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秀沉聲道:「每個王朝都有至尊坐鎮,詛咒之源十有**在至尊的掌控中,要想弄到手可不容易。」

Home - 未分類 - 天秀沉聲道:「每個王朝都有至尊坐鎮,詛咒之源十有**在至尊的掌控中,要想弄到手可不容易。」

戰帝淡然道:「這次朕打算閉關衝擊至尊境,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探聽清楚詛咒之源在誰的手中,到時朕自然會親自出手。」

天秀眸光一震,一縷溫柔閃現,關心道:「衝擊至尊可非小事,陛下可有把握?」

戰帝笑道:「你不用當心,朕得到了完整的《魔典》,等『不滅魔體』一成,至尊境將再不是難事。」

「戰魔沒有傳人,隨著他的消失,《魔典》算是失傳了,陛下是如何得到的?」

天秀的眼中儘是吃驚之色。

戰帝淡然道:「這個你無須關心,只要知道這次朕衝擊至尊有九成以上的幾率成功,不過耗費的時間難料,除了詛咒之源的事情你要操心外,幫朕守護二皇子的安危,希望在朕出關之時二皇子能夠安然無恙。」

天秀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不過她還是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戰帝消失了,大殿中只剩下天秀,她看著空空的皇座怔怔出神,良久幽幽一嘆。

……

對於一個重生之人來說,一直做嬰兒是件痛苦的事情,剛剛幾個月大別說走路了,就連坐起來都是一個問題。不過蕭戰現在的情況又有不同,擁有齋境天地靈根,前世所修鍊的肉身都還在,哪怕沒有修為,肉身的強度也堪比極品神器。

有了這麼強的肉身自然活動起來不會有什麼顧忌,摔跤對他來說跟沒事一樣。既然蕭戰前世的天賦技能全在,那麼「化形」的能力還在,變化一下肉身他還是能夠做到的。

天後這些天都在研究天魔變,她發現這門玄功實在是太難練了,哪怕僅僅第一層,以她圓滿境聖武的修為都能感覺其中的玄奧,她不敢想象自己能否練到大成。天後並沒有立馬跑去閉關,雖然她很想早一步踏足至尊,但相比起來還是兒子更重要,閉關修鍊完全可以等到兒子長大之後,反正幾十年的時間對於她來說轉眼即過。

蕭戰看著寸步不離的天後,忽然嘿嘿一笑,他的身體自主懸浮而起,飛到了她的面前。

「母后在想什麼?」

天後展顏一笑,對於蕭戰的舉動,她並未吃驚,在知道了他擁有前世的記憶之後她非常清楚,齋境讓自己的兒子輕易可以做到很多事情。伸手捏了捏粉嘟嘟的蕭戰,天後笑著感嘆道:「這『天魔變』不愧被譽為戰族最難攻克的玄功,僅僅第一次母后就感覺其中的玄奧處。」

「難嗎?」

蕭戰一臉的疑惑,他歪著頭像似在沉思,很快疑惑的道:「這『天魔變』很容易啊,孩兒感覺輕易就能練成。」

天後失笑道:「人小鬼大,路都不會走,就會夸夸其談了。」

蕭戰癟嘴道:「孩兒可沒騙母后。」

似乎被質疑了,蕭戰故作生氣狀,天後剛想安慰,就見他竟然修鍊起了「天魔變」,這讓她猛地一驚,「天魔變」的難練她深有體會,冒然修鍊走火入魔絕對會發生。可是還未等天後阻止,蕭戰體內的「天魔變」運轉得異常的順暢,用誇張來形容都不為過,一時間讓她驚訝得愣住了。

剛剛一運轉「天魔變」蕭戰就發現,再次修鍊就跟喝水似地,一切都水到渠成了,感覺他的身體早有了這種蛻變,只是沒有被開啟。

第一變僅僅十多個呼吸的時間就讓蕭戰練完了,蛻變很快發生了,令他驚喜的是自己的身體竟然長高了一截,這讓他異常的振奮,如果練到前世那個水準,那他豈不是可以長大成人了。

想到這裡,蕭戰那還忍得住,他迫不及待的開始了繼續修鍊。

「天魔變」有三個階段,僅僅發費了一天的時間,蕭戰就完成了第一階段的修鍊,這種速度比前世快太多了。結束了第一階段的修鍊,蕭戰的各項屬性暴漲了百倍,最重要的是他的個頭飛漲了,外邊看上去有一歲多了,下床走路不成問題了。

可以直立行走了,蕭戰心情異常的振奮,他決定一舉將「天魔變」練到第二變大成,意猶未盡的他還未來得及開始繼續修鍊,就發現戰帝不知何時也出現了,他不由詫異的道:「父皇何時來的?」

戰帝笑道:「早來了,只是龍兒修鍊太過投入,沒有發現而已。」

天後此時完全是一臉的震驚,蕭戰的修鍊全都看在了她的眼中,雖然一清二楚,但她仍是忍不住問道:「龍兒,你將『天魔變』練到第幾層了?」

蕭戰一臉輕鬆得道:「已將第一階段修鍊完了,這『天魔變』還真是好東西啊,孩兒一下子長高了這麼多,要是將第二階段的練成,豈不是就要成大人了。母后啊,您等等孩兒,結束了第二階段的修鍊后您定要帶孩兒出天后宮,整天們在屋子中悶死了。」

天後嘴角一陣抽搐,天魔變她研究了幾天了,就算是她要完成第一階段的修鍊怕也的要發費難以想象的時間。這倒不是說領悟不了,而是修為越強,每一次的蛻變耗時就越久,不過看著蕭戰僅僅發了一天的時間就將第一變搞定了,她仍然是覺得不可思議。

想到這裡,天後一把將蕭戰抱起,笑道:「修鍊之事不急於一時,應當將就循序漸進,這樣才能達到最佳效果。龍兒一天的蛻變,身體還髒兮兮的,母后帶你去沐浴吧。」

蕭戰眨著眼道:「真的是這樣嗎?」

天後笑容滿面道:「母后如今算是戰國數得著的高手了,自然是不會錯的了。」

「可是孩兒感覺要將第二階段的『天魔變』也不是很難,要完成修鍊用不了多少時間啊。」說話間蕭戰的臉上儘是天真。

天後張了張嘴,嘆息了一聲,她此時完全相信自己的兒子絕對是個曠世奇才,修鍊天魔變跟玩似地,讓她這個做母親的汗顏不已。

一旁的戰帝忽然道:「龍兒之所以修鍊如此順利,怕他前一世已經完全掌握了『天魔變』的精髓,現在再次修鍊才會如此順利。」

天後沒好氣道:「如果是你重生了,就算擁有前世的修鍊經驗,你有把握一瞬間將不滅魔體練成嘛?」

戰帝頓時語塞,他知道就算自己了解每一個修鍊細節,但重新修鍊怕是要耗費很長的時間,畢竟修鍊不是一蹴而就之事。

天後沒有理會戰帝,抱著蕭戰沐浴去了。

作為帝國皇后,不管做什麼排場都非常大,一個沐浴驚動了很多人。蕭戰也算是見過世面了,他沐浴的地方自然不是什麼浴池中,而是一個澡盆,服侍他沐浴的全都是絕色美女,不過她們中修為最低的都是齋武,最強的修為更是達到了聖境,這讓他很是震撼。

前世蕭戰身邊的齋武多達百萬計,但像現在一個小小的宮女都是齋武,整個天后宮,乃至整個戰國到底會有多少齋武,這個數量怕是絕對震撼人心。當然了,蕭戰的想法可能有些誇張,天後乃是戰國皇后,服侍她的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修為自然強,要是所有權歸家中都用齋武做丫鬟,那戰國豈不是已強大到了髮指的地步。

蕭戰的目光在這些宮女的身上來回掃過,她們的美麗自然是沒得說,一點也不比那百萬神女騎士的姿色差,而且她們都掌握了媚術,最差的都修鍊到了第四境,很是強大。

天後從始至終都含笑看著被一眾宮女服侍中的蕭戰,見他總是在宮女身上來回掃視,不由心生不可思議的感覺。

難道自己兒子現在就對女人動了心思了?

這麼一想天後雖然心中覺得不可思議,但她還是非常高興的,他們這一脈人丁單薄,在蕭戰出生后她就忙著給自己的寶貝兒子無色女人,這個妃子的人選一時半會兒還沒有確定,不過侍寢的宮女倒是預備了一大群。

天後的心思活絡起來,琢磨著是否給兒子安排侍寢的宮女,只是看著身體僅僅一歲多大小的蕭戰,她很快又否定了這個想法,現在還太早了,就算兒子有那個想法,身體也跟不上。不過天後轉念一想又覺得這根本不是問題,蕭戰僅僅一天就漲到了一歲大小,要是他將天魔變第二階段練成,說不定沒過幾天這個身體就發育過來了,到時在準備就有點遲了。

想到這裡,天後有了決定,看著一臉享受的蕭戰道:「龍兒,是不是覺得她們都很漂亮?」

婚路太深,顧先生放開我 突然冒出這麼一個問題,蕭戰倒也沒有往其他方面想,只是下意識的點頭道:「各位姐姐自然漂亮了。」

「喲!龍兒小小年紀竟然就知道女人漂亮了,看來母后得早作安排,挑選一些經驗豐富的月女做宮妃,教導龍兒做人的道理。」天後忽然笑意盈盈的開口了。

對於天後的話蕭戰沒有其它感覺,畢竟他現在是皇子,挑選宮女服侍他很正常,不過服侍著他沐浴的一群宮女全都噗嗤笑了起來。蕭戰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這些笑得很是曖昧的宮女,他一臉不解道:「諸位姐姐,母后的話有那麼好笑的嗎?」

一群宮女中唯一的聖武瞥了一眼笑意盈盈的天後,這才抿嘴笑道:「殿下可知月女是幹什麼的?」

蕭戰搖頭道:「第一次聽說,自然不知道呢?」

女聖武笑意盈盈道:「月女是九幽世界皇宮中的一種女官,她們的職責就是指導皇子與皇女了解男女之事,幫助皇子解決大婚前的生理需求。」

蕭戰瞠目結舌道:「母后,孩兒剛滿月,您是不是想得太遠了些。」

天後咯咯笑道:「遠嗎?龍兒都知道欣賞女人了,那就不遠了,母后給你先準備著,免得哪天你一不小心就長大了,晚上睡覺時連個解悶的漂亮姐姐都沒有。」

聞言,蕭戰一臉的無語,這皇室的啟蒙教育未免太超前了,幸好哥們重生來的,不會還真要被嚇住不可。 更新時間:13-02-24

天後是個雷厲風行的人,既然說要給蕭戰準備宮妃,那套就不會拖泥帶水。蕭戰沐完浴,天後剛剛讓他品嘗了一番戰族女人的甘美.乳汁后,就打算去給他挑選宮妃。

蕭戰翻著白眼道:「母后,您用不著如此心急的。」

天後微微笑道:「給我兒選妃,這事豈能不急。」

蕭戰無語道:「孩兒才剛剛滿月,您就忙著選妃,孩兒一時半會兒也用不著啊。」

天後笑語嫣然道:「這有何關係,她們一時半會兒無法教導龍兒做人的道理,不過卻可先做奶娘,反正她們留在月宮閑著也是閑著。」

蕭戰眨了眨眼,忽然道:「母后,這個月宮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天後笑道:「月宮是專門調教月女的地方,每隔一段時間月宮的主管就會去全國各地挑選資質出眾的女子回來,經過專門的培訓,她們就能成為月女。」

蕭戰很是好奇道:「這些月女既然都是指導皇子男女之事,並供其解決生理需求的女官,這樣每隔一段時間就去全國挑選是不是太過浪費了?」

「浪費?」

天後奇道:「龍兒為何如此說?」

蕭戰眨著眼睛道:「咱們戰國的皇子一隻手都能數過來,怕也就孩兒跟大哥了,培養這麼多月女不是浪費是什麼。」

天後點頭道:「龍兒這麼一說倒還真是浪費了,咱們這一脈人丁稀薄,滿打滿算也就三個男的,偌大一個後宮這麼多的女人瞅著,我這個做皇后的應該想出個法子來才行。」

蕭戰呵呵笑道:「母后的擔心純屬多餘。」|

「為何?」

天後有些好奇的看著蕭戰。

蕭戰笑呵呵的道:「這有什麼好想的,父皇乃是整個後宮之主,這宮中的女人自然全都屬於父皇了。雖然父皇人單勢孤,要同時讓這麼多宮女嬪妃的快樂很難,但父皇有的是時間,每個女人總是能夠輪到的。」

天後聞言臉色一冷,哼道:「他敢。」

看著一臉殺氣的天後,蕭戰好奇道:「母后,父皇不會只獨愛你一人吧?」

天後哼道:「他有了母后一人足矣,其他女人想都別想。」

蕭戰咂舌道:「真沒看出來父皇看上去那位威武的一個人,竟然懼內。對了,母后啊,什麼是懼內啊?」

天後身處兩個玉指在蕭戰的臉頰上輕輕一擰,嗔道:「人小鬼大,要是讓你父皇聽到了,看他怎麼收拾你。」

蕭戰咯咯笑道:「母后最疼孩兒了,父皇絕對不敢收拾孩兒。」

聞言,天後咯咯笑了起來。

蕭戰忽然道:「母后,既然宮裡的女人用不著,難道今後都要留給大哥繼承嗎?」

天後一愣,很快她眸光閃爍了記下,才笑道:「由於一直沒有子嗣,你大哥差不多有萬年沒有從月宮中挑選女人了。龍兒放心好了,母后定會給你從月宮中挑來最好的月女。」

蕭戰眼珠子咕嚕一轉,很快搖頭道:「不用了,孩兒打算自己去挑。」

天後故作生氣道:「難道龍兒還不相信母后的眼光?」

蕭戰嘻嘻笑道:「怎麼會兒,孩兒只是好奇想要去看一看而已。」

「龍兒果然長大了,看來母后給你挑選月女是對的。」

天後並未反對蕭戰的提議,很快將他抱起出了天后宮,浩浩蕩蕩的向著月宮而去。

月宮處在帝宮深處,有著天後開道,自然暢通無阻,初次進入帝宮,蕭戰算是開了眼界。一眼望去,就如在天后宮看到的一樣,修為最低的都是齋武,最強大的莫過於皇宮禁衛,青一色的聖武,讓蕭戰震撼得久久無語。

這些禁衛到底有多強,蕭戰現在根本看不出來,不過他認為這些人絕對不會是普通的聖武,用有戰族的血脈,每一尊聖武肯定遠超同階武者。

月宮只是一個專供皇子月女的地方,並沒有什麼強大的守衛,迎接天後的都是些絕色女子。蕭戰整個過程中都待在了天後的懷中,他一眼望去目光瞬間就落在了月宮的主管身上,就算是已經閱女無數了,仍是忍不住心中產生了驚艷。

這個女人絕對是個尤物,她整個人就彷彿是y邪與**的力量匯聚而成,只要看上她一眼就會沉陷其中,再難自拔。

蕭戰的心神瞬間被攝住了,他心中佔有的**如熾如燒,他發誓要得到這個女人。

天後神色如常,擺手道:「月仙,今天本宮來這裡是給二皇子挑選月女的,你去將最出色的都挑出來,待會兒二皇子要親自挑選。」

月仙應聲道:「奴婢遵命。」

然而她還未起身,蕭戰忽然道:「母后,不用挑了,孩兒就要她。」

蕭戰伸手指著月仙,眼中的佔有**毫不掩飾。

月仙明顯一愣,這個時候她才正式大量蕭戰,僅僅一眼她的美目就亮了,單論媚術就算是天後都要遠不及她,她一瞬間發現了別人沒有看到的秘密。

蕭戰雖然重生了,但是他那奉獻的能力完整的保留了下來,雖然現在他還年幼,但是體質是假不了的。月仙僅僅一瞥就發現了蕭戰的體質的獨特,這樣的男人只要是修鍊媚術的女人就難以抗拒,哪怕兩人修為相差懸殊,她也忍不住怦然心動。

天後愕然看向蕭戰道:「她可是月宮主管,可不是什麼月女。」

蕭戰霸道的道:「孩兒不管,就要她了。」

天後的目光落在了月仙的身上,嘴角一抹微笑綻放,很快她點頭道:「她就她唄,只要龍兒喜歡就行。不過母后要挑選她的繼任者可就有些麻煩了,龍兒還真是給母后出了個不小的難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