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采兒不屑,只是瞪了這傢伙一眼,霎時讓周遭看戲的人驚駭的一幕出現了。看上去跟鐵塔壯漢一般的男子在沒有任何人觸碰的情況下,竟然一泄如注,他是一名半步大圓滿境的強者,那勁頭就跟水龍頭似地,褲襠都差點射穿了一個洞。

Home - 未分類 - 嬴采兒不屑,只是瞪了這傢伙一眼,霎時讓周遭看戲的人驚駭的一幕出現了。看上去跟鐵塔壯漢一般的男子在沒有任何人觸碰的情況下,竟然一泄如注,他是一名半步大圓滿境的強者,那勁頭就跟水龍頭似地,褲襠都差點射穿了一個洞。

鐵塔壯漢臉色慘變,一種奇異的感覺掌控著他的身體,讓他想要將自己小命都一道噴出去。鐵塔壯漢那還不明白,眼前這個女人絕對是恐怖的媚術高手,他一腳踢在了鐵板上。

跑!

鐵塔壯漢只想有多遠躲多遠,可是他驚恐的發現,自己全身的力量似乎都被射出去了,雙腳感覺已經失去了所有的知覺,整個人在瑟瑟發抖,鐵塔壯漢強行調動自身的力量,可是根本沒用,以前如臂使指的力量也在跟著傾瀉而出。

忽然,一個妖嬈的身影出現在鐵塔壯漢身邊,纖纖玉手按在了他的身上,一股媚術的力量將其包裹,嘗試將破入他體內的力量清楚。

無效!

「咦?」

妖嬈女郎很是驚訝的看向嬴采兒,蹙眉道:「你這似乎不是媚術?」

嬴采兒不屑的看著想要插手的妖嬈女郎,淡然道:「這就是媚術,難道你沒有聽說過食指化境界嘛。」

「實質化?」

妖嬈女郎的眼中閃過驚容,她無法看出嬴采兒的真實修為,只得凝聲道:「今天我們苑主特邀魔熊族,熊剛公子正是魔熊族的代表,剛剛熊剛公子如果有得罪的地方,我在這裡替他道歉。」

「魔熊族很了不起嗎?」

嬴采兒很是不屑,她初來蠻荒,除了知道戰族,怕是什麼也不會知道,自然不會去在意了。

「哪裡來的女人,竟然敢小視我們魔熊族?」

忽然一道粗野的聲音響起,很快整個媚狐苑都猛地一震,這並不是遭受了攻擊,而是彷彿有一隻大腳落在地上,那巨大的體重讓整個媚狐苑都在震動。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一個方向,那是一名高達三米的巨漢,體型足足是先前鐵塔辦壯漢的一倍,一股半步大圓滿境極致境的力量從他的身體中散發而出,不由讓整個媚狐苑的豪客都露出了駭異的神色。

「天!熊爆這個傢伙怎麼來了!」

「哈!媚狐苑的女人有難了,這傢伙喜歡將女人殺了,然後活生生果脯,簡直太殘暴了!」

熊爆的雙目睜如銅鈴,嗜血的笑容在他的臉上綻放,盯著嬴采兒他的眼中閃爍著y邪的光芒。

「女人,你很好!我能感到你體內的y邪之欲強得可怕,臣服我胯下吧,我能讓你享受到做女人最極致的快樂!」

熊爆嘴角y邪的笑容愈發的燦爛,說話間他還對著嬴采兒做了一個擼的動作,只讓他那高高舉起的旗幟駭人之極。

高三米,強壯的嚇人的身體,自然造就了熊爆遠超常人的尺寸,媚狐苑大多以狐族的女人為主,個個貌美如花不說,對性有著超乎常人的嗜好,她們從來不掩飾自己,豪放起來讓無數男人都要汗顏。蕭戰引起的衝突新來了無數好事男人圍觀的同時,也將媚香苑的女人引來了,看到熊爆那高揚的旗幟,一個個美麗的狐女都雙目放光,呼吸急促,要不是這傢伙凶名實在是太過可怕,說不定已有狐女不顧一切衝上來。雖然熊爆的凶名鎮住了這些春心蕩漾的狐女,但卻阻止不了她們起鬨,整個媚狐苑大廳中可以清晰聽到無數狐女高喊乾死她。

瘋狂!

這是蕭戰見過最不可思議的場所,目光掃了一眼打聽,他暗自搖頭,這叫熊爆的傢伙身體的確強橫,已經達到了半步大圓滿的極致,只要機緣來了,說不定這個傢伙瞬間就能達到大圓滿境。

只是蕭戰的心中充滿了不屑,身體強並不代表碰到嬴采兒這等曠世妖婦有半點勝算,就算她只有半步大圓滿境的修為,這個熊爆也絕對只有吞得連渣都不剩的命運。蕭戰太清楚嬴采兒的厲害了,只要進去了,你連殺她的念頭都不會有,唯一能做的就是活塞運動,一直快樂到死。

熊爆的身體的確是強壯,可惜嬴采兒的眼中閃過一絲不屑,如果她的修為還是半步大圓滿境,或許會對這個傢伙感興趣,因為這種男人是大補藥,也許吃上一次,修為就能晉陞到大圓滿境。

現在?

嬴采兒嘴角泛起一個不屑的弧度,除了相公這等奇男子讓她有上的衝動外,其他人她連興趣都提不起來。嬴采兒的心中閃過殺機,她早就發過誓,為了蕭戰要守婦道,誰敢勾引她,誰就得去死。

「熊爆退下!」

就在嬴采兒打算故技重施,讓熊爆也來一個一泄如注時,一道冷喝突然想起。

「大人!」

一名白衣似雪,身段惹火的身影出現在熊爆身邊,淡淡的目光一掃,雄壯如山的熊爆立時就像一個溫馴的小綿羊,所有的氣勢都沒有了,而且這傢伙的眼中露出了恐懼之色,就像似見了鬼似地,恨不得掉頭就跑,可有不敢動彈分毫。

身段妖嬈,臉蛋媚得讓任何男人都要發狂,尤其那勾魂的眼眸,雖然很冷,可男人就是忍不住心中有股邪火在燃燒,不知不覺就錦旗高揚。

尤物!

這是所有人的第一反應,似乎恨不得為她做任何事情。

然而,相比其他男人的躍躍欲試,熊爆嚇得臉都綠了,因為他知道眼前這個漂亮得一塌糊塗的傢伙有多恐怖。他以前還是很羨慕那些長得漂亮的小白臉的,不過在遇到這傢伙后他再也沒有這樣的感覺了,他非常慶幸自己生了這麼一張有個性的臉。

男人!

蕭戰一眼就看出來,不過這不是最重要的,因為他在看到這個漂亮的男人時候,一種熟悉的感覺油然而生,他的腦中幾乎是數秒后浮現出一個人的名字跟身影來。

盛玉清!

這是一個非常久遠的名字,久的讓蕭戰都快將他給忘了,可是當他看到這個漂亮的男人再度出現的時候,他渾身汗毛都立起來了。

該死!

這死人妖怎麼在這裡?

蕭戰有種不好的預感,當年這盛玉清對他一見鍾情,可是差點將他嚇死,難道在這個年代還要讓他在遇到一次? 蕭戰這個時候多麼希望自己沒有來這個y狐城,沒有走進這個叫媚狐苑的妓院,那他就不會遇到一個長得更盛玉清如此神似的人妖。

碰上了盛玉清,蕭戰這個時候那還會去考慮y蠶女,這個人妖的修為非常的恐怖,絕對達到了大圓滿境巔峰,除非將師兄叫出來,或者讓辛玉仙使用境界增幅,不然根本就不是這人妖的對手。

人妖不可怕,就怕人妖對你一見傾心。

既然惹不起那自然就繞道走,蕭戰剛想扭頭就走,沒想到盛玉清那雙勾魂的媚眼就朝他看過來,幾乎是下意識的兩人的目光對撞虛空。

靠!

嚇死人了!

蕭戰看到盛玉清眼中異彩連閃,一種叫做驚艷的情緒在瘋狂燃燒,很快就化為了一股想要將他焚燒殆盡的衝動。

就知道會這樣,蕭戰心中鬱悶到極點,必然發生的事情還是發生了,似乎不會以個人意志為轉移,他現在唯一能夠期望的就是這個死人妖不要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

盛玉清的臉上綻放出愉悅的笑容,簡直嫵媚到極點,在場哪怕之情的男人都要骨頭酥掉,當然這人絕對不會包括蕭戰。

盛玉清看著蕭戰笑道:「剛這些不知死活的傢伙衝撞了三位,為了表示歉意玉狐宮往後免費對三位開放,適時玉清會送上賠罪禮物。」

蕭戰輕咳一聲道:「賠罪什麼的就不用了,又不是你們媚狐苑的錯,我們來這裡是尋求刺激的,不想被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打擾。」

蕭戰可不想跟這個盛玉清糾纏,對於他所謂的禮物一點興趣都沒有,只要他今後不再出現,就謝天謝地了。

盛玉清挑眉,隨即點頭道:「那就不打攪三位了。」

目送蕭戰三人離去,盛玉清這才一臉冰冷的看著熊爆,冷哼道:「要不是這次你們代表的是魔熊族,本座絕不會出手救你們。」

盛玉清手一扶躺在地上抽搐著的熊剛落在他的手中,「黛眉」蹙了蹙,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之色,他認出這絕對是媚術實質化的能力,那個女人比他想要的還要厲害。盛玉清清楚,初位大圓滿不算什麼,但一尊達到媚術實質化的初位大圓滿就非常可怕了,就算是他這等修為也不一定能夠奈何的了對方。

霸道的力量破掌而出,盛玉清的辦法非常簡單,就是直接將實質化力量驅除。很快熊剛如泉涌的狼狽消失了,整個人瘦得跟皮包骨的他一臉的恐懼。

盛玉清根本沒有理會這傢伙,只是冷冷的看著熊爆道:「真是不知死活,媚術到了實質化的大圓滿境女人豈是你能夠碰的。」

熊爆眼中閃過一絲駭然,他明白要不是有盛玉清出手,他怕是也不會比熊剛好多少。

盛玉清不耐煩的擺手道:「帶話給你們族長,事情我接下了,不想死的話馬上滾。」

熊爆抓起熊剛,瞬間消失在媚狐苑,一場鬧劇很快就散了,盛玉清的熱鬧可不是誰都能看的,沒有任何人趕去敢讓他記住自己。

盛玉清眼中一直藏著笑意,這讓他身邊最親近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議。

「主人,不知道您招奴婢過來有什麼吩咐?」

媚狐苑幽居之內,一名妖嬈惹火的美婦人搖曳而入,她是狐女,性感的狐尾隨著她搖曳的身子一搖一曳,性感迷人之極。

狐女乃是媚狐苑管事,執掌媚狐苑一切,是盛玉清的左膀右臂。

盛玉清的目光落在狐女的身上,淡然道:「最近有什麼不同尋常的事情嗎?」

狐女頷首道:「不久前殷傑讓人將神蠶谷的公主擒拿住,目前關押在媚狐苑。」

盛玉清挑眉道:「殷傑這小鬼迷戀他母親,對於其他女人絲毫不感興趣,這事到底誰挑起的。」

「龍歡,用一件y龍族的y器。」

盛玉清眼中閃過不屑,腦中一個人的身影浮現而出,自言自語道:「要靠外物,還真是廢物,也不知道他的能力到底如何,不過能夠讓那兩個女人死心塌地的追隨應該足夠了。」

說到這裡,他看著嫵媚妖嬈的狐女道:「狐玉跟狐香這對母女怎樣呢?」

狐女急忙道:「她們母女早就完成了九層y欲夢境的試煉,同時晉陞到了大圓滿境。這段時間不知道妖龍族那條老y龍如何得知了消息,一直想要給她們母女摘紅。沒有主人的命令,奴婢自然不敢答應他。」

盛玉清不屑道:「跟他那個兒子一樣都是廢物,這對母女花可是我精心培育出來的,豈能讓他這樣的廢物玷污。玉狐宮來了一男兩女,其中一個女的是y蠶女,修為達到中位大圓滿,一個是人族,媚術到了實質化,而那個男的只有封帝初階。他們三人以那個男人為首,兩個女的似乎都是他的女人,你將狐玉跟狐香送給他,就說這是我答應的禮物。」

狐女吃驚道:「大人,莫非?」

盛玉清絕美容顏上浮現出掩藏不住的笑容,只聽他慵懶無比的道:「以前看到心儀的男人,我會想盡一切法子弄上手,讓他們成為玩物。可是這次我看到他,心中卻湧現出一股難以遏制的渴望,我要成為他的玩物,向他徹徹底底的臣服。」

狐女一臉喜色的道:「恭喜主人找到那個男人,要不奴婢使些手段,將他弄到主人的床上來?」

盛玉清冷哼道:「少自作主張,按我說的去做。」

狐女臉色一變,有些吃驚的看著盛玉清,以前主人看上心儀的男人總是先上了再說,然後利用各種藥物讓對方死心塌地的淪為玩物。

難道主人真想做一個女人?

這真是太可怕了!

狐女對那個男人很好奇,竟讓主人心甘情願的做女人,不過她不敢多問,很快消失在幽居。

盛玉清蹙眉,他想到了剛剛狐女提供的信息,神蠶谷公主這可是一個非常大的麻煩,那兩個傢伙還真敢玩,整個天狐族都不一定罩得住,哪怕那條老y龍願意出手也不一定能夠完美收局。

忽然間,盛玉清笑了笑,y蠶女都有兩隻絕美寶蠶,不知道他是否喜歡那隻y蠶呢?

……

蕭戰硬著頭皮走進了玉狐宮,現在他敢肯定這個盛玉清已經盯上他了,這個時候再想離開已經遲了。蕭戰的直覺想來很靈,他聽辛玉仙說過,媚狐苑的情報能力非常可怕,差不多遍布整個蠻荒,尤其是西域這片區域,簡直可以做到無孔不入,那傢伙真要纏上他,在蠻荒休想再的安寧。

蕭戰的眼中閃過一絲殺機,如果這個人妖真的打算沒完沒了的話,他絕對會將其幹掉,甭管這傢伙將來是否還活著,只要一死,什麼麻煩都沒有了。

想到這裡,蕭戰淡定了不少,扭頭看著興緻盎然的辛玉仙道:「感應到她的存在沒有?」

「感應到了,她就在那邊。」

玉狐宮很大,懸浮在虛空中,一共有就做殿宇組成,在這裡聚集了上百萬人。蕭戰隨著辛玉仙的指引來到了第三座殿宇內,看著大殿牌匾上的幾個字,他心中直犯嘀咕。

「聚花殿」

蕭戰想到了殷素娥,他認為這一切都只是巧合而已,不要以為見到了盛玉清,這裡就一定會遇到什麼情魔之類的。

不過當蕭戰踏入聚花殿時臉色突然間古怪起來,因為他發現眼下的聚花殿同記憶中的那座聚花殿有不少神似之處。

八成建造這座聚花殿的人就是後世那個情魔。

蕭戰皺了皺眉頭,情魔可是他的敵人,後世被這傢伙糟蹋的殷素娥雖然不是本體,只是意識分身轉世,但總歸是他的女人,哪怕是意識被人玷污了也不行。蕭戰心中冷笑,如果真的讓他遇到了情魔,他一定要將這傢伙幹掉。

聚花殿是一座大圓滿境聖殿,這裡各類情.欲類大陣密布,處處上演著讓人面紅耳赤的激情大戲。

當進入聚花殿後,辛玉仙就再也感應不到那位y蠶女的行蹤了,這裡禁止密布,哪怕就是大圓滿武者修為也會被壓制到這個境界之下,除了肉身力量外,根本無法動用其他任何力量。

在蠻荒只有大圓滿武者才可以打出毀天滅地的力量,修為一旦被壓制在大圓滿境之下,想要將這座聚花殿內的禁制崩開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蕭戰有些饒頭,感應不到氣息,一切就只能慢慢來了。走進聚花殿,聽力出眾的他聽到無數個纏綿在一起的男人在編織著男人繁衍的戲碼,努力分辨著一切,很快他聽到了y蠶女三字,這不由將他的注意力吸引過去了。

「哈哈!殷傑兄弟,不知道當初我們約定的事情到底怎麼樣了?」

龍歡一臉興奮的跟殷傑來了一個熱情的擁抱,看那樣子兩人就像似無話不談的好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