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好!」

Home - 未分類 - 「哈哈……好!」

李昊怒極反笑,不住的點頭道:「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進來的,不過似乎這幾天的修鍊,給你增添了很多信心啊。看來,不給你點教訓,你總是記不住我。」

李昊說罷,身形猛然前竄,那矮胖的身材,並沒給他增添負擔。腳踏勁風,腰腹微弓,以熊撲之勢,一掌拍出。雖然沒有元力破體,但那一掌的威力也是強橫。

陳風並沒有躲閃,面色一凝,右臂前伸,也是一掌拍出,與前者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轟~

兩掌對碰,陳風瞬間倒退了六步,而反觀李昊,卻只倒退了一步。

武徒境界的交鋒,實力差異很容看出來。在兩者一個回合的較量中,在場幾人已是瞧出高低強弱。

「那叫陳風的兄台,不是李昊的對手!」穆山面色凝重的自語道。一旁的穆水兒,粉拳緊握,美目落在少年消瘦的身影上。無論今日結果如何,少年那般氣勢,足矣令他感到敬佩。

李昊一掌佔了上風,顯得更加得意,輕蔑的說道:「你以為你晉級到了七星武徒,就能夠和我一戰了嗎?我看你是腦子進水了。」

陳風掌心發麻,先前的交手,絕非自己魯莽。他這一掌,實為試探之用,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況且李昊沒進入試煉之地之前就有八星等級,倘若他突破到了轉靈鏡,那就沒得打了。

「還好,這傢伙連九星都沒有達到,勉強算是八星巔峰。」陳風心中暗道。

「怎麼樣?現在跪下管我叫爺爺,看在同學院的份上,我也許還能放過你。」李昊見後者不說話,囂張氣焰更勝。

陳風淡然一笑。「我可沒想放過你!」

… 身形如風,這一次陳風率先出手,簡單的一套靈動拳法被他施展的虎虎生風。靈動拳有八式,集拳、掌、膝、肘於一身,靈活多變。雖然看似簡單,但其中變化無窮。使用得當,見招拆招,也是能夠以弱凌強。

「雕蟲小技。」

李昊拳掌並施,一招一式,竟與陳風相同。二人戰在一處,打的不可開膠。

砰砰砰砰~

拳風四動,掌氣逼人,二人的戰鬥逐漸進入白熱化。靈動拳,乃是武者入門的拳法,雖說簡單,但任何武技,都會因使用者的不同,而產生不同的效果。就拿陳風來說,靈動拳在他手中,施展的就比李昊強上三分。故而兩人以同樣的武技對碰,後者反而沒能佔據優勢。

「哥,看那小子倒是有點本事,這一戰沒準能贏。」穆水兒略帶期許的說道。

穆山搖了搖頭,「靈動拳畢竟還是入門的小成武技,李昊不可能任由這般打下去,待他使出大成武技的時候,我想陳風就會敗了。」

砰~

二人再度硬碰一拳,身形分開。李昊一張大臉,溢出了許多汗珠,反觀陳風,也是在大口大口的喘息,顯然消耗不小。

「我可沒心情再陪你玩下去了,就用碎骨掌來結束戰鬥吧。上一次你敗在這一掌之上,這一次,依然如此!」

李昊言罷,深吸口氣,體內武元力飛速運轉,透過經絡,將其全部凝聚在了自己右臂。那右臂微微膨脹,勁爆的血管清晰可見。

八星武徒巔峰的武元力,雖然沒有達到破體的地步,但卻已經能夠震動空氣。李昊腳下丈許範圍,落葉無風自動。那氣勢,倒是有些驚人。

「碎骨掌!」

李昊踏步向前,夾帶無限勁力的一掌,沒有絲毫留手的狠拍下去。

場中眾人的目光都在此刻凝聚,他們自問,這一掌換做他們,也斷然接不下來。陳風若是要強行硬抗,結果必然身受重傷。

「這一次,恐怕不能如你願了。」

陳風漠然而立,沒有任何避讓,而就在前者那一掌呼嘯而來的時候,他右臂的袖子瞬間破碎,古銅色的肌膚裸露在外。肌膚之上,仿若星辰般的光點愈加明亮。光點越現越多,使得整條右臂變得璀璨奪目。

一切發生的電光火石,待陳風的奇異變化引起眾人注意的時候,李昊已然欺身到了近前。

「三生印,一印定生死。」

極其簡單的一掌拍出,除了那璀璨的臂膀,看不出有任何氣力。銀光閃耀,在陳風的掌心中間,一道印法飄蕩而出,仿若天際最明亮的北極星辰。光華攢動,眨眼便是碰撞在了一起。

轟~

勁風四濺,李昊原本極有自信的神情猛然一變,旋即一口鮮血狂噴而出,身體擦著地面倒射出去,足足翻滾了十幾丈遠,方才停下。

「……」

場中一片寂靜,穆山,穆水兒,以及李昊的兩個跟班,目瞪口呆的望著那略顯消瘦的身影。

是他站到了最後,剛才那一掌,深深的印在了他們心中,幾乎顛覆了他們的認知。原來武徒鏡,也能夠擁有這般強大的招式。

「哥,這……這傢伙突破武徒鏡了?」穆水兒美目圓瞪,剛才陳風那一掌拍出的印法,和轉靈鏡的元力破體極為相似。

「不,他的實力和咱們一樣都是七星武徒。那印法,之所以會產生那般效果,我想應該是武技本身的力量。超越小成與大成之上的,造化武技。這傢伙,竟然擁有造化武技!」

清風拂面,帶來一陣涼爽,令人精神為之一陣。

陳風暗自運氣,平復體內躁動的武元力。三生印雖然厲害,但消耗也是極端的恐怖,以陳風全盛的狀態,也就能接連使用兩次。而且,這還僅僅是第一印,至於第二印和第三印,他卻還沒有學會。

邁步上前,望著那掙扎站起的李昊,陳風緩緩伸出手來。「把你的吞納戒交給我!」

李昊面色猙獰,沖旁邊的兩個跟班喝道:「王朝,李漢,給我宰了他,回去后我自有封賞。」

嗖~

兩道身影,迅速竄至,死死的擋住了陳風的去路。看那架勢,倒是要聯合出手。

「哼!以多欺少,我穆家兄妹在此。」穆山一聲斷喝,眼見形勢不妙,他自然不能袖手旁觀。

「不用了,這是我聖林學院的事情,我一個人能解決。」陳風謝絕了他們的好意。並不是自己故意託大,而是作為一名武者,在面對敵人的時候,不能第一時間想著去依靠外力。

「你們要戰,就做好受傷的準備。」

「哈哈,你這小子真狂。你那武技雖然厲害,但顯然消耗極大,以你現在的狀態,根本施展不出。看來是打敗李昊少爺,讓你的自信心爆棚,若是今天不給你點教訓,我等威嚴何在?」開口的是李漢,此人身材魁梧,膀大腰圓,說話的聲音好似洪鐘。

洪門拳。

朝天腳。

二人一動手,便是發出了全力。雖說陳風此時狀態很差,但還留沒留後手,誰也不知道。先前李昊便是被其扮豬吃虎幹掉的。故而王朝李漢二人絲毫不敢輕視。

嗖~

陳風嘴角掛起一絲笑意,甩手便是扔出兩枚天羅蛇王珠。若是普通的天羅蛇珠,所造成的傷害根本不足矣擊退兩名七星武徒。但這蛇王珠卻是不同,先前那群蛇圍攻的險境,陳風記憶猶新。能夠號令群蛇,那所謂的天羅蛇王,必然超越了普通猛獸的範圍。

王朝李漢二人,雖說有所準備,但那天羅蛇王珠來的極快。還沒等他們看清是什麼東西,便準確的砸在了他們胸口。

轟隆隆~

天羅蛇珠極其脆弱,稍微受力便會爆炸。兩團七彩炫目的火焰升騰而起,巨響震的周圍樹枝亂顫,在穆山和穆水兒訝異的目光中,兩道焦黑的身影倒射而出,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你……」

李昊一張圓餅臉憋的通紅,想要罵人,卻又強行忍住。到了這個時候,他才認識到陳風的可怕。

「拿來吧,吞納戒,難道你也想嘗嘗這個的味道?」陳風雙手一夾,最後一枚天羅蛇王珠,出現在了他的指間。

「陳風,你別高興的太早,這仇,我李昊記住了。」

唰~

銀光一閃,李昊手中的吞納戒在半空劃出一道弧線,最終落到了陳風手中。

「多謝李兄饋贈。」

陳風霍然轉身,走到穆家兄妹面前,將之前那獨蟲草大方的遞了過去。雖說二品靈藥獨蟲草價格不菲,但陳風做事有他的風格。況且在剛剛武元力滲透進吞納戒的時候,除了獨蟲草以外,李昊所帶的元丹也是不少。

「陳兄,這恩情我兄妹記住了,來日若有機會,在做報答。」穆山也不是矯情之人,當即抱拳拱手,施之一禮。

轟~

就在這時,不遠處一道青光衝天而起,大地震顫,百獸齊鳴。

那青光直衝天際,仿若一柄劍形,鏈接天地。周圍瀰漫的濃郁武元力,似乎受到牽引一般,迅速消散。

「天降異象,陳兄,那邊似乎有寶貝現世。」

陳風眉頭一挑,剛才自己多管閑事,倒是暴露了。想來自己偷偷闖進試煉之地的事情,李昊這幾個傢伙定然稟報導師。接受懲罰,是必然的。既然如此,那就不如再闖一闖,萬一得到些寶貝,也不枉來此一趟。

五大院雖說嚴苛,但也十分惜才。若是陳風能拿出令他們正視的能力,那所謂的懲罰,自然能夠抵消。

「兩位,我想去看看,不知你們?」

穆山和穆水兒相視一眼,最終卻是搖了搖頭,道:「我們實力不濟,就不去湊熱鬧了。五大院此番所來一百五十人,實力達到轉靈鏡的天才不少,陳兄若去,也需小心。」

「好,那便在此別過。」

三人道別,分兩個方向而去,幾個呼吸間,便消失了蹤跡。

待陳風走遠,小霸王李昊這才來了脾氣,用袖袍擦乾嘴角血跡,對著那還躺在地上的二人怒罵道:「死了沒有?沒死就給我起來!」

滿面焦黑的王朝和李漢,相互對視一眼,悻悻然的站起了身來。天羅蛇王珠雖然威力驚人,但以他們七星武徒的修為,用武元力護住身體還是能夠做到的。只不過剛剛看到陳風還有那可怕的珠子,二人便趴在地上沒敢亂動。被火焰灼燒的滋味,他們可不想再吃上一回。

「老……老大,咱們還是去稟報導師吧,導師一定會懲罰他的。」王朝賠笑著說道。

李昊怒目圓瞪。「懲罰個屁,五大院本來就看中個人實力,那陳風要是說他戰勝了咱們,唐師沒準還會獎勵他呢。」

「那怎麼辦?莫非今天的虧,就白吃了不成?」

「哼,若是那小子聰明,直接去出口找唐師認錯,還真就沒有報復的機會。」李昊眼角閃過一絲殺意。「不過,他竟然要去靈寶那邊湊熱鬧,真是自尋死路。這天地異象想來必定將五大院的天才都吸引了過去,而我大哥,自然也會到場。」

「你大哥?」王朝和李漢一愣。他們自打進聖林學院就一直跟著前者,卻是從來沒聽說過這小霸王還有個大哥。

「沒錯,很多人都不知道我有個大哥。他就是風雷學院同年級的新生,李凌雲。」

嘶……

李凌雲。

當聽到這三個字的時候,王朝李漢倒吸了口涼氣,雙腿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

入門半年,實力達到轉靈鏡巔峰,被風雷學院院長收為親傳弟子,其天賦,堪稱鬼怪。若論東域最傑出的青年才俊,李凌雲當之無愧的排在首位。

… 涅雲頂峰上,伴著昭昭霧氣,五大院所建的閣樓,安寧屹立。

閣樓內,大廳中,整齊的擺放著幾張桌椅。檀香繚繞,淡雅的芳香飄出,聞之令人神清氣爽。

五道身影,端坐在椅子上,閉目調息,誰也沒有說話。為首的,是一名老者,黑白鬢髮相間,衣衫邋遢,唯有綉在衣服上的葫蘆,很是惹眼。

在其下手位,坐著三男一女,年紀都在四旬左右,衣衫顏色不同,卻也都綉著各自特有的標記。

轟~

一聲響動傳來,巨大的靈界大門為之顫抖,端坐的五人同時睜開雙目。

「這般變化,竟是有靈寶現世。真沒想到,試煉之地還藏有寶貝。」率先開口的中年男子名叫唐志東,正是此次聖林學院的試煉導師。

場中那位美婦人,似乎聯想到了什麼,當即問道:「莫塵兄,你前些日去追那小女娃,可是與這靈寶有關?」

被其稱為莫塵兄的,正是為首的邋遢老者。老者神態雍容,古井無波的說道:「應該是吧,那女娃手中似乎有能夠使靈寶產生共鳴的東西。老夫之前也是感應到了那種波動,方才發現了她的侵入。不過可惜,老夫實力不濟,沒能將其留下。」

聽到莫塵這話,其他四人眼中都沒有閃過任何嘲諷的神色。雖說五人都是導師,但實力有高低之分。之所以莫塵坐在了上首位,顯然,這裡面數他實力最強。若是說他都沒辦法留住那女娃,換作旁人,自然也無有辦法。

「那咱們現在如何?要不要進去取寶?」美婦人再度開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