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妖邪生物太強大,四十多個神臟秘境四重天與五重天的修士在其面前如同割草般被擊殺,單從這點就能看出來,其手段足以與神紋秘境的強者的爭鋒,

Home - 未分類 - 這個妖邪生物太強大,四十多個神臟秘境四重天與五重天的修士在其面前如同割草般被擊殺,單從這點就能看出來,其手段足以與神紋秘境的強者的爭鋒,

「怎麼辦,難道我真的要葬身在妖邪生物的手中,被它掀開頭蓋骨吸食腦·漿嗎,」

楚楓心中焦急,同時也在快速思考如何才能解決目前面臨的危機,

他並不怕死,自小便經歷了那麼多艱險困苦,對於死亡的真的沒有什麼恐懼了,可是他還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有太深的牽挂,怎麼能就這樣死去,讓愛著自己的娘親與晴雪她們傷心難過,

「不,我絕對不可以就這樣死去,我是太初真龍體,寄託了太多人的希望,不能讓他們失望,」楚楓一邊向著透射光芒的四方狂奔,一邊在心中對自己大聲說道,

就在他苦思解決危機的辦法時,腦海中靈光一閃,充滿焦急的眼中突然綻放出璀璨的光芒,

「哧啦,」

這時候,一隻慘白枯瘦的鬼手貫穿長空,漆黑尖長與沾滿血液的指甲割裂了空間,帶著一股森冷的寒氣快速抓來,直逼楚楓的天靈蓋,

楚楓驟然轉身面對妖邪生物,同時身體往後仰,與地面呈四十五度傾斜,雙腳貼著地面快速往後飛退十餘米,險險避過了這一爪,

妖邪生物見面前這個人類竟然避過了自己的一爪,眼中露出驚訝的神色,身形一閃往前逼近,同時再次探手抓了過去,

這個時候,楚楓穩住了身形,他的丹田綻放璀璨的神芒,一盞白玉人面青燈飛了出來,其上神紋繚繞,符篆閃爍,燈芯突然燃起了青色的燈火,

頓時,一股道家正氣瀰漫開來,快速籠罩了四方,

青燈輕輕搖曳,如豆的青色燈火明滅不定,但搖動時掃除的光芒卻熾盛得刺眼,如絕世神芒般洞穿了虛空,「噗」的一聲穿透了妖邪生物抓來的手掌,其傷口上「哧」的冒起陣陣青煙,

「吼,,」

妖邪生物發出瘋狂的咆哮,滿頭長發飛舞,青面獠牙的臉看起來越加的猙獰了,那雙漆黑如墨的眸子瞬間變得血紅,閃爍兇殘與暴戾的光芒,

它打出伸出左手並指點向右手掌上的傷口,在其上不斷烙印下詭異的紋絡,傷口竟然在緩緩癒合,

見到這樣的情況,楚楓毫不猶豫,「唰」的消失在原地,沖向鐘聲傳來的地方,也就是有光芒綻放的那片地域,

同時,楚楓溝通體內百零八個大穴中儲存的生命精氣,以此來補充先前催動人面白玉青燈消耗的神能,

「你跑不了……」

楚楓的海中響起森冷而無情的聲音,他知道那是妖邪生物在以神念傳音,

看著妖邪生物越來越近,楚楓心思急轉,境界相差太多,即便是催動人面白玉青燈也沒有辦法對付這個傢伙,

想來想去,楚楓體內的神能與血氣同時沸騰了起來,他運轉催動青燈的口訣,將神能與血氣不斷灌輸道青燈內,

「嗡,,」

青燈搖曳,四方空間都顫鳴了起來,但是卻沒有掃除青色的神芒,它在楚楓的頭頂上空輕輕搖動,如豆的燈火跳動著,彷彿隨時都會被風吹滅,

可是,如豆的一點燈火卻始終長明著,搖動的時候散發出純正的道家氣息,如同洪流般湧向追來的妖邪生物,

燈火內像是有尊道人盤坐其中,傳出輕微的誦經聲,立時讓窮追不捨的妖邪發出痛苦的咆哮聲,它雙手抱著頭,雙眼血光爆射,猙獰的面孔都扭曲了起來,更加的可怖了,但是速度卻因此而減慢了不少,

「此方法果然有用,」

楚楓心中大喜,總算是看到了希望,

催動青燈無法與妖邪生物爭鋒,但是不已攻擊的方式來抵擋,催動其中的道家正氣,卻能壓制妖邪的邪惡陰氣,

這個是極好的機會,楚楓半點都不敢耽擱,以最快的速度沖向鐘聲傳來的地方,

催動人面白玉青燈需要消耗大量的神能與血氣,若不是百零八個大穴中儲存了海量的精氣可以為身體續航,他早就已經沒有力氣奔跑了,

時間是非常寶貴的,不能有絲毫的耽擱,否則一旦神能與血氣不足以催動青燈的時候,妖邪生物便有可能在他還沒有達到那片地域的時候而追到身後,

奔逃了數十里,楚楓已經氣喘吁吁,一直催動青燈維持著壓制妖邪生物的效果,神能精氣與生命血氣已經消耗到了極致,

體內百零八個大穴中儲存的精氣也幾乎要消耗光了,他已經無法再催動青燈了,若繼續強行催動,恐怕連逃走的力氣都將失去,到時候必死無疑,

青燈上的燈火熄滅,「唰」的回到了楚楓的體內,失去道家正氣的壓制,被遠遠拉開距離的妖邪生物頓時發出驚天動地的咆哮聲,滾滾音波如驚雷乍響,震得四方湧起道道氣浪,十方空間嗡嗡鳴響,

感受著這種威勢與聲音中兇殘暴戾,楚楓知道妖邪生物因為自己催動青燈的緣故早已陷入了暴怒中,一旦被其追上肯定死得比那些修士更加凄慘,

好在先前因為青燈的壓制,妖邪生物的速度減慢了很多,使得楚楓與它之間的距離拉開了足足數百米,想要在片刻間追上來是絕對不可能的,如此便也給楚楓不小的逃生空間,

「唰,」

妖邪生物連連閃動,他的身體拉起一串長長的,呈直線的虛影,真的如同瞬移般不斷向著楚楓逼近,

楚楓將百零八個大穴中儲存的所有精氣全都用來補充虧空的身體,以最快的速度奔向遠處,

不多時,前方的光芒越來越亮了,一座恢宏雄偉的寺廟出現在視線中古意滄桑,有無量金光在綻放,瀰漫出濃烈的佛性氣息,

前方的寺廟讓楚楓再次看到了希望,佛道氣息恰好就是妖邪的剋星,只要進入寺廟,多半就能絕處逢生,

只是,寺廟還有些距離,想要在進入寺廟前不給妖邪生物追上,這是眼下的一個難題,

一百米、八十米、六十米、五十米……

妖邪生物的速度越來越快了,青面獠牙的臉變得十分扭曲,非常的猙獰可怖,顯然在這種佛道氣息下,它正承受著巨大的痛苦,可是卻不願意放棄擊殺楚楓的機會,

「尼瑪,到了這個地步還想要殺我,」楚楓不禁爆粗口,想來自己與妖邪生物無冤無仇,對方竟然不惜承受佛道氣息的剋制依舊窮追不捨,

「人類,你的鮮血很特別,今日我取定了,」

妖邪生物的聲音又一次在楚楓的腦海中響起,至此他才算明白了這傢伙為何一直對自己窮追不捨,原來是想要自己的真龍神血,

三十米,

「哧啦,」

慘白枯瘦的鬼手當空抓來,瞬間就來到了楚楓的頭頂上空,一下子覆蓋方圓十餘米,漆黑尖長的指甲也變得有數米那麼長,無比瘮人,

濃烈的森寒氣息將楚楓徹底籠罩,這種冰冷的氣息鑽入了體內,滲透到了骨子裡,彷彿連血液都要被凍僵了似的,

「當,,」

在這最危險的時刻,寺廟內突然傳出悠長宏大的鐘聲,整個寺廟上空浮現出金色的佛道卍字經文,

鐘聲響徹天地,震動乾坤,濃烈的佛道氣息鋪天蓋地而來,

「啊,,」

妖邪生物突然發出凄厲的尖叫聲,那隻將楚楓覆蓋的鬼爪頓時縮了回去,雙手抱著頭顱痛苦厲叫,

趁此時機,楚楓如疾風般沖向佛光透射的寺廟,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便靠近寺廟不足千米了,

鐘聲消失,妖邪生物的臉依舊扭曲,承受著佛道氣息的剋制,但它依舊瘋狂追了下來,

只是,它與楚楓的距離已經被拉開了數百米,想要追上已經不可能,

片刻后,楚楓便來到了石廟的大門前,轉身看向滿臉猙獰可怖,瘋狂追來的妖邪生物,他不禁咧嘴笑了起來,順便伸出食指勾了勾,做出挑釁的動作,使得妖邪生物仰天厲吼不斷,卻也只能眼睜睜看著他瀟洒地邁步走進石廟中,

「喂,那傢伙,你不是想要小爺的太初真龍神血嗎,」楚楓站在寺廟的大門內,面向遠處的妖邪生物,並指劃破了手掌,紫金色的血液立時溢了出來,道:「你看看這是什麼,」

楚楓將劃破的手掌伸到嘴邊,舔了舔自己的紫金血液,滿臉享受的表情,笑道:「果真是美味,我還是第一次知道我的血液竟然如瓊漿玉液般甘甜可口,只可惜了,你已錯失良機,恐怕永遠都享受不到,沒有那個口福了,」說完,他還故作嘆息地搖了搖頭,好像很為妖邪生物感到遺憾的樣子,

「吼,,」

妖邪生物氣得暴走,發出驚天動地的咆哮,兩隻兇狠與殘忍的眼睛爆射血光,以元神波動傳音到楚楓的腦海中,

「可惡的人類,除非你在這座寺廟中躲一輩子,否則你絕對逃不過我的手掌心,你的血液遲早都是我的,我會在外面等著你,就不信你能永遠不出來,」

「是嗎,」楚楓轉頭看了看四周,地上不滿了灰塵,可是強上與建築物上卻是纖塵不染,他的臉上露出了笑容,道:「偌大的寺廟,金光無量,佛性深厚,神聖莊嚴,能在這裡修鍊也是一種機緣,你就慢慢等著吧,就怕我出來的時候,你沒有本事取走我的血液,」

說完,楚楓不再理會妖邪生物,邁步向著寺廟裡面走去,

先前他觀察了這裡,地面上布滿了塵埃,沒有半點足跡,這證明他是第一個來到這裡的人,此前還沒有人來此,

那麼在這樣一個不凡的寺廟中,或許能得到什麼驚人的東西,再者,這裡佛性深厚,可以很快讓人與天地合一,進入奇妙的修鍊狀態,

偌實在沒有辦法,花些時間在這裡修鍊也是不錯的,所以他並不擔心那個妖邪生物守在外面,也不相信那個傢伙真的能守在外面一輩子,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古寺莊嚴神聖,卻也透著一股神秘,

楚楓來到寺內,感受到深刻的佛道氣機與濃烈的佛韻在流轉,

這座古剎不知到存在多長的歲月了,建築物上都有歲月的氣息在流淌,佛光普照,照亮古寺,使得這裡金碧輝煌,不是奢華之感,而是一種神聖,

楚楓仔細打量著四周的場景,廟宇中有諸多的大殿與僧房,分佈在寺內的左右,正中央是一條古舊的青石大道,通向寺廟的大雄寶殿,

臨近大雄寶殿的地方有條傾斜向上的階梯,足足有九十九步,階梯的青石上竟然纖塵不染,但卻讓人感覺古意滄桑,其上流淌著久遠的氣息,

階梯的兩邊各有一排石雕的僧人,雙手合十豎於胸前,寶相莊嚴,態度虔誠,

九十九步階梯,每步階梯的兩端都有一名石雕的僧人,加起來共有一百九十八之多,

楚楓順著青石大道往前走,逐漸接近青石階梯,心中莫名有種奇異的感覺,這種感覺很奇特,無端端從心裡冒了出來,但正當他仔細去感受時,卻發現那種感覺如迷霧般漂浮不定,

「嗡嘛呢叭……」

就在楚楓來到青石階梯前的時候,整座寺廟中突然響起了誦經聲,像是有數百上千的僧人在念誦佛經,虛空中有秘密麻麻的金色佛篆浮現了出來,

一個個金色的佛道卍字沉浮,卍字的四周繚繞著許多的如蝌蚪般的佛篆,晦澀難明,佛韻高深,剎那間讓楚楓感到心中一片寧靜,心中的執著似乎都在這一刻放下了,

「佛韻高深,佛道深遠,佛門廣開,大慈大悲,普渡眾生,阿彌陀佛,」

輕緩而虔誠的聲音自楚楓的口中緩緩響起,他整個人都氣質大變,單手屬於胸前,彷彿在剎那間生具慧根,看破紅塵萬丈,化內心無窮執念與苦厄,在普照的佛光下超脫了似的,

「小哥哥,」這時候,小漓兒離開伴生青銅鐘離開了楚楓的身體,出現在他的肩頭上,伸出白嫩嫩的小手在他的眼前晃呀晃,

「小哥哥,你快醒來呀,你不要被度化呀,」小漓兒很緊張也很焦急,抱著楚楓的脖子,附在他的耳邊大聲喊,

然而,楚楓仿若未聞,他的神情非常的虔誠,單手合十,靜靜看著階梯前方那座雄偉神聖的大雄寶殿,眼睛與內心都純凈得沒有絲毫雜質,

他的腦後甚至浮現出了一輪淡淡的光圈,若不是頭上生著濃密的黑髮,此刻的他看起來真的像是一個聞佛道而看破紅塵的僧侶,

不管小漓兒如何呼喚,楚楓始終都平靜地看著那座大雄寶殿,臉上逐漸露出懺悔的神色,口中竟然念起了經文,

「小哥哥,你不要被度化呀,嗚嗚……」

小漓兒哭了起來,粉雕玉琢的精緻小臉上滿是淚水,她的眉心浮現出仙紋圖案,綻放璀璨的光芒,一種難言的道韻瀰漫開來,

「當,,」

楚楓體內的伴生青銅鐘突然傳出悠悠鐘聲,剎那間這片天地中的時空彷彿逆轉了起來,這裡的一切似乎都在逆著時空長河而行,回到了無盡久遠的年代,

同時,一種莫名的意志湧入楚楓的識海,滲透到他的元神內,九大神靈古篆立時閃爍了起來,他的額頭突然綻放出縷縷仙光,平靜的眸子中精光爆閃,瞬間從先前的那種狀態中清醒了過來,

楚楓臉色大變,清醒過來后,腦海中浮現出先前的一幕幕,頓時覺得背脊發涼,雙鬢都浸出了冷汗,

「我竟然差點被這古剎內的佛韻所度化,」看著空中沉浮的卍字與蝌蚪般的佛道經文,楚楓仍然心有餘悸,剛才所經歷的實在是太驚險了,

「小哥哥,你醒了,終於清醒來,嗚嗚,嚇死漓兒了,」小漓兒帶著淚痕,可臉上卻綻放出爛漫的笑容,

看著她又哭又笑的模樣,楚楓心中充滿了溫馨與感動,伸手捏了捏她的小鼻子,道:「哥哥沒事了,漓兒又救了哥哥一次,你真是哥哥的福音,」

「小哥哥,這墓中的古剎好奇怪,這裡早就沒有僧人了,而且都不知道過了多少萬年,可是這些的佛道氣韻卻聚而不散,看來曾經肯定有個很強的和尚在這裡修行過呢,」

「是很奇怪,古剎不知道多少萬年了,僅憑其中殘存的佛韻便能只知不覺將人度化,這種佛道手段真是驚人,」楚楓變得警惕了起來,時刻堅守心神,順著階梯往上走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