,一看就是常年每人居住所致,秦垚越發覺得自己又被耍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