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艾琳娜的話語問出,在場觀眾再度將視線聚集在步天的身上,這目光中有灼熱、有好奇、更有一種深深的期待。

Home - 未分類 - 隨著艾琳娜的話語問出,在場觀眾再度將視線聚集在步天的身上,這目光中有灼熱、有好奇、更有一種深深的期待。

不止是在場的觀眾,即使是擂台上的十名參賽選手,都將視線投向了步天,除了少數幾人之外,一些排名靠後的,如那四王子克萊爾、第七擂台上的參賽選手阿蘭德,更是包括了那位列四強的勞來特,皆是緊張無比,生怕步天挑戰之人就是自己。

人說倒霉的時候喝涼水也會被嗆著,對於此刻的勞來特來說,他無疑就是這倒霉透頂中的一員,怕什麼來什麼,當步天似笑非笑的看向他的時候,他的心就是咯噔一跳,臉皮都有些僵硬了。

「我還是先把屬於我的東西拿回來再說吧,至於後面…」步天輕笑中,目光落在勞來特身上,隨後又極具輕蔑的瞥了蓋亞一眼,轉而對著艾琳娜道:「現在,我打算挑戰勞來特。」

步天此話一落,儘管勞來特已有所預料,仍是覺得雙眼發黑,內心暗暗叫苦,而感受到步天那及其挑釁的眼神,蓋亞也是面色陰沉下來,目光森寒望著步天,心中冷笑。

在場中那克萊爾與阿蘭德都大鬆了一口氣,步天沒有將目標選作他們實乃幸事,於此刻排位的關鍵時刻,縱使是克萊爾心中及其嫉恨步天,也不願拿自己的前途開玩笑。

與步天對戰,他自問獲勝的機會不會超過兩成,且這兩成還是在所有手段盡出之下方才有那麼一點希望,他只想保存實力,將自己這第五位置為牢牢守住,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至於向上挑戰,原本他也想將目標定為勞來特,畢竟勞來特實力較弱,卻因四強攜帶著70的積分,一旦戰勝了他,可謂一步登天,但現在這目標被步天搶了去,他也就不再多想了。

「挑戰有效,即刻登台進行對決。」艾琳娜意味深長的看了步天一眼,這一眼中的勾心動魄令得步天臉皮發熱,當下也不逗留,身形一展,幾個起躍之間就已從第八擂台來到了頗為居中的勞來特所在擂台之上。

戰鬥,一觸即發! 四強所屬的擂台極為寬廣,比步天那方圓三十丈的第八擂台大了兩倍不止,來到此處,步天也沒看勞來特一眼,反而視線掃向了不遠處的牧顏以及阿諾,在對方二人視線同時看來的剎那,三人視線似乎撞擊到了一處。

沒有過多言語,甚至也沒有點頭致意,步天視線挪開,轉而看向身前不遠處緊張中又帶著些許強自鎮定之色的勞來特。

將目標選定為勞來特,不僅僅是為了出一口氣,拿回原本屬於自己內定的四強名額,更是一種被逼無奈的選擇。

畢竟每人只有一次挑戰權,而步天只處於第八的位置,自身攜帶的積分只有三十點,以這麼低的基礎,想獲得第一難比登天。他目前也只能期待蓋亞最後會自己送上門來,給他送分,至於其他人,步天卻是不作任何指望。

一來以他的實力,別人也不是傻子,無冤無仇之下會主動來招惹,二則是蓋亞和他早有讎隙,想必以其高傲的性子,再加上方才他主動挑釁投去的眼神,更加不會忘記當日那說過要將步天踩在腳下的話。

當然,若是蓋亞真的忍耐下來了,將唯一的一次挑戰權用在了阿諾或者牧顏的身上,那步天也會徹底沒轍,與第一無緣。

像這種積分制的挑戰對決,不論是艾琳娜或者是肖恩,都沒有向步天透露過一句,故而他也並不知曉,難以提前做好準備。

「挑戰雙方不得使用任何違禁物品,包括服食藥物,此次挑戰以雙方中一人認輸、昏迷、死亡、或者被擊下擂台結束。現在,挑戰開始!」

擂台一角的裁判台上,那長相俊美,體型似竹竿的希爾開口朗聲道,此次挑戰的事宜,卻是由他來負責。

幾乎在挑戰開始這四字一落,勞來特就身形暴虐而出,攜著滾滾破風霍霍聲沖向了步天,其手一把鋸齒大刀綠光閃閃,股股強橫的能量流似彩帶一樣隨著這一刀的劈出縱橫八方,狠狠地向著步天迎頭斬下。

步天面容冰冷,望著這氣勢頗為不弱的一刀在眼中瞳孔內不斷接近放大,沒有一絲退避閃躲之色。

屬於他的東西,他就要拿回來,堂堂正正一舉拿回,而不會拐彎抹角行那迂迴之道。

嘭!沒有絲毫預兆,步天體內十三個穴竅驟然爆發,強橫能量奔騰而出,令他的一頭黑髮飛揚,迎著那勞來特斬下的一刀,一掌轟出!

黑雲暴漲,烏光大亮,一身紫黑鱗甲的步天一記狂雲掌攻出,渾身滔天黑芒閃爍,猶如蓋世魔王威臨人間。

只一掌出,似將方圓三丈內的空氣陡然吸收壓縮在掌心之內,勞來特首當其衝心臟猛地停頓了一下,面色蒼白,其手中斬下的一刀也狠狠地落在了步天攻來的一掌之上。

就在這一刀斬在步天手掌的瞬間,彷彿是本就不穩定的火藥桶陡然爆炸,原本凝聚在步天手中濃郁如實質的黑雲驟然膨脹,在勞來特一臉駭然中轟然炸開,奔騰的能量黑雲狠狠地撞向他的胸口。

然而便在這時,一道土黃色的圓形小盾陡然在勞來特的胸口凝聚顯現。

「嗯…?卓越裝備附帶的技能。」步天眼神一閃,其動作卻不停頓,奔騰而出的黑雲如一隻妖魔之手猛然撞擊在那勞來特胸前的土黃圓盾之上。

咔嚓一聲脆響,土黃圓盾表面驟然浮現幾道裂紋,在那勞來特不敢置信的駭然神色中,不過堅持了半秒的時間就砰然消散,黑雲凝聚的大手摧枯拉朽一般毫無阻礙的撞擊在他的身上。

一聲慘叫,勞來特身軀倒飛而出,隱隱還可聽見骨骼斷裂的聲響隨之傳來,其口中更是一路連噴幾口鮮血,重重地摔落在地后擦出一條長長的痕迹,翻滾幾個跟頭後方才止住了去勢。

場外人群一片靜默,怔怔的看著勞來特凄慘吐血躺在地面的身影,很多人甚至都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就只見土黃光芒一閃過後,黑光陡然暴漲,接著便聽見勞來特慘叫一聲如破布袋子般倒飛了出去,根本就不是一合之敵。

「這、這、這…」觀眾席位處,勞來特所代表的家族,一名高鼻樑的中年人指著擂台上倒地不起的勞來特,半晌說不出話來。

為了能夠讓勞來特保住四強的位置,其家族不知花費了多大的資源物力,更是將家族中僅有的兩件卓越級增幅裝備賜給了勞來特,可誰知這一遇見了步天,連另外一件卓越增幅裝備的威力都還沒來得及發揮,就這麼輕易的敗下陣來。

雖然這一次的失敗,勞來特仍可排列在十強之內,只不過名次降到了最後一名第十罷了,可觀其所受的重傷,即使服用一些靈丹妙藥,也至少需要半日的修養方才可以恢復戰鬥力。

半日過去,排位挑戰賽早就結束了,而在此期間,勞來特基本可算是廢人一個,更莫說戰勝別的參賽選手獲取積分衝擊更高排名,能夠保住前十不被人給順手殺了就算是謝天謝地。

「該是我的東西,我已經拿回來了,你是自己認輸,還是我把你扔下擂台?」步天慢悠悠的走近勞來特,語氣淡漠,卻是並沒有打算下殺手。

勞來特面色慘白,張大了口不停的呼吸,他的胸膛處已然塌陷了下去,索性是步天收回了大半的力道,否則便連心臟都要被轟成碎片,根本就沒命可活。

「我…認輸。」察覺到步天並沒有一絲殺機,勞來眼中緊張懼怕之色稍稍減退,吐著血沫喊出了認輸。

「布倫特挑戰成功,獲得積分七十,目前以總積分一百暫居第一,勞來特守擂失敗,扣除七十積分,名次降至最後一名,位列第十。」

隨著希爾宣布對決的結果,場外的人群中才漸漸傳來沸騰喧鬧之聲,幾乎大多數人都是一臉的驚詫,儘管勞來特會敗是所有人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敗得如此之快,僅僅一招就被步天解決了,這顯然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勞來特能位列四強,雖是出於僥倖的因素,可其自身的實力卻也不容小覷,即使不敵有限的數人,但在十強中也應當是穩列第六的位置。

可即便如此,依舊被步天簡簡單單的一招就給擊敗了,比之先前那哈里森還要快,叫許多人都有些難以接受。

勞來特識趣的認輸,步天也便沒有再出手的興趣,幾名衛兵動作迅速的登上台,將勞來特給抬了下去。

隨著步天這一場對決的落幕,又將臨到那排名第七的阿蘭德選擇對手挑戰,此人竟然乾脆盤膝坐地,雙目閉起,一副不為功名,醉心修鍊的樣子。

見此一幕,步天內心暗嘆:「像他們這種實力還未達到准中階的,極有自知之明,對於前十中任何一個位置都能滿足,不願意冒險一爭,可能也是與其所代表的勢力早就溝通好了。

但如此一來…卻是阻斷了我獲得更多積分的機會,越多的人挑戰我,我就會獲得更多的積分,能將第一的位置坐得更穩。」

目光閃爍中,步天神情逐漸堅毅:「這第一,我一定要拿到,當初艾琳娜曾言,我若未獲得第一,就是辜負了肖恩的對我的維護和栽培,這話她雖未說完,可我也聽得懂她的意思。

雖然不知道這巔峰對決的第一,意味著什麼,但想那上屆奪得第一的賓,如今已是金星學員,實力更是達到了高階。這其中雖有他資質妖孽的原因,但未免沒有這巔峰對決第一的因素在內。

不論我的猜測是否正確…就算是為我自己正名,我也要拿到第一。」在步天這一番沉吟中,艾琳娜已經點名到了雷諾的頭上。

「我挑戰,布倫特。」

平淡簡潔的話語自雷諾口中傳出,這話語傳出的瞬間,如無數個雷霆炸響,使得人群中一片沸騰驚呼,驚異、期待、熾熱的眼神,幾乎在這一刻全部聚集在雷諾的身上。

不僅僅是場外的觀眾,就是所有的守擂選手,一些裁判官都將視線落在了雷諾身上,艾琳娜同樣感到驚訝,那石柱上本閉目養神的肖恩也於此刻睜開了雙眼,平淡中而又疑惑的看向雷諾所處的第六擂台。

「挑戰我?」步天眉頭一皺,視線遠遠的看向雷諾,在對方那同樣望過來的平靜雙眼中,他看不到任何的挑釁,有的,只是平和,只是一股戰意。

「挑戰有效,即刻登台進行對決。」驚訝歸驚訝,艾琳娜卻還是履行職責,在第一時間就發出了宣布。

在她的話音剛落,雷諾長刀一挑背於肩上,紫色長發飛舞中,大步流星的幾個跨步就躍上了步天所在擂台。

「你…」望著對面站立的雷諾,步天疑惑中張了張嘴,可話到嘴邊,卻又說不出口,因為他已從雷諾的眼神中,似讀懂了些什麼。

這種眼神,讓步天內心震動,讓他全身戰意激昂,此刻,唯一戰爾! 「上次一戰,我敗於你手,卻也因此踏入了准中階的層次。

今日,我還要與你再戰一場,儘管以我現在的實力,很難戰勝你,可這一戰,在所難免。

我之武道,要於戰中尋覓,要於生死挫敗中尋求突破之機。

我們,再戰,我若敗,則當助你更進一步,徹底坐穩第一之位。」

雷諾緩緩拔刀,眼神中充滿了鎮靜與堅定,話語傳出,似金石交鳴,似雷霆萬道,這是他的武道之心,寧戰不退!

這一段話語傳開,一些原本罵雷諾傻帽之人,眼中嘲諷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鄭重,而那石柱上原本亦有些疑惑的肖恩聽到,更是眼中閃過一絲欣賞之色。

步天深呼吸口氣,目光逐漸沉靜,望著對面持刀而立的雷諾,心裡已開始認真。

他尊重對方的武道,也以慎重認真的心態接受對方的挑戰,這是強者之間的惺惺相惜。

希爾簡單的訴說了一番規則后,便再次退至一旁,於這一刻,步天與雷諾所在擂台,萬眾矚目,所有人都屏息納言,以一種期待的眼神等待雙方交手的那一刻。

步天沒有拔劍,但其體內十三處穴竅轟鳴間,全身能量徹底爆發,一股滔天威勢霍然降臨,更有一道透明的能量波紋自其腳底波動散出,揚起灰沙漫天。

「戰!」

雷諾一聲大吼,身形如電如雷極速狂飆,不過剎那就臨近步天身前,其體內能量洶湧,手中長刀飛斬而下,一聲凄厲的刀鳴刺破空氣,被風拉長,與那幾乎剛剛出口的戰之一字融為一體,這一刀,是戰,這一刀,是斬!

融入了雷諾意志中滔天的戰意,融入了雷諾堅定的武道之心,這一刀,速度太快,不見刀身,只看見一片雪白。

「好!」步天長笑,渾身熱血沸騰,他被雷諾這滔天戰意影響,心中好鬥的一面被徹底激起,迎著那如月落星沉的一記雪白刀光,一掌劈去。

這一掌劈出的瞬間,空氣炸響,濃稠如墨的烏黑亮芒似魔氣狂涌,猶如一把入魔的狂刀劈天而去。

轟鳴中地面塵起灰揚,一股破天巨力隨著狂暴能量洶湧爆發。

狂雲掌被步天學習至今,雖從未再做任何突破,但其威力卻隨著步天實力的提升不斷上漲,這一記掌刀,步天已是出了全力,恐怖到58點的力量值,再加上那增幅裝備附魔所加持的隱性力量值,可突破到六十多點。

沒有講究任何技巧,這是實打實的對撞,是力量與力量上的熱血交鋒。

急如閃電的雪白刀光於萬眾矚目中與步天那劈天一掌猛然相撞,鎊地一聲炸鳴驚徹九霄,一股氣浪席地而起瘋狂暴卷,化作兩道衝擊波轟隆隆呼嘯天地。

於這兩道衝擊波瘋狂暴卷的瞬間,所有人都看到雷諾那雪白刀光驟然破碎,其身形竟直接被轟飛,然而就在他身軀倒飛而回的過程中,幾度旋轉間卸去了力道,腳步落地后重重一踏,刀芒暴漲如匹練,竟再次掠出,攻向步天。

步天眼中閃過熾熱,也不閃避,身體直衝而起,雙掌轟鳴中十幾道烏光耀耀的掌印脫手而出,形成一道掌印連接的壁壘狠狠向雷諾衝來的身影蓋去。

這一刻,四周的一切仿若都不存在,在雷諾眼前,是一道烏光掌印連成的牆壁,洶湧能量在其上擴散,強大壓力驟然降臨。

「給我破!」雷諾暴喝,蒼雪刀式霍然展開,全身肌肉膨脹鼓起,澎湃能量暴涌體外,長刀飛瀑猛劈而下。

十丈刀芒轟然顯現,似真的化作了一條連天瀑布,攜著滔天之勢衝擊而來,便是一座山,也要轟成粉碎。

轟鳴頓起,在許多人震動的眼神中,那組成黑幕壁壘的掌印崩潰瓦解,化作一股能量潮汐四溢飛散,而在此時,雷諾身軀巨震,十丈刀芒破碎,嘴角溢血腳步連退。

可便於這一瞬,暴亂四散的能量氣流中,步天身影飛速疾馳而來,其雙手烏光如墨,似形成兩支巨魔之臂,一頭黑髮狂飛亂舞,腳步轟鳴中臨近雷諾身前,一掌轟下。

這一幕發生得太快,幾乎在掌印壁壘剛剛崩潰,幾乎在雷諾腳步剛剛後退,這一掌就已然攜著滔天之勢猛然蓋下。

「反螺旋——刀舞。」雷諾眼中瞳孔緊縮,強大的壓力下,容不得他有一絲的猶豫,在步天這兇猛一掌即將臨身之際,刀勢狂卷,一圈銀白漩渦驟然出現,肆掠刀氣噴薄而出。

更是在此同時,雷諾身軀不退反進,其身軀所化刀氣漩渦飛卷迎上,猶如一台絞肉機狠狠地向步天撞去。

嗤嗤聲響不絕於耳,擂台地面被這瘋狂的刀氣划拉出道道深痕,步天那開碑斷石的一掌猛然蓋在雷諾所化的刀氣漩渦之上。

一陣令人牙酸的刺耳之聲爆響,整座擂台在步天那一掌落下的一刻都猛然一震,反螺旋刀舞瞬間被破,雷諾雙掌虎口炸裂,甚至周身毛孔中都被這股巨力震得滲出血珠,其手中長刀悲鳴,雖並未脫手飛出,卻也隨著這股巨力將雷諾身軀狠狠的拽飛。

「這個蛋這個蛋,布倫特這個蛋太猛了,可憐的雷諾…」處於亭樓中的卡蘭多看到這一幕,不禁跳腳叫罵了起來,看向雷諾的眼神中充滿了同情。

嘭地一聲,雷諾全身染血,狠狠地摔落在地,其雙手皮膚甚至都有了龜裂的跡象,一道道觸目驚心的血痕浮現,顆顆血珠自汗毛孔中滲出,然而即便傷重至此,雷諾依舊在落地的一瞬間就重新爬起,雙目銳利明亮,持刀的雙手因傷口甚至都有了顫抖。

步天眉頭微皺,他在一掌攻破雷諾的反螺旋刀舞后便停住了腳步,並未乘勝追擊,此刻見雷諾似還要再戰,心裡有些猶豫。

對於他現在的實力,步天雖不知曉究竟有多強,但想來一些實力較弱的中階4級強者,可戰而勝之,即使是一些在中階4級里屬於頂尖的天驕,他開啟了血族變身後,雖不能戰勝,卻也有自信抗衡一二,保命無礙。

實力達到了這等地步,對於雷諾,步天已不再將其當做對手,並非瞧不起,而是兩者之間,已然不屬於同一個層次之上,很難再形成競爭關係,且經過了這段日子的相處,步天已將雷諾當做了可深交的朋友。

對方雖平日里言語不多,但正是這種寡言,這種沉默中的相處,使得雙方交情不在言語攀談之上,而在於交心。

若非雷諾執意要戰,若非雷諾走得就是戰之武道,步天不會與之交手,即便如此,他亦是只施展出狂雲掌,他尊重雷諾其人,更欽佩其堅定的武道之心,若全力出手,步天不敢保證,是否會錯手重傷雷諾,畢竟這突然上漲的實力,他也沒來得及熟悉,無法收發由心。

「咳咳…想不到。你的實力竟然已強到了這種地步…遠遠地將我甩開。」雷諾口中咳血,紫色長發被汗水打濕,狼狽無比。

步天沉默半晌,終是開口道:「我實力突破得太快,無法控制由心,你雖要戰,但我不想傷你。」

聽聞此言,雷諾仰天大笑,笑聲中說不出的豪邁洒脫,這笑聲傳盪,落入步天耳中,讓他內心暗嘆,這笑聲呼嘯,傳到場外近萬觀眾耳中,使得他們雙目露出思索,望向雷諾那高挺的身影,似有了一絲明悟,但更多的則是一種尊敬。

「戰,為何不戰。若無傷,又怎能稱為戰,我要的,就是戰鬥,就是受傷,就是戰鬥中一次次的受傷,一次次的進步,戰到最後,方才能稱為戰無傷。」

長笑過後,雷諾雙目銳利,字字如雷霆從其口中吐出,一股強悍的戰意在其身上瀰漫,化作了一股氣勢,這氣勢,是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決絕,是生當人傑死亦鬼雄的豪情壯志。

「戰無傷…戰到最後,方才能稱的戰無傷。」望著眼前紫發飄飄,戰意滔天的雷諾,步天雙目漸漸明亮。

至此刻,他已知曉雷諾的決意,這是為追求大道百死無悔的信念,是胸腔一股熱血,灑盡天地,染紅一方,以我戰血染青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