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明的聲音突然變得很大,一開始他與那魯巴的交談都被一種神祕的力量給擋住了,易真等人除了聽到蕭明說起滅絕之光,其他都沒聽到。但現在這幾話,她全都聽到了。

Home - 未分類 - 蕭明的聲音突然變得很大,一開始他與那魯巴的交談都被一種神祕的力量給擋住了,易真等人除了聽到蕭明說起滅絕之光,其他都沒聽到。但現在這幾話,她全都聽到了。

“他是輪印宗大傳承一脈的人?”易真目光不善的看着那魯巴。她雖然知道三絕金剛杵,但是並不知道那東西是輪印宗大傳承一脈的專屬法器。事實上,知道這個的只有一些超級老古董。

“本佛爺乃是活佛的護法金剛。來到這裏,不算是違背誓言!”那魯巴理直氣壯的道。

“這到也是,你根本就不算那一脈的,也就是他們養的會說話的工具而已。也不知道你在得意什麼!老闆,你生氣歸生氣,可不要動手,這傢伙還是挺厲害的!”蕭明出言安慰易真。

要知道,輪印宗大傳承一脈和青城派的仇恨,可是不小的,當年的青城掌門於墨道人,就是被畢巴爾那個老東西給殺害的,還打着滅魔的口號。而真正的原因,只是因爲那些人是蕭明的朋友而已。

這也是爲什麼蕭明這一次醒來,會對青城派出身的易真那和信任和親近的原因之一,同時也是他不再像以往那樣,每次醒來都直接暴露身份,就是因爲朋友死得太多,已經傷透了心了。

蕭明甚至想不起來爲什麼自己會和輪印宗大傳承一脈起那麼大的仇恨,讓這些傢伙上千年來追殺自己。而且爲了殺死自己,甚至不惜勾結外來勢力,八國\聯\軍算一次,八年抗戰又是一次。最主要是,這一脈的傳承太過古怪,說不上正與邪,除了對蕭明一事外,他們完全就可以稱得上是正義的。但是一旦和蕭明扯上關係,他們似乎又變成了邪惡的。

蕭明剛纔所說的南京慘案,的確就是畢巴爾做下的,正是因爲這個爲了殺蕭明而什麼都不管的瘋子把於墨道人等人殺死,引起了華夏術法界的一時內亂,給了霓虹術法者機會,這才破了南京城,造成了那一次慘案。

但是畢巴爾也夠光棍,讓自己的當時所有的七位弟子,全都死守南京,最終一個不剩的戰死,爲國家軍隊的撤離贏得了時間,爲華夏術法者贏得了時間,沒讓霓虹術法者在南京佈下血殺大陣,造成更大的殺戮。

也就是因爲這個原因,所以當時華夏術法界纔沒有殺了看起來已經斷了傳承,只剩下半條命的畢巴爾。只是讓他終身不得再入華夏之地。

如果當時蕭明沒有因爲戰死而不得不轉世沉睡的話,他肯定會把畢巴爾宰了。別人不知道,他還能不知道?輪印宗大傳承一脈和所有的密宗一樣,根本就沒有所謂的“死”這一個概念,他們可以靈童轉世的。

這種靈童轉世,不像蕭明這樣,可以保持所有的記憶,人格,實力,只是能把傳承一點不差的傳下去。但就算是這樣,也已經很牛X了。所以他們這一脈根本不可能有斷傳承這麼一說。七個弟子死了等於沒死。只要時間夠了,轉世就了。

估計當時的華夏術法界的同道們是因爲別的什麼原因而放過了畢巴爾,不然他們不會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來。

事隔幾十年,那魯巴再次踏上華夏之地,只能說明一件事情,那就是蕭明的身份又暴露了。這也是蕭明一直不明白的事情,爲什麼自己每一次醒來,用不了多久,輪印宗大傳承一脈就會知道自己的存在。而且還可以鎖定自己的大體位置。

套一句現在流行的話,這太不科學了。

先不說蕭明和輪印宗大傳承一脈的恩怨,反正他們那一脈在華夏之地是很臭的,蕭明不需要出手,只需要把那魯巴的身份給說出去,追殺他的人不會在少數。就算是最有名的君子之派,好人之派的茅山派,也會出手。當年的茅山派首席大弟子御骨道人可是他們號稱五百年來第一天才,結果就這樣被害了。而且還用的是最無恥的偷襲。

當初被害的幾人全都是畢巴爾仗着“自己人”的身份偷襲得手的,不然以當時畢巴爾的實力,根本不可能連着殺了那麼些個人。要知道,當時那些人幾乎代表着華夏術法者的最高實力。

正因爲如此,可想這些人的門人,族人有多麼的恨比畢巴爾。

“滅世魔,你不用狡辯,世人被你所迷惑,本佛爺可不會,今日就是拼得轉世,也要把你就地正法!”那魯巴之所以和蕭明說那麼多廢話,無非就是想拖時間恢復氣力罷了。

但是他在修煉上也許還算聰明,但是一方面很少接觸世俗,經驗不足,一方面又太過高傲,看不清情況。玩心眼兒,他哪裏是蕭明這傢伙的對手?

“就地正法?聽起來不錯嘛!要不,你試試?”本來還劍拔弩張的蕭明突然全身放鬆下來,微微一笑。

那魯巴正疑惑之中,突然聽到有數道破空之聲響起。

“挺熱鬧的嘛,我聽說這裏有什麼狗屁輪印宗大傳承一脈的護法金剛。來來來,與瘋子我鬥上三千回合先!” “挺熱鬧的嘛,我聽說這裏有什麼狗屁輪印宗大傳承一脈的護法金剛。來來來,與瘋子我鬥上三千回合先!”

一聲戲謔的長笑之後,又有酒香飄來。

“瘋子兄,來的路上不是說好,這一次讓我先的嗎?當初我家長輩之仇,我可從來沒敢忘記一刻!”又有一個帶着怒氣,但是依然不失溫和的聲音響起。

“我說過?我什麼時候說過讓你的?肯定當時我沒有喝酒,說得全是胡話!”蕭明的身邊出現了一個邋遢的傢伙,穿着破爛的道袍,看起來就像是幾年沒有洗過一樣。但是他的身上卻沒有任何的臭味,反而有一股醉人的酒香。

他一出現,大搖其頭,還不停的提着手中的玉製酒葫蘆灌。又半睜眼睛看着蕭明:“蕭兄弟,你太不夠意思了,吞山獸那麼好玩的事情,你居然不叫上我?不夠意思,不夠意思!”

蕭明無奈的一攤手:“酒瘋子,你給我留電話了嗎?”

“沒有,我瘋子不用電話!”酒瘋子搖頭道。

“那你給我留了術法傳音的口訣沒?”蕭明又問。

酒瘋子眨眨眼睛:“沒有!”

“那我怎麼找你?去哪裏找你?難道站在大街上喊‘酒瘋子,我要去打吞山獸了,你快出來!’?”蕭明好笑的看着酒瘋子。

“唉呀,我怎麼把這個給忘記了!”酒瘋子給了自己一耳光,大爲懊惱的叫了起來。

“蕭小兄弟,我們又見面了!”白靈子出現在蕭明身後,身體有意無意的把易真給擋在身後。估計是擔心那魯巴突然暴起傷害到易真。

“辛苦白兄傳遞消息了。我一個小小的猜測,白兄就可以找來這麼多幫手,這面子可不是我敢想象的!”蕭明小小的拍了個馬屁。

不過他說的也是事實,當被耶宓把那魯巴騙走的時候蕭明就已經猜到了這傢伙早晚會找上自己。所以就留了一個心。在對付吞山獸的時候,他發現了那魯巴的氣息就在附近。於是他暗中告訴白靈子,讓他和空靈子坐飛機提前回到C市,聯繫各大與畢巴爾一脈有仇的人。

其實蕭明可以更早一點的把這個消息給捅出去,但是如果有可能的話,他不想把自己給捲進去,所以只要那魯巴不來找自己的麻煩,他也不想用這一招。不過當他們對付吞山獸的時候,那魯巴一直偷偷的附近觀察的時候,蕭明就知道這一戰不可避免。

只是那魯巴蕭明根本不怕,麻煩的是畢巴爾,這麼多年過去了,誰知道他們那一脈有沒有修煉出九輪印法的傢伙出現?如果真的有,那絕對是一個**煩。就算蕭明可以擊殺,但是也會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到時候要追殺自己的可就不是畢那爾那一脈的事情了。

怕是華夏術法界都有不少人會跳出來爲民除害,而其他國家的術法界更會落井下石。

以前蕭明就是太固執,認爲一切都可以憑自己的力量解決,從來不迴避自己的身份,結果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之後,身邊親密的人死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巧兒幾人,尤其是戰爭時代,畢巴爾那瘋子爲了殺自己,居然不惜通過暗殺他的朋友古墨等人,不惜讓華夏大陸生靈塗炭。這終於讓蕭明醒悟過來,想要完成自己的心願,就不能只靠力量。

所以這一次甦醒,蕭明開始學會利用“勢!”

畢巴爾在戰爭時期犯下的罪過,導致了他和他那一脈不容入華夏之地,只要他們出現,要追殺他們的不會在少數。既然如此,還得着蕭明出手嗎?

只要不出手,那麼就不會暴露身份。而只要畢巴爾那一脈鎖定不了自己的身份,那麼其他人也不會知道自己身份。這麼多年來,除了輪印宗大傳承一脈,還沒有誰可以在自己不暴露的情況下發現自己的身份。

那魯巴此時的臉色也開始變得無比的難看。他發現自己被包圍了,除了酒瘋子白靈子兩人外,他的身後還有三個人,很巧,都是當年輪印宗大傳承一脈最大仇人。

茅山派,華山派。程家!

從三人的氣息來看,都是一流高手那種,絕對是門派家族之中的精銳。

由此可以想象的出,這些勢力對輪印宗大傳承一脈的仇恨有多深。當年沒有殺畢巴爾是事出有因,不是真的放下了仇恨,但是現在輪印宗大傳承一脈敢再出現在華夏大地,那他們肯定會全力追殺的。

“喂,壞蛋,你把我家嵐嵐帶到這麼危險的地方來,要是有個閃失,我一定要你好看!”蕭明的身後又走出一人來。

葉家大小姐,葉從夢。

她的身後跟着紅一和藍二。另外紫九也出現在巧兒身邊,正好巧兒有說有笑的打招呼。

“葉大小姐,你來了啊。那件事情搞定了?”蕭明看着葉從夢笑道。

“哼,你也不看看是誰出手的!”葉大姐非常傲嬌的頭一偏,對蕭明的質問表示不屑。

“阿彌陀佛!看來今日就是那魯巴證道之日。世人愚昧,看不清虛幻。你們與世魔爲伍,終有一天,會被世魔所害,成爲世間之害!”那魯巴臉上的怒容沒有了,反而露出**寶相來。

“喂,那個死和尚說你是世魔呢。你是什麼魔?色魔?”葉從夢打趣的看着蕭明道。

蕭明一挑眉頭道:“魔?在輪印宗大傳承一脈的傳承之中,但凡不是人類,卻又長生不死者,就稱之爲魔。我當年因爲誤向上天許願,得了個長生不死的軀殼,也不知道怎麼被他們知道了,所以我就成爲了世魔。他們那一脈,容不下任何教義以外的東西。他們的教義,長生不死的,只有佛。如果不是佛,卻又長生不死,那就是魔。是他們的死敵!”

說到這裏,蕭明瞄了一眼一臉震驚的葉從夢,白靈子等人,笑道:“這個故事你們信不?要是不信,我再編一個?”

因爲蕭明擅長幻術,所以別人想從他的神色之中看出他到底是在說謊還是真話是根本看不出來的,葉從夢也不是吃他這樣的虧一次兩次了。但是每一次都會忍不住把他的話當成真話。

剛纔聽到蕭明的話,她想起了一個在葉家的最古老的族譜裏記錄的那個傳說。心裏震動不己。但是馬上,蕭明就換了一個臉色,這讓葉從夢完全不知道他到底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了。

“夢夢,別理他。這傢伙一直在YY自己是傳說中的左慈的徒弟呢。還是出生在三國時代的英雄人物,還認識呂布,認識趙雲呢。你別聽他吹。哼,也不知道我那可憐的師祖聽了,會不會氣死,這個大逆不道的傢伙,亂說自己傳承,哼哼,總有一天,我要代替師祖清理門戶的!”夏沛嵐在一旁插嘴了。

有了她這麼一打岔,葉從夢的懷疑一下子就消失了,想起以前蕭明說過的話,似乎這就是那些忽悠自己的話的延伸。

“好哇你,我們大老遠的跑來救你,你居然敢騙我!我,我,紅一,給我燒掉他的頭髮!”葉大小姐生氣了。

“小姐,我打不過他!”紅一很老實的回答道。

想天炎火鴉妖紫卓天不怕,地不怕,但是自從上一次被蕭明封印之後,就在心裏印下了一個蕭明不可敵的心障,現在看到蕭明就會變得很拘謹,哪裏還敢對蕭明出手。

葉從夢本來就是說的氣話,又不當真,聽了紅一的話後,只是翻個白眼。

他們在這頭打鬧,另一頭酒瘋子和白靈子已經開始和其他三人搶誰先出手了。

那魯巴也不爲之所動,只是肅穆的站在原地,口裏訟唱着佛經。

蕭明看了那魯巴一眼,開口對爭來爭去的五人道:“五位前輩可否聽我一言?”

酒瘋子和白靈子自然對蕭明沒有任何的意見。那茅山派這次派出來的正好也是和蕭明認識的茅盾。所以也就停了下來,看着蕭明。

而華山派和程家的兩人雖然不瞭解蕭明,但是看到其他三人都停了下來,於是也就停了下來,看着蕭明。

蕭明先去五人拱拱手,然後對那魯巴:“那魯巴,你把三絕金剛杵留下來,我們就可以放你走!”

那華山派和程家的人一聽就不幹了,剛要開口,卻見白靈子對他們傳音道:“兩位道友稍安勿躁,蕭小兄弟自有道理!”

兩人可以不給蕭明面子,但是卻不能不給白靈子臉子。純白之劍的名頭可不是那麼簡單的。

“世魔,你這是癡心妄想!”那魯巴不動如山的表情有了變化。

“呵呵,那魯巴,你覺得你有能力保住三絕金剛杵?你要是能把空絕發揮出來,那還有一絲希望,但是現在你覺得你有希望嗎?只要你死了,三絕金剛杵依然是我們的。有何區別?”蕭明一攤手,不屑的笑道。

“以身證道是我護法金剛的天命。世魔,不用花言巧語了。想要三絕金剛杵?你們想也別想,這是我輪印宗大傳承一脈的法器,被活佛加持了最高深的佛法,就算我以身證道,它也會自己回到活佛身邊,你們想得道?做夢!”那魯巴的笑容比蕭明還要不屑。

蕭明哈哈一笑:“是嗎?我可不這麼認爲。比如現在,金剛杵,就在我的手中了!”說着,他彈了一個響指,手掌一翻,那三絕金剛杵果然已經出現在他的手中。

“這,不可能!”那魯巴低頭一看,自己手中空空如也。他瞪大了眼睛,大叫一聲:“世魔,還我活佛法器!”

“在!”

手捏日輪印,身週五朵佛蓮之火激射而出。

“世魔,死!” 那魯巴發現三絕金剛杵被蕭明莫名搶走,本來堅定的佛心出現了破綻。雖然平時他擺出一副囂張嗜血的樣子,但是內心卻一直很平靜,表面上的全都是作秀給人看的。九輪法印,居然保持佛心纔可以施展,佛心越堅定,那手印威力越大。

反之,如果佛心被毀,那手印只是能完全無害的花架子。

那魯巴的佛心還沒有修煉到堅不可摧的地步,所以他會受到外界的影響。爲了不讓人知道九印法印的祕密,所以那魯巴才故意擺出那樣的樣子,讓敵人不會知道九輪法印的弱點。

但是他忽略了一點,那就是蕭明和他們輪印宗大傳承一脈已經鬥了那麼多年,他又怎麼可能不瞭解九輪印法的弱點?

白靈子等人表面上爭着誰先出手,好爲前人報仇,但事實上也不無試探之意,誰都知道,先出手那個,一定會受到那魯巴最強烈的反擊,到時候能不能拼下來還是一說。

不要想着什麼羣攻,輪印宗大傳承一脈的九輪法印是最適合羣戰的,因爲九輪法印本身就是全方位無差別的攻擊。攻擊一個人和攻擊十個人的效果沒有任何的區別,只要在攻擊範圍之內,都會受到同等的攻擊。

因此,對上那魯巴,一個一個車輪戰纔是最正確的選擇,想羣毆,只會讓那魯巴佔盡便宜,搞不好還會讓他逃出去。

蕭明突然出手,就是爲了讓那魯巴佛出出現破綻。

在那魯巴的眼裏,蕭明是搶走了三絕金剛杵。

但是在白靈子他們眼裏,蕭明只是站在那裏,面帶微笑的動也不動,而那魯巴卻是突然發瘋的攻擊,最奇怪的是,這傢伙居然完全以不防備的方式衝了上來,手中的三絕金剛杵不用,連手印也不用。

這是要幹什麼?

“蕭兄弟的幻術?”酒瘋子第一個反應過來。

其他人一震,跟着明白過來。

此時,就是對付那魯巴最好的時機。幾人對視一眼,齊齊看向巧兒。

幻術這種東西一向是人人都懂一點,但是精通的極少。但是一些基本的東西大家還是明白的。幻術師的戰鬥和普通術法者戰鬥不太一樣,如果不是不懂配合的人胡亂插手,怕是反而會破壞幻術,好心辦壞事。

白靈子等人就是因爲害怕亂了蕭明的計劃,所以反而不敢隨便出手。不過大家都知道巧兒對蕭明的重要性,所以全都看向她,想看她怎麼行動。

巧兒目中兇光不時閃爍,殺機越來越盛,但是卻沒有直接出手,剛纔她就得到了蕭明的指使,不得隨便出手。此時只好看着那魯巴在那裏被蕭明的幻術引得在原地亂轉。

見白靈子等人看過來,猶豫了一下:“他們那一脈的人很討厭,會自爆。剛纔他就想自爆炸死我們。老頭兒在消耗他的靈氣,我們不管他,老頭兒一會兒差不多了,就請大家一起出手,務必一擊斃命!”

白靈子等人都是臉色微變,他們沒有懷疑巧兒的話,因爲這樣的謊言沒有任何的。既然不是謊言,那麼就是真的,衆人心裏都是一驚,沒想到那個那魯巴一臉求死證道的模樣,心裏卻計劃着把衆人全都拉着陪葬,心思不可謂不毒。

當然了,換成衆人其實多半也會差不多的選擇,對要自己命的人,誰不是拼盡全力反擊?

白靈子,酒瘋子還好,茅盾等人卻是再一次對蕭明的本事感到吃驚。華山派和程家的人不說,就算是茅盾,他和蕭明接觸的少,自然也不知道蕭明具體的實力。一直聽白靈子對蕭明推崇,但是耳聽爲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