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打平了一場,木白的戰績反倒是升到第四位了。

Home - 未分類 - 剛才打平了一場,木白的戰績反倒是升到第四位了。

除了位列第一的聖米蘭,其餘眾神,都獲得了至少一個敗績。

「好恐怖的傢伙,已經二十七連勝了!」望著天穹中那萬神榜單,金光一閃,又有一個古神的名字消失了,此時殘留的名字,只剩下十八個。

「你這傢伙,命還真硬。」

眼前,忽地閃現出一個高大人影,只見手持兩柄碎天錘的丘比雷神,站在了他身前。

木白微微一笑,站起身子道:「沒想到還能見到你。」

丘比雷神是準備去參加最後一輪比試了,卻無意中發現了木白的氣息,這才很震驚的過來看看。

一個初階古神,能夠堅持到這一步,而且戰績還位列第四,不得不說是一個很大的奇迹,心裡縱然對木白有很多怨恨,此時也不禁極為佩服他。

丘比雷神道:「第八輪比試,對手都是后階古神,你這傢伙怎麼可能連贏兩場,打平一場?」

在最後剩餘的十八人中,他的戰績是墊底的,而先前和木白一戰,木白和自己戰成了平手,現在戰績卻高出自己這麼多,讓他無法置信。 木白微笑道:「或許是我運氣很好吧。」

丘比雷神一臉無語。

以木白現在的戰績來看,在第十輪比試中,他只要保持一場勝利,絕對可以通過萬神大賽。

木白問道:「對了,你知道那聖米蘭是什麼來歷嗎?這麼強大,九輪比試,沒有敗過一場。」

一提到聖米蘭這個名字,丘比雷神的臉色不禁一變,深為恐懼。

他道:「我在第九輪的第一場比試遇上了他。他很強大,和你一樣,擁有造化神國,幾乎無人能敵。」

「擁有造化神國?」木白心頭一跳。

丘比雷神道:「你現在戰績位列第四,他就是你最後一輪第三場比試中的對手,見到他,擊就明白他有多麼強大。」

說完這句話,丘比雷神的身影就消失在木白眼前,去參加最後一輪比試了。

木白略微搖頭。

在原地繼續休息了片刻,他的身影也旋即消失在原地。

第十輪,第一場、第二場的比試,木白都遇上實力強勁的對手。

其中,第二場比試中的后階古神,修鍊成了雙系法則融合的神國,木白幾乎是耗盡最後的力量,才勉強擊敗了他,進入第三場。

……

一片萬里無垠的沙漠中。

重傷之身的木白,身影驟然降落在細軟的黃沙上。

一陣乾咳,嘴角頓時流溢出兩行血跡。

他傷得很重,對於這一輪比試,他心裡已經放棄,只是想要來見識一下那聖米蘭到底是何方神聖。

呼——

狂風吹卷著黃沙。

只見一名穿著潔白長袍的青年,身影緩緩落在了木白身前。

這青年眸似皓月,漆黑的瞳孔,宛如宇宙星辰般深不可測,唇紅齒白,膚如白玉,不見一絲瑕疵,披散著一頭柔順的藍發。

他靜靜站在木白身前,給木白的感覺,就像是高高在上的主宰之神般,神秘莫測。

奇怪的是,木白從他身上,竟感覺不到任何元素氣息的存在。

「你就是聖米蘭?」木白驚訝的問道。

青年臉上表情沒有什麼波動,始終很平靜。

木白暗自皺眉,雖然這青年身上沒有任何氣勢威壓,就像是一種空氣般的存在,可木白心裡還是感覺到了一種巨大壓力,臉頰上不禁冒出層層冷汗,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深藏不漏的傢伙。

————

更新完。 更讓人震驚的是,他經過前面兩場比試,身上居然沒有受到一點傷害,實在恐怖。

聖米蘭眼眸冷冷注視木白,聲音平靜道:「逆命者,亡。在死之前,你還有什麼遺言嗎?」

木白心頭一凜,下意識微退一步,不知道聖米蘭這話是什麼意思。

他知道這聖米蘭還保存著強大實力,他不至於衝動到因為聖米蘭的言語相激,就去和他拚命。

「這場比試我認輸。」片刻,木白沉重的說道。

「認輸?」聖米蘭冷冷一哼,眸子里寒光閃動。

「你領悟了造化神道,逆改宿命,今天就算你認輸,我也會殺了你。」

「什麼?」木白臉色大變。

就因為自己領悟了造化神道,他就要殺死自己,這理由未免太牽強。

聖米蘭道:「我是命運使者,你想逆命,就得先過我這一關!」

命運使者?這是什麼傢伙?

木白雙眉緊皺,要是現在動手,以自己的所剩的實力,沒有丁點勝算。

「年輕人……」

神秘老者的聲音傳來,道:「領悟造化神道,就是逆改宿命,這命運使者是被命運主宰派來專門針對你的,你想要活下去,就得先過命運使者這一關,能否突破宿命,這全看你自己的造化。」

他這是好意提醒木白。

「啰嗦的傢伙。」聖米蘭皺了皺。

「命運主宰專門派來針對我的?」木白聽了神秘老者的話,渾身衣袍瞬時被冷汗濕透,緊貼皮肉。

幻夢以前可沒說過,領悟造化神道,會被命運主宰給盯上。

按照那神秘老者的意思,這聖米蘭參加萬神大賽,並不是為了進入星辰大陸,他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毀滅自己。

神秘老者道:「如果對手不接受你認輸的話,按照規則,除非你死亡,或是你能擊敗對手,否則比試不會中止。」

木白怎麼也沒想到,最後一戰,竟然會遇上這樣一個對自己下了必殺之心的對手,而且還是如此強大。

想要擊敗他,完全是不可能的。木白的心,漸漸感到絕望。

呼——

聖米蘭雙掌合十,掌心上頓時爆閃出一道衝天銀光,瞬時間,一股恐怖無比的氣息散發開來,他的身子旋即緩緩懸浮在了半空中。 瞬時間,整個微觀世界都在劇烈顫動著。

……

祖神盤坐在虛空中,臉色不禁蒼白下來,似乎在忍受著巨大壓力。

對面那白衣青年目中露出些許凌厲殺機,寒聲道:「想不到命運主宰下手這麼快,絕不允許任何一個對他地位有威脅的傢伙活在這個世界上,這命運使者進入大賽的時候,還能瞞過你的法眼,當真不簡單。」

祖神顫聲道:「你現在還有心思說風涼話。那命運使者的實力真恐怖,連我的微觀世界都快扛不住他的氣勢威壓了。」

白衣青年道:「若不然,我現在就出手。」

祖神吃驚道:「你這想法太衝動了。以你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是那命運使者的對手,萬一得罪命運主宰,我看你也別想在這鴻蒙宇宙混下去了。」

白衣青年不屑冷哼道:「得罪他又如何,你以為我怕他嗎?」

祖神苦笑一聲,道:「先別急著動手。這年輕人能夠在一萬年之內就領悟造化神道,身上必定隱藏著驚人之處,命運使者要用命運之輪毀滅他,恐怕沒那麼簡單。」

白衣青年目光閃爍不定,暫時忍下心中怒氣,微微一點頭,道:「那就看他自己的造化,能夠抗住命運之輪的毀滅力量。」

那命運使者,雖然力量強橫至超過了祖神和那白衣青年,但是他想要徹底毀滅木白的性命和造化,那就得依靠命運主宰親手製造的一件神器,命運之輪,這命運之輪的攻擊,是一種超脫了物質力量的命運奧義,徹底斬斷木白的命運本源,將他抹殺在世界之外的平行時空中,就像他從來沒有降生在這世界上一樣。

……

空間劇烈顫動。

只見聖米蘭的頭頂上,懸浮著一個大如巨山般的命運之輪。這命運之輪,完全是光芒形態,形似一個齒輪,在聖米蘭的引導下,開始急速順時針轉動。

「命運之輪,是大造化命運法則,斬滅一切命根因緣,準備接受主宰的懲罰吧!」

「不!命運主宰又怎麼樣!我木白的命運,只掌握在我手裡,不會由主宰操控!你毀滅不了我的!」 木白不甘的憤怒吼叫著,那對命運的不甘反抗。

「哈哈,看看現在的你,是多麼卑微渺小,想要逆改宿命,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滅亡!開啟吧!命運大門!」

聖米蘭緩緩展開雙臂,如那高高在上的主宰之神,冷視木白。

咔嚓!

空間傳來一聲巨大脆響,那命運之輪從中間裂開,直接將空間撕裂開一個巨大裂縫,好似一個大門,大門內有一個如黑洞般的漩渦,木白連任何反抗的力量都沒有,瞬間就被那漩渦吸入了命運大門內。

他身影消失在命運大門內的瞬間,轟隆一聲,那命運大門瞬時關閉了。

……

「噗嗤!」

你是我的鬼迷心竅 祖神噴出一口鮮血,忍不住怒罵道:「那個混蛋,在我的微觀世界里運用主宰神器,開啟命運之門,還好我微觀世界足夠強大,差點就被他給粉碎了。」

白衣青年臉色不由緊張起來,但是面對命運之輪,他的力量都顯得極為無力,心裡只能希望能有奇迹出現了。

「聖米蘭,一定是這命運使者的化名,有機會,我要親手幹掉這個命運主宰手下的走狗。」

……

茫茫黑暗的虛空中。

木白已經完全陷入了昏迷,身體漂浮在這個與世隔絕的命運法則世界中,飛向黑暗盡頭。

在這世界中,無形的命運法則,會強行斬斷他的一切命運根源,直到將他毀滅。

「我就要死了嗎?」

「不!我還不能死!」

木白雖然已經陷入昏迷,但他的意識是極為清醒的,只是不能控制身體,感覺到自己好像正走向毀滅一般,好似在黑暗世界中度過了數千年光陰,永遠都無法再見到光明了。

倏忽。

在他身前,出現了一個七彩漩渦。

這個漩渦,是由命運法則創造出來的,也是木白走向生命盡頭的最後一關,進入其中,他就永遠消失了。

「不能死!我不能死!我想要活著!」

木白心底不敢的咆哮著,可是顯得是那麼無力。

「我的孩子,不要害怕,光明會指引你前行!」大祭司沃羅芬恩的聲音忽然在木白心底傳來。 「大祭司,是大祭司!」木白頓時一驚。

這才想起來,原來大祭司曾經給自己施加了一個祝福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