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落敬佩,看來自己找尋武雲天後裔的腳步要抓緊了,想到自己空間戒指裡面武雲天的骨灰,他就感覺任重而道遠。

Home - 未分類 - 葉落敬佩,看來自己找尋武雲天後裔的腳步要抓緊了,想到自己空間戒指裡面武雲天的骨灰,他就感覺任重而道遠。

武雲天不是生活在他這個年代的人,想要去尋找以前武雲天留下的子嗣,絕對沒有想象的那麼容易。

甚至葉落覺得武雲天孤身一人,不知道有沒有子嗣留下。

葉落不會放棄希望的,他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竟然繼承了武雲天的傳承,自己就是他的徒弟,就有義務就為他立碑立牌。

在他的故土,他的家鄉,讓他有個安息的地方。

「獅城我又回來了。」葉落沉聲開口,這次回來他已經想清楚了,自己的徒弟得自己說了算,怎麼能讓別人帶走,就算是帶走去當皇帝也不行。

葉落來到這個世間不久,不過充足的生活還是讓葉落很快的融入到了這個社會中。

對於這個社會的兇殘和法律的喪失,他都已經徹底的明白,從他斬殺雷霸天的那一箭開始,他就知道開弓沒有回頭箭,他不會放下自己手上的弓的。

「錘錘,小草我們走吧!為師帶你們去見你們的師兄。」葉落看到獅城感觸頗多,雖然獅城現在是一片風雨飄搖中,不過葉落的路還要走。

葉落帶著他的徒弟還有他的獸寵走下船。

踏在柔軟的沙地上,葉落的眼睛突然一眯,嘴角帶著一股外人看不懂的嘲笑。

「咻!」一隻穿雲箭從遠處射來,目標赫然是葉落等人。

「咻咻咻!」一隻只的箭如同一個個張翅的黑鳥,在天空中鋪蓋而成一片巨網,黑壓壓的一片朝著葉落一行人壓制而下。

「魚牙動手!」不過葉落早有準備,從第一隻箭飛出的那麼一瞬間,他就感覺到了四處一股波動的武力。

雖然很輕,不過葉落的命魂比起以前強大了太多,一點輕微的武力感知都逃不出他的命魂,這也是一個馴獸大師,雖然沒有強大的武力,不過總是能夠先一步的逃脫危險和刺殺,站在頂峰的原因。

魚牙一震,渾身的妖氣縱橫,如同一股黑色旋風一般。

妖風轉瞬間越來越大,以魚牙為中心,形成一個漩渦,而葉落等人就在漩渦中心,風卷難以侵襲到葉落他們的身體。

所以在魚牙施展開的妖風的保護中,葉落等人很安全。

妖風就像他的名字一般的詭異,一隻只的箭矢飛出被妖風捲入,然後以比剛開始更快的速度激射回去。

漫天箭雨從天而下,然後又原路返回。

「啊啊!」幾聲凄慘的吼叫從不遠處想起,那是剛剛射箭的人。

「妖孽送死。」從不遠處走出一個穿著鎧甲的將領,將領渾身雄壯無比,如同一隻大熊一般,不過手上確是輕巧無比,舞的是一把長槍。

長槍如同一條巨蛇,在妖風中狠辣的朝著魚牙的眼睛而去。

「魚牙散開妖風。」葉落在後面指揮魚牙戰鬥。

妖風沒有了魚牙的控制,如同一條失控的黑龍,裡面暗藏的箭矢和被妖風捲起的沙子,朝著四散擊去。

而那個長槍將領就是首當其衝。

「混蛋!」長槍將領暗罵一聲,也不得不退後,因為這些東西經過強大的轉速過後,釋放出來,雖然不大可能傷的了自己,不過等到自己被自己東西擋住以後,恐怕殺招就會而至。

「咔咔咔!」一群穿著整體戰甲的士兵從四處的船隻中跑出,原來這些士兵只是藏在船隻裡面。

「魚哥。當了將軍,你就不認識我這個小人物了。!」葉落輕笑一聲,從魚牙的身後走出,一臉嬉笑的看著滿臉錯愕的蠻魚。

「葉落怎麼會是你?」蠻魚張開了大嘴,滿臉的不敢想象。

撲到金主:親親老公,駕! 「我還想問你呢!你是這樣打招呼的,差點就栽到你的手裡面了。」葉落不滿的開口。

「怎麼會是你?不可能啊!」蠻魚還是不想相信。

「葉落你跟我來!我有事情和你說!」蠻魚語氣沉重的開口。臉上的表情很不好看。

葉落雖然感覺奇怪,不過有了上次蠻魚幫助自己隱瞞齊凡的時候,他就知道蠻魚是靠得住的,所以沒有多想,讓魚牙和鐵鎚他們在船下等后,就跟著蠻魚上了一個無人的大船。 看來即使有再好的項目和想法,也又是竹籃打水,空歡喜一場了。

安然反而安慰着我。

“周然,凡事都有一個過程。尤其是企業轉型,更加會有陣痛。你着手去辦你的事情吧!一個月之後,我在給你一份答卷。到時候你在決定做魚不做了。另外,替我多提醒一下海濤,他這個人做起事來,便什麼都忘記了。”

我着實羨慕安然和周海濤兩個人純潔的愛情,此刻顧琳就在我倆的跟前。我感覺跟顧琳離得很遠一樣,難道是艾麗不知不覺走進了我的心裏,佔領了一席之地。

安然見我和顧琳是這樣的一個情形,便藉故讓了出去。安然的這間電腦屋裏,便只剩下幾臺電腦和我跟顧琳兩個人。

“顧琳,好幾天不見了,你就沒有什麼話想說的嗎?”我問顧琳。

“你在外面奔波,我在家裏照顧老人,其實也挺好的。最近,我跟安然在搞網上銷售,雖然業務不是很多,但我感覺自己也有一份事情做了。要不然,我真的就成爲花瓶了。”顧琳低着頭,咬着嘴脣。聲音有一種弱弱的味道。

“顧琳,這只是你自己這麼認爲。你在我的心裏,始終是最美的。”我看着顧琳美麗的面孔,動情的說道。

“除了美之外呢?周然,我不是傻子,我在的你心裏的位置,有時候連謝染都趕不上。無論謝染如何傷害你,你都不會去計較。而我呢?”

顧琳說着,眼淚便流了下來。是的,謝染一次次的傷害我,我卻從來沒有對謝染怎麼樣去責怪。這一次由於我抽不開時間,居然還讓謝染將張小雨送了回來。

“顧琳,其實我對他始終心存感激。在我出獄後的那兩年裏,是謝染幫助我度過了難關。她甚至請了人照顧她的爺爺,卻親自來照顧我媽?這樣的恩情,我怎麼能夠輕易的忘記。”我有些傷感的說道。

“你既然對謝染念念不忘,那爲什麼不娶她呢?”顧琳的一句話將我噎住了。是我,我爲什麼不娶她呢?

我的骨子裏是一個傳統的人,不希望自己的女人跟任何男人有染。而謝染並沒有做到。他跟安軒,孫少,當然還有我不知道的男人好過。最終還有沒有逃過被拋棄的命運,現在終於有一個傻男人喜歡她了。我真的喜歡他們能夠早一點開花結果,結成眷屬。

“顧琳,我跟謝染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你也不要胡思亂想了,我永遠記得,我還在上初中的時候。那麼多人對我都嗤之以鼻,唯獨你對我是那麼的親近。從能那個時候起,我便曾暗暗發誓過,這輩子一定要和你在一起。”說這些話的時候,我的鼻子有些發酸。算起來也是陳年往事了,但回想起來,心裏卻有一種酸楚的味道。

“周然,其實那個時候。我也是一個孤獨的人。你爸爸因公殉職,還領了一大筆撫卹金。而我爸爸,被當成了毒梟,直接被打入了十八層地獄。我對艾麗爲什麼總有那麼一些感激之情,便是因爲她爲我爸爸平反了。我並不是覬覦那一大筆撫卹金,而是戴在我爸爸頭上的那頂毒梟的帽子終於被摘掉了。”顧琳跟我說起了以前的事情,也順帶說起了艾麗。她甚至覺得,艾麗比她更適合我。

我無法給出任何答案,因爲我現在自己心裏都是茫然的。在艾麗,顧琳還有周璐三個人當中,我已經不知道愛誰更多一些了。

“周然,我也知道你很忙。你去忙你的,無論你走多遠。你的身後總會有一個我默默的等着你的。我雖然不能爲你出謀劃策,保駕護航。但我可以爲你解決後顧之憂,讓你了無牽掛的在外面打拼。”

顧琳的話,讓我再一次陷入到了深深的內疚之中,看來我真的要做出一個選擇來了。不然,只會同時增加幾個人的痛苦。

唯獨投入到工作中,我纔會忘記這一切。我走了,去看了我媽和外公。他們的身體都很好。安然託她的同學,爲小雨找了一所質量很好的寄宿學校。之後,小雨真的揹着書包去上學了。

我開車往蓉城而去,警察署的王隊長突然給我打了一個電話,問我還記得陳媛的事情嗎?我怎麼不記得陳媛,有人栽贓陷害於我。結果陳媛將所有的罪責都攬在了她的身上。因此陳媛被判了刑拘三個月的拘留。

“記得,她有事嗎?”我問。

“經過我們多方的調查,徹底查清楚了。那起***的事件跟陳媛以及你沒有任何關係。我們打算恢復陳媛的自由,她卻死活不願意出獄。我們也瞭解她當初是爲了替你背鍋。所以請你來勸勸陳媛。當然,法院也會適當的給陳媛予以補償和精神補償費。”王隊長已經說得很明瞭了。

“那好吧!我馬上過來。”我答應着。陳媛的入獄,跟我有着絲絲縷縷的聯繫。我的心裏其實很內疚。猶自記得,在她跟孫少結婚的前一個晚上,她卻將潔白的身子給了我。

原來,此刻陳媛已經從蓉城監獄轉到了警察署。陳媛卻賴在警察署不願意走,甚至希望再多判她一段服刑的時間。

我見到了陳媛,她甚至還長胖了一些,只是比以前稍微黑了一點。

“陳媛,我是來接你的,你跟我回去吧!”我輕聲的說道。

“我憑什麼要出去?他們說抓我就抓我,卻放我就放我。難道就沒有一點說法,周然,你不用管我。你把我接回去,把我安置在哪裏?”

陳媛的話讓我愣住了。是啊!我接了陳媛回去,能收留她嗎?

“陳媛,我可以把你送到你爸爸那裏去呀!”我說。

“別跟我提他們了,自打我進來,他們沒有來看過我一次。我哥更是恨我恨得要死。若不是我,他們也不會得罪孫家,到現在還仰人鼻息。你走吧!我不會怪你的,我覺得在這裏面反而更舒坦一些,什麼都可以不想。”

陳媛執拗的看着我,我不知道怎麼去勸慰她。

“要不你先去我的公司,如果你想上班,我就給你安排一個工作。關於你名譽的事情,我會讓周律師全權代理,儘早的讓有關部門爲你恢復名譽和做出賠償的……” (今天繼續四更爆發,求推薦收藏給動力!還能求求幾個打賞不。。。)

「葉落你走吧!走的越遠越好,最好離開獅城,離開海之國。」一到船上蠻魚就一臉沉重的對著葉落開口。

「為什麼?蠻魚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你有什麼瞞著我?」感覺到蠻魚話語中那種沉重,葉落還是第一次看到蠻魚這樣一個漢子會這樣。

「四海府已經變了,變的我也已經不在認識了。你知道我為什麼會在這裡埋伏你嘛!我是聽從吳邊太子的族爺吳忘的命令在這裡等候外面回來的船隻進行滅殺的。」

「我沒想到竟然會是你,吳忘說你已經死在荒島上了,所以他只帶了吳邊少主回來。」蠻魚話語驚人。

「竟然這麼說的話?那麼要殺我的不是你,而是吳忘!」葉落低著頭,腦中在沉思。

「吳忘為什麼要殺我!」葉落難以理解。

自己和吳忘只是第一次相見而已,何以讓他下殺手,說他的目標不是自己,那麼為什麼他又要欺騙蠻魚說自己死了。

「現在獅城的情況怎麼樣?」葉落現在也迫切的想知道獅城到底是什麼樣子。

「獅城現在已經被吳忘掌控,現在吳忘正帶著一群人在追殺獅城城主的殘存部下,等到吳忘把獅城完全的掌握在手裡面的時候,下一步就是向附近的幾個城池下手了,獅城裡面現在如同人間地獄,民不聊生。」蠻魚嘆息不已。

繁華昌盛的獅城,面對戰火的侵襲也一樣沒有辦法逃脫破滅的局面。

「那麼四海候海無涯呢!難道他就眼睜睜的看著獅城這樣?」葉落不敢置信海無涯會是這樣人,他相信他父親的目光。

「侯爺死了。」蠻魚悲戚。「候爺被人暗殺了,太子現在正守著侯爺的屍體在四海府裡面披麻戴孝。。。」

「什麼?蠻魚你說的是真的?」葉落嘴張的大大的看著蠻魚。

他用一種詭異的目光看著蠻魚,從蠻魚的話裡面他感覺到了一股陰霾,如同有一張陰謀大網朝著整個海之國鋪蓋而來。

而使用這張網的人,必然會是吳邊這個名義上的吳國復興領袖。

「不?這個皇帝不能當!不然吳邊會成為千古罪人的。」雖然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一切的巧合彷彿都是有人在控制指引一般。

「蠻魚帶我去見吳邊!」葉落嚴肅的看著蠻魚。

他不知道蠻魚會不會幫自己這個忙!因為命令是讓他殺了自己,而蠻魚不僅沒對自己下手,還把隱秘都告訴了自己。

回去以後想必那個吳忘不會放過蠻魚的。

「好。我現在就帶你去四海府!」出乎葉落意料,蠻魚一口答應了下來。

讓鐵鎚和夏青青在一個固定地方等自己,留下命令如果出了什麼意外就不要管自己,直接去天武聖地以後,葉落動手跟著蠻魚的鋼鐵部隊往著四海府走去。

在路上葉落和蠻魚說起四海府哪有這個實力能夠佔領獅城。

不過蠻魚的回答讓葉落大吃一驚。

「一切都是因為吳邊的族爺吳忘引起的!吳忘自己取名為吳忘是讓他自己不要忘了吳國復興,所以吳忘是吳國復興的主導者之一。」

「吳忘為了復仇,很久以前就離開了吳邊和海無涯的身邊,後來吳忘拜入碧海聖地,從此了無影訊。」

「就在幾天前」

「吳忘從新回到四海府,唆使侯爺開戰復國大業,不過侯爺的父親曾經告訴侯爺海之國比起以前吳國做的更好,讓侯爺放下心中的復仇之念,甚至讓侯爺從此以後以海為姓!所以對於吳忘所說的復國之念,侯爺沒有同意。」

「直至後來吳忘和侯爺吵的很劇烈,甚至我在外面都能夠聽到,沒想到侯爺很快就被暗殺了,而吳忘卻說侯爺是被獅城城主暗殺的,所以族裡面在海無情父親海無意的統領下,群情激奮,開始了復國。」蠻魚面容嚴肅的告訴葉落。

「我總覺得這裡面不會那麼簡單!不過我又無能為力,我感覺我對不起侯爺對我的養育之恩,葉落你一定要查明真相!找出真兇為侯爺報仇。」蠻魚咬著牙齒目光炯炯看著葉落的開口。

「我會的。」葉落還曾記得第一次看到四海府海無涯的那一幕,那是一個如此霸氣泠然的英豪。

不過葉落更擔心的是吳邊,不知道他能不能夠接受這個大的打擊。

「守衛開門!我是蠻魚!」不多久葉落來到獅城的城牆底下。

看著獅城被一塊巨大的鐵門封住,葉落感慨獅城的城門已經很久沒有落下了,沒想到今日有落下的那麼一天。

蠻魚叫門,很快城牆上的護衛看清楚是蠻魚以後,幾十個士兵和將領拉起巨大的鐵鏈。

這塊鐵門至少有十萬公斤重,就算面對千軍萬馬也能毫無壓力的抵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