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一道笑着迴應道“那都是長老們的功勞,感謝在我閉關的時候,賜予我了體書,否則我的修爲也不會漲那麼快。”

Home - 未分類 - 齊一道笑着迴應道“那都是長老們的功勞,感謝在我閉關的時候,賜予我了體書,否則我的修爲也不會漲那麼快。”

衆長老很是震驚,好傢伙,他竟然還真看懂了啊。

林玄天給他們的體書,雖然他們知道貨真價實,但他們可是一點都看不懂。

沒想到這齊一道九長老,竟然能看懂,真是不得了啊。

齊一道此時笑着說道“聽說咱們華古聖宗出了一位聖子?還是極品五行靈根?”

話音一落,衆長老沉默了。

他們知道,這一天總會來,可沒想到竟然來得這麼快。

齊一道是千古帝王的弟子,而林玄天則是當代真龍天子。

這兩股勢力自古水火不容。

而這水火不容的雙方,恰巧又在他們聖宗。

這也是奇葩啊。

齊一道看着衆人不說話,有些疑惑了。

並說道“怎麼了長老們?有什麼問題嗎?”

大長老此時率先開口了“有些事情,我們不得不跟你說了。”

話音一落,衆人此時非常深沉。

齊一道疑惑的問道“長老有什麼事情說就是,無需拐彎抹角。”

大長老淡淡的道“其實華古聖宗的聖子是當代真龍天子。”

齊一道一聽,無比震驚。

華古聖宗 林玄天府邸。

“師兄,師兄,你給天罡聖宗留下紙上的黑蛋,究竟是什麼意思?”於凌此時急忙跑了過來好奇的問道。

啊?黑蛋?

那不是寫錯字隨便亂塗成黑蛋的嗎?

什麼,什麼意思?

臥槽,不會是天罡聖宗來找他了吧。

林玄天皺着眉頭說道“怎麼了嗎?天罡聖宗來找我了嗎?”

於凌坐到林玄天的面前說道“那倒沒有,只是聽說整個天罡聖宗都不練劍了,整日研究師兄你在紙上留下的黑蛋。”

林玄天一聽,差點剛喝進去的水噴出來。

好傢伙,一個個這麼閒嗎?

那只是寫錯別字,隨便塗成的黑蛋啊。

尼瑪,腦子抽筋了吧?

沒事研究我的錯別字?

罷了,反正等他們啥也研究不出來,他們就放棄了。

可於凌接下來的話,讓他直接蒙了。

“我還聽說,有不少弟子從中悟出了黑蛋後面的字,修爲直接突飛猛進,聽說最近天罡聖宗都要集體飛昇了。”於凌說道。

噗!

集體飛昇?尼瑪?悟出黑蛋後面的字?悟我的錯別字?然後飛昇?

去尼瑪,這也太扯淡了吧。

(小劇透:齊一道和林玄天即將見面,猜猜林玄天會不會知道自己的身份那) 小舞驚訝的看著,搖搖頭,道,「我們去看看她吧?其他的人都去了。我們不要讓她走的如此的寂寞。」

龐艷麗站住,渾身上下打量了小舞一眼,疑惑的目光在小舞的雙眉間定住,道,「小舞,你說為什麼?為什麼你救了大傢伙的命,大傢伙都討厭你呢?」

小舞的目光瞬間閃了一下,裡面似是有晶瑩的東西在閃爍。繼而在她黝黑的眸子里定住。滿含期待和感激。其實這個結果她不是不知道,在她三歲的時候,就受到家人和小朋友的歧視了,已經算不上什麼稀罕的事情了。

「怎麼講?」小舞依然淡淡的問著,裝作不知道,又很不在乎的樣子。

「很多人都討厭和你在一起,但是又不說出來。剛才的莫離老師打電話的時候,還特意的叮囑我,不想見到你。我想說,如果我去現場的話,肯定會見到莫離老師,那麼你……」

「那麼我就不去了。正好也有點累了。我也想回宿舍里休息了。」她的話語還沒有說完,就被小舞後面的話語給掩蓋了。後面的話語為怕她說出來尷尬,小舞自己說了出來。

「你回去的時候慢一點。我去找莫離老師他們了。」龐艷麗走的時候,努力擠出了一個笑容算是安慰小舞了。

小舞心疼的流淚,但是依然硬撐著,回以相同的微笑,繼而點點頭,道,「你也保重,時刻保持聯繫。」

小舞不知道龐艷麗什麼時候轉過頭的,為了怕她眼中的淚水不爭氣,會瞬間的哭出來。小舞快速的轉過了頭,大踏步的朝著前方走去。

只是轉過去的臉,瞬間已經被淚水瀰漫,那種兒時被全世界遺棄的感覺瞬間的撲來。她在四歲的時候被自己的親人拋棄過。在十六歲的時候,奶奶離世,那種世界上再無親人的感覺,她再一次的身臨其境。

「何小舞?」不知道走了多遠,龐艷麗在後面叫她。

她故意一個無意識的動作轉過身,不知不覺的擦乾了眼淚。

「什麼事啊?」

「我相信你!永遠!」

小舞笑了,眼中的淚水止不住的流下來,那是一種幸福的眼淚,一種被懂得的眼淚。

「謝謝!」小舞再次的如閃電一樣的轉過了身子,眼中的淚水再一次的如決堤一般流了出來。

她是孤單的,也是幸福的……

「只是我們都將死去。我倒是無所謂,了無牽挂。那些有著父母的陳墨池、鄧林、劉洪濤……他們的父母應該多麼的傷心啊。我們終將一個一個的死去……」

「孫兵、胡斌、應寧,那麼下一個會是誰呢?」小舞走在路上的時候,這麼不停地想著心中的問題,自言自語道,「死亡順序……原來死亡也是有順序的。」

「可是下一個是誰呢?」小舞在不由自主的在嘴裡嘀咕著死亡的順序,「孫兵1A,胡斌2B,應寧3A,莫離3C……」

思維到了這裡的時候,小舞瞬間的怔住了。在空蕩蕩的大街上站住了,寒風吹來,她從頭涼到腳,感覺身上的每一個毛孔都是張開的,被這寒冷的風兒侵蝕著。她禁不住的只打哆嗦。 林玄天嘆了一口氣,內心翻江倒海,他雖然知道,這八成是謠言,但這謠言也太扯淡了。

他隨便寫的一個錯字而已,悟個毛線啊。

不過,現在最蛋疼的是要下山了,如何保住命纔是最重要的啊。

林玄天愁苦的看着天空,他也不敢確定系統給的獎勵會不會是修爲。

於凌看着林玄天愁苦的樣子,不禁心裏暗道,大師兄真是重情重義啊,看師兄愁苦的樣子,怕要走了,捨不得宗門吧。

哎,我要多向師兄學習,仔細一想,師兄身上有很多優秀的品質值得我學習。

不行,在師兄臨走前,我要都記下來。

華古聖宗  大殿

此時大長老將林玄天是當代真龍天子的事情,全部講給了齊一道。

齊一道沉默了,他知道,千古帝王和真龍天子勢不兩立。

不過他在聖宗這三年,雖然一直在閉關,但是在閉關的途中,宗門沒少照顧他。

甚至讓他體質大改的體書,都是聖子推衍出來的。

不過話說,這聖子真尼瑪牛啊,雖然比不過前輩,但是通過武功祕籍推演出體術這種事情,真是可怕。

這種天賦如此恐怖的人,定然會對前輩產生威脅。

ωwш ▲ttκa n ▲¢ ○

齊一道此時進退兩難。

衆長老也都在等齊一道的答案。

如果齊一道一心想殺聖子,那他們只好將齊一道驅逐。

畢竟他們現在已經站在真龍天子這邊。

終於,齊一道開口說話了,

齊一道嘆了口氣說道“那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明日起我就退出宗門,宗門給我的恩情,等我回到聖天國絕對會還,至於那個林玄天,下次見面我就不顧情份了。”

齊一道話音一落,衆長老點了點頭。

這個回答還算滿意。

大長老聽到回答後,點了點頭,走出了大殿。

華古聖宗  林玄天的府邸

“師兄,大長老來了,”於凌對着林玄天說道。

話音一落,大長老快步到了林玄天的面前。

林玄天轉頭好奇地說道“大長老你怎麼來了?你不是去迎接九長老出關了嗎?”

大長老回覆道“那邊的事情已經解決了,我是來通知你,明日離開聖宗之前,你需要在大殿上進行最後的離別演講。”

林玄天一驚,咋還出來個離別演講?

罷了,罷了,反正又不是講課,演講這種東西,隨便弄一下就好。

就當是給聖宗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吧,這次離開聖宗,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再回來了。

林玄天嘆了一口氣,其實他知道,八成回不來了。

這次去一路前往王權祕境,怕是一去不復返了。

第二日。

華古聖宗所有弟子,都集結在天罡聖宗最大的主峯上。

從大殿上看向,整個主峯密密麻麻一大片。

內門外門核心所有弟子聚攏在一起,場面一片譁然。

所有人此時都在等待着林玄天的到來。

老祖此時看着山峯上的四個遠古石像,不禁想起了一個傳說。

緊接着對衆長老說道“咱們華古聖宗有這麼一個傳說,傳說只要在石像面前說出能打動蒼穹的話,就能將四大遠古守護神復活,爲你掌控,並且傳聞每一個石像的實力都是半仙級。”

衆長老一聽,有些震驚。

半仙級?咱們聖宗竟然還有這麼強悍的守護神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