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崽子,什麼意思。”

Home - 未分類 - “魔崽子,什麼意思。”

“魔窟塔內的萬魔意志將會幫助我抹除你!我纔是萬魔的唯一魔神!”

魔源提着劍朝魔窟塔走去,腳步堅定且張揚。

在他踏入魔窟塔範圍後,魔源眉心的魔印點亮,魔核有規律的跳動了起來,就像是心臟一般。

源塵雖然已經無法控制真靈,但是他對自身的動作還是一覽無餘。

魔核的跳動是有規律的,似乎還符合某種韻律。

在剎那,源塵明白了魔核與魔源的關係。

有一點魔源說錯了,魔核並不是魔源的,因爲魔核的運轉是自動的,而之前源塵從心底抵制魔核,所以魔核就被壓制了,也因此無法自由運轉。

魔核不屬於任何人,或者說,他是屬於魔源的真身的!

從始至終,源塵都沒有將自己當做魔源。

他就是自己,他叫源塵!

“你能這麼想,很好!”

那道虛無縹緲的聲音響起,直接傳達到源塵的意志深處,而且似乎只有他知道。

“你是誰?”源塵立刻緊張了起來,如果只對於一個長不大的魔崽子的話,他還有些勝算,畢竟自己不是魔源,他就算搶奪了自己的真靈,一段記憶,還能翻出什麼浪花?

更何況,他現在還有底牌呢!

可是如果加上一個未知強者,那就不一樣了!

能夠無視他的底牌的出現的強者,讓源塵本能有些慌!

“你可以叫我塵,也可以叫我仙主。”

聽到這話,源塵的心哇涼哇涼的,別人的爹都來了,自己還怎麼幹!

等死吧……

“我是汪小魚的後手,也算是你的後手,你放心吧,魔源非但不會在魔窟塔內得到幫助,他最後反倒會成全你。”

幸福來得太突然,源塵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魔源走入魔窟塔後,將手中之劍舉了起來,然後插入魔窟塔的最底層中。

古樸的魔音從魔源口中吐出來,魔劍越發明亮,以至於連同整個魔窟塔都亮了起來,彷彿整個魔窟都活了過來。

這個時候,源塵纔看清楚魔窟塔內的景象,這裏到處是密密麻麻的洞窟,每一個洞窟中都有一雙眸子睜開,魔氣從洞窟中滲了出來,染黑了空氣。

魔源再次說話了,他說的是魔語,源塵雖然不懂魔語,但是卻明白其中的意思。

魔源:“魔窟的低等魔靈,你們的神迴歸了,以後我將帶領你們征戰,奪回我們失去的領土。”

“現在,讓你們的高等魔靈立刻出現在我的面前,高貴的神需要他們的幫助。”

源塵:“他這樣會不會被打死!”

仙主:“不會,因爲待會他就會徹底消散,並且給你留下一段非常有用的記憶,甚至還會給你一個全新的身份。”

“如果是這樣的話,感覺魔源也挺可憐的。”

“魔源本尊也是能搞事情,日後遇到了,離遠一點。”

“他不是你兒子嗎?你幹嘛這麼幫我!”

“正因爲我是魔源的父親,才更應該好好教導他,讓他知道自大的後果。”

“做你兒子還真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啊。”

“是嗎?呵呵……”

這笑聲聽得源塵有種發毛的感覺。

魔源忽然有種渾身發寒的感覺,好像剛剛在火山油鍋裏走了一趟。

不過魔本身就是莫得感情的,他並未放在心上,強烈的掌控欲與征服欲讓他想要立刻帶領魔窟大軍殺回故地。

對於每一個魔來說,出生的地方就是他們自己的領地!

如今領地被奪,魔源很不痛快!

“怎麼還沒來!”魔源等了片刻,立刻惱火起來,以前母親大人在的時候,他只要開口,就會有一羣魔窟士兵爲他肝腦塗地。

可是現在呢?

母親大人徹底消失,作爲他的兒子,自己理應得到母親大人的權利,可是結果似乎並不令他滿意。

抽出魔劍,魔源拖動魔劍朝着一個洞口而去,魔劍在地面脫出一道道火星,他要殺雞儆猴。

他的話,不會說第二遍。

一道劍光劃過,洞內傳出慘叫,然後一道火光燃燒而盡,那是魔靈泯滅的象徵。

魔源從洞中走出,然後冷冷掃向另一個洞口。

“還不出現嗎?”

魔源眼神越發寒冷,他的時間不多了,但是他卻不能表現出來,魔不能膽怯。

“魔窟女皇一死,你就要登上神位,呵呵……還真是着急啊。”

“哼!該死!”

“女皇究竟生了個什麼怪物,若是讓你這一面活下來,魔窟的滅亡之日恐怖不遠矣!”

五道身影浮現,他們都虛幻而黑暗,彷彿是五道黑影。

若是仔細觀看,他們還是有清晰的五官,並非僅僅是影子。

“你們都是女皇大人的手下,理應聽從我的命令!”魔源感覺有些不對勁,他敏銳感受到了危機。

只是他不是源塵,對直覺的重視程度不夠。

更何況,他也有底牌!

“我們都是死過一次的魔,早已不在屬於任何人手下,我們之所以還在這裏,是在等一個人,但是那人不是你!”

魔源臉色一變,立刻激活底牌,就在剛剛,他感應到了數道殺機。

“你們別忘了,我手上有魔印存在,魔印可以控制魔窟塔,也可以控制魔窟塔裏的你們!”

魔源唸了一連串咒語,魔核跳動的速度顯然變快,魔力源源不斷的輸送到眉心魔印。

但是魔印的催動,顯然沒有這麼簡單,魔源的眼神黯淡了下去,他的力量消耗的太大了。

源塵眼前發光,但是隨即驚疑道:“他爲什麼只能動用魔核的一小部分力量?”

仙主很乾脆道:“我做的。”

“那他爲什麼到現在都沒有發現你?”

“因爲我藏得好。”

源塵:“……”

似乎是怕源塵產生誤會,仙主補充道:“他現在沒時間找我了,他要被魔印反噬了。”

“怎麼會!我明明計算過的,魔核中的一半魔力足夠滿足魔印的需求!”

魔源驚恐了,他沒想到自己死在自己的底牌下,這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源塵,救我,我不想死!”

魔源求救源塵,實際上他想要讓源塵也承受魔印的反噬,只要源塵反抗,那他就有活下來的機會,畢竟魔核的一半控制權在對方手中。

ωwш• тт kán• ¢O

只是結果讓他絕望,源塵就像是早就知道他的打算,根本蜷縮起來一動不動,一副不要理我我不在的架勢。

“源塵,我是你,你也是我,你真的要作壁上觀嗎?”

見源塵毫無反應,魔源也着急了,什麼魔不該有感情都是唬人的,對死亡的恐懼讓他充滿了恐慌。

“沒了我,你將會失去很多能力,你如果不救我,我將會帶着記憶一起去死。”

“嗯?”

源塵驚訝地擡起頭,他很懷疑魔源是不是傻了,怎麼都死到臨頭了還在試圖策反自己?

“好。”

源塵覺得自己既然都說話了,那就回一句吧,不回一句總覺得過意不去。

“你……”魔源瞪大了眼睛,眼眶都要瞪裂了,他最終只能幽幽嘆道:“你終究還是變了。”

源塵正回味魔源那句話的意思,卻沒料到這個時候了,魔源還想着弄死自己。

魔源身形儘管在消失,他的身影依然堅決。

可是卻在靠近源塵的一剎那,停住了。

他被一道光幕擋了下來。

“是你!我就知道他……”光幕擴張,沖刷過魔源的身體,讓魔源的話戛然而止。

魔源緩緩消散,最後看向源塵的目光充滿了複雜的意味。

“別信他,魔不可信。”

仙主開口,之前就是他出的手,將魔源徹底抹除。

“經過光幕的過濾,現在你得到的記憶都是無害的。”魔源化作白色光粒子融入到源塵體內,滋養着他,穩固了他真靈化仙的境界。

源塵可以確信,只要他迴歸自己的真身中,他將會升級升級再升級!

“你以前的身體就別想要了,我能夠感應到因果斷了,那個身體如果不是毀滅掉了,那就是不在屬於你。”

“一個不屬於你的東西,你何必執着,強扭的瓜又不甜!”

源塵的笑顏一僵,他望天長嘆,讓我抱着一點幻想不好嗎?非要打擊的我體無完膚?

“有失有得才完美,因果很奇妙,因果是你自己斬斷的,你怪得了誰?”

源塵一愣,他自己斬斷的。

不知道爲什麼,他想到了那道黑色的背影,那個爲了看一下誰瞅他,不惜滅掉無數星球的可怕存在。

“是那次沒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