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陽掃視了一眼一副淡漠裝逼的周局長,臉上露出一絲嘲諷。

Home - 未分類 - 卓陽掃視了一眼一副淡漠裝逼的周局長,臉上露出一絲嘲諷。

“你要打給誰?”唐雲韻手裏拿着手機,並沒有第一時間給卓陽,而是開口問道。

要是卓陽想要打給張天雄,她是絕對不會答應的。

對於張天雄,她心裏一直都充滿了敵意。

彷彿看穿了唐雲韻的想法,卓陽不由得失笑一聲。

“放心,不是打給張天雄,而是打給另外一個人,他的名字叫秦正國!”

“秦正國?”

在場的所有人目光都有些迷茫,對這個名字,他們都非常陌生。

“哈哈,我當你是要找什麼靠山?沒想到早的只不過是一個無名之輩罷了!”王超這個時候反應過來,立即嘲諷道。

卓陽眼神怪異的看了一眼王超,想要說什麼,後面又忍住了。

看到卓陽不開口,王超以爲被自己說中了,卓陽心裏沒有底氣,於是他的語氣更加囂張了。

“卓陽,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在我們周局長面前,誰說話都不好使!”

說完,王超雙手負在胸前,一副看好戲的模樣,臉上的嘲諷和不懷好意怎麼也無法掩蓋。

在他看來,卓陽現在的做法無異於病急亂投醫,最終無濟於事。做再多事情只不過是白費力罷了。

唐雲韻搜盡了腦海裏所有的記憶,也是沒有關於卓陽所說的這個秦正國的名字的任何印象。

看來真不是什麼大人物。

唐雲韻心裏微微嘆息一聲。

雖然心裏特別討厭卓陽,但這一次她更願意站在卓陽這一邊。

周局長的做法,實在讓她反感無比。

看着一衆人的反應,卓陽嘴角劃過一絲輕微的幅度,似乎是玩味?

接過唐雲韻遞過來的手機,卓陽毫不猶豫的撥通了一個號碼。

電話剛響不到一秒,便立即被人接通了。

話筒裏傳了一箇中年男人沉穩有力的聲音:“喂。”

“我找一下秦老爺子。”

聽到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並不是自己想要的人,卓陽頓時開口。

電話那頭,一個身穿軍裝的明顯是警衛員身份的中年男人有些疑惑的看了一下來電顯示。

這個號碼很陌生。

他當了秦正國10多年的警衛員,他可以保證之前從來沒有接過這個陌生號碼。

“你是誰?”中年男人警惕的問道。

爲了保證秦老爺子的安危,再細微的問題他也會追問清楚。

“我叫卓陽,你跟秦老爺子講一下,他就知道了。”卓陽語氣非常放鬆,彷彿完全沒有感受到來自警衛員的警惕一般。

“……好,你稍等!”

中年男人稍一猶豫,還是放下了電話。

能夠知道秦正國老爺子私人號碼的人並不多,整個東海市都沒幾個,可以說安全保密這一方面絕對是最高級別的。

對方既然知道秦老爺子的聯繫,那麼很有可能是他的熟人,他自然不敢擅做決定,私自把電話掛了。

卓陽神情放鬆,靜靜的等着電話。

而在另一邊,王超看到卓陽一副淡然自若的模樣,頓時臉上露出鄙夷不屑之色。

在他看來,卓陽現在排出這麼一副淡然自若的狀態,只不過是爲了掩蓋他內心的慌亂罷了。

周局長也是如此,滿臉的高傲和不屑。

至於唐雲韻,美眸當中則帶着一絲擔憂。

她的心裏已經下定決心,要是等一下週局長真的敢於他剛纔所說那般無視法律的話,她一定會站出來!

穿上了這身警服,她所做的事情就會對得起它!

在場一衆人的反應都被卓陽看在眼裏,卓陽笑了笑,沒說什麼。

三十秒不到時間,手機的話筒裏傳來一個渾厚的男聲。

“卓陽你個臭小子,這都多少年了,終於知道給老頭子我打電話了?”

卓陽聽到這個渾厚的聲音之後,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老爺子,我這不也是忙的昏頭轉向嗎?”

“你這些鬼話騙別人還可以,休想騙老頭子我!”

電話那頭,一個年齡70多歲的老爺子吹鬍子瞪眼,臉上非常不滿。

尤物當道 “我剛聽你爸說,你小子在一個多月前就已經來東海市了,整整一個多月,你硬是沒給我打一個電話……”

而在秦正國身後,原先那名中年警衛員目光露出震驚。

給秦老爺子當了十幾年了警衛員,他還是第一次見秦老爺子吹鬍子瞪眼的模樣。

在平時,秦老爺子給人的感覺就是威嚴,不苟言笑。

哪怕是在親人面前,秦老爺子也是這個臭脾氣。

上次東海市的一把手親自上門拜訪秦老爺子,秦爺子也是一副愛搭不理的模樣。

電話那頭的年輕人究竟是誰?居然能讓秦老爺子情緒產生這麼大的變化?

警衛員一臉的不解。

“老爺子,這段時間確實比較忙,這次給你打電話,也是因爲碰到一點事,我想了一會兒,在東海市也沒有其他的熟人了,只好厚着臉皮來找你……”

卓陽直接開門見山,沒有繞彎子。

“還有你小子搞不定的事?”

秦正國笑罵。

他可不相信卓陽在東海市還有搞不定的人和事。

先不說他那個龐大到讓人絕望的家族背景,哪怕單單隻有他自己一個人,也不是隨便一個人就能對付得了的。

最起碼,東海市找不到這樣一個人出來。

“可別,我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小市民而已,隨便來一個大一點的官我都不敢亂動,更何況現在這個官可了不起了,官威逼人,我哪裏招惹得起?”

卓陽笑着開口說道,雖然嘴裏說着招惹不起,可是臉上卻沒有露出絲毫驚懼害怕。

“發生什麼事了?”

聽到卓陽的話之後,秦老爺子原本充滿笑意的臉笑容瞬間削減了一些。

卓陽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講了一遍,當然,林文耀那一段被他自動刪除了。

畢竟唐雲韻還在邊上呢,雖然不怕她,不過也不喜歡平白無故的被這個女人盯上。

“這年頭,一個公安局分局的副局長,都敢如此囂張了嗎?”

聽完卓陽的講述以後,秦老爺子臉上的笑容徹底散去。

一股強大的氣勢,從他衰老單薄的身體散發出來,他的眼中充滿了凌厲。

“這種人要是繼續往上爬,還不知道要做多少違法亂紀,危害國家的事情!”

卓陽拿着電話靜靜的聽着,沒有開口。

“放心吧,卓陽,你稍等幾分鐘,這件事情我幫你搞定!”

秦老爺子毫不猶豫的開口。

於他而言,一個區區的分局副局長而已,想要拿下根本沒有絲毫難度。

“好的,讓這件事情就拜託老爺子了。等我這邊忙完,過兩天就去看望您!”

卓陽說完之後,兩個人再寒暄幾句便掛掉電話。

看到掛完電話的卓陽,王超一臉嘲弄的看着卓陽。

“呦,打完電話了?找到幫手了沒?”

卓陽淡漠的看了他一眼,懶得搭理他。

在他打完這個電話的時候,卓陽心裏就很清楚,無論是周局長亦或者是王超,這輩子徹底玩完了。

沒有絲毫懸念可言。

不過王超可不知道自己大禍臨頭了,看到卓陽不開口默不作聲的模樣,以爲卓陽怕了,瞬間模樣更囂張起來。

“我早就說過,在這裏,我們就是天,不管什麼話,我們說了纔算!你就等着牢底坐穿吧!”

“煞筆!”

卓陽嘴裏吐出兩個字。

“你說什麼?”王超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這個時候,卓陽居然還敢罵自己。

難道他不知道眼前究竟是什麼形式嗎?

當王超跳腳的是,卓陽罵了他一句之後,便轉過頭去,不再搭理他。

這讓王超更加氣急敗壞。

王八蛋!等着,勞資馬上就讓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場!

“好了,這個鬧劇就此收場吧!”

在一邊,周局長挺着一個大肚子,不屑的看了卓陽一眼,覺得自己不應該再浪費時間了,自己養的那個金絲雀還在等着自己呢,

於是,他神情高傲,語氣淡漠開口發話。

“王超,趕緊叫幾個人過來,把他抓進重監室!”

“收到!”

王超一聽,瞬間打了雞血一般,立正,然後敬了一個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