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張無忌顯然愣住了,而大叔被傷之後絕地反擊也幹掉了那隻狼人趕了過來,驚訝不已地看着我:“僅僅只用一擊?”

Home - 未分類 - 但是張無忌顯然愣住了,而大叔被傷之後絕地反擊也幹掉了那隻狼人趕了過來,驚訝不已地看着我:“僅僅只用一擊?”

我微微地愣了一下,的確,剛纔我也沒注意,偷襲我的狼人的確就是被我一擊秒殺的!

小蘿莉收拾了那隻狼人之後也趕回來驚呼地叫道:“哇塞!你這個傢伙也不賴嘛!竟然一擊必殺!不錯不錯!”

“只是僥倖罷了!”我無意去炫耀我的鬼手有多麼的強大,剛纔居然被狼人偷襲而沒有發現,顯然我太大意了,說明我的修爲還遠遠的不夠。

“讓我看看你的傷口!”張無忌還是挺關心我地說道,顯然是看見我胸前染紅的衣服被撕成了布條了。他拉着我走到了樹林間較開闊的地方,藉着月光就要撕開我的衣服。

還好這次來怕冷帶了幾套衣服的。

我也知道在這種地方受傷可大可小,還是找專業人士看看比較好。於是脫下上衣,露出了胸口前面那三道深淺不一的傷口來。

於是,更讓驚訝的事情發生了。

我的傷口竟然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復原着。

張無忌大吃了一驚!

隨後而來的大叔和小蘿莉也大吃一驚!

他們好像看怪物一樣的眼神看着我,幾乎不敢相信他們親眼所見的。

而我,也一樣!

我低着頭看着自己的胸口的傷口,血早已經止住了,甚至都沒流什麼血,傷口好像在慢慢地縮小。

這是??怎麼回事???

我竟然擁有自我修復的能力??

最後還是小蘿莉先醒悟過來,她近距離地把臉幾乎頭貼在我胸口上,瞪大了眼睛地注視着我的傷口足足看了半分鐘。

“天哪,你還是人嗎?”她終於緩過勁地說了這麼一句。

大叔也顯得很震驚,嘴角抽了抽,卻沒有說什麼。

張無忌恍然大悟之後,哈哈大笑:“太好了!林一兄弟你竟然天賦異稟,還有這種神奇的能力!這次進山之行,我們必能安然返回!”

小蘿莉好像很不爽地努努嘴:“上天是不是太不公平了?這傢伙已經有鬼手這麼逆天的天賦了怎麼還能有復原這種逆天的能力?這樣還算是人嗎?無忌哥哥,如果接下里還有什麼異靈出來,你就讓這小子上好了,反正他打不死的說!”

我暈啊,這是拿我當炮灰啊。

張無忌估計也是這麼想的。

不過,事情卻發生意外的轉變。 本來傷口被撕開足足十公分那麼長,但是縮小了五公分長度時候就再也沒有動靜了,好像停滯不前了。

這又是怎麼回事啊?

要是有自我修復的能力的話,不是應該像《X》裏的金剛狼那樣嗎?怎麼還修到一半就不修了呢?奇怪了都。 “這、什麼情況?”張無忌也發現奇怪的情況,他自己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我無辜地聳了聳肩膀,表示我也不明白爲什麼會這樣。

“怎麼會這樣?”張無忌皺着眉頭思索着直起腰來抱着胸口摸着下巴繼續說道,“在上古時期的確有這麼一個會自我復原的奇人,幾乎沒有人能殺死他!無論他死了多少遍,都能原地復活!但是,古書上記載,他復活雖然時間有點長,但是卻都是恢復到最佳的狀態。卻不像林一兄弟這樣,只恢復到一半的!”

我也鬱悶來着,不過以前都是受點小傷也沒太注意,修養一段時間自然就好,就算那次重傷也是層層包裹之下哪裏知道自己還有這能力。

“看來不是什麼事情都能夠十全十美。不過,林一兄弟也大可以放心了!你已經比我們其他人不知道強多少倍了!”

“能自我修復已經很強悍了!哪怕只有一半,那也是逆天的存在了!你小子到底是撞了哪門子邪啊,爲什麼我就沒有這樣的天賦能力呢?”小蘿莉怨天尤人地說道。

張無忌直接用白眼鄙視了她一下說道:“小藝妹妹,你的天賦馭蛇難道還不夠你牛13的啊?”

小蘿莉也不甘示弱地說道:“那無忌哥哥的靈力追蹤術也很厲害嘛!”

大叔的嘴角再次抽動了一下:將勤補拙的傷不起啊!

我換了身衣服之後,就當沒這一回事了,本來還激動的很的,還以爲自己有個不死之身,沒想到只是一半一半,就沒那麼興奮了。

“林一兄弟有這樣的實力,接下來就沒什麼擔心的了!我們抓緊趕路吧!”張無忌輕鬆地說道,“天亮之前最好能找到胡萊!”

接下來沒什麼好說的,和豐山的情況有類似的就是這裏估計也就是外圍,暫時還沒有什麼強力的異靈遊弋,所以都是些蝦兵蟹將罷了,雖然有點吃力但是爲了保險起見都是我們四人一起上,配合之下還沒有什麼困難的。

一邊清掃狼人異靈一邊往前趕,遇見了第二個戰鬥現場。張無忌依舊閉目追蹤氣息,我們三人在一旁靜靜地等待。

張無忌猛然睜開眼睛說道:“大家小心,這附近應該有個比較難對付的狼人異靈!可能BOSS級的!胡萊落荒而逃了!”

對於這個消息我也大吃一驚,幾次的古墓試練讓我對胡萊的能力非常的有信心,能打得胡萊落荒而逃的應該是很強力的異靈了,這個絕對是和我們之前遇見的那些狼人異靈有着很大的區別。

“無忌哥哥,能看出這個狼人頭領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小蘿莉在他身後很好奇地問道,“是《地書》上記載的那樣的嗎?”

張無忌點了點頭,說道:“這隻狼人頭領的力量速度都在狼人異靈之上,而且顯然靈力非常的強悍,能使用罡風、地刺這樣的中級靈術。”

“天哪!居然會中級靈術!”小蘿莉非常吃驚地叫道。

就連一向寡言的大叔也感嘆了一聲:“看來這次很棘手!”

其實我是沒什麼概念的,所謂的低級、中級、高級、頂級四個級別的靈術到底是怎麼樣的我一點映像都沒有,我的鬼手能把靈體打入身體就叫頂級靈術的話,我就感覺好像頂級靈術也沒什麼了不起的。殊不知,當時在場的其他三位都沒有一個有高級靈術伴身的。

靈界絕對是一個金字塔結構,絕大部分的修靈都只是最最底層的修煉者,他們當中有的終其一生只能修習到一兩個的低級靈術,至於中級靈術恐怕都要修煉個十幾二十年纔可能有這個資格學習。高級的,就不更用說了,恐怕放眼整個華夏國,修習高級靈術的人絕對是屈指可數。頂級,還是算了吧,就算你想學,人家還未必肯教呢!

小蘿莉也點了點頭:“嗯!看來我這次要叫大白出來了!”

張無忌的臉色也板着緊緊的,把目光投向了我,很鄭重地說道:“林一兄弟!接下來,我們可能沒有多餘的力量保護你了!這個狼人頭領非常的棘手!這恐怕也是五大家族無法寸進的原因所在了!如果我們碰上了一定要想辦法跑,不能硬碰。”

連張無忌都這麼說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了事態可能真的很嚴重,一個狼人頭領就讓五大家族無法寸進,可見那種實力強悍到了什麼程度了。

“無忌哥哥,那些人沒有把資料給你共享嗎?”小蘿莉忿忿不平地說道。

張無忌苦笑了一下,無奈地搖了搖頭:“他們的資料更有限!小藝妹妹,你派小蛇回去告訴他們我們這裏的情況!”

小蘿莉皺了皺眉頭:“無忌哥哥,我們爲什麼要把辛苦收集來的情報告訴他們呢?”

張無忌淡淡地笑了笑說道:“想要釣魚,總得放點魚餌吧!”

小蘿莉好像明白過來似的,笑嘻嘻地說道:“還是無忌哥哥聰明!我這讓小蛇回去報信!嘻嘻!”

原來如此,以我們目前的人力來講想要對付狼人頭領會很吃力,甚至到時會有損傷,這樣就無形當中影響下一步的行動。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五大家族的人組織大隊的人馬過來,螞蟻咬大象地咬死狼人頭領。 而且我們的目的只是收集情報,除非必要,不然能避免戰鬥就儘可能地避免戰鬥。

“走吧!從現在開始要提高警惕!”張無忌鄭重地說道。

氣氛有點凝重地點了點頭之後,依舊是維持剛纔的戰鬥隊型,小藝在前大叔在後,我和張無忌負責左右防備。

大約向前行走了半個小時的路程之後,我們進入了一片開闊地,這裏林木稀少碎石嶙峋,依然是到了某座山的山腳下。擡頭望去,這座山也沒有想象中的高聳入雲,只不過我們已經甚至羣山峻嶺之間,卻還能有這麼一座突兀山峯就感覺有點新奇而已。

而就在這時,小蘿莉說道:“無忌哥哥,他們已經收到我們的情報了。他們正在調派人手,準備進山剿滅狼人頭領!”

張無忌嘴角露出笑意地說道:“嗯!難啃的骨頭就讓他們去啃!我們要繞過這座山,再往前走一小時就能到馬家村了!” 想法很美好,現實很殘酷!

突然從樹林那邊傳來了一聲地動山搖式的震盪,不好樹木紛紛栽倒。

張無忌心中一驚大聲地叫道:“不好!是狼人頭領發現了我們了!快跑!”

其實他不叫我也猜到了,就在我們轉頭沿着碎石嶺慌不擇路地往上跑的時候,我們身後的樹林一陣陣的晃動,然後一個極爲高大的身影從樹林之中跳了起來,猶如金剛一般的體形給了我一種遮雲蔽日的感覺。

狼人頭領手裏提着一根粗重的釘頭錘,朝着我們幾個甩了過來。

這麼遠的距離,準頭肯定是極差的,而且我們又不是活靶子,不可能傻乎乎地站着給它砸的。

釘頭錘在空中翻轉着飛了過來,劇烈地撞擊在我們前面的一塊巨石上面,那個時候“砰”的一聲巨響,整塊巨石就這樣被砸個粉碎,碎石橫飛。

我就感覺好像地震一樣,劇烈地晃動了一下,整個人不得不趴下來以保持平衡以及躲閃被砸碎飛濺出來的碎石。

媽呀,這也太強悍了吧。

這麼遠的距離就這麼扔了一個武器過來,就能產生這麼大的破壞力,這要是近身的話,還有的打嗎?

“小藝,趁現在!”張無忌躲在石頭後面叫道。

小蘿莉沉着臉點了一下頭,而大叔則很自覺地跑到了她的身邊充當起了她的護衛。小蘿莉不知道從哪裏掏出了一隻通體白透的羊脂白玉笛湊在嘴邊吹起了一支讓我忍不住要捂耳朵的曲子——實在太刺耳難聽了!

但是這次並沒有像之前那樣會光圈在她的腳邊閃耀,只有一個白色的光圈在距離她很遠的地方出現然後隨着笛聲慢慢地擴大。

張無忌提着劍衝了出去叫道:“林一兄弟,我們一起拖住她,爲小藝爭取時間!”

我看着地上的光圈越來越大,越來越大,不到一會兒的功夫已經有直徑兩米多了,不過一會兒大一會兒小的,好像極不情願似的,這麼大的光圈是召喚什麼樣的蛇類啊?

但是不容細想,我也跟着衝了出去。

這可能是一次極其重大的召喚,而且召喚的難度很大,時間很長,所以必須要爲她爭取一點時間了。

狼人頭領跳出了樹林就在開闊的林邊,而張無忌也以極快的速度衝了上去一劍刺了過去。

我料那狼人頭領要閃躲,所以我從側面準備封死它的退路。

然而,出乎意料的就是,狼人頭領顯然沒有把張無忌放在眼裏,眼皮一擡,就看見他嗷嗷叫着雙手使勁地砸向了地面。

張無忌面色鉅變:“糟了,是地刺!” 他急忙止住了身形,然後往後急閃朝着我撞過來。

但是我就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了,腳下一陣顫抖,緊接着一根根足有胳膊粗細的尖土刺從腳下斜冒了出來,而且密集程度無法想象,絕對可以將我刺出幾個窟窿,我之前又沒有見過,哪裏有那麼個反映時間。

好在,張無忌急閃的時候用整個身體撞了過來,把我給撞了出去,險之又險地躲過了我腳下的幾根地刺。

而張無忌自己卻……

他撞開我的同時,以劍點地,身形飛躍,只不過晚了一點,一根地刺洞穿了他的左小腿。

這可不是什麼網絡遊戲,打掉點HP就可以吃血瓶子補回來的,而是切切實實的受傷,直接導致了張無忌這個戰鬥力退出了戰場。

張無忌吃痛之下,咬牙堅持着摔出了地刺的範圍,在地上滾了幾圈之後以劍支撐着要爬起來。

但是狼人頭領卻不給他這個機會,顯然是“趁你病要你命”了,直接衝着他撲了過去。

張無忌急忙雙手掐訣,引劍飛刺而去。

狼人頭領只是輕易把手一揚,就彈開了張無忌的飛劍,那柄飛劍在空中翻騰着摔在了我的面前。而狼人頭領彈開飛劍之後已經一步衝到了張無忌的面前舉起了利爪,就要朝着他掃下去。

張無忌現在腳上有傷,行動不便,以狼人的速度張無忌的性命就在旦夕之間。我情急之下只好抓起了地上的黑劍朝着狼人頭領衝過去。但是我不知道能不能來得及。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身影從張無忌的身後閃了出來,俯身抱住了張無忌而他的後背就完全地暴露在了狼人頭領的狼爪之下。

我心中一驚:大叔危險了!腳下更是加快了腳步持劍衝擊過去,但是那一刻我心中已然知道,我的這一劍根本就來不及阻止狼爪的傷害了。

就在我的劍鋒就要觸及狼人身軀的時候,狼爪已經毫不留情地劈在大叔的背上,但是並沒有發生我想象中的事情,只見大叔的背上的衣服被徹底撕碎,裸露出了他那健碩的肌肉。但是令我感到十分驚訝的就是,狼爪掃過大叔的後背的時候,竟然沒有撕破皮膚,而是擦出了點點火花,好像金屬摩擦一樣。

但是巨大的力量還是發揮了作用,大叔抱着張無忌的時候被狼人頭領從後背用力地掃過,兩人被巨大的力量推出,不過好在大叔的金剛之身護佑之下沒有受傷。

而此時我的劍鋒已經送到,那狼人頭領居然也不躲閃,而是一擊掃過之後順勢轉身過來抓住了我的劍刃。

不是吧,這樣也行。

我用力地抽了抽,居然還抽不回來了。同時心中一震:不妙!

果然,狼人頭領的面部露出了猙獰的表情,從它那毛茸茸的臉上我彷彿看見它露出了笑容,狼人頭領居然用力一折,“砰”的一聲直接把我手中的長劍折斷了,這種力道……

我心下一沉,咬了一下牙齒,即便是斷劍我也繼續送了過去我就不信你不退。

此時,狼人頭領另一隻狼爪鑽了出來,朝着我胸口處抓了過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