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諾靜靜佇立,面無表情,他的相貌看起來並不出眾,可是卻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一頭紫色的長發披散在肩,有些粗獷的臉龐留有些許鬍渣,一雙眼睛仿若刺骨寒冰,深邃中透著冰冷。

Home - 未分類 - 雷諾靜靜佇立,面無表情,他的相貌看起來並不出眾,可是卻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一頭紫色的長發披散在肩,有些粗獷的臉龐留有些許鬍渣,一雙眼睛仿若刺骨寒冰,深邃中透著冰冷。

他穿著一身黑色戰衣,衣袍寬大,高大的身材挺拔而立。僅僅是隨意的佇立著,卻彷彿一頭散發著無盡威嚴的林中凶獸,欲擇人而噬。

場外的諸多觀眾都將熱切的目光投向菱形光幕中的雷諾,一些懷春少女更是面露痴色,激動不已,尖叫聲不斷。

對於這些懵懂少女來說,雷諾實力強大,擁有諸多榮耀光環加身,不僅身為斯巴達城年輕一輩的第一強者,而其家族勢力在克魯克公國當中也是聲名赫赫。

雖然相貌普通了一點,但其霸氣絕倫的氣勢卻是讓這些懷春少女心折不已,簡直就是夢境中的王子。

斯巴達城的許多貴族小姐與閨蜜私下談論最多的也是雷諾,甚至茶餘飯後都常常掛在嘴旁。

對於外界的瘋狂喧囂雷諾充耳不聞,神色平靜的立於角斗場中,靜待比賽開始。

「小傢伙們,希望你們的興奮能夠一直持續到挑戰賽結束吧。」

望著這些滿臉躍躍欲試,充滿興奮與鬥志的參賽者們,肖恩嘴角掀起一絲冷笑的弧度,心中暗自嘲諷。旋即他視線若有若無的掃視了一眼場中靜立的雷諾,眼神中微露出讚許之色。

見時候也差不多了,人已全部到齊。肖恩飄浮在空中的身體向下降落,直至離地十幾丈才重新停滯在半空當中,角斗場中所有參賽者的視線全部聚集在了他的身上。

肖恩俯視著眾人,一隻蒼白的眼睛給人以無盡的壓力,他露出潔白的牙齒微笑著,右手緩緩抬至半空,在無數道炙熱的目光中猛地揮下。

「第一輪挑戰賽,正式開始!」

威嚴的聲音通過二級魔法廣域傳音響徹整個角斗場。

轟!

所有觀眾席位上的人群全部熱血沸騰了,他們吶喊著各自所支持的參賽選手的名字,尖叫著,興奮地舞動著雙手,這一刻,所有人都歇斯底里了。

步天看著喧囂聲震天的整個角斗場,望著那些激動地忘乎所以的人群,這種讓人血脈噴張的氣氛,簡直比前世的世界盃來襲還要令人激動。

在這裡,人們崇尚的就是武力,追求的就是強大,他們為之吶喊、瘋狂。

「砰」「砰」「砰」砰」

地面一陣震顫,似有諸多重物落地的撞擊聲響起,只見角斗場周圍緊閉的漆黑大門此時已然開啟,一尊尊宛如遠古巨人般的煉金傀儡邁動著沉重的腳步緩緩走出。

觀眾席位上的人群傳來一陣驚呼。

這些龐然大物身高普遍達到兩丈開外,全身包裹在厚實的金屬鎧甲下,宛如鋼鐵巨獸。它們的雙手中握有樣式不一的巨大武器,每踏出一步都會引得地面震動,灰塵瀰漫。

這些恐怖的傢伙看上去動作笨拙,它們排在一起緩緩向參賽者接近,陽光灑在它們身上,反射出一連片的燦燦金光。

步天眼尖的注意到,在這些龐然大物中似乎有些許看起來不同的煉金傀儡。它們體型相對較小,只有一丈多一點,且全身覆蓋的金屬鎧甲也略有不同。

大多數兩丈開外的煉金傀儡,其鎧甲顏色是金色的,而這些體型較小的煉金傀儡,它們的鎧甲顏色卻是銀色。步天猜測,這或許就是低階2級的強大傀儡了。

此時所有的參賽者都下意識的聚在一起,他們不自覺的向著雷諾所在的方位靠攏著。

雷諾面色平靜,並沒有什麼反應,似乎也在靜觀其變,不願莽撞出手。

看著場中一排排的煉金傀儡,步天心中也逐漸產生了一點壓力。

他對煉金傀儡很了解,別看這些體型龐大的傢伙似乎動作笨拙,可一旦戰鬥開始,恐怕各個都變得矯健如猴。特別是低階2級的煉金傀儡,其靈敏程度比大多數低階1級的武者都要強。

像這類煉金傀儡都是造價驚人,一尊實力達到低階1級的傀儡,其製造所花費的資金要達到十幾枚金卡爾那麼多,而更強大的低階2級傀儡自然更為昂貴。

聖光學院一次拿出這麼多的傀儡,8輪比賽下來,大多數煉金傀儡都要報廢,恐怕損失的資金要達到近萬枚金卡爾了,其手筆不可謂不大。

不過這看似很大的花銷,其實聖光學院也並沒有虧損多少。

比如這資格挑戰賽,每一名參賽者的報名費用都需要10枚銀卡爾,八千多人下來,也有八百多金卡爾了。

而像角斗場的觀眾席位也是一筆很大的收入,雖然要和角斗場對半平分。但僅僅普通的觀眾席位,就需要繳納50枚銀卡爾,至於更高級的觀看台,則是需要繳納10枚金卡爾的高價。

換算下來,其實羊毛還是出在羊身上,聖光學院並沒有花費太多的資金,就完成了學員招收的計劃,還使得學院的名氣再次上漲。

「嘩」

陡然傳來的轟鳴將步天的思緒拉回,他視線向菱形光幕中看去。

此時戰鬥已經展開,一**的武者三五成群的將煉金傀儡包圍,把這些龐大的傢伙一一分隔開來,而有實力強大的武者乾脆組成團隊,包攬了三四個煉金傀儡。

「鐺」

一名身材高大的武者,猛然將手中的寬大戰刀斬在了包圍中的一尊煉金傀儡身上,戰刀與傀儡身軀交接處爆發出一連串的火花,一道金鐵交擊的響聲刺人耳膜。

似是經受不住手中的反震之力,這名武者踉蹌後退。唿地一聲,一個被金屬包裹的龐大手掌猛抽了過來,帶起霍霍風聲,高大武者面色大變,急忙想要閃避。

「嘭」

根本就避之不及,高大武者彷彿皮球一般被抽飛了出去,口中血箭狂噴而出,重重的摔倒在地擦出一條長長的痕迹。

看其受傷的程度,恐怕已與下一場挑戰賽無緣了。

像這樣凄慘的一幕在角斗場中的各處角落時有發生,至今還沒有一尊煉金傀儡被人擊碎倒下的。

唯一引起所有人注意的便是雷諾,這個傢伙果然不是一般的強大,竟然一個人就單挑一尊低階2級的煉金傀儡。

他一頭紫色的長發隨風舞動,神情淡然,動作瀟洒至極,彷如閑庭信步一般遊走在體型龐大的煉金傀儡身旁。

似乎能夠預先知道傀儡每次的攻擊之處,雷諾每一次看似莫名其妙的踏步,總能夠妙到毫巔的避過煉金傀儡的凌厲攻擊,然後毫不客氣的對著煉金傀儡的胸膛處給予狠狠一擊。

不過是空手擊出,卻彷彿重鎚怒砸而下,將煉金傀儡厚實的金屬鎧甲擊得塌陷下去。

而看其頻繁而又兇猛的攻勢,估計這尊煉金傀儡是堅持不了多久就會被擊敗了。

「鐺」

又是一聲刺耳的金鐵交擊聲,雷諾右拳突然爆發出一團赤紅光芒,彷彿是燃起了熊熊大火,攜著燎原之勢狂暴的擊在煉金傀儡的胸膛處。

一陣金屬扭曲的嘎吱聲響起,煉金傀儡胸膛處的銀色鎧甲竟被這狂暴的一拳轟碎,隱隱可見胸膛正中閃爍發光的能量核心。

然而便在此時,煉金傀儡手中的巨大長劍攜著呼嘯的破風聲猛襲向雷諾,劍光霍霍,這一擊迅猛至極,因為極速產生的破風聲甚至有些音爆的趨勢。

剛剛才發出攻勢的雷諾此時正是舊力剛去,新力未生之際,他的拳頭仍舊貼在煉金傀儡的胸膛之上,身體離煉金傀儡不過一步之遙,幾乎難以閃避開這突襲而至的攻擊,下一刻即將被巨劍斬成兩截。

場外看到這驚險一幕的觀眾幾乎全部都驚呼出聲,一些早已對雷諾芳心暗許的少女幾乎剎那間臉色蒼白,尖叫出聲,一顆心揪得緊緊的,花容失色。

「哼!」

嘴角一撇,雷諾對劈至身前的巨劍不閃不避,緊貼煉金傀儡胸膛的右拳紅芒大放,空氣都微微震顫,猛地一拳狠狠砸出。

彷彿平地捲起一股風暴,沙塵漫天,一聲清脆的玻璃破裂聲響起,煉金傀儡怒斬而來的巨劍也緊隨其後落在雷諾的身體之上,場外的少女幾乎全部用手遮住了眼睛,尖聲驚叫了起來。 「鈧」

一聲沉悶至極的金屬敲擊聲陡然響起。

巨大的金屬長劍重重的斬在了雷諾的身體上,眾人想象中雷諾被巨劍斬成兩截的場景並未出現。

透過菱形光幕,可以清晰看見這聲勢浩大的一擊的確是劈在了雷諾的身體之上。

那股龐大而凌厲的力道將他的衣衫擊破成碎布,他的身軀被這股巨力撞擊得略顯躬起,甚至連腳下的地面都承受不住衝擊之力,龜裂出一條條裂痕。

然而雷諾的身體彷彿是鐵打的一般,沒有被直接切成兩半,反而發出了一種金屬撞擊的響聲,這完全出乎了眾人的意料。

雷諾並沒有出事,許多少女緊揪著的一顆心得到了放鬆,旋即她們睜大了眼睛一臉的好奇之色。在一番仔細觀察下,很多人便發現了原因所在。

透過雷諾碎成布條的衣衫,眾人才發現他的背上竟然背負著一柄黑鞘長刀。之前在其寬大的衣袍遮掩下,沒有人發覺到這柄長刀的存在,如今衣袍破碎,雷諾從開戰到現在都未曾動用的秘密武器也顯現在所有人面前。

步天此刻也是頗有些意外,雖然他猜測到雷諾一定有著某些秘密底牌,卻沒有想到對方的底牌竟然是一柄長刀。

看對方剛剛空手而戰,舉重若輕、進退瀟洒的模樣,步天還以為雷諾是位拳腳高手呢。

連刀都未出,便空手擊敗一尊低階2級的煉金傀儡,這個傢伙,還不是一般的強悍呀。

步天現在也是感覺到了一絲壓力,不過在這股壓力下,他整個人都有些興奮了起來,狹長的雙眼閃過一絲強烈的鬥志。

對手即便強大,他也不是省油的燈,豈會甘於人后。

雷諾此時的右臂已經深入煉金傀儡的胸膛大半,其胸膛部位原本還閃爍發光的能量核心,現今已被這兇猛的一拳轟成了碎片,一些如同玻璃渣般的碎片緩緩從洞穿的胸口處中掉落下來,落在地上堆積成沙。

煉金傀儡那兇悍的一劍雖然被雷諾以背上的長刀硬抗了下來,可其攻勢當中蘊含的磅礴力道卻不是那麼好抗下的,此時他的嘴角也溢出了一絲鮮血,顯然是受了一些傷。

雷諾將右手從煉金傀儡的胸膛中抽出,這台傀儡已經報廢,綁在傀儡腦袋上的兩根煉金繩索也顯現了出來。

在煉金傀儡龐大身軀倒下的瞬間,雷諾右手一撫,綁在傀儡腦袋上的兩根煉金繩索已經出現在他的手中。

場外的觀眾經過這短暫的沉默,如同爆發一般歡呼了起來,他們口中大聲呼喊著雷諾的名字,臉上激動得通紅一片。

這是第一尊被擊敗的煉金傀儡,而且是以一人之力擊敗的低階2級的強大傀儡,所有人都被雷諾的神勇征服了。

沸騰一片的吶喊聲充斥著整片角斗場的各個角落。一些人口中都在驚嘆連連。

「這雷諾真是強大呀,聽說他今年才剛到22歲,真是天才啊……」

「那是,這可是我們斯巴達城年輕一輩的第一強者,那可不是浪得虛名的。」

「雷諾大哥好帥啊,他如果喜歡上我,就算是給他做妾我都願意……」

「我去,就你,還想做人家妾?你是沒長腦子,還是腦子長霉了?做我的小妾還差不多。」

「你給老娘提鞋都不配!」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挑戰賽進行的如火如荼,每一名參賽者都打出了真火。

他們中大多數人都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不會拿到什麼好名次的,但他們是武者,武者驕傲的武道之心不允許退縮。

這也是許多參賽者明知道自身的實力低微,卻仍然選擇參加挑戰賽的原因。

武者不畏懼挑戰,畏懼的是沒有挑戰,在變強的道路上失去了繼續前進的方向,而參加資格挑戰賽就是一場很好的歷練。

在資格挑戰賽中經過了一番歷練,不僅可以收穫許多戰鬥中體悟的經驗,令自身實力再進一步。更有可能因為表現出彩被許多大勢力注意到,成為被招攬的對象,能被其他人認可,這也是一種名氣與實力的象徵。

雷諾此時也是戰到酣處,手中長刀已經拔出了鞘,狹長的刀身筆直而下,沒有一絲弧度,形狀仿若一柄劍,可這卻的的確確是一把刀。因為它並沒有劍尖,這是一把少見的直刀,類似於步天前世中某小國的武士刀。

手中提刀而戰的雷諾氣勢驚人,**著上身,彷彿一陣旋風般橫掃戰場。

他的身法速度迅捷至極,手中長刀狂舞而出,形成道道光刃蓮花,往往刀光卷向一尊煉金傀儡不過片刻的功夫就將其擊敗。

場中也曾有一些心懷不軌之人將念頭打到了雷諾的身上,他們聚集在一起,想要合力擊敗雷諾,搶走其手中數量頗多的煉金繩索,可惜他們的包圍圈還未形成就被雷諾看出了端倪。

對於這些膽敢將想法打到自己身上的傢伙,雷諾沒有絲毫客氣,他迂迴的利用周圍的煉金傀儡擾亂對方的攻勢。

一旦對方攻勢中出現破綻,雷諾就會抓住時機發動雷霆攻勢,動作一氣呵成,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一場大戰,四五名參賽者身死當場,其他人若不是看情形不對及早抱頭棄權了,估計也要血染當場。

一個小時很快便過去了。第一輪挑戰賽即將結束。

肖恩的身形飛至角斗場上空,他的眼神環顧四周,一股龐大的威壓覆蓋整片角斗場。

所有人在這股浩瀚氣息下都不自覺的停止了手中的動作,便是剩餘還未倒下的煉金傀儡也似是得到了什麼指令一般,停止了攻擊。

「時間已到,第一輪挑戰賽結束。」

肖恩浩大的聲音緩緩擴散,觀眾席位上的人群也自覺的噤聲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