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笑,一邊大搖其頭:“我說趙紅月,你是真把自己當成個人物看了,又或者說,你覺得以咱們祖巫通天徹地的能力,會真的在乎你師門,新月公主!”

Home - 未分類 - 一邊笑,一邊大搖其頭:“我說趙紅月,你是真把自己當成個人物看了,又或者說,你覺得以咱們祖巫通天徹地的能力,會真的在乎你師門,新月公主!”

“沒錯,新月公主的修爲卻是可怕,實力很強,但你覺得她能是祖巫的對手。”

“我可以明白的告訴你,哪怕我們把你殺了,你家師門也不能怎樣,他們不會爲了一個外面歷練的弟子,而得罪我們黑巫教。”

“趙紅月,你就乖乖的等死吧,不過臨死之前,你赤炎尊者也不會虧待你,一定會讓你享受一下男歡女愛再死,哈哈哈……”

說道得意處,赤炎尊者放聲狂笑。

跟在他身邊那些黑巫教徒也跟撿了便宜一樣,鬨笑不停。

而此刻,趙紅月的臉色已經不足以用鐵青來形容了,都快紫了。

心裏面好似翻江倒海一般。

她敢肯定這赤炎敢對自己動手一定是有祖巫授意,否則的話,赤炎就算是膽子再大,也不敢對他動手,同時她更明白,赤炎說的沒錯。

他說的都是事實。

如果她死了,新月宮可能會震怒,可能會質問黑巫教,但是真的未必會調查,並且爲她出頭,追究責任,因爲新月宮的實力真的不足以威脅黑巫教。

哪怕是她師尊新月公主,在實力上,也略有不如祖巫。

沒有實力,在怎麼鬧也沒有用。

赤炎看着臉色醬紫的趙紅月,噗呲一笑,緊跟着道:“趙紅月,這樣吧,你如果乖的話那,那就主動脫~衣伺候,如果你把老子伺候的舒服了,老子考慮一下,興許可以給你一個痛快,否則的話,你也看到了!”

“老子身邊還帶着這麼多人,到時候,我讓他們挨個上你!”

“你敢!”趙紅月厲聲嬌喝。

整個人都怒到了極致了!

以前她就知道赤炎尊者無恥,沒想到,他竟然會這麼無恥!

她盛怒之下,似乎忘記了自己有傷在身,當即催動起靈力,要跟赤炎動手。

而赤炎見狀,也是一臉警惕,當即擺開了架勢。

拉開架勢,準備應付趙紅月的瘋狂進攻,可惜,好半天,卻不見趙紅月動手。

赤炎面露詫異,仔細一看,卻見趙紅月臉上,此刻竟然露出濃濃的痛苦之色,下一秒,噗的一聲,當着衆人的,噴出一大口黑血出來。

沒錯,吐出來的都是黑血。

趙紅月本來就是臟腑受傷,雖然有林辰救治,但是臟腑的傷勢那是那麼容易好轉的,這會她擅自運功,立刻牽扯的內臟破裂。

“嗯?”而看着趙紅月噴血,赤炎尊者先是一愣,隨即大喜過望。

裂開大嘴,放聲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沒想到啊,你竟然受傷了,這樣一來,那對付你就更容易了。”

“趙紅月,你的末日要到了!”

說着,赤炎尊者大馬金刀的便朝着趙紅月撲去。

赤炎尊者的實力跟趙紅月本來就相差無幾,而此時此刻,趙紅月又身受重傷,那就更加不是他的對手了,他自然不需要在小心翼翼了。

朝着趙紅月撲去,一雙手,更是無恥的直接抓向趙紅月那聳立雙~峯!

“無恥!”而趙紅月見狀,氣的差點暈過去。

想要躲避,但是一動便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差點一個不穩,跌倒在地。

這時,赤炎尊者已經殺到了。

一雙大手,堪堪抓住!

而趙紅月,看着近在咫尺的赤炎,甚至於已經看到對方那眼中那濃濃的淫邪之意,而這一刻,趙紅月內心是絕望的,絕望的她甚至於恨不得當場死了纔好,如此,也好過遭受赤炎尊者這羣卑鄙小人的肆意**。

於此同時,內心當中忽然想到了林辰。

赤炎尊者這羣人跟林辰一比,他們真的是一羣人渣!

人比人得死,林辰跟他們比起來,那纔是真正的男人!

“林辰,這輩子,我恐怕都沒有機會在見到你了吧!”

心裏嘆息着,趙紅月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給我滾開!”

然而,就在這時,忽然間,一道大喝之聲,突然從不遠處的草叢裏響了起來,緊跟着,就見一個赤膊着上身的男子,從草叢裏走了出來。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躲在暗處,一直觀察的林辰。

而林辰,當眼見着趙紅月即將受辱之時,他自是不能眼睜睜看着。

如此,如此終於不在躲藏,選擇在這個時候站了出來。

而赤炎尊者乍一聽聲響,也是嚇了一跳啊,急忙放棄趙紅月,停下身子,一臉戒備的看向林辰的方向,而當看到走出來的人是林辰時,他忍不住一愣。

“嗯,是他!”

赤炎跟林辰有過一面之緣,所以他認識林辰。

不過,趙紅月不是留下來對付這小子了嘛,而趙紅月所受的傷,難道不是絞殺這小子時留下的,這特麼到底怎麼回事。

看到林辰的那一刻,赤炎尊者腦子飛速的運轉,一系列問號出現在他腦海。

而與此同時,趙紅月當聽到林辰的聲音時,小臉上也立刻寫滿了驚喜之色。

一掃絕望,猛睜開眼,看向林辰。

當看到林辰的那一刻,她那一雙如水的眼中,立刻閃爍起歡喜的淚花。

小嘴微張,想要叫林辰,但最後卻咬着嘴脣,淚眼摩挲。

再說林辰,走出來之後,冷着臉從這赤炎道:“從她身邊滾開,立刻!”

“混賬,小子你在跟誰說話,找死嘛!”

見林辰罵他,赤炎尊者頓時勃然大怒。

儘管他震驚林辰這會竟然出面維護趙紅月,但是他並未對林辰有什麼忌憚,林辰的實力到底不過後天二品,跟他差上一大截子那,他沒理由畏懼。

“小子,你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投啊,今天你死定了!” “小子,當初在大印寺山門前本尊就想殺你了,不過有人護着你,算你運氣,卻不想你竟然主動送上門來了,你今天死定了!”

赤炎望着林辰,狠狠說道。

林辰瞥了赤炎一眼,隨後,身形忽動。

眨眼功夫,就好像瞬移一般,平移着出現在赤炎面前。

“哪來那麼多廢話,給我滾!”

下一秒,林辰一把抓住赤炎那四十號的大臉,捏着,用力摔了出去。

赤炎尊者尊者整個人都是蒙的,連反應都來不及,便被林辰甩飛出去十多米遠,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摔在地上還不算,又滑出去好幾米才停下。

直接被摔得七葷八素的。

“赤炎尊者!”

“尊者,你沒事吧!”

“尊者你還好吧!”

跟着赤炎一塊的黑巫僧手下,見狀,立刻圍住赤炎尊者。

“滾開,都特麼的給我滾開!這,這特麼是怎麼回事?他剛纔是怎麼跑到我面前的!”赤炎尊者從地上跳起來,跟着一把推開圍着他的黑巫僧。

死死的盯住林辰,這一刻,他眼神裏充滿了震驚之色!

太快了,林辰的速度太快了,快的讓他甚至於都不知道如何出手,話說,此人真的只有先天二品的修爲嘛,先天二品怎麼可能做到如此迅速!

林辰並沒有理會赤炎的反應,而是伸手把趙紅月扶了起來。

“你……沒事吧?”

“嗯,沒事,還好你來的及時!”趙紅月搖了搖頭。

仰頭看着林辰,趙紅月眼中尚且帶着些星星點點的淚花。

林辰見狀,點頭,趙紅月這嬌滴滴的這樣子,倒也不是第一次,也習慣了。

隨後,把趙紅月護在身後,看向赤炎,剎那間,眼神立刻冷徹起來。

背對着趙紅月道:“他們是黑巫教的,跟你有些關係,是殺還是留!”

“不,他們跟我沒關係,從此以後,我趙紅月再也不是黑巫教成員,幫我殺了他們,否則的話,他們一定會跟祖巫彙報,我的師門一定會受牽連!”

趙紅月銀牙緊咬着,狠狠說道。

就在剛剛,當赤炎說出是祖巫派他們來對付她時,趙紅月便已跟黑巫教沒有關係,恩怨兩清,更何況,赤炎剛剛差點就把她給那什麼了。

還好林辰來的快,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對於這種差點玷~污了她的人,她恨不得把他們大卸八塊。

我在灰燼裏等你 林辰聞言點頭,下一秒,邁步朝着赤炎等人走去。

同時,一身殺氣外放,朝着赤炎瀰漫。

赤炎見狀,眼神大變,被林辰身上殺氣感染,內心竟然有些驚恐起來,不過下一秒,這種感覺就被他強行驅散了,眼神又煥發起猙獰之色。

沉聲帝喝道:“小子,你以爲你真的能殺的了我!”

“不過一個區區的先天二品的修者,你真以爲你很強嘛!”

“殺,給我殺了他!”

赤炎隨即大手一揮,他身邊的黑巫僧立刻如指臂使一般,朝着林辰撲了過去。

“找死,天樞劍指!”

林辰冷哼,身形一動,立刻迎向黑巫僧。

並指如劍,衝進人羣。

嗡嗡嗡……

緊跟着,就聽劍嘯長鳴,見劍光閃耀,眨眼之時,林辰穿過黑巫僧陣形,身後,七八個黑巫僧忽然渾身冒血,隨後直挺挺的仰到在地。

一個個的,幾乎沒有一個留下全屍,全被一劍攔腰斬殺!

林辰僅用了一招,便將他們全體絞殺。

要知道,林辰淬鍊成了銅骨之後,已經可以完全掌握天樞劍指,而他的天樞劍指如今的威力足可以跟真武一戰,而這些黑巫僧,修爲比他還要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