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大家給張票吧!!! 「哈哈哈……」見龍飛答應得痛快,瑞圖頓時一陣大笑:「都說龍飛大人素來煙酒不離手,號稱煙酒神仙,今日總算是能親眼得見了。」

Home - 未分類 - PS:大家給張票吧!!! 「哈哈哈……」見龍飛答應得痛快,瑞圖頓時一陣大笑:「都說龍飛大人素來煙酒不離手,號稱煙酒神仙,今日總算是能親眼得見了。」

龍飛苦笑一聲,心說,你丫堂堂總指揮,主神後期強者,怎麼整得好似三流小報八卦記者似的,小爺什麼時候有這稱號了,不過煙酒神仙這稱號還真是很貼切,至少洪荒中的煙酒是小爺我辛辛苦苦弄出來的不假。

「總指揮大人,請!」龍飛也懶得廢話,跟這杵著瞎吹還不如痛快點多喝兩杯。

「大人請!」瑞圖忙趕在龍飛前邊引路。

片刻后,一行人走進了統帥府的宴客廳。

「恭迎龍飛大人!」

龍飛一行剛一踏進宴客廳,頓時響起一陣整齊的恭迎聲。

「總指揮大人,您費心了!」龍飛頓了下,隨即對身前瑞圖笑道。

眼下在這偌大宴客廳中至少有上萬強者,其中大半是主神強者,少數也是領主強者中的佼佼者,這顯然是瑞圖精心安排的結果。

「龍飛大人您有所不知,這些可真不是在下安排的,他們全是自發前來。聽說大人您要過來,一個個都想親自瞻仰下大人您的風采!」瑞圖小心翼翼的說道,似乎生怕龍飛不高興。

「哈哈哈……沒想到洪荒竟然還有這麼多人想見見我,真是榮幸之至!」龍飛大笑道。

「大人謙虛了,人的名樹的影,想見大人的人多了去了,可不僅僅只有我們洪荒強者,恐怕另外三個宇宙也有大批人想一睹大人的風采,只可惜他們沒有那個福分!」瑞圖一邊笑道,一邊領著龍飛幾人往主坐走去。

下一刻,瑞圖領著龍飛一行五人走上了主坐。

「大家都坐吧!下面請我們敬仰的龍飛大人給我們講幾句!」待龍飛幾人坐定后,瑞圖趕忙招呼宴客廳中眾人入座,同時呼籲龍飛起身發表一下祝酒詞。

「好!」

「啪啪啪啪……」

一時間宴客廳中爆起雷鳴掌聲和叫好聲。

龍飛朝廳中眾人壓了壓手,隨後端起身前桌上的酒杯站起身,頓了頓緩緩道:「感謝各位的熱情款待,這杯酒我先干為敬!」話落,龍飛仰頭一飲而盡。

其實當龍飛踏進宴客廳看到座無虛席之時便知道逃不過這一「劫」,不過龍飛倒也不怵這種場面。

「好!」

頓時又是一陣叫好聲竄起。

隨即龍飛放下酒杯,壓了壓手,場中立時安靜了下來。

「在座的各位我基本都不認識,不過不要緊,我龍飛最喜歡交朋友。只是不知道在座的各位當中有多少人敢和我龍飛交朋友?我龍飛的為人和處境大家想必都清楚,做我龍飛的朋友真心不容易,我也不勉強各位。但話我撂這了,但凡願意跟我龍飛交朋友的,拿上你的酒杯過來跟我喝一杯。如若不敢,那就自便!」龍飛說著給自己的酒杯添滿,隨後接著道:「這第二杯,我敬那些敢和我龍飛交朋友的人!」說完,龍飛再次一飲而盡。

其實不光是龍飛,在場所有人心裡都清楚,大家之所以坐在這宴客廳里,給龍飛這個榮譽統帥接風不過是例行公事,親眼看看洪荒大名鼎鼎的屠夫那才是真。畢竟龍飛早已聲名遠播,一個能夠衝出重重圍剿的強者,旁人自然都想親眼見識一番。龍飛之所以說這樣一番不近人情的話,自然是不希望別人打攪自己喝酒的興緻。反正龍飛可不相信在場有什麼人敢和自己攀交情,雖然眼下自己和洪荒表面上已經和解,但明眼人心裡都門清,即便真的和解,那也絕非一朝一夕之事,別的不說,死在龍飛手上的洪荒強者不計其數,這筆糾纏不清的血債,絕非洪荒高層和龍飛隨便發個聲明就能平息的。所以這個時候大家做做表面功夫也就罷了,要真敢跟龍飛交朋友那真是找死,所以龍飛這番話下來,那些左右逢源之人心裡的那點小心思算是直接被掐死了。

……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宴客廳中此時僅僅只剩下龍飛一行以及總指揮瑞圖,其餘人等皆以散去。

近兩個時辰的宴會中,除了瑞圖以外,果然沒有任何人敢上前和龍飛套近乎。

「總指揮大人,今天這酒我也喝痛快了,非常感謝你的款待,如果沒有別的事我們也散了吧!」龍飛說著站起身來作勢要走。其實這兩個時辰來,雖然瑞圖一直笑顏作陪,但龍飛看得出來,他不過是強顏歡笑罷了,根本不用猜,龍飛心裡斷定他有事相求,這會眾人皆散,龍飛也不願在陪著耗下去。

「龍飛大人……」見龍飛要走,瑞圖頓時急了,慌忙起身,滿臉為難之色。

「總指揮大人還有事?」龍飛頓住身形,笑問道。

瑞圖猶豫片刻,隨即重重嘆了口氣:「龍飛大人,實不相瞞,在下有一事相求!」

龍飛呵呵一笑,轉而重新入座,心道,我看你丫再裝,不給你亮亮絕招,你丫就不知道小爺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老頭,早看出來你有事,有事你就說嘛,你不說我們怎麼會知道,藏著掖著可真沒勁啊!」小炮坐下后一臉得瑟的說道。

其實別看小炮等人平時好像沒心沒肺,但那是因為萬事有龍飛在前面頂著輪不到他們費心,可不代表幾人連察言觀色的能力都沒有。

「沒想到各位大人早就看出來了,在下慚愧!」瑞圖搖搖頭無奈道。

「瑞總指揮,你要再不說我們可就真走了啊!」龍飛苦笑道,實在受不了這種磨嘰的人。

「大人請慢,我說!我說!」瑞圖慌忙說道,生怕龍飛幾人真的揚長而去,籌措片刻后沉聲道:「龍飛大人,在下想求大人高抬貴手放過一人!」

「哦……是誰?」龍飛頓時來了興緻,實在想不出瑞圖為何人求情,不過龍飛自然不會輕易答應,至少得先知道對方是誰,畢竟有些人龍飛是不可能放過的。

見龍飛並沒有輕易應承,瑞圖咬咬牙道:「此人是我女婿,之前在洪荒有些地方得罪過大人,不過我保證他今後再不會給大人添麻煩,否則我必將親自將他綁了送予大人懲治。」

「老頭,你丫咋這麼磨嘰,你倒是說說他叫什麼名字啊,你女婿我們又不認得!」小炮鬱悶說道。

龍飛此時點上煙,望著瑞圖點點頭打了個眼色,示意他說具體點。

「說吧!但凡他的名字沒有在我必殺名單之上,我一定給你面子!」見瑞圖吞吞吐吐猶豫不決,龍飛只好先給他吃顆定心丸先。

「好!龍飛大人,我女婿他叫宇文霸,他曾經是霸天傭兵團團長。」瑞圖清楚,龍飛已經清晰給出了底線,繼續拖拉下去也沒有絲毫意義。

「宇文霸!」

龍飛和小炮相視笑道。

「老大,這宇文霸是誰啊?」猴子見龍飛和小炮表情怪異,不解問道。

「宇文家老祖,說了你也不知道!」小炮解釋道。

關於宇文霸當下也只有龍飛和小炮清楚,猴子,小白,白毛三人根本就沒有和宇文家打過交道,不清楚很正常。

「老頭,這宇文霸可不是什麼好鳥,這種人你也敢招他做女婿啊?」小炮對宇文家自然是沒有什麼好感,想當初在凡星位面龍果果和他妹妹月果果的遭遇還歷歷在目呢。

「哎!我也是沒辦法,膝下就一個女兒,也不知怎麼的偏偏就看上他了。不過我之前並不知道他和各位大人曾有過節,要是知道的話,我說什麼也不能招他為胥。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希望各位大人高抬貴手!」瑞圖狠狠嘆了口氣,一副悔不當初的樣子說道。

「宇文霸……果然有點意思!」龍飛托著下巴笑道,心裡感慨不已,暗道,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宇宙這麼大,竟然這樣也能碰上。

曾幾何時,宇文霸也算得上是龍飛頭號大敵,只是後來隨著龍飛實力突飛猛進,這宇文霸才漸漸淡出了龍飛的視線。今時今日龍飛還清楚記得,當初在沐府圍攻自己的勢力當中就有霸天傭兵團的人,雖然最後這些人一個都沒跑,但阿虎,啊塵,阿鳳的死確是他們一手造成的,這筆血債龍飛從未忘記。

「大人……」瑞圖此時可謂是坐立難安,看著龍飛臉上玩味的表情全然猜不出龍飛心裡在想些什麼,當下忍不住開了口,卻又不知怎麼說才合適。

龍飛回過神來,瞟了瑞圖一眼,笑道:「宇文霸可是我當年的頭號大敵,我早就想見見他,可惜一直沒有機會,勞煩總指揮大人叫他過來聚聚吧!」龍飛也確實很想見見這個當年不可一世的宇文霸,其實龍飛也不是不知道宇文霸長什麼樣子,只不過見過的僅僅是視頻圖像而已。

「龍飛大人,這……」瑞圖明顯有些遲疑,當下實在是吃不準龍飛到底什麼意思。

「老頭,你別磨磨蹭蹭的,難道我大哥要殺他,你還攔得住不成?」小炮不耐煩道。

「好吧!我這就去叫他過來!各位大人請稍等!」瑞圖應聲離去。

事實正如小炮所說,龍飛一旦鐵了心要殺人,那絕不是自己能擋住的,想明白了這個道理,瑞圖也就釋然了。 「大哥,沒想到這宇文霸還挺雞賊的,知道你來陣地,無處可逃了就讓他老丈人來求情,老大你不會真要放過他吧?」宇文霸的心思可謂讓小炮一語道破。WwW.

事實上小炮並沒有猜錯,宇文霸確實是近水樓台先得月,在瑞圖那得知龍飛要來洪荒陣地的消息后,宇文霸第一時間便向瑞圖吐露了當年與龍飛結下的梁子。宇文霸心裡很清楚,這是他唯一的生路,其實宇文霸心裡也早就斷絕了報復龍飛的念頭,當然,這與龍飛的實力不斷增長有直接關係。

「放他一馬也不是不可以,小炮你要學會把眼光放得長遠一點,有些人在適當的時候給一個機會,也許他會給你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對龍飛來說,殺不殺宇文霸其實已經沒有多大意義,因為雙方早已不在一個層面上,一條巨龍又何必一輩子記著一隻螞蟻曾經的冒犯呢?那豈不是失了身份?宇文霸對龍飛而言正是如此。

「記住了,大哥!」小炮點頭說道。

……

沒多久,瑞圖領著一個面容冷峻的中年人走進了宴客廳。

「各位大人,宇文霸帶到!」來到龍飛一行身前,瑞圖趕忙恭敬說道。

「宇文霸拜見各位大人!」宇文霸也趕忙躬身給龍飛一行見禮,眉宇間不敢有半分不敬。

龍飛點了點頭,揮揮手示意瑞圖和宇文霸入座,隨即望著宇文霸道:「宇文霸,還記得我們之間的仇怨是怎麼結下的嗎?」

「龍飛大人,這一切都怪小人當年偏聽偏信,放縱後人而起,望龍飛大人網開一面,小人願意接受任何懲罰!」宇文霸誠懇說道。

「你錯了!我龍飛殺了你的後人,那是因為他們欺人太甚,你恨我是理所當然,但我當時並不恨你!我與你之間的仇怨那是在沐府,我要沒記錯的話,當時你的霸天傭兵團也在圍攻我之列對吧?」龍飛站起身正色說道。

「是的,這是小人一生中最後悔的決定!」宇文霸也趕忙站起身應道。

「那一戰我失去了了三個好兄弟!這才是我們結怨的根本,你明白嗎?」龍飛嘆了口氣,想起此刻已被自己本源融合的阿虎,阿鳳,啊塵三人,龍飛就忍不住感到一陣內疚。

「千錯萬錯都是小人的錯,萬望龍飛大人給個機會,小人願意給大人當牛做馬,以彌補當年對大人的冒犯!」宇文霸慌忙懇求道。

龍飛護短那是出了名的,整個太宇宙所有人都清楚,能傷龍飛會贏得龍飛的尊重,但誰要敢傷害龍飛身邊的人,那就等著看龍飛發飆吧!在這點上宇文霸自然也清楚,當下可謂惶恐不已。

「當年在沐府圍攻我的人遠不止你霸天傭兵團,這個責任不能讓你一個人扛,不過他們都死了,你卻還活著!對他們來說這是不是有點不公平呢?」龍飛走到宇文霸身前沉聲說道。

「龍飛大人,人死不能復生,請您節哀順變!只要您願意放小婿宇文霸一馬,在下願意將珍藏多年的無尚至寶獻給大人!」見龍飛隱隱有怒氣上涌的趨勢,瑞圖慌忙說道。

「老傢伙,你說什麼呢?一件破爛就想換我三位大哥的命,未免也想得太美了吧!」小炮當即不屑應道。

在小炮看來,這天底下能稱之為無尚至寶的東西那簡直是鳳毛菱角,又豈會落入一名小小的主神手中,所以小炮是斷然不肯以這種代價輕易放過宇文霸的。

「大人誤會了,在下手上這件寶物確實是無尚至寶啊,若有半句虛言,任憑各位大人發落!」瑞圖臉色大變,生怕一言不和惹惱龍飛,當下慌忙辯解。

見瑞圖語氣懇切,龍飛五人忍不住齊齊對視一眼,個個眼中均流入出一股難以置信的神色。

「瑞總指揮,不是我們兄弟幾個不相信你,只是你也應該明白,這混沌宇宙中能稱之為無尚至寶的玩意可不多,你就這麼肯定你手上的東西是這品階嗎?」龍飛疑惑的打量著瑞圖說道。

雖然龍飛能夠斷定瑞圖沒有撒謊,但其實龍飛此刻也不確定瑞圖手上的寶物到底是不是真的無尚至寶,不是龍飛不相信主神強者能有如此際遇,只是這世上能稱之為無尚至寶的東西確實太少了,或許乾坤鎮魂戒算是一個,可瑞圖手上的寶物那就難說了,也許他僅僅是把一件無法鑒別的寶物誤當無尚至寶也說不定。

「龍飛大人,在下的修為和眼力確實很有限,如果是別的寶物,也許在下真有可能認錯,但這件東西我是絕對不會認錯的,它的的確確是件無尚至寶。實話告訴您吧,如果今天站在這的不是龍飛大人您,那就算殺了我全家,我也絕不會對外吐露有關這件寶物半個字!」見龍飛心存疑惑,瑞圖當下也豁出去了,乾脆把情況給挑明。

「哦!這和我有什麼關係呢?」龍飛不解問道,聽瑞圖的語氣,好似這件「無尚至寶」是專門為自己準備的,這點龍飛實在無法理解。

「對啊!這和我大哥有什麼關係?」小炮此時也忍不住疑惑道。

瑞圖長長吐出一口氣,稍稍整理了下思緒,隨即從容道:「各位大人,實不相瞞,這件寶物實在太耀眼。如若出世,定會引起一場血雨腥風,到時候不光是那些絕世強者,恐怕就連規則也得爭個頭破血流,所以在下一直不敢將它現世。如今有龍飛大人您在場,即便是規則也無法窺視我們之間的談話,我終於可以卸下這個包袱了!」瑞圖對龍飛身上所展現的領域早已領教,當下自是放心說出心裡的秘密。

「哦!既然如此,那就拿出來看看吧!如果這件寶物確實是無尚至寶的話,我和宇文霸之間的恩怨就此一筆勾銷,寶物依舊還屬於你!如果不是,後果你應該明白!我龍飛說一不二!」對於龍飛來說,不管什麼樣的寶物那都比不上自己兄弟的命,龍飛當下想要看到的僅僅是一份誠摯的態度。

「老頭,別磨蹭啊!浪費了我大哥的時間,代價你可付不起!」知道瑞圖是個磨嘰的人,小炮接話警告道。

瑞圖連連點頭,當即一邊分出神識往自己手中空間戒指探去,一邊懇切的望著對龍飛道:「龍飛大人,這件寶物您無論如何一定要收下,它不光是在下和小婿宇文霸的一點歉意,其實這件寶物也只有放在龍飛大人您手上才最合適,最安全,也不至於令它寶珠蒙塵。在下留著它不僅沒有絲毫用處,反而容易招惹殺身之禍!」

說話間,瑞圖已從戒指中掏出一個古樸的「小箱子」置於龍飛身前。

「這……」說話間,龍飛已蹲下身子仔細打量起眼前這古樸的「小箱子」。

只見這小箱子長三十公分寬十公分左右,所用材質不詳,表面上雕刻著密密麻麻類似文字的符號,整體看去既像排列整齊的古老文字又像某種陣法,總之龍飛從未見過如此玄妙精美的東西。一瞬間龍飛只感覺自己好似掉進了一個無盡的黑洞,黑洞中不斷有這種古老的文字從龍飛眼前劃過,這些古老文字似乎在傾訴著某種玄奧,但可惜的是,在這些古老的文字中,龍飛發現自己一個字也不認識。

「龍飛大人,這無尚至寶就在箱子里,您千萬別盯著這個箱子,它有一種莫名的魔力,能讓人深陷其中難以自拔,若沒有外力干擾或者意志力不夠堅定的話,甚至會迷失一生!」見龍飛死死盯著箱子,瑞圖趕忙開口打斷。

「嘶!」龍飛瞬間回過神來,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隨即望著瑞圖感激道:「謝謝瑞總指揮提醒!只是不知這箱子上的符號到底是些什麼?」龍飛當下也不敢在把視線停留在這神奇的箱子上,只好將好奇心寄託於瑞圖。

如果說龍飛之前對瑞圖擁有無尚至寶心存懷疑,那麼從現在開始,這股懷疑無疑已經降至冰點。雖然龍飛此刻還未見到箱子里的寶物,但僅就這個箱子本身已經讓龍飛大開眼界。試想,以龍飛的意志力尚且陷入其中難以自拔,那要是換做旁人的話,恐怕迷失一生絕非玩笑!

「大哥,這箱子太恐怖了,我就看了一眼,差點陷在裡面出不來!」

「我也是,老大你知道這箱子上的符號到底是什麼嗎?」

「俺從來沒見過這般神奇的東西,好詭異!」

「老大,這箱子上的符號我好像在哪見過!」

此時小炮等人也紛紛回過神來,個個心有餘悸的說道。

「回大人,這箱子上的符號在下也不清楚到底是什麼!」瑞圖恭敬說道。

「小白,你說你以前見過這種符號,真的嗎?」龍飛此時也顧不上理會瑞圖,一心只想知道這詭異的符號到底是什麼東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