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啊!

Home - 未分類 - 果然啊!

“到了!”

然而,某人的小臉兒卻是紅彤彤的。這次的害羞,倒是難爲她的掩飾了。

不過,陳飛羽還有另外重要的事情。只會一聲,沒等她反應,便已經走遠。

只有北奈初音,才知道感受一個男人剛勁有力的心跳,是一件多麼讓人難爲的事情?

“白菊花嗎?陳、飛、羽!”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到盡頭,她纔不舍的回頭開門。

……

位於明中街道附近的公園,陳飛羽掏出電話,撥通了李宗浩的號碼。

“公園處,有重要的事情要談!”

十分鐘後!

“這是要幹嘛?”李宗浩,開口問道,隨之接過了陳飛羽手中的香菸。

“你,殺過人嗎?”

“什……麼?”煙沒點上,已經從嘴角處溜下來。

“那你做過什麼?砍過別人的手?”

“……”

“或許,今天你必須體驗一下這條路的殘酷。當然,你也可以選擇放棄!”

曾經,也有人這樣對自己說過。不成龍便成蟲!

“敢嗎?”

許久,顫微的雙手不再抖動。他開口說出了改變他一聲的字眼,一個字:“敢!”

華夏人中,除了丘項明,就屬紀明志的勢力最爲強大。平日裏也有五六個小弟跟着,是個很警惕的人。

同時,也不難怪他得罪那麼多華夏同胞卻還好好的活着。因爲,他早已經把島國人當爹了。

所以這樣的人,陳飛羽選擇放棄!

根據田光光給自己的情報,陳飛羽得知,此刻的紀明志在一間酒吧。

一身普通便裝的陳飛羽和李宗浩。早已經準備就緒,而且已經探查到了他的位置。

每天,他都會來這樣的地方。爲的就是逍遙快活,這裏的女人要麼是處,要麼是賣。

此刻樓上的某房間中,紀明志已經坐到了牀上,赤.裸着上身。身邊,還有一個女人,姿色也算是中等偏上。

門口中守着兩個小弟。此刻,也是哈欠連天。

陳飛羽沒有多餘的猶豫,像李宗浩睇過一個眼色,後者悄悄的用手砸在了敵人頸部迷亂神經,此刻必須要好好睡一覺了。

破門而入,這讓屋內的兩個狗男女顯得慌亂無比。

“你……你們是誰?”來到此地的,還敢如此飛揚跋扈的人,是很少的。

“紀明志!天生好色如狂,十二歲時強過鄰居家的小女孩。”

“你,怎麼知道?”他已經露出了非常不可思議的問道。

而右手卻抽中了正欲逃跑的人,一個渾身赤.裸的成熟女人。

李宗浩沒有多說,只是打亂她的神經。

“好了,現在終於安靜了!”

“你們,到底是誰?到底想做什麼?”

“做什麼?做你這些年在明中犯下的罪行。”

“哦!對了,我叫陳飛羽!” 茫然中又是震驚。

陳飛羽,幾乎在明中沒有比他更耀眼的名字了。而且,還是一個華夏人,傳言踢過明中太子,打過朋和會二當家,是整個明中勢力所忌憚的人物。

“你……”紀明志有些語無倫次。他沒有想到陳飛羽會找上自己。

“羽哥,我是華夏人啊!你……這是做什麼啊?”紀明志沒有再多的僵持。而是明智的選擇服軟,原因無他,懂得溜鬚拍馬的人,勢必懂得看人神情氣場。

而陳飛羽正是一樣的一個人,他說自己死,或許自己就真的死了。

“你是華夏人?不!你是華夏東渡來的人渣!”陳飛羽不屑的搖頭。

“羽哥,羽哥!我是好色,可是我沒有對自己同胞下手吧?那些都是這些島國人做的。”紀明志選擇辯解。

沒人是傻瓜,陳飛羽更不是。如果其中沒有他的牽橋搭線,那他又爲何被稱爲漢奸?

陳飛羽不語的片刻。

紀明志着急的開口說道:“羽哥我知道錯了,可我也是真正的想幹死那些島國鬼子,可是這……他們的實力太強了,這樣根本沒有可能。”

“所以?”

他根本不敢直視陳飛羽的眼睛。接着開口:“所以,我臥底在他們身邊,獲得最新的情報。但,現在不同了,因爲有了讓朋和會都害怕的羽哥,我紀明志終於能實現願望了。”

良久沒有答話,就連想繼續開口爲自己辯解的紀明志也低下了頭。心中儼然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紀明志,你真是一個人才。你這樣的人,真不該死,真的不該死……”

彷彿是聽到了救世主的呼喚。紀明志終於擡起了頭。

“可是,你這樣的人留着或許會是個麻煩。”說完,陳飛羽目光一冷。

“嗚嗚~”一人已經快速的抱住了陳飛羽的大腿。“羽哥,我紀明志不是個人才。給您提鞋都覺得麻煩,可是我這最忠實的心,卻是您的啊!我發誓,這一輩子只孝敬羽哥,下輩子也是做牛做馬的報答羽哥啊!”

這樣的一把鼻涕一把淚,唱的苦情戲還真是絕了!

“紀明志啊!紀明志!別人都說你陰險狡猾,狠辣暴虐,而我眼中,你卻只是一條搖曳的小狗。你說,你是前者還是後者?”陳飛羽笑着問道。

“對待敵人我自然狠辣。但是,對待羽哥這樣的人物,我就是飛羽哥的狗。那些朋和會啊!神鷹社啊!只要是羽哥你知會一聲,叫我咬誰就咬誰。”紀明志仰視着陳飛羽,而雙腿依舊跪着,手也不停的拉着他的褲腳。

“呵呵,我最喜歡與聰明人說話,你正是這樣的人啊!不過……真要想保住你的性命,在明天之前必須做一件讓我認可的事情。對了,僅僅是明天!”

說完,只留下讓紀明志深思的背影。這樣的一個男人,到底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

……

只有憋屈的李宗浩。原本是懷着不安和揣測的心,現在卻無比的失望和落寞。

只有陳飛羽才淡淡一笑。道:“我有說過叫你殺紀明志?那樣的人,不值得殺,起碼是現在。不過,你的對手有很多,他們是島國的忍者,你應該是見過的。”

“島國的忍者?殺他們?你是在開玩笑?”

“如果你認爲我是在開玩笑,也可以!”

這一下,李宗浩沒有再說話了。因爲,他表情竟然帶着緊張。

因爲,從送北奈初音回家的開始。他就已經被盯上了,現在的他不適合動手,這樣的任務自然是交給李宗浩。

而這樣的戰鬥,必須是要死人的。對他來說,也會是一種磨難。

人來了!夜幕也隨着降臨。

人數不少,能有七八個,從直覺上來看。都是一些低級的下忍,在華夏也只是普通武師的級別。

“喂喂,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打唄!”陳飛羽說的很輕鬆。在他認爲,也許會有中忍和上忍的存在。

“你能行的!”

一行七人,手握的都是煉製過的短刃,行動快速,一身黑衣,裹着黑色頭巾和麪罩。

“用詠春,進攻得體,退守攻備。”

“近形而用八極拳,蹦或裂!”

“太極之道,借力打力!”

七人竟然不敵,有些退卻。紛紛動了殺意。

“右手負以左袖,以萬斤全力揮出。”

一時間,三個喊叫迭起。

……

只有阪上雲悶悶不樂。就連與山島真一吃飯時候,也只會猛地喝酒。

“我就是想不明白,爲何偏偏讓一個華夏小子活這麼久?”他異常不滿的說道。

或許他就是這樣一個排斥陳飛羽的人。

“這件事,不急不急,真的不急!”只有山島真一的心情,異常的良好。

笑臉和哭臉,形成最好的對比。

“這,你已經說了很多遍了,爲什麼沒有行動?”

這種暴動的說話語氣,讓他自己也不爽。

“菊花會,正宗的少主。北光家族的少家主,北光小五!”

“北光小五?是那個以前在明中稱霸的第一任太子?”

“沒錯,就是他!”

阪上雲也來了興趣,關於他的傳奇,明中有些人還是有很多人,聽過這個人的明中。

“可這又如何?”阪上雲還是不解。

“北光小五,他也是明中畢業的。來到奈良,剛好收拾陳飛羽和買斷他的信譽。”

“而,北光學長又一個號稱最狠的的人。所以,陳飛羽是無處可逃。”

想到此處,兩人相視一眼。互相敬酒一杯。

不過,他們所說的牛人。在華夏,就是被陳飛羽這樣的結束了一生的榮耀。起碼,他不是年輕一帶的最佳人選。

他們的無稽之談,遲早會被勝利者踐踏。

而,北光家族的少主。還真是來人了,爲的還是處理菊花會內部的事物。因爲,他和我們不會打架。可是有人會站起來了?

夜空不是最美,卻是最安靜的。

身上已經染着血液的李宗浩,還是覺得胃中一股翻滾着,想要吐出來的感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