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元覺得很有道理,但從沒有深切的體會。

Home - 未分類 - 大元覺得很有道理,但從沒有深切的體會。

直到恆毅的死訊傳來。他才明白那是何等殘酷的無奈。

宇宙之中,頂尊眾多,強如頂尊也不會知道哪一天輪到自己倒下;耀眼如恆毅也無法在頂尊中縱橫無敵。無所畏懼。

這,就是個人力量的無力?

……

大大小小呼嘯而過,或者碰撞上巨艦,或者穿過破碎玻璃的金屬框撞進來的亂石越來越多。

恆毅和衣水藍在金屬框邊的後面。不時探頭看眼前方的情況。

「是要到了嗎?」衣水藍猜測又期待的望著恆毅。

「亂石的情況跟定位陣周圍很像。時間上推測應該也差不多。」恆毅看著前面數量越來越密集,但卻沒有大型亂石,漂浮飛移速度也非常平緩的情形。

亂石帶,死亡之地。

終於掙扎逃出了嗎?

恆毅不由自主的深吸口氣,並沒有戰勝了死亡之地的豪情,因為如果有選擇,他絕對不願意再進來。

衣水藍緊張的握著他的手,頻頻在恆毅觀察的時候探頭打量。

「恆毅。你好像有一陣子沒練法術絕技了呢?」

「啊,你感覺的到?」恆毅頗覺詫異。這些日子在亂世帶里哪裡能如往常那樣修鍊?他只能用在辛德文明客店練習死亡之劍的辦法,真氣聚集迅速發動,但是不需要刻意,因為本來就不可能施展出來,因為真氣的絮亂導致效果還不如平時的千分之一,卻也聊勝於無。「恐怕意外,還是保持經脈完勝狀態好。」

「恆毅真是謹慎的人呢。」衣水藍欣然微笑,恆毅沒有接話。

看見他分明心事重重的模樣,衣水藍微笑道「對不起,是我讓你煩惱了嗎?」

「不,不是煩惱。」恆毅覺得難以啟齒。

「其實沒什麼的,我修鍊的神話魔幻音,即使不蓄意運功也會自然而然的流露讓人親近的感覺,請不要因為我而煩惱困惑,那會讓我於心難安。」衣水藍溫柔的勸慰讓恆毅心頭一寬,恍然間明白那時候流星雨中忘乎所以的熱吻理由。

一時間恆毅心裡的陰雲散盡,負擔幾乎盡去。

衣水藍笑容燦爛的望著前方。「恆毅,看見定位陣了呢!」

是的,終於看見定位陣了。

透過飄浮的亂石中間的空隙,看見了定位陣那一圈不大的真空地帶。

這是座此刻代表著生的希望的定位陣。

巨艦飛沖的速度越來越慢。

這一刻的情況仍然讓兩個人緊張,如果巨艦在沒有前進到足夠距離的時候突然停下來,就會被亂石帶的能量和絮亂的引力帶的回頭,那就意味著他們眼前的希望又變成失望。

巨艦前進的速度越來越緩慢,定位陣周圍的亂石雖然多,但體積很小,比不上裡面一顆顆的龐然大物,在巨艦面前更猶如蚊蟲,接連不斷的撞上巨艦的時候猶如雞蛋砸石頭,無一例外的碎裂拋飛。

衣水藍緊緊抓著恆毅的手掌,滿懷期待的看著撞入亂石,越來越近的定位陣。

快了……

快了。

恆毅抱著衣水藍翻身出了金屬框,順著左邊處處變形破裂的巨艦艦首金屬前進,不片刻就已經到達最前方。

兩個人半蹲在變形擠的突出的金屬塊上,眼也不眨的看著定位陣的距離繼續接近。

巨艦的速度越來越緩慢,當幾乎完全停止前沖的時候,恆毅抱著衣水藍全力躍出!

激蕩的衣袍,飄蕩的彩色長發,穿過漂浮的亂石,掙脫了亂石帶那絮亂的拉扯力量,跳進了定位陣的真空地帶。

展開的血鳳之翼產生強大的動力,帶著恆毅和衣水藍歡快的在定位陣的範圍內飛旋移動。

重新回到能夠控制身體,掌握飛移力量的正常地帶。那種掙脫了無力束縛感的自由讓恆毅由衷感到愉快。

說起來亂石帶的時間不過二十多天,卻讓人覺得漫長無比。

直讓恆毅覺得彷彿比當初長久在宇宙中隨機傳送的時候過去的時光更漫長。

振奮雀躍了一陣,恆毅突然意識到自己懷裡還抱著衣水藍。連忙停在虛空,鬆手放開了她。「我們該出發希拉星系了,耽誤了行程是我的失職。」

衣水藍微笑搖頭。「沒關係呢,大家會理解的。」

衣水藍單臂高舉,身形驟然拉長几分模樣,右手上亮起三色的光芒,直照的整個人添上耀眼的光輝——

戰神守護的三色光芒覆在恆毅身上。

時空之門緩緩開啟。兩人相視而笑,飛入其中。

再出現時,已經在亂石帶邊緣的定位陣處。

這裡仍然空無一人。

歷練珠中的通訊已經可以繞過亂石帶傳送到神腦和希拉星系。

「我是恆毅。護送衣水藍的途中遭遇殺手襲擊進入亂石帶,剛剛脫離,現在將繼續護送衣水藍前往希拉星系,完畢。」

「我是負責天仙子到希拉星系的恆毅。途中因故耽誤行程。預計一刻鐘后抵達希拉星系西520星系傳送陣,請求獲得傳送主星的准許。」

……

三元派,一片莊嚴的肅穆。

大元以及元氏宗族,全穿著清一色的黑色衣袍。

雨淅淅瀝瀝的下著。

這樣的日子本不該有雨,但這是大元特意的安排。

他還記得當年離開冰谷外出的時候,恆毅第一次見到雨時,充滿歡欣的好奇。

是的,那時候記憶中只有漫天冰雪的恆毅對陽光。雨水都充滿了新鮮的熱情。

氣氛沉默而壓抑。

本該出現的徐白潔和徐自在偏偏不在場。

巔峰派來了很多人,那些曾經跟恆毅一起參與巔峰派整風的人。那些屬於天上軍團的巔峰派的人。

本在參與風險歷練的王非子想方設法的哀求懇請到假期,匆匆趕回。

此刻立身於九位跟隨恆毅去了統戰部的師弟妹們一併,圍在墳墓的周圍。

王非子哭的雙眼紅腫,可是淚水卻無論如何止不下來。

許問峰異常沉默,他什麼都不想說。

黑月眼眸含淚,跟艾藍靜靜的並肩而立。

漆黑的棺木中只有恆毅曾經在冰谷穿過的衣服,還有香木雕刻的塑像。

大元痛心疾首,回想從冰谷相遇恆毅這個大弟子至今的點點滴滴,幕幕……

「恆毅啊!為師之痛,此生不能消啊!他人視我們為師徒,可你知道為師心裡,你就是為師長子一般!今日為師送你,便如白髮人送黑髮人,何止哀傷?何止是哀傷!」

恆毅的大師娘嗚嗚哭泣起來,元小一,元小六一干不久前才在恆毅特別訓導下對他又敬又佩的元氏子孫們個個哭喊起來。

「大師哥!大師哥——」

黃秋影等一干大元的妻子們雖然說不上難過,但也都恰到好處的帶著一臉哀痛之色,個個頻頻拭淚。

巔峰派的人那些人前面站著王不怕和盧一平,兩人一個想起曾經巔峰派歷練時候恆毅斬徐勝天的豪情;一個想起歷練期間在暗影族圍攻下支撐過來的驚心動魄,想起在東北象山恆毅喝到一山的震撼。

為什麼,印證好人不長命這句話的人是恆毅?

王不怕沒有流淚,東北象山的男人流血不流淚,但是,他的心情非常沉重。

黑色的棺材蓋上,被人抬著要放下去的時候。

一團彩光突然出現在墳墓上方,一條身影從裡面飛了出來。

「不要葬!元頂尊,令徒還活著!半刻鐘前紫系統戰部收到恆頂尊回報的信息,他護送天仙子快到達希拉星系了!」

一雙雙詫異的眼睛全盯著來的那人身上,這不是一個瘋子,而是一位白系的頂尊。

這個消息當然也就不是玩笑……

恆毅還活著,看來這些日子人類文明裡無數因為他的死訊而流的眼淚全是浪費感情。(未完待續。。) 恆毅還活著,從亂石帶里活著逃了出來。

這又是一個奇迹。

毫無疑問,三元派上下這些日子的悲情全被浪費。

可是沒有人覺得不高興,因為沒有比這更好的消息了!

大元激動的握著那頂尊的手不停提問,那頂尊只能苦笑道「元頂尊啊,具體情況統戰部也不知道,但消息確實無誤!這時候他們應該已經到達希拉星系了!」

「大師哥沒死!大師哥沒死!」元小一興奮不跌的飛起半空,大呼小叫,恨不得讓所有人都立即知道!

許問峰的臉上掛上微笑,遮擋心頭多日的陰雲一掃而空。「這小子!」

艾藍不由自主的渾身一松,抓著黑月的肩膀才沒有失態的跌倒。

恆毅沒死……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她的悲傷一掃而空,對許問峰的懷疑和遷怒同時蕩然無存……

「真男人!就應該能從死亡絕地亂石帶里活著衝出來!」王不怕對著一群同來的,巔峰派東北象山的師弟們振臂高呼。「恆毅是不是真爺們?」

「爺們!」一干東北象山的人會應聲響徹雨空!

……

「部長還活著!」

消息,在每一個紫系神殺團戰士的歷練珠中叫響。

酒館里,白問神和金天使雙雙趴在桌上,醉的不省人事……

……

此時此刻,已經在途中的徐自在和徐白潔在歷練珠中聽到許問峰告知的喜訊。兩個人又驚又喜的面面相覷!

簡直不敢相信有這樣的奇迹!

恆毅從亂石帶那種死亡絕地里活著逃了出來?

如今已經在希拉星系了?

天……

「感謝蒼天!」徐自在不由自主的,慶幸又驚喜的雙掌合一,說著神門中人出身都不相信。只有種子星人類才會相信的蒼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