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雪妮小心翼翼的幫夏東強解開纏在手上的繃帶,生怕給夏東強帶來更多的疼痛。

Home - 未分類 - 戴雪妮小心翼翼的幫夏東強解開纏在手上的繃帶,生怕給夏東強帶來更多的疼痛。

夏東強咬緊嘴脣,一聲不吭,額頭上面的汗珠漸漸變得密集,終於,手上的繃帶完全解開了。

夏東強看了看右手,一條長長的傷口從三角肌幾乎延伸到手腕處,皮肉翻開,十分嚇人。

“也不知道在外做了什麼事情,傷的這麼重,我看還是帶你去醫院縫幾針吧。”戴雪妮提議道。

夏東強指着桌上的一小瓶玻璃罐,“去給我倒小半杯水過來。”

雖然戴雪妮有點不知所以然,但還是照做了。不一會,戴雪妮端着小半杯水走了過來。

夏東強從瓶中取出一部分藥粉倒進水杯中,用玻璃棒慢慢的攪勻,玻璃杯中的水清澈透明,夏東強十分小心的將液體在右臂傷口上。

真是太神奇了,只見那深長的傷口慢慢癒合起來,不出一分鐘,那手臂上的傷口竟然痊癒了。想不到這時間竟有如此神藥。

戴雪妮驚訝的張開大嘴,不住的揉自己的上演,“這究竟是什麼藥?這麼強?”

“祖傳祕方。”夏東強微微一笑,不過他清楚,雖然傷口癒合,並不意味着身體痊癒,只是將手臂外貌恢復而已。如果手臂過多發力,傷口會再次裂開。

夏東強輕輕的拍了下戴雪妮的臉頰,隨後掏出手機打起了電話。

“喂,是浩明嗎?我夏東強,待會我就要出去了,KTV這邊的事情就先麻煩你了。恩恩,這邊的戴雪妮跟子怡沒什麼經驗,一些事情你多教教她們兩個。好,拜拜。”

“你真的決定今天就走?”戴雪妮問道。

“恩,此事十分重要,不得不做。待會浩明就會過來,他是著名CEO,有他在這邊,你跟子怡輕鬆不少。最多半個月我就回來了。保重。”夏東強隨手從衣櫃拿了一件灰色的夾克,走了出去。

也許他不是那名採花大盜,或許我當初的推論是錯誤的,夏東強雖色,但是憑着女人的直覺夏東強應該不是那人。看着夏東強的背影,戴雪妮開始懷疑自己的觀點了。

“東強哥再見,東強哥早點回來,東強哥不在的時候,子怡只能獨守閨房了。”子怡伸出右手大拇指,向夏東強道別。

夏東強嘴角上翹,也伸出右手拇指,隨後轉身離去。

“坦克,你跟霸王花現在在哪呢?我這邊事情已經處理好了,你們現在去宏遠寺,我在那邊等你。”夏東強邊說邊上了的士。

晚上八點三十,夏東強出現在宏遠寺附近。剛下的士,一股香味撲鼻而來,聞着香味,來到一家百年老店,點了一些鎮店之寶吃了起來,同時不忘拿出自己的嗜好《美女天堂》津津有味的讀了起來。

“滴”“滴”夏東強的手機響了起來。

“強哥,你在哪呢?我跟美惠子已經到了宏遠寺了。”

“我在李家旺鋪,你跟美惠子一起過來吧,咱三人好好喝幾杯。”

兩個半小時候,夏東強三人從李家旺鋪有說有笑的走了出來,身後伴隨着幾名服務員如釋重負的聲音。

“強哥,咱不會在這邊傻站一個多小時吧。”坦克嚷嚷道。

“呃…你也可以坐一個小時。”夏東強邊說邊看着手裏的《美女天堂》。

坦克看了一眼夏東強,長長地深嘆一口氣,隨後拿起一根木棍,對着路邊的樹枝一陣猛抽,落下片片樹葉。

霸王花倚靠在古剎粗壯的樹幹上,一動不動,只是靜靜的欣賞一輪明月。

時間就這麼一點一滴的過去了。。。。。。

遠處的車輪聲打破了寧靜的街道,兩輛紅旗牌轎車並列地駛了過來,在夏東強他們面前停下。

張將軍邁着矯健的步伐向夏東強走來,後面緊跟着風火雷電。“同志們辛苦了,這邊風大,先上車,等到基地我在詳細的跟你們說下這次的行動計劃。”

坦克看了一眼夏東強,似乎是想要從夏東強嘴邊先得到什麼。夏東強雙手聳了聳肩,做出一副全然不知的表情,隨後示意坦克、霸王花先上車再說。

坦克又是一個嘆氣,自己是個急性子,見張將軍什麼都不說,強哥又表示什麼都不知道,一臉的無奈啊。

除去駕駛員,兩輛紅旗牌轎車剛好能夠容下八人。再經過近一個小時的顛簸之後,終於來到了A市郊區的一個角落——-第七子行動組的基地。

“請。”張將軍很有禮貌的對夏東強他們說道,隨後帶着夏東強等三人來到了二樓書房。

“這次行動任務艱鉅,但關係到名族的存亡,希望你們能夠圓滿完成任務。”

“老爺子,別來虛的,直奔主題,說吧,我們該怎麼做?”坦克有點不耐煩的說道。

張將軍哈哈一笑,“你這年輕人倒是很直爽的嘛。你們這次的行動是盜取島國針對我國研製的一款祕密武器的相關數據。而這款武器的負責人是川晉小二,此人跟日本一賭場老大野尻平一郎私交甚密,因此我們這次行動首先就要從野尻平一郎下手。”

“那,我們如何接觸野尻平一郎呢?”夏東強問道。

“這個問題好解決,我們這邊都已經安排好了,明天A市將會發生一起特大搶劫案,安排你們三人搶劫當地最大的一家銀行,隨後你們三人攜帶鉅款偷渡到日本,去野尻平一郎的賭場豪賭,憑藉野尻平一郎的本事,很快就會弄清楚你們三人身份,嫉妒貪婪的他一定跟你們接觸,到時你們相機行事。至於具體的環節,我會寫在一張紙上明早交給夏東強。”

“如果我沒有聽錯的話,明天A市將會出現三個搶劫犯,隨後這三名搶劫又要偷渡到島國,緊着着又要變成賭徒,最後演變成小偷,盜取極爲重要的數據。這下咱可有很多事情要乾了。”夏東強看了看身旁的坦克、霸王花。

“這真是一場驚心動魄的策劃啊,雖然嫉妒危險,不過很刺激,我坦克幹定了。”坦克拳頭一揮,霸氣十足。

“我也是。”霸王花補充道。

“好了,已經是深夜了,我已安排好你們的臥室,待會風火雷電帶你們過去,明天按計劃行事。”張將軍拍了拍夏東強的肩膀。 天剛開亮,夏東強三人就來到了張將軍的書房,張將軍早已等候。

“想不到張將軍比我們起的還要早啊,讓張將軍等這麼長時間,真是不好意思。”夏東強略顯歉意的說道。

“這次行動十分重要,一天不完成,我就寢食難安,現在華夏十幾億人民的安危全部掌握在你們的手裏,希望你們能夠不負衆望,圓滿並安全的回來。”張將軍表情嚴峻。

“這倭寇真是賊心不死,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痛,華夏領土神聖不可侵犯,倭寇要侵入一寸土地,我坦克一定會將他砸個七零八碎。”坦克掰了掰自己的手腕。

這時風火雷電拿着2把仿56式***及三把****放到一張紅木桌上。

張將軍拿起其中的一把***,“這裏有兩把***及三把****,待會你們就去搶劫A市最大銀行的運鈔車。事成之後按照我給你們的紙條上面去做。***的子彈已經經過改造,****是帶去日本的。屆時押運車安保人員會配合你們。祝你們行動圓滿成功。”張將軍依次向夏東強三人行以軍禮。

坦克拿起其中一把仿56式***,“這槍握着真帶勁,想當初在南美拿着衝鋒狂射,那才叫過癮。”

“張將軍您放心,我夏東強就是粉身碎骨也會完成這次任務。”夏東強從張將軍手中接過一張紙條,隨後從紅木桌上拿起一把****,帶着坦克、霸王花,三人走了出去。

張將軍已命令好手下備好汽車在樓下等候,三人由夏東強開車,緩緩地駛出基地。

“記住臨走時張將軍的提醒,必須一槍命中安保心臟處,才能讓這場戲做的十分逼真。”夏東強提醒了一下,“待會我負責開車,霸王花跟坦克負責射擊,等他們全部倒下之後,你們兩個迅速拿出運鈔車裏面的保險箱。”

不知不覺,三人駕車已來到了銀行門口,夏東強找了個空位停了下來。點了根香菸悠閒的抽了起來。

上午八點半,運鈔車出現在視野範圍之內。

“他們來了。準備。”夏東強目不轉睛的看着車羣中的運鈔車。

幾秒過後,運鈔車緩慢地在銀行門口停了下來。兩名荷槍實彈的安保走了出來,環視四周,在確定沒有異常情況後,其中一名安保拍了拍車窗,兩名安保走了下來,各拎兩保險箱。

“射擊。”只聽兩聲槍響,兩名拎箱的安保倒了下去。這霸王花坦克射擊技術一流,將手裏地***當AK-47點射起來。沒等拿槍安保反應過來,又是兩聲槍響,兩名安保應聲倒地。

此時銀行門口一片混亂,行人雙手抱頭,不停的逃竄。坦克、霸王花二人立即下車,跑到安保身邊,拎起地上的皮箱後一股腦的鑽進了夏東強的車子。

“你們可要坐穩了,接下來你們的強哥將要上演瘋狂的賽車咯。”夏東強加大油門,以180邁的速度在公路上狂奔。

見搶劫犯已跑,混亂中的人羣這才停止了奔跑。幾乎是在同一時刻,所有的人都拿起了手機,按着同樣的三個鍵:110.

事先安排好的四名安保則繼續裝死,只要120來將他們的“遺體”運走。

案發不到五分鐘,市公安局迅速作出反應,很快他們就鎖定了夏東強他們逃竄的車輛,短短十分鐘,就有五輛警車從四面八方開來。

夏東強在都市上演着急速漂移,尤其是特別窄的拐彎口,夏東強更是將漂移發揮到極致。後面的警車也是相當地給力,不是撞上街道的欄杆,就是撞到街邊的店鋪,不過沒有造成人員傷亡。

“強哥,你開車的技術真是一流啊,這麼快就把這些警車全部甩掉啦。簡直就是現實版的飛車。”坦克佩服的說道。

“強哥你太牛了。”霸王花笑道。

“其實也沒啥,這是第七行動組最先進的汽車,全自動。而且剛剛那些警車也是故意撞上去的。”夏東強淡淡的說道。

“。。。。。。。。”坦克跟霸王花投來鄙視的目光。

接下來咱們需要去灣仔碼頭,找一個綽號叫“蝮蛇”人,他是一走私分子,由他安排將我們偷渡過去。

在靠近海邊的一個小鎮的鎮中心,夏東強將車停了下來。

“強哥,怎麼停下了?”霸王花問道。

“這車可是第七行動組的寶貝,要還給人家的。那兩把仿56式也要留下來。”夏東強系下安全帶,打開了車門走了下去。

“還帶這樣啊,我還想等任務回來帶個小妞好好飆車呢。”坦克嘆了口氣,極不情願的下了車。霸王花也跟着走了下來。

關上車門後,三人找了一輛破舊的麪包車,向灣仔碼頭駛去。

一行人來到灣仔碼頭的一所貧民窟,此處是走私人員聚集之地,社會治安極差。但是問了好幾個人愣是說不認識蝮蛇。甚至有一些人遠遠地看見他們三人就跑開了。

“強哥,對那些人客氣什麼,要是他們再不說,我坦克上去就是一拳,保準他們說。”坦克臉漲得通紅。

夏東強剛想阻止,但坦克已經衝上錢去,逮住前面的一小混混上去就是一拳,那小偷頓時跪地求饒,接着又在坦克耳邊竊竊私語了幾句。

“強哥,強哥,找到了找到了,蝮蛇這廝躲在前面不遠處的一個地下賭場裏。我說天下還沒有武力解決不了的事情,對吧。咱有時做事就得像美國佬那樣。”坦克興沖沖的跑了過來。

夏東強。。。。。。“耶!既然知道蝮蛇的下落,趕緊去吧。”夏東強看了看天空的烈日。

三人在一家魚鋪停下,“讓蝮蛇出來。”坦克重重地拍了一下魚板。

“先生,我們這邊只有魚,沒有您說的什麼蛇。”

坦克二話不說,將魚販的一個魚筐掀翻在地,見魚販不說,又掀翻兩筐。

魚販趕緊跑進裏屋,一分鐘後,魚販帶了一混混走了出來。

“三位,我們老闆有請。”混混說道。

“你小子還算識趣。”坦克手指點了點混混的胸口。

三人跟着混混走了進去。

混混帶着夏東強三人走進地下賭場,蝮蛇坐在地下賭場的正前方。

“你們三個膽子不小啊,敢在我的地盤鬧事。我蝮蛇不管你是誰,來這邊是出於什麼目的,先把剛纔的賬算了再說。”蝮蛇將菸頭往地上一扔,七八個混混立刻包圍住夏東強三人。

這霸王花也不甘示弱,掏出手槍跟他們對峙起來。

“蝮蛇,我們今天找你只是讓你幫個忙,想讓你幫我們三人偷渡到島國,並無惡意,如果你非要來個魚死網破的話我願意奉陪到底。”夏東強說道。接着拿出一捆百元大鈔扔在蝮蛇面前。

“這。。。。。。你們這樣我沒法向弟兄們交代啊。”蝮蛇做出一副很爲難的樣子。

夏東強又拿出一捆鈔票,扔在蝮蛇面前。

“現在風聲很緊,偷渡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蝮蛇皺起眉頭。

“啪”的一聲,又是一捆鈔票扔在了蝮蛇面前,“你小子要是再貪得無厭的話我坦克就打爆你的頭。”坦克怒目瞠視蝮蛇。

看着面前幾十萬的鈔票,蝮蛇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什麼時候動身?”

“今天晚上。”夏東強回答道。

“沒問題。今晚有一艘裝滿鹹魚的貨輪開往島國,你們就跟隨這艘船去吧。”蝮蛇把玩着手中的三捆鈔票,“輝仔,帶他們先去準備準備準備,再把一些事項跟他們說下。”蝮蛇吩咐道,然後摟着兩名中年女人走向了房間。

“終於要去島國了,蒼井宮,波多野結衣。”坦克興奮地說道。

地下賭場頓時鴉雀無聲。夏東強霸王花相互無奈的看了看,不是一般的無語。 夏東強目光隨着門聲而去,門外站着一名頭髮花白的男子跟一位年輕貌美的姑娘。老人穿着特別的樸素,而年輕女子則打扮的十分時髦,極不協調。

野尻站了起來,先是將老年男子邀請了下來,隨後跟老年男子用日語嘰哩呱扎的說了一通,老年男子面帶笑容,看上去很高興的樣子。

野尻走到夏東強面前,介紹道:“這就是我跟你說的川晉小二先生,是我們島國著名的科學家。他後面的那名年輕的女性是川晉小二的女兒,兼職保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