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費拉的提議,劉鋒心裡頓了頓,不過很快笑了起來,說到:「我們迎戰,戰鬥時間為下個星期天,比賽條目為單挑輪換制,人數為三人!」

Home - 未分類 - 聽到這費拉的提議,劉鋒心裡頓了頓,不過很快笑了起來,說到:「我們迎戰,戰鬥時間為下個星期天,比賽條目為單挑輪換制,人數為三人!」

因為費拉提出了挑戰,因此劉鋒有權利決定挑戰的時間和規則,他把人數設置為三人,是因為他知道虎之心小隊的9~10級召喚師多,人數越多對他們越有利。

「三人?你們峰之隊應該是五人吧,怎麼,不敢全部迎戰么?」費拉自然也知道這一點,在聽到劉鋒的提議后當即反駁到。

虎之心可是一個傳統強隊,隊中八個人中各個實力斐然,對戰時出動的人越多,他們由等級帶來的優勢越明顯! 「我們峰之隊總計才五個人,你們不會讓我們連個預備都沒有吧?」嗤笑了一聲,劉鋒一臉怪異的說到。

事實上,隊伍中的輪流挑戰賽,上場人員只佔六成左右,其他的成員都是預備隊員。

見峰之隊這次比賽確實沒有替補隊員,費拉臉色又黑了一絲,隨後沉聲道:「那就四人吧,我們隊伍總計八人,不可能只上場三個人!」

「四人?憑什麼,如果你不想挑戰便罷,挑戰之後還要制定規則,這和規矩么?」聽到費拉這條件,劉鋒冷哼了一聲,隨後用帶著嘲笑的語氣問到。

劉鋒的話讓費拉氣息一滯,不過他知道即使是三人對抗,虎之心也有著絕對的優勢,很快說到:「好,三人就三人!下周同一時間,我們學院演武場見!」

語畢,費拉恨恨的瞪了劉鋒一眼,帶著隊伍掉頭就走。

目送紫隊成員離去,布萊茲走到劉鋒面前,一臉欲言又止的樣子。

看著布萊茲這少有的糾結模樣,劉鋒微微一笑,問到:「怎麼,沒有信心么?」

看了劉鋒一眼,見他還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布萊茲嘆了口氣說到:「那可是虎之心,隊伍中兩名10級召喚師,3名9級召喚師……」

「可他們只能上場三人,最多也就是2名10級,1名9級而已吧。」劉鋒揮手打斷了他的話,提醒到。

「話是這麼說,可不論是約翰還是弗里德,都是學院內前幾名的好手。」看了看藍隊剩餘的幾人,布萊茲又嘆了口氣說到:「我最多只能跟那約翰打個平手,稍有失誤就會輸,那弗里德一出場,就不好辦了……」

劉鋒還沒說話,鄭鈞就笑了起來。

這一笑,當即引得布萊茲一臉納悶,而勞拉也是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

知道自己必須說些什麼,鄭鈞也沒賣關子,開口道:「劉鋒在入學測試的時候,測試對象就是弗里德。」

聽到這裡,幾人用驚疑的眼神看了看劉鋒,見後者笑著點了點頭,又把目光轉向鄭鈞。

鄭鈞臉上的笑意不減,眼神中散發出灼人的目光,輕嘆到:「劉鋒贏了!」

「嘶……」兩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就連早對劉鋒實力有所了解的克萊爾也瞪大了眼睛。

劉鋒贏了弗里德!?

聽到鄭鈞的話,幾人瞪大了眼睛看著劉鋒,見後者又是微笑著點了點頭,不禁都有些無語的感覺。

這個剛剛冒出來的隊長,還真有種深藏不露的感覺,不僅比賽里超越神靈,帶領隊伍贏得了一次極為輝煌的勝利,竟然連個人實力都這麼強悍!

他們不知道的是,劉鋒在對戰弗里德的時候只有8級,而現在卻是已經達到9級了,不僅自身實力有了20點生命和2點攻擊的加成,來自天賦【老兵傷痕】也為他提供30點血量。

現在的劉鋒,攻防能力都是更上一層樓!

更重要的是,劉鋒那古拉加斯的徽章還從來沒動用過,一旦動用了這個徽章,他又將獲取極大的助力!

一陣驚嘆之後,布萊茲說到:「那這樣的話,我們就有了一戰之力,隊長應該能跟約翰對抗,我又能跟弗里德對抗,而鄭鈞則跟艾米差距也不大,只要穩重一點,還是有可能勝利的!」

聽布萊茲這麼說,鄭鈞也是無奈的嘆了口氣。

虎之心常年雄霸學院第一的位置,自然是有他們的理由的。艾米雖然是9級召喚師,但是卻擁有一整套1級符文,實力堪比一般的10級召喚師了,他鄭鈞卻沒有這麼好的待遇,在基礎屬性上就差了一截!

當然,小隊挑戰的最小人數就只有三人,劉鋒在答應挑戰的時候並沒有太多的選擇。

如果出四個人的話,那差距就更大了,畢竟隊伍中的勞拉好歹也是9級召喚師,雖然符文不全,但總歸能抗衡一下,可如果出四人戰鬥,隊伍中的7級召喚師克萊爾就要初戰了,在面對9級召喚師布朗的時候將會毫無勝算!

看了悶不做聲的鄭鈞一眼,劉鋒問到:「如果給你一套1級符文,你跟那艾米打完之後,會是什麼結果?」

用有些疑惑的眼神看了看劉鋒,鄭鈞說到:「如果真有一套1級符文,我應該不會太差,可是我現在只有學院發的三個符文,距離一套符文還早著呢……」

蒼鷹幫的成員都是窮人,想要花上幾百萬去買符文,是不太可能的事情。知道這個情況的劉鋒沖鄭鈞做了個稍安勿躁的手勢,隨後問起布萊茲:「如果給你一套1級符文,你跟弗里德交手,會是什麼樣的情況?」

微微凝眉,布萊茲思考一陣后說到:「旗鼓相當,要看戰鬥時的細節了。也就是說,如果我有一套1級符文,絕對跟他旗鼓相當!」

「嗯,好,這幾天加強武藝,我看看能不能弄到符文。」點了點頭,劉鋒說到。

「弄到符文?」聽到劉鋒的話,布萊茲不禁有些好笑的問到:「你以為符文是街貨啊?曼德勒城的符文師大都站在猛虎幫那邊。少量中立的符文師做出來的符文售價也不低,在他們的符文弄齊之前,我們根本別想弄到!」

笑了笑,劉鋒悠然問到:「如果我說我能製作,你信嗎?」

「你?」聽到劉鋒的話,布萊茲當即瞪大了眼睛。

***

被安妮折騰了半小時后,伊澤瑞爾不由得鬆了口氣,現在所有人終於到場,演奏會馬上開始。待那貴婦在台上發表了一些無意義的話之後,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登上舞台。

女孩相貌甜美,不輸坐在旁邊的風暴之怒迦娜,給人一種內蘊級厚的感覺。再看一眼,伊澤瑞爾覺得她的身材也相當的好,雖說在瓦洛蘭見過不少美女,但他知道眼前的這個絕對不會比其他人差。

女孩穿著一身艾歐尼亞的民族服飾,柔軟的緞子隨著微風和她的動作輕鬆拂過身體,倒也有點飄飄似仙。

隨手一張,一張古琴就出現在了桌子上。

把手放在古琴上,女孩做了個深呼吸的動作,那飽滿豐腴的胸部隨著這個深呼吸而舒張起來,看的不少年輕男士大呼過癮,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噔!

隨著第一個音符飄出,音色完美悠揚,只一瞬間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

演奏會,正式開始! 「呵呵,中立的符文師都有誰,我需要一些工具,說實話,成為符文師以來,我還真沒製作過符文呢!」笑了笑,劉鋒又說到:「基礎的步驟我是已經知道了,不過我需要有人指導。」

「這……符文師都是些高傲的傢伙,想要請求他們指導,只怕不容易……」剛剛還有些激動的鄭鈞當即楞了一下,隨後苦著臉說到。

「這樣啊……」劉鋒也皺起了眉頭,說實話他沒想到這一點,就在他陷入糾結的時候,卻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如果你想找符文老師,我可以幫你介紹!不過人家願不願意收你,還得看你的本事了!」

一個靚麗的身影走了過來,劉鋒眉頭一掀,多少有些意外。

安吉拉?

今天的安吉拉穿著一身青白色的長袍外加一頂白色魔法帽,看起來清秀無比。她的出現讓人眼前一亮,峰之隊成員里多半人的目光都轉移到了她身上。

克萊爾見安吉拉出現,暗自以為是劉鋒的女朋友過來找他慶功,她發現劉鋒居然有些踟躕不敢上前,多少有些無語。以克萊爾的火爆脾氣,最見不得男人這樣磨磨唧唧,當即在劉鋒背後使勁的推了一把。

劉鋒沒料到背後被人使了「陰招」,腳下不穩一個踉蹌往前跌倒,正好撲向安吉拉。他背後的峰之隊其他成員看見了克萊爾的動作,都有些哭笑不得。

「小心!」以劉鋒的反應,也只能發出這樣的提醒,隨後身體就不由自主的傾倒過去。

剛剛走近劉鋒,安吉拉還在思考怎麼跟對方說符文師的事,根本沒想到劉鋒會跌倒過來,一個不留神被他給撞了個滿懷。

「你幹嘛!」

瞪大眼睛看著懷裡的男孩,安吉拉眼角微微抽動一下,她猛的把劉鋒往後一推,當即又把後者給推了回去。

大色狼,剛剛贏了比賽就得意忘形,也不知拉克絲怎麼會看著這傢伙!

看著劉鋒又被推到了克萊爾那邊,安吉拉心裡突然又有些抑鬱,但又怎麼都想不明白自己到底為什麼抑鬱。

薄怒之下,安吉拉手上的力道可不輕,劉鋒本就沒反應過來,又被推了一下,身體頓時又向後跌去。

安吉拉這一推,眾人紛紛愣住了,他們受到克萊爾的傳聞,都認為安吉拉是劉鋒的女朋友,可誰見過女朋友這樣當中推搡男朋友的?

往後跌到的情況下,劉鋒平衡沒保持好,直接栽到了另一人身上。

抬眼看看,是勞拉。

劉鋒被克萊爾推到了安吉拉身上,又被安吉拉推到了勞拉身上,這讓他暈頭轉向的同時也有些鬱悶:我堂堂8級召喚師,什麼時候成皮球被人踢來踢去了!

現在的劉鋒並沒意識到無論是安吉拉還是克萊爾,抑或是其他幾名峰之隊成員,都對他的「個人問題」有著很多的誤解,自然也就想不通這被推來推去的原因了。

勞拉生性溫順,輕輕的把劉鋒扶好,眾人一會看看克萊爾,一會看看安吉拉,一會又看看勞拉,每個人的心裡都滿是疑惑。

一時間,場面氣氛怪異無比。

一頭霧水的看著周圍幾人,劉鋒一臉的黑線,問到:「我說,你們把我推來推去的,到底想幹嘛?」

話音剛落,克萊爾就指著安吉拉說到:「比賽剛剛結束,人家就過來這裡,顯然是來給你慶功的,你覺得不該好好感謝感謝人家嗎?」

「我給他慶功?」聽到克萊爾的話,安吉拉不禁有些好笑,一手叉腰一手指著勞拉旁邊的劉鋒說到:「他是誰啊,我幹嘛要給他慶功?」

聽到安吉拉的話,峰之隊成員都有些發愣,隨後又同時以為這兩人鬧了矛盾,臉色都有些怪異——還別說,峰之隊成員里沒有安吉拉,這本來就不合情理……

不過幾人都還年輕,也沒做和事老的經驗,紛紛閉口不再談這事。

劉鋒依舊是一頭霧水,不過他想起之前安吉拉說的話,急忙問到:「你說你認識符文老師?」

這話一出,原本尷尬的場面又變得熱切起來,峰之隊幾名成員當即又露出了期待的表情。

一來是起來隊長真的是符文師,二來期待這安吉拉真的認識符文老師,三來自然就是期待劉鋒能夠成功製作出符文!

符文師那可都是稀缺角色,整個曼德勒城的符文師加起來,一個巴掌也能數過來了,如果這劉鋒真的成為符文師,那對蒼鷹幫無疑是一個天大的喜訊!

由於劉鋒已經發話,眾人紛紛用期待的眼神看著安吉拉。

被幾人火熱的眼神盯著看,安吉拉多少有些鬱悶,但還是說到:「先說好,我認識一個符文老師,但也只是認識,最多給你當個引薦者,具體你能不能被他認可,還得靠自己的本事!」

見安吉拉確實認識符文老師,眾人紛紛面帶喜色,又把目光轉向劉鋒。

「好,你帶我去見他,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吧。」微微一笑,劉鋒自信的說到。

點了點頭,安吉拉說到:「如果你真的成為符文師,那有個要求。」

「說說看。」劉鋒微笑答道。

「我要你幫我配5張1級法術符文!」

「3張」

「行!成交!」

眾人愣愣的看著這兩人,充滿誤解的他們都有些哭笑不得:這哪像是兩口子,怎麼都感覺像是討價還價的商販啊……

***

符文師大多喜歡安靜,這次安吉拉帶劉鋒過來時並沒讓峰之隊成員跟著,對此其他人也並無任何怨言。

二十分鐘后,劉鋒跟著安吉拉來到了一處偏僻的院落。安吉拉讓劉鋒在門口靜候,自己上前兩步,敲響了大門。

「帕奇維克大師……帕奇維克大師!」聲音清麗透徹,劉鋒有些抑鬱的想著:平時你說話時刻不是這個腔調啊……

當然,想想符文師的尊貴身份,尤其是裡面這個中階符文師的超然地位,劉鋒倒也能理解安吉拉刻意表現出的友好態度。

「誰啊,沒看我正忙著嗎!」

裡面傳來了一聲粗暴的怒吼,跟安吉拉那纖細清脆的聲音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劉鋒眼角微微一抽,不由有些鬱悶的想到:這大門都鎖著,怎麼就看到你在忙著呢?

當然,對方身份尊崇,劉鋒並沒任何不滿。

足足等了十分鐘,大門才被打開。

不得不說,符文師都是一些脾氣怪異的老學究,眼前這也不例外。 打開門的是一個五六十歲的小老頭,身高不過一米六,略有些佝僂,衣著也算不上華貴,單憑形象而言如果放在大街上恐怕沒人會注意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