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爾莫德,你覺得海拉會提什麼要求,我們也好提早應對?」三人向死亡國度飛行的時候,卓越沉聲道。

Home - 未分類 - 「赫爾莫德,你覺得海拉會提什麼要求,我們也好提早應對?」三人向死亡國度飛行的時候,卓越沉聲道。

赫爾莫德苦笑搖頭道:「無跡可尋,不過想來必然是件極難辦的事。海拉三兄妹本來過的好好的,被諸神弄成現在這個樣子肯定懷恨在心,有個如此好的機會在眼前,又怎會輕易放過。」

卓越對這亞薩園諸神處理這件事早就一腦門子問號,趁機道:「你們當初既然覺得他們三兄妹是禍害,為什麼不直接殺掉,反而要留下這麼大的麻煩?」

赫爾莫德搖頭道:「真正的內情我也不清楚,想來應該是覺得這樣就把威脅除掉了吧,沒想到反而間接培養了他們。」

「嘿嘿,小子,打個賭怎麼樣?」一直沒怎麼說話的武什卡特在卓越意識海里幽幽道。

「說說什麼賭。」

「我賭奧丁和洛基肯定有姦情。」武什卡特嗤嗤笑道。

卓越瞪了他一眼,沒好氣地道:「廢話,現在誰看不出他們之間有問題,還用你說?」

三人飛了十來天,終於在極北之地的盡頭來到一條河邊,遠遠的看去,只見一座金色的水晶橋立在河上。怪異的是這橋沒有橋腿,像亞薩園的虹橋一樣憑空立在那裡。卓越驚奇不已,開動荷魯斯之眼一看,原來橋中間竟然是由一根髮絲般粗細的細索吊住。

三人來到橋邊剛要過去,猛聽一個古怪的聲音在從橋頭傳來:「胡胡,想過橋可以,不過得先讓我吸飽了血才行喔!」 三人聽說笑聲抬頭一看,一個巨大的骷髏骸骨從橋頭慢慢站起,只見手拿白骨長刀,兩隻眼眶中燃著熊熊的**之焰,一臉詭異地看著三人,似乎在嘲笑三人的不智,竟然敢空手而來。

「呀,醜死了,真難看!」卓焱沒見過這種死靈生物,脫口而出道。

「胡胡!是嗎,那我莫德古德就先從你開始了。」

那骷髏說著身形一晃,瞬間向卓焱飛去。赫爾莫德剛想阻攔,卓越擺手一笑道:「沒事,讓他們自己玩吧,我們先過去再說。」說著率先跨到橋上,赫爾莫德無奈地搖了搖頭,跟著卓越一起向橋的另一面走去。

卓焱等它飛到跟前,小嘴一張瞬間一條紅色的火焰噴出,轟的一聲把整個骷髏骸骨全都包圍在裡面。只是普通死靈生物都很怕火,這莫德古德卻完全不同,那些火焰似乎根本對它造不成任何傷害,冷笑一聲當頭一刀就向卓焱劈去。

卓焱一看大怒,縱身躲開攻擊,雙手一張,一道深紅色的蓮花般火焰再次發出,噗地一聲打在莫德古德那顆碩大的骷髏頭上。

這深紅色的火焰是紅蓮業火,以業力焚人,以因果罰人,被燒者輕則修為降階,重則飛灰煙滅。那骷髏莫德古德守在橋邊,每過一個亡靈都要給它吸一口血當過路費,至此早已經吸了億萬死靈之血,堆積了莫大的業力,瞬間被燒得嘶聲慘叫,噗通一聲摔在地上打起滾來。

赫爾莫德一看神色大變,焦急地道:「不凡,這傢伙是海拉的寵幸之物,我們沒必要在這種小事上得罪女王,還是饒過它吧!」

卓越卻不大在意,看著慘叫不已的骷髏冷笑道:「嘿嘿,這可怪不得卓焱。那火叫紅蓮業火,是用這骷髏之前的業力燃燒的,它現在所有的痛苦都是以前吸取亡靈血液時攢下的。所謂天道好還,報應不爽,說的就是這種索取無度的傢伙。」

「哈哈,小女娃不簡單,爹也不是個善茬,我海拉算是見識過了。」

一聲長笑,而後一條白影從裡面急速飛出,很快來骷髏莫德古德身邊停下,接著雙手一揮發出一道黑霧,迅速掩過正在燃燒的深紅色火焰,莫德古德的慘叫聲也隨之而止。

只見這女人容貌絕美,身材魔鬼,渾身充滿了異樣的吸引力,和希芙、芙蕾雅比都不差半分。可惜這絕色之姿只有左半邊身體,右半邊身體醜陋臃腫不說,還腐爛衰敗,散發著陣陣死亡之氣,看著極為詭異。

卓越看著暗暗搖頭苦笑,心說這應該就是死神海拉了,那另一半醜陋的軀體應該就是在這死亡國度才形成的。若真如我猜測的話,別說她想把毀滅亞薩園,就是把諸神抓住一刀刀割肉,恐怕也難解她心頭之恨。

現在理解洛基為何處心積慮地要借霍德爾之手殺巴爾德了,若是有人這麼對待卓焱或者忒提絲,自己恐怕也會想盡一切辦法折磨他。

「赫爾莫德見過女王殿下!」赫爾莫德這時上前一步,躬身施禮道。

卓越一聽果然如自己所想,於是抬手把卓焱招過來,也有樣學樣地躬身施了一禮。

海拉沒說話,饒有興趣地打量了卓越一番,洒然一笑道:「你就是能在尼德霍格那個老傢伙背上捅一刀的卓越?」

卓越聽得大汗,心說怎麼誰都知道這事。苦笑道:「不凡僥倖為之,當不起女王誇讚。若是黑龍王認真對待,十個卓越也不是對手。」

「哈哈,你也不必謙虛,天下人想殺那老傢伙的也不知凡幾,能僥倖在它背上來一下的只有你卓越了。」

海拉說著又扭頭冷冷地看了一眼赫爾莫德,沉聲道:「你和這奴才一起來,想必也是為了巴爾德的事了?」

卓越趕緊恭維道:「女王智慧,這種事竟然一猜就准。我的確是受神王夫婦所託,想把巴爾德的神魂接回亞薩園,不知殿下能行個方便?」

「那就要看你的實力了。我在死神大殿等你,可別半途而廢讓我失望喔!」海拉笑著一揮手把骷髏莫德古德卷到橋的另一邊休養,正眼都沒看赫爾莫德一眼,縱身又向北方飛去。

卓越一聽知道人家是在考校自己的能力,拱手送行后也不再多話,率先大步向北走去,卓焱和赫爾莫德緊緊跟在後面。

不久來到一片黑色的森林,那些樹木枯硬如鐵,林中黯淡無光,地上到處都是枯枝敗葉和腐朽的氣息。赫爾莫德見卓越依然毫不在意地前行,趕緊道:「不凡,這是鐵樹之林,據說陰靈鬼物很多,還是小心為上。」

「該死的人類,你還我命來!」正說著一聲怒吼從林深處傳來,接著一個陰靈飛速靠近,迅速堵在三人前面。

卓越一看是老相識,正是貝奧武甫和大地之女奧克塔薇爾之子——那頭金龍的人類靈魂,不禁一笑道:「小金人,我把你從人不人、鬼不鬼的形態下解放出來,你不感激我還則罷了,竟然讓我還你的命,太不講道理了吧?」

那陰魂一聽勃然大怒,咆哮道:「呸!我媽媽說我再修鍊一段時間就能修成人形,都是你這該死的人類多事,你就留在這裡陪我們吧!」

「就是,你就留在這裡陪我們吧!」矮人萊金的靈魂這時也從樹林深處鑽出來,站在那裡陰測測地道。

先婚後愛,總裁你好! 不久艾格瑟帶著三頭巨大的狼靈也趕了過來,許多被卓越擊殺而沒收魂的靈魂都出現在周圍,整個鐵樹林很快變成陰靈的海洋。這些陰靈恨恨地看著場中的三人,恨不能一口口把他們撕成碎片。

卓越看了一眼女巨人和她那三頭巨大的狼靈,冷笑道:「艾格瑟,你知道我的手段,也想螳臂當車嗎?」

「哼,這裡是死亡國度的鐵樹之林,死氣充足,還以為你那把破劍能發揮作用就太天真了,我們一人吐一口死氣就能把你凍僵。」艾格瑟恨恨地道。

「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無情了!」

卓越說著雙手一展,瞬間一拳打出,只見一頭硃紅色的火焰之鳥很快形成,帶著無邊的火浪直向那些陰靈捲去。卓焱和赫爾莫德一看知道難以善了,一個縱火,一個施展神力,也開始戰鬥開來。

陰靈本能地畏火,一見尖叫著四散逃開,萊金髮出一個魔法阻住前進的火浪,高叫道:「我們人多,不用怕他們,聽我的號令配合,肯定能把這王八蛋留在這裡。到時候我們剝他的皮、喝他的血,好好泄泄心頭之恨。」

那些陰靈魔魂本就對活物帶有天然的憎恨,對卓越更是恨之入骨,一聽都是尖聲長嘯,隨著萊金的指揮慢慢開始配合,戰場形勢果然一變。

艾格瑟和另外兩個霜巨人之魂帶著三頭狼靈抗擊卓越,另外那些陰魂則和卓焱兩人糾纏,雖然不時地有陰靈被火焰燒得灰飛煙滅,反倒激起了他們的凶性,開始毫無顧忌地拚死相博。再加上其他不相干的陰靈也越聚越多,整個戰鬥開始慢慢向陰靈傾斜。

武什卡特一直沒動手,一見笑道:「小子,用不用我出手幫忙。」

「嘿嘿,幾個陰靈若還需要你幫忙,我卓越以後就不要混了,瞧好吧你!」

卓越說著再次一招四象朱雀拳轟出,利用巨大的火浪逼退身邊的巨人、狼靈,飛速把北斗封魔陣布在面前,把幽冥珠放在陣眼上,發動陣型放聲大笑道:「丹巴拉,這次你可找到用武之地了,別讓我失望喔!」

「主人放心,丹巴拉從不讓主人失望。」

諸魔魂感受到如此多的陰靈死氣,早就在陣旗里急不可耐了,一被放開束縛立即嘶吼咆哮,張牙舞爪地向飛來的陰靈魔魂攻擊。那些陰靈魔魂哪裡是它們的對手,數息之間已經被吞噬百個,剩下的一看嚇得魂飛魄散,尖叫著就向外飛去。

「攻那幾個小旗,把那些小旗撕碎就行了。」

萊金對卓越恨之入骨,一眼就看出了北斗封魔陣的關鍵所在,尖叫著就開始指揮眾陰靈、魔魂向陣旗飛去。只是兩者實力相差太遠,這麼做不異于飛蛾撲火,一**地陰靈飛過去,很快就轉化為幾大魔魂的口中之物。

艾格瑟一看知道再這麼下去好不容易聚集的陰靈肯定瓦解,大叫一聲,帶著幾個巨人之魂和狼靈就向陣旗衝去。

卓越招出殺戮之劍,縱身一躍跳到艾格瑟跟前,當頭就是一劍刺去。那邊赫爾莫德和卓焱也不再管如蟻般的陰靈,一起向幾個巨人靈魂攻去。

艾格瑟一見卓越劈來,趕緊閃身側開,三頭狼靈急攻而上,她本人則開始發動黑暗法術。

「等的就是你。」

卓越趁她施法的時候防禦空虛,立即祭出紫金葫蘆。只見口中金光一閃,接著一聲慘叫,艾格瑟的靈魂瞬間被收到葫蘆里。

三頭狼靈一看不要命地向卓越攻去,只是沒了主人就沒了指揮,散亂的攻擊根本構不成什麼威脅,反倒被陣旗里的幾頭魔魂很快吞噬掉。

萊金一看知道今天是報不了仇了,轉身就向森林深處跑去。只是沒跑幾步猛然發現卓越已經堵在前面,正笑呵呵地看著自己,滔天的恨意湧上心頭,大叫一聲引動靈魂之力,身體急劇脹大,接著嘭地一聲爆炸開來。

「唉!我沒有惡意的,就想讓你們兄弟見上一面,你怎麼就那麼倔呢!」

卓越無奈地搖搖頭,回去一看那些陰靈已經逃跑殆盡,幾個巨人的陰魂也被卓焱消滅,於是收起陣旗繼續向北而去。 「該死的,你敢吸收生魂,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的靈識抹去?」

三人收拾掉那些陰靈魔魂後繼續北行,卓越剛想把殺戮之劍也收到異空間去,猛然發現有些不對,仔細一檢查才知道這劍靈不知何時竟然吸收了幾個陰靈在裡面,知道這傢伙又開始作怪了。

那劍靈感受到主人的憤怒,在卓越手中連震幾震,錚錚清鳴幾聲,這才老大不情願地把幾個陰靈給放了出來。

卓越見不大工夫那些陰靈已經失去神智,而且雙眼通紅,明顯帶有很強的殺意,神色不禁為之一變,心說這傢伙不好好管教一番是不成了。於是把殺戮之劍收到異空間,分出第二元神進去,開始用佛法清洗劍身。

武什卡特看得哈哈大笑道:「小子,我早就說這傢伙不會那麼老實,你還不信,現在如何?」

卓越鬱悶無比,只是想起來又驚奇不已,問道:「老武,這劍靈到底怎麼回事,怎麼變得和人一樣古靈精怪,連私心都有了?」

武什卡特悠悠道:「這是把魔劍,劍靈有很強的控制、戰鬥**,所以千萬別讓普通人碰它,不然又會出現一個劍奴。」

「哼,我每天用佛法清洗三遍,看看是它的**強,還是我的佛法強。」

三人不久穿過鐵樹之林,來到一座巨大的黑色大門前。卓越猛然渾身一顫,一股強大無比的氣息出現在探出的意識里。抬頭一看,只見大門旁有一個黑色的洞窟,那股暴烈的氣息就是從洞里傳來的。

小卓焱也感受到了那股氣息,立即神色一變,抬手就要率先攻擊。赫爾莫德趕緊搖手阻住,拿出一個巨大的圓餅投向那洞窟內,低聲道:「這是海拉的愛犬加爾姆,守在這裡看著整個死亡國度的進出,我們沒必要得罪它。」

「嘎嘎!若是普通人類的陰魂,這張赫爾餅也就夠了。只是你一個神靈帶著一個活人和一頭魔鳥,這點買路錢可遠遠不夠!」一個陰冷的聲音從那洞里傳出,接著黑影一閃,一條兩米多長的血斑犬瞬間出現在三人面前。

赫爾莫德賠笑道:「加爾姆,我們有要事要見女王殿下,回頭我再補上這份買路錢,你就通融一下吧!」

那血斑犬搖頭否決,狗臉上露出一種古怪的笑意道:「要不這樣,咱們幾個打一架,你們只要能勝個一招半式,我再不向你們要任何過路費,如何?」

卓越見這血斑犬出現就明白它不會輕易放自己過去,一聽知道海拉肯定吩咐過了,擺手止住又想說話的赫爾莫德,一笑道:「說話算數?」

血斑犬冷冷道:「加爾姆從無虛言!」

「那我父女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卓越見一條狗都這麼猖狂,立即激起了心頭的傲氣,招出戰神槍,向卓焱使了個眼色,大喝一聲舉槍就刺了過去。卓焱也早就聽得不爽了,一見立即雙手一擺,瞬間打出一道紅色的火浪。

那血斑犬果然有驕傲的資本,身形一晃躲開兩人的攻擊,變成兩米來高、四米多長的模樣,暴吼一聲直向卓越撲去。兩人一獸你來我往,乒乒乓乓地戰在當場。

「加爾姆!」

正打著突見卓越一聲高叫,接著空中金光一閃,一道粗索直向那巨犬身上纏去。原來打了幾招卓越見這巨犬速度奇快,而且力量驚人,幾次震得自己雙臂發麻,知道憑武技實難取勝,立即取出困龍鎖祭出。

「雕蟲小技!」

巨犬冷笑一聲晃動身子,瞬間發出一股陰冷的幽冥氣息,身周的那條困龍索立即變得死蛇一般無聲地跌落到地上。

只是沒等它興奮過來,口中再次銀光一閃,一口飛劍當頭斬來。加爾姆怒吼一聲,抬爪暴然一擊,把那飛劍打得錚鳴一聲倒飛出去。卓越腦袋瞬間嗡地一聲,噗地噴出一口血來,第一次被暴力擊飛神念控制的飛劍。

小卓焱一看形勢不妙縱身來到空中,清鳴一聲變回本體,長頸一張瞬間一口紅蓮業火噴出,直向巨犬身上捲去。

「小鳥兒,在我幽冥之地竟然想用業力傷人,真是異想天開,我就讓你輸得心服口服。」

血斑犬加爾姆說著一動不動地任憑業火加身,也不施展法力驅逐,只是那紅色的火焰對它卻造不成任何傷害,任卓焱如何發力都沒效果。

武什卡特見卓越召回飛出的玄冥之劍收起,又從意識海里取出殺戮之劍和蘇爾特爾送的那把烈焰劍,分出第二元神就要再次祭出,趕緊道:「小子,這傢伙比火龍狄克還要強三分,已經達到了二流巔峰神靈的實力,千萬不要硬拼!」

「我知道,我們兩劍一槍再加上卓焱,我就不信還奈何不得它一點。」

卓越此時也激起了心頭的戰鬥**,和武什卡特嗖嗖兩聲祭出烈焰、殺戮二劍,提起戰神槍開啟第二重破防效果,再次舉槍向巨犬攻去。

兩劍一出立即形勢立即一變,殺戮之劍帶動巨大的殺意波動,烈焰劍攪動一陣熾烈的火浪。巨犬加爾姆再不敢大意,身子一抖振開卓焱的紅蓮業火,斜身跳開攻來的兩劍,然後抬爪拍開卓越當面的一槍。

兩劍頭上飛舞,卓焱隨時縱火,再加上卓越時不時地近身來上一槍,縱使加爾姆速度飛快也有點吃不消,很快就由之前的進攻變成了防守角色。再次躲開頭上飛劍的攻擊,巨犬加爾姆一個沒注意竟然被卓越的戰神槍在前腿上開出一個口子,不禁勃然大怒。縱身飛出數十米遠躲開攻擊,身子連抖兩抖,氣球般飛速脹大,很快變成一個高三四十米、長百米的龐然大物,咆哮一聲就向卓越再次撲去。

卓越心裡一緊,知道這下不好對付了,剛要再次祭出飛劍,猛聽海拉的聲音從大門後傳了過來:「加爾姆,別這麼輸不起,放他們進來吧!」

「是,我的主人!」

加爾姆說著瞪了卓越一眼,恨恨地道:「耍詐的小子,有時間咱們再斗一場,我一定一巴掌把你拍飛。」

「呵呵,你加爾姆的實力果然厲害非凡,卓越自愧弗如。」卓越見它那一臉恨意的樣子特解氣,故意又加了把火。

「行了,快走吧,幹嘛非要把它激怒!」

赫爾莫德一看苦笑著搖了搖頭,心說這小子平時嘻嘻哈哈的,關鍵時刻倒是個捨得拚命的主,怪不得神王那麼看重他。 「媽的,一條狗都這麼猖狂,老天真是不公平。」

「扯淡,你們東方的哮天犬不也很牛嗎,你怎麼不說?」

「哮天犬算個屁,沒有二郎神它毛都不是。」

卓越一邊在意識海里和武什卡特扯著淡,一邊隨赫爾莫德穿過那座黑色的海拉之門,剛進去感覺周圍的溫度立即大降,耳中傳來各種水流之聲,眼前光線一暗,瞬間陷入到無邊而深遠的黑暗之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