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是山本先生叫我過來的!”

Home - 未分類 - “您好,是山本先生叫我過來的!”

“是嗎?”

隨着一聲疑惑地聲音,一箇中年男子從裏面打開了房門。

中年男子看到劍舞之後,不由得感到一陣窒息,瞬間明白了劍舞嘴裏的山本先生叫劍舞過來幹嘛了。

“進來吧!”

劍舞跟在中年男子身後走進了房間裏。

劍舞並不確定眼前的這個中年男子是不是伊賀文墨,或者說不知道伊賀文墨在不在房間裏,所以劍舞沒有動手的意思。

在房間裏,還躺着一個青年男子,青年男子正是伊賀文墨。

伊賀文墨回過頭看着劍舞,疑惑地問道:“這是什麼人?”

“少爺,是山本叫來陪您的,可能是擔心您在酒店一個人無聊,給您找點樂子吧!”

“是嗎?哈哈哈哈!”伊賀文墨看到劍舞的容貌之後,十分滿意的大笑起來,“山本這個傢伙……不錯不錯,還挺懂我的!你先出去吧!”

“是!”

兩人都是用東洋語交流,但是劍舞以前也跟着顧藏鋒學過東洋語,聽懂了兩人的談話,也確定了房間這個青年男子就是自己的目標伊賀文墨!

既然確定了青年男子就是伊賀文墨,那麼接下來,就該動手了!

劍舞毫無徵兆的一腳踹在了中年男子的後背上,隨後將自己的揹包扔向空中,右手從揹包裏抽出來自己的短劍。

拔劍,出劍,一氣呵成。

中年男子一臉驚訝的倒在了血泊之中,似乎到死都不明白劍舞爲什麼要殺自己!

伊賀文墨雖然貴爲弒神的大少爺,但是膽量卻明顯小的很,看到這一幕,伊賀文墨開始慌了起來。

“混蛋!你是誰!你想幹嘛?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劍舞抿嘴一笑:“如果你是一個普通人,你覺得你值得我來殺你嗎?”

“你知道殺了我會有什麼後果嗎?”伊賀文墨死死的瞪着劍舞。

“我本來就是一個被很多組織通緝的頭號人物,你們弒神……多你們一個不多,少你們一個不少!”

伊賀文墨深深地吸了口氣:“我和你並不認識,自然也不會有什麼仇恨,那麼就是有人僱你來殺我了?”

“你猜對了!有人出一千萬讓我來殺你!”

“我給你五千萬,你回去把他殺了!”

“好!給錢吧!”

“哈?”

伊賀文墨傻眼了。

一般來說,職業殺手都會有自己的操守,所以接了一個任務,都不會受到外界的威脅或者誘惑,也別提像劍舞這樣爲了錢放棄任務,更別提爲了錢反殺僱主。

伊賀文墨呆呆地看着劍舞,心中不由得嘀咕起來。

你丫的答應的這麼爽快,你讓我怎麼相信你?好歹你也猶豫一下啊!猶豫都不帶一下,你這樣會讓我覺得你在玩我,你知道嗎!

“怎麼?不給錢?”

劍舞示威般的甩了甩手裏的短劍。

伊賀文墨艱難的噎了一口口水,現在這個情況……即便是劍舞想要在殺了自己之前坑自己一筆錢,自己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自己爲了活命,只能賭一把,只能賭劍舞是真的爲了錢放棄殺自己,至於會不會反殺僱主。

伊賀文墨覺得只要自己還能夠活命,這一切都無所謂了。

“給!我給!”

劍舞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將自己的瑞shi銀行卡甩給了伊賀文墨。

伊賀文墨呆呆地接過劍舞的卡:“就……就這樣直接轉?”

“不然呢?”

“不是……美女,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想友善的提醒你一句,首先,你的卡不一定能夠接納五千萬,可能會被鎖定,還有,如果就這樣直接轉,你的身份也會暴露……”

“沒關係,我的卡流轉資金很大,不怕,至於我的身份,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我是劍舞!”

“劍舞!你就是劍舞?”伊賀文墨傻眼了。

劍舞……這個名字在全球地下世界裏簡直就是一個響噹噹的名字。

伴隨着劍舞這兩個名字的,往往就是,兇狠,冷酷,無情!

確實如同劍舞所想的,伊賀文墨知道劍舞的身份之後絲毫沒有記仇伺機報復的想法。

伊賀文墨心裏清楚得很,劍舞這樣的高手,來無影去無蹤,想要報復劍舞,先不說能不能找到她人,萬一被劍舞知道了自己想要報復她,反過來找上自己了或者再一次來暗殺自己,到時候自己就算是給五個億都沒用了!

同時伊賀文墨也開始暗暗猜測起來,究竟是誰僱傭劍舞來殺自己。

能夠請動劍舞這樣的高手來刺殺自己,顯然來頭背景都不會小,尋常人哪裏請的動劍舞這樣的大人物?

伊賀文墨雖然內心思緒萬千,但還是老老實實的接過劍舞的銀行卡開始轉賬。

正如劍舞所說的,轉賬十分順利,不一會兒劍舞的手機就收到了到賬的短信。

劍舞嘴角微微一揚,自己本來就沒有打算真的殺伊賀文墨,這筆錢……算不上意外的收穫呢?

畢竟,有誰不愛錢?

畢竟,有誰會嫌錢多?

白給的錢不要?當自己傻啊!

劍舞忽然用一種不懷好意的眼神看着伊賀文墨,不殺他……揍一頓總可以吧?

感覺到了劍舞眼神之中的不善,伊賀文墨又開始慌了:“那個……你……你想幹嘛?” 劍舞面露不善的笑了起來:“我只是保證不殺你,我可沒保證不揍你!我都收了僱主一千萬了,再怎麼樣也得把你揍一頓吧?畢竟是我一個有誠信有講究的殺手!你覺得呢,伊賀大少爺?”

“啊這……”

伊賀文墨不由得咬緊了牙關。

伊賀文墨在這一刻化身成一個聰明人,在被殺和捱揍之間,伊賀文墨十分明智的選擇了捱揍!

“劍舞小姐,一會可以……不要打臉嗎?”

“放心吧!不會的!”

劍舞說完揚起自己的拳頭對着伊賀文墨的左臉就是一拳。

“混蛋……不說好了不打臉的嗎?”

伊賀文墨捂着自己的左臉痛苦的哀嚎起來。

伊賀文墨的左臉已經佈滿了恐怖的淤青,顯然劍舞這一拳沒少用力氣。

劍舞朝自己手裏的短劍瞥了一眼:“你剛剛說什麼?”

“我……”伊賀文墨縮了縮脖子,“我是說……打得好!不過……捱了這一拳,應該可以了吧?”

“誰說的?”

劍舞說完又是一拳砸向伊賀文墨的右臉,很快伊賀文墨的右臉上也浮現出一道恐怖的淤青。

劍舞這才滿意的拍了拍自己的雙手:“這樣纔對稱嘛,這樣纔好看嘛!”

“……”

伊賀文墨聽到劍舞的話,很想罵人,但是伊賀文墨就算是多了一萬個膽子也不敢罵劍舞。

伊賀文墨心裏清楚得很,眼前這個嬌滴滴的大美女,那可是出了名的殺人不眨眼,把劍舞惹惱了,不但自己這頓打白捱了,還要賠上命!

“好了,你可以滾了!”

劍舞這才作罷,蠻不耐煩的朝伊賀文墨揮着手。

伊賀文墨直到現在纔算是真正鬆了口氣,既然劍舞說放自己走,那就真的會放自己走了,劍舞可不是那種說放自己走,卻在背後朝自己捅刀子的人,而且以劍舞的實力,壓根就用不着這樣。

伊賀文墨在劍舞的注視下,趕緊收拾自己的東西準備離開。

伊賀文墨經歷了劍舞的事情,已經被嚇破膽了,再也顧不上什麼雨宮雅美了。

有什麼女人比自己的生命重要?

伊賀文墨打定主意,不管山本那夥人有沒有抓住雨宮雅美,自己暫時都不能管雨宮雅美,自己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找出到底是誰僱傭劍舞來殺自己。

這個僱傭劍舞來殺自己的人,纔是自己真正的威脅,伊賀文墨不除掉這個人,怎麼着都會有種寢食難安的感覺。

對方可以請動劍舞來殺自己,一旦劍舞沒有得手的消息傳到了那個人那裏,是不是那個人又會僱傭什麼刀舞槍舞的來殺自己呢?

眼下最重要的是離開夏國趕緊回弒神的總部。

就在伊賀文墨心事重重的收拾着自己的東西時,劍舞忽然雙眼一亮,從伊賀文墨的揹包裏看到了一件東西!

“那是什麼?解毒劑嗎?”劍舞指了指伊賀文墨的揹包。

伊賀文墨不敢隱瞞,如實的點着頭回答了劍舞:“是的!我老爸擔心我在外面遇到了什麼危險,就給了我一支解毒劑以備不時之需!”

“這樣啊……”劍舞點了點頭,“我現在改變主意了,想要我放了你,你還需要給我一件東西!”

伊賀文墨不傻,已經猜到了劍舞想要索要解毒劑。

但是解毒劑這種東西,太稀罕了,伊賀文墨捨不得就這樣把自己手裏唯一的一支解毒劑送給劍舞。

“劍舞小姐,你也是全球成名已久的高手了,夏國有句話說得好,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你怎麼能夠出爾反爾?”

“誰說的我是君子?我是一個女子,女子可不是君子!在我們夏國,還有一句古話也說得很好,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你懂我的意思吧?”

伊賀文墨又一次瞥了一眼自己揹包裏的解毒劑,最終無奈的嘆了口氣,將解毒劑遞給了劍舞。

或許是擔心劍舞這個小女人會再次反悔臨時又增加什麼條件,伊賀文墨收拾東西的速度更快了。

劍舞掂量着自己手中的這支解毒劑,心裏十分的高興。

劍舞知道顧藏鋒的體內殘留着大量的X金屬,需要很多的解毒劑才能夠恢復過來。

有了這支解毒劑,雖然不至於讓顧藏鋒完全恢復以前的實力,至少顧藏鋒的實力會得到再次提升。

劍舞看着忙碌的伊賀文墨,雖然劍舞還想繼續打劫,但是伊賀文墨的手裏頭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吸引自己了,也只好作罷了。

今天這一趟,劍舞可謂是收穫豐碩!

平白無故拿了五千萬,還順便拿了一支解毒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