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南得保證家人的安危。

Home - 未分類 - 楚天南得保證家人的安危。

他即便死在腹地,也要讓家人平平安安。

是一方面,憑他的勢力,讓這羣普通人平安很容易。

難的是讓他死後,北境也能夠繼續鐵板一塊。軍心不動,很簡單。楚天南意味深長地笑了笑。

即便他死了。北境也會有一個“楚王座。”坐鎮十幾年,安然更替。

這事情,北蠻子即便心知肚明也沒用。

楚天南在北境已經被神話了,不會有人相信他死了。

誰也不會。

還是簡單地留下些許計策,準備好讓北境運轉流暢,放心地深入北蠻子腹地。

讓別人去,他不放心吶。

出什麼差錯也不行。

有個兒子多好。就可以讓他出去做了,怪不得白鵬那麼在意白雲飛這小子死不死。有後代有時候還是很有用的啊!

某深山老林。

白雲飛打了個噴嚏,納悶無比,誰想本少爺。

楚天南笑了。

可以嘗試跟玲瓏搗鼓個兒子出來。

他捨不得讓妮妮承受這些。

畢竟他怕被女權噴……

不是。

他捨不得讓妮妮受苦。

對。

“好了,暫時就告訴你這麼多,去準備準備,我要聯繫其他統領。統籌之後,我們再做計策。”

耶律飛廣似是而非地離去。

準備什麼?

王座沒說啊,到底是準備去北蠻子要帶的行李東西,還是心裏準備一下。

算了。

都準備了吧。

耶律飛廣擺着指頭,嘴裏唸叨。

都需要什麼呢?

那邊氣候估計不好,準備點路上吃的,衣服也得換一套。到時候攔路的肯定有,不能暴露身份,實力也就不好暴露。

得設計一份詳細的背景。

過境也得有個理由。

耶律飛廣想着。

得找個假身份,這個身份還不能太假。

是活着的人,實力得嚴格遵守這個人的實力,就不能太低。至少也得是統領級別的,但這個級別的過境又有些不正常。

耶律飛廣突然想到一個人。

對就是他!

讓王座假扮這個人,他來假扮這個人的護衛。

那就得先把他找出來,不殺了也得軟禁起來。

讓手下的人去做吧。

耶律飛廣心中挑選了幾個絕對信得過的嫡系。

北境做事,雷厲風行是一方面。

還得快!

不快沒效率沒腦子,混什麼北境,回家種田不是更好。

相比之下。

北境某楚姓王座,就沒那麼多要操心的。

這會兒正吩咐任務。

“你去北方,麾下所有統領級別的人隨便用,權限很大。記住,別問爲什麼別問到哪裏去。”

楚天南神采奕奕。

大動作。

他猶豫的時候感覺沒什麼。

當開始做的時候,一下子就充滿了力量。要是能把北蠻子這次計劃全盤打掉,順藤摸瓜。估計可以停止這麼多年來的戰爭。

千秋偉績。

他不貪圖這個。

主要是想除掉這羣蛀蟲,再者說。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他是一個戰士,無論何時何地,都得效忠於信仰。

還有家裏親人。

他有能力的情況下,應該去做點事情。

變相地守護他們。

至少做好了之後,哪怕是他死了。

玲瓏她們,都可以安穩、快樂的活下去。

這就足夠了。

剩下的那麼一些,可能只是想讓妮妮覺得她的父親,是個無法代替的英雄吧。

無論多少年以後。

……

楚天南拿起了最後一個電話。

“怎麼,剛回去就給姐打電話,你以前可沒這麼傷心。”

一個嫵媚的聲音。

“從小就瞞不住你,有點事情,生意上的,你明天方便來一趟蘇州不。”

“我挑一挑時間。”

楚天南嗯了一聲。

魔都,摩爾大廈。

一個被稱爲魔都竹葉青的曼妙女人,渾身散發着動人的誘惑力。屬於成熟女人的氣質,以及屬於成功女人的高貴。嫵媚與神聖兩種氣質集中與一體的她,正慵懶的靠在椅子上,忙完所有的事情。

她笑着,手機輕打下一行字:“推掉明天所有活動,再給我最早飛蘇州的機票。”

發給助理。 ……蘇州市。

十里青山。

山不巍峨,卻奇險驚峯,河流潺潺、波光粼粼。

風景這邊獨好。

一處涼亭。

位於水之中央,山之峯腳。

約有二十平的佔地面積。

斜着往上,便可入眼白雲青山,低頭往下,便是綠水波光。扔些許魚餌,就可見到魚蝦撲騰而上爭相奪食。

“好地方。”

陳蒹葭道。

“你可不像是個會享受的人,這地方,弟妹找的吧。”

楚天南笑着點頭。

早上起來,他本想着在天南集團隨便談談就可以了,談完再出去玩嘛。

蘇玲瓏卻託人找了一處地方。

他們所在的十里涼亭,是此地一大戶建的景點。

蘇玲瓏買了下來,風景不錯。

以後在這兒接個人,喝喝茶看看風景,談談生意。

多好。

楚天南靠着木椅:“這次,其實是有個想法,我讓公司一個副董事長去了帝都,接管一個公司,你在魔都,我老婆在蘇州,三足鼎立。”

“這中間的市場,拿下他。”

“讓我想想。”

陳蒹葭思考。

魔都的生意,有白家的支撐,現在已經足夠大了。

她本來也想去其他城市摻和一腳。

楚天南倒是給了她一個思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