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日,我們成婚可好。」

Home - 未分類 - 「後日,我們成婚可好。」

「好。」顧久檸只覺得心裡一暖,就應下了。

……

顧久檸躺了一天,想要出去逛逛,看看養生葯堂的情況,偏偏容墨強行要求她躺著,而舜英舜華則成了兩大門神,守在她身邊,不讓她出去。

整整躺了一天,再起來,整個院子里都在忙活著她跟容墨的婚禮,顧久檸忍不住也心思活絡起來,她不知道容墨是怎麼做到不被玲瓏氏反對的,也不知道這樣兩個人辦婚禮會不會被人指著脊梁骨罵。

他想娶她,她願意嫁,就是這麼簡單。

「容墨,往左邊去點,哎哎哎,再往右去一點點,嗯嗯,差不多了。」顧久檸站在下面指揮著容墨去貼「喜」字。

容墨耐心的一點點往旁邊挪來挪去,然後貼在顧久檸滿意的位置上。

一對新人親自忙活著自己的婚禮,格外滿意。

玲瓏氏被容墨送去徑山寺靜養,皇帝對於他的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南辰南星兄妹也啟程回旭烈國,南星在風靈國和章嫻妃關係融洽。

南辰最為遺憾的是沒有再見到一次顧久檸,他去了養生葯堂找人,結果下人只是說顧久檸外出了,他苦等一晚上無果,行程也不容擱置,念念不舍的離開了。

很快就是兩人大婚之日,從此兩家變一家。

沒有請旁人,都是互相熟悉的人,陳如意,嚴藝,李掌柜,兩家店鋪的夥計,賈先生,張大夫,薛太醫,小乖,林毅,虎妞,小黑煤球,舜英,舜華,還有府里的下人,都是他們的見證人。

顧久檸親自給自己化妝,眉心用筆蘸了金粉繪了一朵花,栩栩如生,與大紅色的口脂相得映彰。 第二百四十章顧久檸嫁人

兩家是對門,直接接人,方便的很,但是容墨硬是帶著迎親隊繞著整個京城轉了幾圈,十里紅妝,不過如此。

鬧得人盡皆知,這是他們的婚禮,容墨無法讓玲瓏氏接納她,已經覺得心中愧疚了,現在自然不會偷偷摸摸的結婚,何況這也是容雋默許了的。

但是容墨沒有允許下人收禮,顧久檸只要真誠的祝福,那些藉機來窺探的,在她心裡不如不來,反而清靜。

若是那日宮宴顧久檸讓人知曉了她的容貌出眾,到了今日方知還可以再美上一個層次。一抹紅裝襯得她面若桃花,眸中含羞,若是上次是刻意的彰顯自己,現在則帶了份女兒家的嬌羞。

舜英為她盤了髮髻,添上珠釵,忍不住感嘆:「小姐,你真的是我見過最好看的新娘子了。」

顧久檸微微低首,臉上一紅,自己居然真的要嫁人了。

舜華為她蓋上紅蓋頭,不久吉時已到,兩個人將她扶著出去。

顧久檸有些緊張,好在有兩個丫鬟在身側,她方才好受了些。

因為沒有高堂,顧久檸也沒有人話別,直接上花轎,按道理,兩個丫頭都要當陪嫁丫鬟,顧久檸堅持讓舜英留下,嚴藝會護她日後周全,她不想把她接下來的人生全都捆綁住。

至於舜華,只要她找到了心中喜歡的人,她自然會放她自由嫁娶。

兩個婢女本都做好了終生不嫁的準備了,或者好運點,能夠二三十歲的時候獲得自由,沒有想到現在能夠遇到顧久檸,願意輕易放給他們自由……

顧久檸準備自己進花轎,不想林毅會主動站出來要背她:「檸姐姐,我背你上花轎。」

他沒有直接喊姐姐,顧久檸還是心中滑過暖流,應了一聲:「好。」

小乖也跟了上來:「檸姐姐,讓我背嘛,小乖也想背檸姐姐出嫁。」那副樣子看起來,恨不得上去和林毅大打出手。

顧久檸本有些濕潤的雙眸,不由露出淺笑:「小乖,你太瘦了,還是你林毅哥哥背檸姐姐的好,檸姐姐最近可胖啦。」

「哼,檸姐姐才不胖呢,檸姐姐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子。」然後側過臉,低聲道:「等小乖長大后,一定要找一個像檸姐姐一樣好的媳婦。」

但是人還是乖乖地讓開。

虎妞還小,不知道嫁人的含義,不過小孩子都愛熱鬧,顧久檸在她額頭上畫了一點硃砂紅,顯得她機靈又可愛,此刻站在一旁,好奇寶寶一樣。

林毅彎腰蹲下,顧久檸趴上去,初見時還瘦弱的少年,不知不覺間已經長得英俊高蜓,寬厚的背可以給她安全感。

「姐,抓穩點。」林毅低聲道,顧久檸不確定是不是自己聽錯了,還是被外面的吹奏聲給掩蓋了,自己只聽到了那一聲姐。

不由眼睛濕潤。

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林毅雙目通紅,但是背著她走得每一步都十分的穩。

從屋裡背到大門口,短短的路,莫名的長。

舜英現在不能跟著過去,已經哭了一通,眼睛紅紅的,跟小兔子一樣。

舜華在一旁,面上帶笑,眼角帶紅。

「上轎。」

顧久檸在轎子里坐穩,花轎繞了一圈才回來世子府,顧久檸擦了擦眼角的濕潤,本以為沒有父母在,不會傷感,沒成想還是哭了。

為了不讓容墨多想,她連忙恢復情緒。

花轎在世子府門口停下,顧久檸只覺得空氣一凝,一雙有力的臂膀直接將自己從花轎里給抱了出來。

媒婆著急的叫喚:「世子爺啊,這可不成啊,得踢轎門,你這怎麼直接抱上了。」

「本世子的妻,豈能踢?」然後挑眉一笑,讓媒婆看的晃了神,小夥子真俊啊。

他才捨不得踢轎門,若是驚嚇了他的心肝兒,那誰配得起,顧久檸是他的寶貝,心尖尖,得捧在手心上的人。

抱都抱了,媒婆總不能讓世子爺把人塞回去重來吧,她也沒有這個膽子啊。

進了屋裡,就是正常流程的拜堂,兩人夫妻對拜時,容墨輕聲道:「以後你就是我的妻了。」

「嗯。」顧久檸有些害羞,不知道說些什麼,手足無措的捏緊了手上的紅綢子。

好在很快她作為新娘就被送去了新房,外面的喧鬧都與自己無關。

因為容墨的身份在,大家也沒有灌酒。

陳如意舉著杯子,上前就先干為敬:「以後檸丫頭就託付給你了,若是日後你敢欺負她,我定然不會放過你。」

「容某此生唯愛她一人。」容墨神色認真,也一干而凈。

小乖和林毅都紅著眼睛給他敬酒,所有的話都盡在不言中。

……

肚子好餓……

好想吃醉仙樓的烤豬蹄……

這是顧久檸的心聲,她一個人坐在這裡,心裡又緊張又餓的很。

「哼。」是虎妞的聲音。

「虎妞?」

「哼。」虎妞哼了一聲,小丫頭把譜擺得十足:「你就是我以後的娘親了吧。」

顧久檸莞爾一笑,這臭丫頭從哪學的,不過容墨是她乾爹,以後自己就是她乾娘了:「虎妞,以後檸姐姐就是你乾娘了,你要是不聽話,小心乾娘讓賈先生給你多布置功課哦。」

「我……嗚嗚,乾娘欺負人,我要去告訴容爹爹,不要你進門了。」小丫頭演技爐火純青。

「你去吧去吧,先去給乾娘拿點吃的過來。」顧久檸舔了舔唇,想到了烤豬蹄就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自己要是再吃不到肉,可就真的得死翹翹了。

「哼,知道了。」虎妞一蹦一跳的跑出去。

顧久檸焦急的在床上端坐著等待。

好不容易聽到腳步聲,忍不住問:「虎妞?是你嗎?烤豬蹄呢?」

「虎妞」不說話,顧久檸有點急,她快餓死了。

不想出現在視線里的是一雙黑色靴子,想到自己剛剛說的話,忍不住臉色一紅。

「辛苦娘子了。」容墨眼裡都帶著笑意,只是顧久檸在紅蓋頭下面根本看不到,

「我,我就是有點餓了……」她囁嚅道,自己這是沒有形象了…… 第二百四十一章新娘

「是為夫不好,讓娘子久等了。」語中帶笑,然後就掀了顧久檸的大紅蓋頭。

兩個人一天沒見,此時卻是覺得如隔三秋,一眼抵過千言萬語,燭火撩動……

「我,額,我先吃點墊墊肚子。」顧久檸最先打破靜謐,然而才說完就忍不住抽自己一個大嘴巴子,自己幹嘛說這個,好煞風景……

容墨眼中含著笑意,配上那張臉,讓顧久檸看的臉紅心跳,告訴自己,一定要穩住,穩住!

「娘子請吃。」容墨轉身去桌子上端了一盤餃子過來。顧久檸是真的餓極了,拿著東西就吃了起來,然而才咬了一口,就想「呸」一聲吐出來,可惜被容墨攔著了。

「怎麼了?」

「這是生的?」

「生的熟的?」容墨斜睨著她,劍眉微挑,隨意一個動作都能讓顧久檸看得發愣。

「生……」

「乖。」容墨聞言開心的在她額頭上親吻了一下。

顧久檸這才反應過來……

然後有些不好意思的撇過頭:「哼,世子府就這樣對待本世子妃的啊,連生的都拿來讓本世子妃吃。」她角色代入很快,容墨好笑的看了她一眼,然後端了一碗銀耳蓮子湯給她:「吃吧,這保證是熟的。」

見他還不放過剛剛的梗,顧久檸有些惱怒的瞪著他,然後自己的眉心一跳,心裡並不鎮定,自己這麼覺得有些不舒服……

借著低頭吃東西的動作,掩下了眼瞼內的情緒,容墨就一直靜靜的看著她吃,直到她吃完一碗才主動接過碗放到旁邊去,然後為她擦拭唇角。

「我,自己可以。」顧久檸有些不自在。

「為夫就這麼一點愛好,難道娘子也不能滿足為夫的這麼一個小小要求嗎?」容墨可憐兮兮道,看來真是跟虎妞待久了,都學會撒嬌了,偏偏虎妞撒嬌,顧久檸還能忽略,現在撒嬌的人換成了容墨,顧久檸只覺得自己的心跳都加速了些,情不自禁的就點了點頭。

任由他替自己擦拭唇角。

擦完后,容墨又傾身在唇上留下一吻,不過只是淺嘗輒止。

「檸兒,喚我一聲夫君如何?」容墨漆黑的眸子里,倒映著她一個人的身影。

「……」這樣撩自己真的好嗎?「下次再叫吧,咳咳,來日方長啊。」她還有些害羞呢。

「好。」容墨掩下眸中的失望。

來日方長,真的很捨不得啊……

「娘子,過來,為夫有東西要給你。」

「啊?新婚禮物嗎?可是我都沒有給你準備啊。」顧久檸有些慌了,自己真把這個給忘了。

「無妨,我有你送的發簪和香囊,已經心滿意足。」他輕笑,顧久檸看向他發間別的發簪,那是自己送他的。

容墨從懷裡掏出了一條鏈子,為她戴在脖子上。

中間的墜子是一個玉質的扳指,是男人的款式,但是顧久檸卻沒有見他帶過,可能是才買的吧,顧久檸沒有多想。

「好漂亮,我很喜歡。」她伸手摸了摸那個玉扳指。

「喜歡就好。」容墨摸了摸她的秀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