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四星五星,也是依此類推下去了,至於最高等級的至尊的話,那我就不知道了,這些就不是我一個小小的待女所能夠知道的事情了,當然了,那個層次也不需要去想了,」

Home - 未分類 - 「三星四星五星,也是依此類推下去了,至於最高等級的至尊的話,那我就不知道了,這些就不是我一個小小的待女所能夠知道的事情了,當然了,那個層次也不需要去想了,」

石炎也是不由的嘖了嘖嘴,一陣搖頭了:「太貴了,想要成為你們太幽樓的會員還真是不容易了,不過一星會員的話,倒也是可以考慮一下了,」

算下身上的靈石,石炎也只能是成為一星會員了,總共加起來也就是一百滴出頭的靈液的樣子了,這樣一算的話,石炎也頓時是發現自己原來這麼窮了,看來,想要利用傳送陣回玄空郡,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了,不過暫時,也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先去破曉郡看看去太幽王城需要什麼條件了,不管怎麼說,利用這傳送陣,也是一條最快的路子了,

就是付出一些代價,石炎也只能是盡量的去滿足了,

聽到石炎說要弄一星會員,那女待者也頓時是笑的開心了起來了,這樣她的提成就會非常的多了,對她來說自然是一件很高興的事情了,所以,她也表現的更熱情了,當然了心中其實也是有著不少的驚訝的,雖然說她在這裡做待者,什麼樣的人物都見到過,閱人的本事自然是有了,所以石炎一進門他就覺得這個少年不凡了,所以她一來就熱情的過來服務了,

但她也是沒有想到,這個少年身上竟然可以擁有如此多的靈液了,可以很輕鬆的說要弄個一星會員了,

弄一個一星會員,那最少可是要一次性消費二十滴靈液啊,那可是相當於二十萬『四品靈石』啊,一般的神通四重境,能有一萬『四品靈石』就算是比較富有的了,能達到十萬的,簡直就是罕見了,能拿出二十萬的,絕對是極少極少之數了,別說一名神通四重境了,就是一名神通五重境,也不一定可以輕易的拿出來了,

女待者心中的諸多念頭也是一閃而過,繼續的道:「客官,您是需要購買一些靈寶嗎,只有這樣的話,升級的速度才會很快的,不然光是喝酒吃飯住宿的消費,還是太慢了一點了,我們太幽樓的寶物,絕對是最豐富最齊全的,只要客官你需要的,我們太幽樓就一定可以提供的出來,如果客官需要的話,等下我可以帶客官您去挑選一下,」

石炎點了點頭道:「好,行,那就先這樣說定了,你先去把我的酒菜上上來吧,等我喝完了酒,就讓你帶我去吧,」

「好的客官,您稍等一下,馬上就給您送過來,」女待者點了點頭,也是快速的離開了,

酒菜很快就上了上來了,石炎也是直接叫那女待者下來陪自己喝會酒了,那女待者釣上了石炎這條大魚,自然也是熱情的很了,也是留下了來陪石炎喝酒了,酒足飯飽之後,石炎也是直呼痛快啊,好久沒有喝過酒吃過這樣的美味了,偶爾嘗上一下,這感覺還真是非常的不錯的,雖然說石炎現在的實力,是可以做到不進凡食的,

但吃習慣了,一時的話也是難改了,而且來說,偶爾喝喝酒吃點美味,也確實是一件比較享受的事情了,這樣的享受,幹嘛要完全的丟掉是吧,

「好了,可以帶我過去看看你們的寶物了,」石炎起身道,

女待者也是馬上的起身點頭,便是在前面帶起了路來了,太幽樓可謂是非常的大了,也是分成了一個個的區了,這個石炎倒也是不陌生了,蒼龍城的極樂宮就是這種類型的了,好一會兒,女待者才將石炎帶到了一處連體的樓閣之前,這樓閣建造的也是異常的瑰麗輝煌了,而且這裡的氣氛就完全的不一樣了,

來到這裡,便是可以感覺到了這裡氣息森然,空氣中都有著幾分讓人很壓抑的感覺了,而且石炎感覺的出來,這裡暗中藏了不少高手了,當然了,石炎倒是不懼這些了,樓閣的門口,也是有著盔甲的守衛嚴守在那裡,讓人不得亂闖了,

而且石炎也是微訝的發現,這四名守衛竟然都是神通三重境的實力,神通三重境的神通修士,竟然在這裡做起了守衛起來了,這要是傳出去,恐怕都不知道要驚嚇到多少人了,

神通三重境啊,完全都可以開創一個小的宗門勢力出來了,就算是到大宗門勢力中去的話,也必定是座上客了,就算是去一個郡裡面,也至少能個混個小官做做吧,在這裡,竟然淪為來當守衛,由此也可以看的出來,太幽樓的手筆是多麼的大了,想想都是讓人很是訝異了,

女待者看到石炎的表情,也是嫣然一笑,對石炎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引著石炎進入了樓閣之中了,此時樓閣之中,也是有人在那邊逛著了,也有待者在那裡介紹著,

一進樓閣,便是有一個櫃檯在那邊了,而櫃檯之前則是坐著一名威嚴無比的老者,這名老者的身上,也是散發出了神通四重境的氣息了,實力,顯然是非常的強悍的了,當然了,石炎是不懼,但也是感覺的出來,眼前這名威嚴的老者實力絕對是不虛了,一路來都感受到了太幽樓的手筆,也不禁讓石炎感嘆,能夠造立出太幽樓的背後之人,還真是非常的了不得了,

也不知道,是怎樣的人物,才有能這麼大的手筆,才能有這麼大的魄力了,讓人不服都不會啊,

女待者對石炎道:「客官,這邊都是普通區,價格都比較便宜的,應該沒有客官能看的上眼的,客官直接跟我上樓去吧,那裡才都是精口,相信應該有客官你能看的上眼的,」

石炎也是跟著女待者向樓上走去了,石炎也是問道:「你們這裡有沒有飛行類的靈寶,」

「飛行類的靈寶,」被石炎這麼一問,那女待者也是微微的一楞,用有些異樣的眼神看了石炎一眼過後,才道:「飛行類的靈寶我們這裡沒有現貨,破曉郡那邊才會有現貨的,不過,,就算是有現貨,客官也不一定可以買的起的,飛行類的靈寶,最低檔的,也不會低於一百滴靈液的,貴的甚至是幾十萬幾百萬滴靈液的都有了,」

被這麼一說,石炎也只能是又抽了下嘴巴了,跟之前想的差不多了,最便宜的都要過百滴靈液了,估計來說,石炎也就是買的起最低檔的了,只是想買也不行啊,這裡也沒有現貨,看不到,

所以想了想,石炎決定暫時還是算了,先看看別的寶物吧,

很快兩人就來到了二樓了,一件件寶物也是呈現在了石炎的眼前了,石炎也是細細的打量了起來了,而女待者也是在傍邊介紹首,道:「這裡最次的都是四品靈寶,五品靈寶也不在少數,而且還有一些特殊功能的寶物,非常的奇特,種類來說的話,還算是比較多的吧,這裡的寶物加起來,也有一兩百件了,在隴南城,也只有我們太幽樓才有能如此多的重寶了,」

石炎點了點頭,對這點倒也是不置可否了,手筆確實是大啊,光是擺在這裡這麼多寶物,價值都是不菲的了,

四品的靈寶來說,對石炎也是沒有了什麼吸引力了,兵刃有清源劍石炎根本就不需要了,就算是有一柄五品的劍,石炎也不會要了,青源劍,才是最適合石炎的了,倒是護身的靈寶可以考慮換一件四品頂階的了,其他的話,其實石炎也是不太需要了,除非有看的他非常動心的了,不過一路看了下來,倒是很可惜沒有讓石炎非常動心的寶物了,

雖然說有幾件寶物確實是非常的不錯了,只是石炎也沒有購買的yuwang啊,

那女待者倒是不停的熱情介紹,只是石炎都是一臉的淡然,這倒是讓她也是有些挫敗感了,

不過這倒不能怪石炎了,主要是石炎的實力太強了,以他的實力一般的神通五重境都不懼,所以一般的寶物對石炎來說,確實是沒有吸引力了,要是購買一件寶物過來,沒有非常重大的用途的話,那石炎肯定是不會買的了,買就是浪費錢了,

所有的寶物都看了一遍之後,也就是那麼幾件倒是有點吸引了石炎了,只是價格都是不菲啊,而且來說,也只是有些吸引力吧,倒沒有勾起石炎購買的欲-望了,沒有這種欲-望,石炎也只能是搖了搖頭了,

「客官,這麼多寶物,你不是一件都沒有看中吧,」女待者也是有些氣餒的道,甚至不由讓她有些懷疑這個少年是不是在消遣自己啊,

只是看起來也一點都不像啊,

石炎搖了搖頭道:「寶物是不錯,只是沒有非常適合我的,就算是買過來,對我的用處都不是特別的大,所以也就沒有必要了,算了,給我拿那一件四品頂階的軟甲吧,」

那女待者這才暗鬆了口氣,只要買上一件的話那自己也就好過一點了:「客官,這一件四品頂階的軟甲價格是八滴靈液,也不夠二十滴靈液啊,升不到一星會員的,」

八滴靈液,那就是相當於八萬『四品靈石』了,一般來說一件四品頂階的寶物就是一萬『四品靈石』的樣子了,不過護身防禦類的寶物價肯定是要高一點的了,這件軟甲的價格,倒是很高了,不過這件軟甲的防禦能力,也是非常的強了,算的上是四品裡面難得的精品了, 花掉了八滴靈液,還需要花十二滴才可以成為一星會員了,這裡的寶物確實是不少了,只是能讓石炎心動的卻是沒有了,買來不實力,也是浪費靈液了,

所以石炎想了想才對那女待者道:「你們這裡有沒有獸核,最好都是神通四重境的,你看十二滴靈液能夠買多少,」

聽到石炎的話,那女待者顯然也是微一楞道:「神通四重境的獸核,十二滴靈液全部買,」

一般來說,也都是來他們這裡賣獸核的,可是極少有個人來買的啊,獸核的話,也就只有煉丹和煉器大師才會使用了,可是眼前這個少年明顯怎麼看也不像是煉丹煉器大師了,

石炎點頭道:「嗯對,十二滴靈液全部買,你看能夠買的到多少吧,」

那女待者道:「一般來說神通四重境的獸核丹價都是一千『四品靈石』的樣子,十二滴靈液,可以買一百多顆吧,不過我也不確定我們這裡有沒有這麼多貨,我先去問一下吧,」

說完那女待者就先離開了,不一會兒后就回來對石炎道:「客官,正好我們這裡還有這麼多獸核,十二滴靈液的話,可以購買一百二十顆,」

這個價格貴不貴石炎也是懶得去計較那麼多了,有一百二十顆獸核,也應該是夠小雪吃的了,上次在幽暗之地,石炎就獵殺了不少獸核了,有這麼多相信是足夠了,所以,石炎也是點頭道:「好行,就這樣吧,」

石炎的豪爽,也是讓那女待者微有一些訝異,對石炎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也是帶著石炎來到了櫃檯那邊了,那邊的威嚴老者依然是一臉的淡漠,將一個乾坤袋丟給了石炎,石炎檢查了一下,裡面確實是一百二十顆神通四重境的獸核了,加上那件軟甲,石炎也是爽快的付了二十萬『四品靈石』了,然後威嚴老者也是替石炎辦理了太幽樓的會員了,

辦好之後,交給了石炎一塊奇特的身份令牌,這令牌就代表著石炎的身份了,只要持這身份領牌,可以在太幽洲內任何一家太幽樓中享受著會員的待遇了,

從始至終,那威嚴老者都沒有開口說過話,這樣的事情對他來說是再小不過的事情了,怕以不值得他動容了,

收好了東西,石炎也是跟那女待者離開了那邊樓閣了,出了外面石炎便是道:「現在可以帶我去傳送陣那邊,送我去破曉郡吧,」能從這裡直接的去到破曉郡,確實是太省事了,

女待者點了點頭道:「當然可以的,客官您跟我這邊請,」

跟著女待者,兩人很快便又是到了另一處的樓閣之前,這裡也是守衛森嚴的很,讓人不敢在這裡造次了,一看這架勢就知道這裡是重地了,

女待者也是向一名守位詢問了一下,然後很抱歉的對石炎搖頭道:「真是不好意思啊客官,我們的落大人不在,要傳送到破曉郡去,必須要落大人親自的開啟傳送陣了,落大人最快今天晚上會回來,最慢的話明天上午會回來,客官,你要不晚點再來吧,落大人不在,我也是沒有辦法的,」

石炎的眉頭也是不由的微皺了一下,這麼說來還要等了,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了,只能是點了點頭道:「好吧,那我就等等吧,」

「嗯嗯,謝謝客官理解,最晚明天上午就能離開了,不會讓客官您久等的,」女待者也是道,

看了看時間,也還早了,石炎倒也是一陣無趣了,女待者見狀,也是主動的道:「客官,我們太幽樓中還是有不少不錯的地方的,要不我帶客官您過去轉一轉,」

石炎想了想道:「先不用了,我先去隴南城中轉轉吧,等下要是回來你們落大人還沒有回來的話,那我再在太幽樓里轉轉吧,」

說著,石炎也是徑直的離開了,其實也是沒有什麼好轉的,對石炎來說也只不過是打發一下時間罷了,出了太幽樓,來到了街道之上,也是重新能夠感覺到了隴南城的混亂了,所謂亂世出英雄,弱肉強食,這個世界沒有什麼公平不公平可言,有的只是拳頭,有的只是實力,實力弱,那就有可能會被滅亡,隴南宗也是一個實力不亞於蒼龍宗的宗門勢力了,說滅就被滅了,

這讓石炎也不由的想起來了蒼龍宗了,想起來了青劍宗了,說起來,就是蒼龍宗也還是比較的弱了,青劍宗就更不用說了,太弱了,要是出個什麼事情的話,估計就有可能會發生一些悲劇了,而這樣的悲劇,也是石炎不願意看到的,

要說感情最深的,那肯定是青劍宗了,不過對蒼龍宗的話,石炎倒也是有些不淺的感情了,至於玄空衛,那完全是沒有什麼歸屬感可言了,

所以石炎此時,也是有些隱隱的危機感了,要是自己不快點的提升實力,恐怕哪一天要是真的有大麻煩大危險降臨到了青劍宗和蒼龍宗的話,那自己都不見得有能力幫了,

這樣的事情,石炎也是暗暗的發狠,絕對不會讓它發生了,這件事情,也是引動了石炎的思緒了,石炎隨意的在街道上走著,忽然石炎的眉頭一挑,感覺到了一股森然強大的氣息涌了過來,瞬間便是將石炎籠罩在了其中,而且這氣息有非常強烈的針對性,敵意殺氣,也是如一股洪潮一般的撲了過來了,感覺到了這股氣息,也頓時讓石炎的眉頭挑了起來了,

很顯然,這股氣息是沖著他石炎而來的了,石炎的目光也頓時的掃了過去了,只見幾道身影向這邊疾掠了過來了,而為首的一人是一個山野莽夫的感覺,一臉的兇狠,陰氣森森,濃眉大耳,手上還提著一把造型有些誇張的巨大斧頭了,這斧頭,都差不多有他人大了,大步流星的走來,氣勢兇悍的很了,也是嚇的路人紛紛的退了開去了,

身後的幾人石炎倒是認識了,正是白馬幫的成員,如此的說來,這為首之人應該是白馬幫的強者了,白馬幫的人找上了門來,這倒是讓石炎沒有什麼意外了,當然了,石炎也是一臉的淡然了,他出來,只不過是打發下時間,隨便的溜達一下,倒也沒有去想那麼多了,白馬幫要上門報復,那就來吧,石炎自然是毫不畏懼了,

提著巨斧的男子很快就來到了石炎的身前,怒喝的聲音響了起來,手中的巨斧也是指向了石炎:「就是你殺了我白馬幫的人,年紀輕輕,實力倒還是不錯嘛,不過你一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兒,竟然也敢在這裡撒野,敢殺我白馬幫的人,我看你也是活的不耐煩了,小子,乖乖的提頭來見我吧,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到了,」

石炎撇了下嘴,不怒反笑:「恬燥,要打就打,哪來的那麼多屁話,說這麼多話,就是為了襯顯你的歷害嗎,」

「好膽,竟然敢這樣跟我們幫主說話,我們幫主只是不想欺負你一個毛頭小兒,你還真以為自己了不起了,」馬上就有一名男子喝斥道,這竟然也是一名神通三重境的男子了,

石炎倒是微有些側目,原來這殺來之人,竟然是白馬幫的幫主了,幫主親自的殺上門來,那倒是有些意思了,

石炎也是忍不住的譏誚了一聲道:「白馬幫主,你們白馬幫倒也還挺看的起我石炎的嘛,我不過殺你們一個人,你白馬幫竟然幫主親自出馬,要來殺我報仇了,這樣的陣容,很不錯吧,這麼說來,我是不是還該要榮幸呢,」

石炎的話里,顯然滿是諷刺的味道,

周圍圍觀的人,也是議論紛紛了起來了,

「這個少年是誰啊,人不大,但這口氣還確實是不小啊,不過也倒是佩服他的勇氣了,面對白馬幫的幫主,竟然還敢如此的輕挑,而且甚至還反唇相譏,」

「就是啊,不知道這個少年是什麼來頭啊,確實是有夠狂妄的了,白馬幫幫主,據說可是一位極歷害的人物了,這可是神通四重境的強大存在啊,而且據說是一名神通四重境巔峰的存在了,」

「我也是聽說,白馬幫幫主的名頭可是響亮的很,在我們這一帶也是有著不俗的名聲了,這個少年竟然敢如此的不把白馬幫主放在眼裡,今天估計是沒有命活了,可惜了,再天才有什麼用,做人吧,還是低調點的好,」

對於周圍人的議論聲,石炎倒是置若罔聞了,也是一臉平靜的看著白馬幫主,一名神通四重境巔峰的神通修士,確實是一名強者了,只不過石炎還不放在眼裡了,神通四重境巔峰,那又如何,自己還不是照樣斬殺了,敢來惹自己,那就要做好死的覺悟了,

石炎輕笑了笑道:「一名神通四重境的神通修士什麼不好做,非要做強盜山賊,還真是有趣了,」

白馬幫主被石炎這樣輕挑的話,也是憤怒不止,他身後剛才說話的那名神通三重境男子也是主動的請櫻道:「幫主,不用跟這個毛頭小兒計較,我出去拿下這個毛頭小兒,這會嘴硬,等會有他求饒的,」

白馬幫主點了點頭:「不要弄死了,要慢慢的玩,我要讓他生不如死,」

那名神通三重境的男子也是獰笑了一聲,頓時化做了一道惡狼一般的撲向了石炎了,這可是一名神通三重境,在這樣的小地方來說,也算的上是強者一名了,

只不過神通三重境現在在石炎的眼裡,完全是不夠看的了,所以石炎也是不急不徐,待到那名男子殺到身前,石炎這才動了,青源劍直接輕幽幽的斬殺了出去了,石炎的劍就一個字,那就是快,快若閃電,快的讓人都根本反應不過來,用肉眼根不上石炎劍的節奏,所以只看見劍芒一閃,而石炎的劍卻已經是殺到了那名神通三重境男子的身前了, 白馬幫主感受到了威脅,巨大的威脅,生平第一次感覺到了如此大的威脅了,

在這樣大的威脅之下,白馬幫主也是沒有其他的選擇了,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殺了,如果今天不把這名少年斬殺於此,如是重傷於此的話,那他今天都休想好好的離開這裡了,所以,這一次出手,他自然也是玩命了,

他手中一動,也是所出了一根之中,那名女待者口中的落大人是一名看模樣只有三四十左右的男子,面色和善,臉上帶著幾許微笑,給人很平易近人的感覺了,至少來說沒有那種侵略性,不至於會讓人有距離感了,不過石炎倒也是能夠感覺的出來,這名男子的實力很是不錯了,應該是跟白馬幫主一個級別的了,

此人,看來應該是太幽樓這邊的主事了,一個宗城的太幽樓的管事竟然就是如此級別的強者,太幽樓的手筆確實是大的很啊,要知道太幽樓光是分部就是超過了十萬之數啊,想想看是一個多麼可怕的數字了,要是每個分部都派有這麼一個強者坐陣的話,那光是這些管事就是多少的強者了,

而且來說,郡城的管事實力肯定還要更強大了,那起碼就是神通五重境的實力了,

一洲足足有三千六百郡,每一群的太幽樓都有分部,每一個分部都會有強者坐陣,這樣一想,也是讓石炎心中暗暗乍笑了,太幽樓的實力簡直是達到了一個不可想像的地步了,要是跟太幽府沒有關係的話,那恐怕整個太幽洲,也只有太幽府的實力可以壓太幽樓一籌了吧,沒想到,太幽府竟然還出現了這麼一個可怕的勢力了,真不知道創造了太幽樓的人到底是何方神聖了,

這樣的勢力,在炎黃洲倒是沒有聽聞過了,

檢查了下石炎的身份,然後石炎交了十萬『四品靈石』之後,落大人便是示意讓石炎站上傳送陣了,然後啟動了陣法,直接的將石炎傳送走了,

在石炎離開后,讓石炎想像不到的是,那名落大人馬上恭敬無比的對著那名女待者道:「芊流小姐,您怎麼裝扮成了一名待女,還對剛才那少年那樣,這這,,太有您的身份了,這件事情要是被芊流大人知道了,那我的項上人頭也要搬家了,」落大人說的,也是有些可憐的樣子,

剛才那名女待者也是一改待女的樣子,嘻嘻的一笑拍了下落大人道:「落叔叔別這麼緊張嘛,我就是隨便玩玩嘛,我這次就是出來玩的啊,所以自然要變著花樣玩啊,我本來就是想體驗一個女待者的生活嘛,感覺還是挺有趣的嘛,嘻嘻,特別是這個獃獃的傢伙,太有意思了,不過,他走的太快了,我都還沒有體驗夠呢,太不夠意思了,」

落大人的嘴角也是不由的抽了抽,陪笑著道:「我的姑奶奶,芊流小姐,您乃千金之軀啊,你怎麼能這樣呢,」

芊流惠擺了擺手道:「好了好了,我不說你不說,我爹自然就不會知道了,再說了,我這次出來玩可是跟我爹說過的的,我又不去別的地方玩是吧,就是在下面的太幽樓中玩,肯定不會有什麼事情的,再說了,,落叔叔,你都不一定是我的對手,所以你需要擔心我幹什麼呢,不跟你說了,快點送我去破曉郡,我要跟過去找那個呆傢伙玩玩,」

「嘻嘻太有意思了,我一定是扮女待者扮的很像吧,所以他一點都沒有認出來,不過這個呆傢伙倒真是有點意思,感覺就是有點獃獃的感覺,她就一點都沒有發現我跟別的待者不一樣嗎,不過這個呆傢伙的實力好像好強哦,我剛可是跟了他出去,發現他竟然斬殺了一名神通四重境巔峰的強者,而且看起來還是很輕鬆的樣子,」

「他才十七八吧,竟然實力就強的這麼變態,我要是不動用保命底牌都做不到呢,他竟然可以輕鬆的做到,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何方神聖呢,這樣的人物就是放眼我們太幽洲,也是頂尖的天才了,怎麼我都沒有聽說過呢,石炎石炎,沒有聽說過啊,也沒有聽說過我們太幽洲有歷害的勢力姓石啊,不知道,好好奇,不客了,先跟上去看看,嘻嘻,」

落大人的眉頭也頓時皺了皺,他雖然感覺的出來剛才的那名少年有些不凡之處,但他絕對不會以為他的實力能強到可以斬殺一名神通四重境巔峰的強者了,白馬幫主他自然知道,跟他的實力都是旗鼓相當,不相上下了,這名少年的實力,竟然強到了這等的地步了,

這讓他,也是一陣嘖嘴和好奇吧,不過這話從芊流惠的口中說出來,他也是毫不質疑了,也著實是讓他驚牙不小了, 光芒一閃,再出現的時候石炎已經到了破曉郡太幽樓的傳送閣了,

傳送陣的四周,也是守著威嚴的守衛了,石炎也是快速的從傳送陣中走了下來,也是向一名守衛走了過去問道:「打擾一下這位兄台,我想從破曉郡傳送到太幽城去,需要多少靈液,我現在是一星會員,」

那名守衛也是有些懶洋洋的看了石炎一眼,才道:「一星會員傳送到太幽城需要一千滴靈液,」

「什麼,一千滴靈浪,」石炎的眉頭也頓時一皺了,竟然這麼貴,也不由再次的問道:「那二星和三星會員呢,」

那名守衛有些慢不經心的道:「二星會員需要兩百滴靈液,三星會員五十滴靈液,」顯然,他不覺得石炎有這個能力成為二星會員了,更不用說是三星會員了,

成為二星會員要一次性消費一百滴靈液,要不然的話就是累計消費一千滴靈液了,而成為三星會員的話,就是一次性消費一千滴靈液,要不就是累計消費一萬滴靈液了,

所以說,成為三星會員的難度非常的大了,至少來說,讓石炎都不太敢去想像了,一次性消費一千滴靈液,這得多大的手筆啊,

要知道石炎現在身上的財富全部加起來,估計也就是一百滴的樣子吧,從隴南城來到這破曉郡就花費掉了三十滴了,好在有白馬幫幫主的財富入賬,應該還有一百來滴靈液的樣子吧,可是距離一千滴,也還是差的太遠太遠了,就是一名神通五重境巔峰的強者,估計都不一定拿的出一千滴靈液吧,這樣的財富,確實是可怕啊, 億萬新娘:霸道首席不分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