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品馨暗暗的看了一眼默不作聲的宮燕歌,低聲說道:“爸,不用了,我給奶奶請了保姆,而且每隔兩三天我就會回……”

Home - 未分類 - 唐品馨暗暗的看了一眼默不作聲的宮燕歌,低聲說道:“爸,不用了,我給奶奶請了保姆,而且每隔兩三天我就會回……”

“品馨,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你每天都那麼多事情要忙,還要分心照顧奶奶,不如把她交給我來照顧,現在你爸不在了,就讓我這個兒子盡點孝心吧。”容裕霆說得很真誠。

“這……”唐品馨猶豫着,畢竟容園裏還有宮燕歌,她怕她會不高興。 容陌川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說道:“我媽也同意了,她還特地吩咐管家給奶奶收拾了一間房間和準備好日常用品。”

聞言,唐品馨看向宮燕歌的目光劃過了驚訝與感動。

宮燕歌感應到唐品馨在看自己,她有些不自在的拿起杯子喝茶來掩飾真實的情緒。

自從自己看好的紀晴與白晶晶先後出事後,她也慢慢接受了事實,自己看人的眼光不行。

唐品馨也許不是十全十美,但,本性善良,對長輩也孝順。

她雖然還沒做到完全接受唐品馨,但,態度也改善了許多,溫和了許多。

“謝謝媽。”唐品馨感動道謝,她看出了宮燕歌的讓步,心裏抑止不住的劃過興奮,比中了大獎還要開心。

“不必謝我,你奶奶對裕霆有恩,對她盡孝是應該的。”宮燕歌淡淡回了一句。

“馨兒,你就讓奶奶暫時到容園裏住吧,我怕她一個人住不安全。”容陌川的話帶着暗示,他知道唐品馨聽得懂的。

唐品馨轉頭與他對視,她明白他的擔憂,爲了奶奶的安全,她點了點頭,說:“那就有勞爸媽替我照顧奶奶了。”

“一家人這麼客氣就見外了。”容裕霆故意拉下臉,老生常談,又扯到催生的話題了。

“你們兩個呀,別老顧着工作,把懷孕的大事給我提上來。”

一說到這個話題,唐品馨不由露出了幾分尷尬。

她倒是想懷呀,可是懷不上怎麼辦?

“爸,彆着急,我跟品馨還沒過夠二人世界呢。”容陌川解圍。

“皇帝不急太監急。”宮燕歌低聲嘀咕了一句。

“哎,老太婆,你什麼時候跟他們同一陣線了?”容裕霆一臉詫異。

“我一直都跟兒子同一陣線。”

“謝謝媽的支持!”容陌川親暱的摟過宮燕歌的肩膀,好看的脣角微微揚起,目光暗暗看向唐品馨,與她對視而笑。

宮燕歌的態度明顯在改變,對於他們是大好的消息。

一頓飯下來,氣氛還算融洽。

飯後,容裕霆與宮燕歌先回容園了,容陌川與唐品馨先把沈素心送回家,才帶着宋美珠回家收拾了一些衣服,一起去容園。

而保姆王姐依然住在奶奶家裏,他們會照舊支付工資。

這一晚,容陌川與唐品馨都在容園過夜,第二天一早,才趕回公司上班。

九點正,每週的例會正常召開。

每個分公司輪流着彙報工作,而容陌川也像往常一樣一針見血的點評與建議。

會議開到一半時,容陌川放在桌面的手機屏幕亮了起來,上邊跳躍出一串號碼。

他伸手把電話掛斷,在會議不聽電話是他的習慣。

但,對方似乎有急事,又打了過來。

容陌川的眉頭蹙了起來,電話是他派到唐氏公司工作的監督員何力。

他拿起了電話,放到耳邊。

“說。”

“……”

不知道對方說了些什麼,容陌川的眸光一冷,似蒙上了一層冰霜。

“好,我知道了。”他淡淡的應了一聲,神情酷酷的,沒有一絲多餘的表情,讓人猜不透他的喜怒。

掛了電話後,他薄脣輕啓吐出兩個字:“繼續。”

剛剛彙報到一半的高層點了點頭,繼續彙報。

唐品馨暗暗的瞅着容陌川,正巧他的目光也看了過來,夫妻倆暗暗對視着。

一衆高層也忍不住偷偷打量着容陌川酷酷的樣子,暗自猜測電話的內容。

半個小時後,會議結束。

“品馨,安勁,進來我辦公室。”容陌川在經過唐品馨與安勁的位置時,低聲吩咐了一聲。

唐品馨起身,心裏也猜測到一定與剛纔的電話有關,她與安勁跟着容陌川一起去了總裁辦公室。

衆高層也陸續離開了,寬敞空曠的會議室裏,只留下肖風肖雪兄妹了。

“哥,你說容陌川把唐品馨跟安勁都叫進了辦公室裏,會說些什麼呢?”肖雪八卦的低聲問道。

肖風陰陰的笑了笑纔回答:“估計是有麻煩了,最近唐品馨孃家那邊一團亂。”

肖雪也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笑容,撇着嘴說道:“可不是嘛,昨天他們還把唐家那老不死送到了容園。”

“哥,你不是說風耀威被抓後,你頭領做了大哥,我們要不要趁亂打容陌川一個措手不及?”

“噓,這話別在這裏說。”肖風連忙警惕的制止了肖雪,他還隱藏着另一個身份,就是蒼鷹幫裏的一個小小的頭目。

“彆着急,時機未到。”他又壓着聲音寬慰肖雪。

這時,一個清潔工推着小車走了進來,開始收拾桌面上的杯子。

“走吧。”肖風起身,與肖雪一起離開會議室。

另一邊,總裁辦公室。

“你說什麼?方曼放出了股權?她想賣掉公司?”唐品馨驚詫得眼睛都瞪大了幾分。

方曼的舉動更印證了心裏有鬼。

“不行,一定要阻止她,公司是我爸一生的心血,不能讓她毀了。”

“總裁,我們要不要趁機吸納她的股權?”安勁問道。

“不能讓她拿到錢,你去操控着局勢,誰想收購唐氏的股權,你就出手抨擊對方公司的股市,我倒想看看誰敢與我們容裕作對。”

“是。”安勁點頭。

“陌川,我想回去唐氏工作,你之前不是投資了一億進去了,算下來我們也算是股東了。”唐品馨沉吟了許久,突然提出。

“不行,我不能讓你涉身危險中,狗被逼急了還會跳牆,一個人被逼得走投無路的話,什麼事情都能幹得出來的。”容陌川立即反對。

但,唐品馨也非常堅持。

“我不能眼睜睜的看着方曼把我爸的公司敗掉,就算她手裏的股權沒人敢收購,但,公司的運營一旦斷了,也會落敗。”

“我會派人過去看着。”

“陌川,我求你了,只有我去了,才能讓方曼心服口服。”唐品馨連撒嬌都用上了,見容陌川依然不肯鬆口,她又說道:“你可以派人保護我。”

“總裁,我覺得讓二少奶奶去唐氏是個不錯的主意,一來能穩定員工的心,二來也能讓方曼亂了方寸。”安勁思考過後投出了贊成票。 容陌川擡眼定定的看着唐品馨。

其實他明白唐品馨的心情,如果換作是他站在她那個位置,也會不顧一切的護住父親耗盡心血創下了公司。

更何況現在有了唐品揚的消息,所以更不能讓唐氏公司分崩離析。

許久後,他凌厲的眼神柔和了下來,沉聲問道:“你真的決定去?”

“嗯。”唐品馨堅定點頭。

“好,但,你要答應我,手機不能關機,無論去哪裏,一定要讓承若跟着,上洗手間也要讓他守在門口。”

“我答應你。”

“今天你把這邊的工作交待一下,明天就去唐氏找何力。”

“嗯。”

“你先回去工作吧。”

“嗯。”唐品馨淡淡的應了一聲,走出了總裁辦公室。

待門關上後,容陌川又問安勁:“唐品揚的事情查得怎麼樣了?”

“還在查,現在蒼鷹幫亂糟糟的,分成了好幾個幫派,而且自從風耀威入獄後,風黎也失蹤了,想查唐品揚的下落不是那麼容易。”安勁眉頭頗苦惱的蹙起。

“風黎失蹤了?那楚非同呢?”容陌川深邃的眸子閃過一絲訝異,但,僅僅是一閃而過,很快恢復了一貫的平靜。

其實可以猜想得到,風黎本來就單純,完全不像黑道上的女人,一直以來都生活在父親的羽翼下,現在風耀威這棵大樹突然倒了,誰還會顧忌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頭。

只是,他很好奇那個對風黎一直很照顧很寵溺的楚非同,此時的動靜與去向。

“我聽說風耀威出事後,他的心腹就把風黎送到日本躲避了,楚非同被冤枉成出賣風耀威的叛徒,現在很多人在追殺他,不知道他躲去了哪裏,也不知道他是生是死。”

聞言,容陌川陷入了沉默,本以爲可以找風黎問問唐品揚的下落的,卻沒想到現在連她也失蹤了。

“這樣吧,我找一下方學禮,看他能不能安排我跟風耀威見個面?”容陌川沉吟了許久,決定還是問一下當事人。

“這樣也好,畢竟沒有人比風耀威更清楚。”安勁點頭贊成。

容陌川說做就做,拿起電話撥打了方學禮的手機號碼。

“喂,方局,方便說話嗎?”

“方便,容二少怎麼會突然給我電話了?找我有事?”方學禮不多廢話。

“確實有事,我想跟風耀威見一下面,問他一點東西,不知可以嗎?”容陌川也直接進入主題。

“這個……”方學禮猶疑了起來,沉默了好一會兒,他才又說:“這個恐怕有些困難,風耀威是重犯,連家屬也不允許探見。”

“要不你代我問問,問他二十一年前,他老婆下葬那天,是不是在墓園裏收養了一個五歲的男孩?”

“二少,不是我不幫你,我現在在外地工作,估計要一個星期後才能回來,這樣吧,我安排一下,讓你跟風耀威通個電話。”

“好,謝謝方局了。”

“什麼話,二少平時也幫我不少,咱倆互相幫忙,就別說客套話了。”

“嗯,不說客套話,就等你回來,咱兄弟倆好好聚聚,喝一杯怎麼樣?”

“這個可以有,哈哈……”方學禮爽朗的笑了兩聲後,又說:“老弟,等我安排好了再讓人通知你,你稍安勿躁,靜心等待,這個事情有些麻煩的。”

“好,那我就靜候老兄你佳音了。”

掛了電話後,容陌川再度陷入了思考。

“安勁,唐品揚的事情繼續調查,不要鬆懈,但,現在先把方曼這個麻煩給解決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