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被自己的天分累及,恐怕她連死的心都有了。

Home - 未分類 - 若是被自己的天分累及,恐怕她連死的心都有了。

不過現在發生也發生了,就算後悔也沒用

深吸了一口氣,問向白鬍子看老頭:「難道這白色水晶石能測試到我的靈力?」

白鬍子老頭捋了捋鬍子,得意道:「何止是靈力,這可是葯狂大人留下的雙測試石。」

「葯狂?你是說高級煉藥師,丹藥聯盟會的長老葯狂,雲梭大人?」上官憂驚訝道

「想不到你這個小丫頭見識挺多,還知道我師父葯-狂的大名。」白鬍子老頭有意在提到葯狂的時候停頓了一下,觀察顏洳鈺的臉色。

上官憂臉色訕訕的,哪裡是她知道,只是她父皇一直提及罷了。

誰知顏洳鈺根本沒有理會他們口中所說的葯狂是多了不起的人物,反而抓住白鬍子老頭說的重點:「難不成雙測試石,既能測出玄力又能測出靈力?」

白鬍子老頭嘴角泛著一絲滿意的笑容,這小子並非唯利是圖之人,難得的很。

白鬍子老頭笑著點了點頭:「不錯,正是如此」

「那為何之前給我測試的水晶石,在凰身上沒有絲毫反應?按理說既然凰身上有玄力,那麼測試石應該會有風反應啊?」上官憂不解的問道

上官憂這一問,也問出了顏洳鈺心中的不解,她本身就是有玄力的,而且那水晶石原本就是測試玄力的,這是為何?

白鬍子老頭仰頭大笑:「哈哈哈!問到的好,這一切還是源於我師父,當時學院在定選水晶測試石的時候,師父在平常測試新生的測試石上動了手腳,只要是體內玄靈共有的人,那麼水晶石必然毫無反應。師父當時怕出錯,所以又給了我一塊雙測試石,來確保萬無一失」

合著搞了半天都是那個什麼葯狂雲梭搞出來的鬼。

顏洳鈺翻了一個白眼,不耐道:「考官大人,請問我測試通過了嗎?」

「哈哈哈!這必須通過,我叫雲磊,你以後喚我雲師兄如何?」白鬍子老頭捋著鬍鬚熱情的看著顏洳鈺,與先前剛進來之時冷淡完全不同。

顏洳鈺小臉一黑,師兄?你丫的、做我爹爹我都嫌你老。

「我這算是通過了嗎?」

白鬍子老頭笑嘻嘻的看著顏洳鈺:「當然算通過了,你要是不通過,還有誰——哎哎、你去哪?」

白鬍子老頭還未說完,顏洳鈺便抬腳向外走去。

既然知道自己考核通過了,不走還留在這裡聽他念經不成?

眼見顏洳鈺走了,上官憂自然也跟了上去。

自從在得知自己被一塊石頭給坑了,顏洳鈺一張臉也陰沉沉的。

顏洳鈺與上官憂剛出房門,便見一院落的新人,還有後腳跟來看笑話的陌雲、周瑾,上官靜等人

在一旁等候的陌竹笙快步走上前問道:「怎麼樣?還好吧?」

不等顏洳鈺回答,便有人起鬨。

「切!看這個表情就知道沒考過嘍!」

「就是,恐怕只有你這個廢物才抱著一線希望吧?」

陌雲走上前,陰險的勾起嘴角:「臭小子,只要你給小爺我跪下道歉,小爺我就放你一馬。要不然——哼、」

顏洳鈺眼角微斂,冷然道:「不然怎樣?」

上官靜看著既是廢物又是醜八怪的少年,想到自己之前對他動的心思,此刻胃裡翻騰的很,語氣不屑道:「不過是一個廢物外加一個醜八怪,有什麼好得意的?沒有通過便是廢物,趕緊滾離龍騰學院,別污了龍騰學院。」

嘎吱——

顏洳鈺身後的門被打開了。

雲磊陰沉著一張臉走了出來,他剛才忘記給他們通令了,怎麼晚出來一下,天才就變廢物了? 看著台階下咄咄逼人樣子,心中異常窩火,雲磊隨即蹦了起來:「他娘的,誰跟你們說他是廢物了?老子告訴你們,你們連他一根腳指頭都比不上!」

「什麼?」

一群等著看好戲的新生,不可置信的看著主考官,他們剛才聽見什麼了?

這時顏洳鈺眼睛輕飄飄在陌雲、周瑾與上官靜臉上掃過,輕嗤道:「呵、我幾時說過沒有通過考核了?」

聽到顏洳鈺這麼一說,眾人皆石化了,人家確實沒說,全是他們猜測的。

陌竹笙輕笑一聲,他就知道肯定過了。

「既然過了,我便帶你們去丹學吧!」

顏洳鈺點了點頭,陌竹笙便領著二人向丹學走去。

看著顏洳鈺離開的身影,陌雲牙齒咬的咯咯響,轉頭問向雲磊

「雲老,他若是通過了,為何是那種表情?」

雲磊若有所思:「好像是知道考核,是看天賦之後,他就一直黑著臉。」

「這是什麼道理?難道不是他的天賦不好,臉色才不好嗎?」

「就是啊!哪有人天賦好,還不開心的?」

雲磊臉色一沉,臉色微黑的看著眼前一句又一句的逼問的新生:「你們莫不是以為所有人都同你們一般,天賦稍微好點,恨不得敲鑼打鼓,讓整個學院都知道不成?」

一群新人就像被戳破心思一般尷尬「呵呵、雲老,你就別尋我們開心了」

雲磊身子向前一拱:「去去去,誰他娘的跟你們開玩笑了。老子像是在跟你們開玩笑嗎?都還想不想考核了?滾回去給老子排好隊去」

嘭咚——

身後的考核室的門已經被關起。

留下一眾新人還未從驚愣中清醒過來。

陌雲雙目通紅,雙拳緊握:「這不可能,這個臭小子怎麼會通過?這樣他豈不是可以留在學院了?」

上官靜也是氣得渾身發抖,前一刻她已經認定那位少年是廢物亦或者是醜八怪,並且撕破了臉,現在居然又說他天賦極佳,這不是存心拆她的台嗎?

就算你是天才,我也會讓你還未飛起便先折翼,上官靜嘴角泛著陰冷:「哼!這還猶未可知,你別忘了他是要丹武雙修,還有丹學!我們走」

這一招提醒,陌雲回了神便同周瑾跟了去。

顏洳鈺他們前腳到,上官靜一行人後腳便到了

此時已經晌午時分,炎日高照。

「凰,你看、他們陰魂不散又來了,嘖嘖,真是服了」

上官憂無語的看著聲勢浩蕩而來的上官靜等人。

「呵呵、記住,你當他們是人,那便是人,你若不拿他們當人,那便是牲畜,幾頭牲畜亂嚎嚎,我們自然不能計較。」

顏洳鈺說話並沒有刻意壓低聲音,字字句句皆傳進他們耳中。

上官憂忍著笑點了點頭「恩,知道了,狗咬人,不能咬回去。」

陌竹笙心中都快笑昏過去了,他早就知道跟著她們有樂子,哈哈哈!他還是第一次看見陌雲有苦不能言,只能幹瞪著眼,過癮,過癮,哈哈哈!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周瑾斜了一眼上官憂。

上官憂弔兒郎當的抖了抖腿:「我是吐不出,你吐個給我瞧瞧?」

「你……你…你」周瑾你了半天沒說出一個字,看著上官憂的舉止,心中冒出一句話,這還是女孩子嗎?

上官憂傲然的轉開視線

陌竹笙靠近上官憂低語:「憂兒,我真懷疑這輩子還有哪個男子敢娶你。」說罷別開臉笑去了。

上官憂眼角閃過一絲冷芒:「陌竹笙,你皮癢是不是?」

「我可——」

嘎吱一聲響,丹學考核室的門打開了。

「第112號新生,進來考核。」

顏洳鈺眉頭微挑,終於到她了,快餓死了,早點考完早點回去吃飯。

「凰,加油!」上官憂比了一個加油的手勢。

兩人是目送顏洳鈺走進考核室。 ——

考核室內坐著一位五十歲左右的長者名為青榆,是丹學的考核長老。

聞聲抬頭、冷淡的問道:「知道精神力嗎?」

「應該知道」恩,她精神力貌似還蠻多的

「有普通能用火種嗎?」

「應該有」恩,自己的異火,應該也算普通能用的火種吧?

「練過丹藥嗎?」

「應該算練過」恩,雖然造型很醜,讓人沒有食慾,但是應該也算是練過了吧?

青榆聽到此處、嘴角抽了抽,應該應該?難道自己有沒有都不確定嗎?

「老夫說的話你有在聽嗎?」青榆臉色一沉,這小子明顯是搗亂的。

顏洳鈺淡淡的點了點頭

青榆高傲的看著眼前的少年,語氣也微變得更加冷淡:「好,你先釋放出你的精神力襲向我。」

顏洳鈺詫異的看著青榆:「襲向你?」

「你莫不是認為你的攻擊對我會有用吧?」青榆無奈的搖了搖頭,現在的年輕人太自負了。

顏洳鈺聳了聳肩,隨即緩緩地釋放出自己的精神力,一絲精神力軟綿綿的襲向青榆。

青榆見此臉色稍顯難堪,看這小子的氣色,明顯是藏拙了,根本沒有全部釋放出來,那他還如何斷定?

思及此、口中傳出一聲厲喝「這就是你所有的精神力?要是不想考核就滾出去,我讓你釋放出自己所有的精神力,聽不懂嗎?」

顏洳鈺左右為難的看著青榆:「這、真的要全部嗎?」

「全部」青榆冷著一張臉

「好吧!這可是你說的,後果我可不負責。」

顏洳鈺不在顧慮,將體內的精神力與外界的精神力緩緩地結合在了一起,然後擰在一起,原本精神力是無形無體的,只是就在這時精神力卻變成了黃色的體態,並且逐漸加大。

起初感覺還不大,不多時青榆已經被顏洳鈺釋放出的精神力壓迫的臉色慘白

青榆看著眼前陡變的情況,嘴角都開始顫抖了,天啊!這是什麼樣的天賦。

不僅將精神力凝體,更是讓精神力染上顏色。

金黃色,難道說、這是凰源之脈?不不不、不可能,這是師父說的故事,不可能真的存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