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宇斯正想說些什麼,卻被一道清脆的聲音打斷了。

Home - 未分類 - “我………………”宇斯正想說些什麼,卻被一道清脆的聲音打斷了。

“宇斯!你怎麼可以這樣!不是說好要幫人家的嗎?居然做到一半就跑掉,真過分,過分過分過分!”一個留着一頭粉紅色半長的人類女子。神情不悅地看着宇斯。冰月、彬星好奇的是一個人類女子怎麼會出現在這裏,該不會也是來參觀的吧?

“我不是…………”宇斯再次開口,不過依然被那女子給打斷了。

“我不管,你一定要幫我把那些東西都處理好!”那女子用紫色的大眼睛瞪着宇斯。

“星,你看,那個女生的頭和眼睛的顏色和我剛好相反耶!”舒兒像現新大陸一樣的興奮,指着自己淺紫色的長和粉紅色的眼珠子,拉着彬星的衣袖,笑着說道。

“咦?他們是誰啊?”女子這才注意到冰月等人的存在,她的眼睛一一掃過冰月、彬星五人。一看到冰月和彬星的容貌,她不由自主地出一聲聲的驚歎。

“狄伽,他們都是我的朋友,從帝國來的。”宇斯直到現在纔有機會說出一句完整的話,而沒有人打斷他。

“就是啊!狄伽,你怎麼在宇斯的朋友面前那樣落他面子。”玉曙無奈地搖搖頭,對着狄伽說道。

“宇斯,站在這裏聊天不好吧,現在都已經很晚了。”瑟羅有意無意的轉移話題,順道提醒宇斯,他的客人到現在還在罰站。

“我還真的忘了,冰月,彬星,還有三位是…………”宇斯正想稱呼其他人,不過卻現自己根本不知道他們的名字。

“你好,我叫舒兒,左邊的是墨厥大哥,右邊的是索大哥。”舒兒用她那輕柔的嗓音介紹道。

“我的名字是宇斯,而她是我的青梅竹馬,狄伽。”宇斯自我介紹道,而且還一併介紹身旁的狄伽。

大家都互相認識後,瑟羅和玉曙都覺得自己應該回家了,也就和衆人道別,回自己家去了。而宇斯則帶着冰月等人和狄伽到自己的家裏去。冰月五人看到宇斯的家時,不禁有些吃驚。因爲他家不但寬闊,而且無論是在裝潢,還是佈置上都非常精緻,簡樸卻不失大雅。

“五位,你們今天就好好休息,我們明天再聊好了。”宇斯斯文有禮的對着冰月一行人說道。

“打擾了。”冰月點點頭,輕聲地對着宇斯說道。

“狄伽,你還不回去嗎?”冰月等人走進客房休息後,宇斯才轉身問自己的好友,狄伽。

“沒有啦,人家只是對他們很好奇罷了。”狄伽有些彆扭的對着宇斯說道。

“他們是我上次到帝國參加學院祭時認識的,能力強,而且人也很好。”宇斯見狄伽對冰月他們那麼好奇,也就透露一些消息給她知道。

“打敗你的是哪一個?”狄伽好奇地問道。

“冰月,就是雙胞胎中短的那一個。”宇斯怕狄伽弄亂冰月和彬星兩人,所以再補上一句。

“那個黑色長的男子呢?”狄伽接着問道。

“你是說,索先生?這我也不清楚,我也是剛剛纔認識他罷了。”宇斯聳聳肩,笑着回答道。“不過,我說你啊,狄伽,是不是看上人家了,不然那麼多人不問,唯獨問他一個人?”

“纔沒有啦!”狄伽白了宇斯一眼,伸手輕錘他一下,纔回答道,“我只是感覺到一絲很淡很淡的邪氣罷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

“有嗎?我沒有感覺到啊,不過,你對氣息和能力的敏感度比我高,或許是真的吧。”宇斯輕笑道。

“但是,他們真的有那麼厲害嗎?”狄伽好奇地問道,因爲聽宇斯說,冰月可是一招就把他給擊敗了。

“你不信的話,可以和他們比比看啊!”宇斯挑了挑眉,淡淡地說道。

“我最討厭就是比試了,你明知道…………”狄伽想說的話很快地就被宇斯搶走了。

“我明知道你是和平主義,對嗎?”宇斯勾出一抹笑容,接着說道。

“知道就好。”狄伽這才心滿意足的說道,宇斯真不愧是她的青梅竹馬。

“月,我們應該怎樣說服宇斯帶我們去精靈那兒?”在客房裏的彬星一邊玩弄着早已睡着的舒兒的長,一邊提出他的疑問。

“精靈就住在一個湖泊旁,那座湖好像叫做…………”墨厥開口說道,不過,他一時想不起那座湖叫什麼名字了。

“靈月芽,對嗎?”冰月輕緩地說道。

“對,就是靈月芽,不過,月,你怎麼知道?”冰月的回答倒引起墨厥的注意。

罪妾 “我想,我大概知道那座女神像是誰了。”冰月沒有爲墨厥解答他的疑問,反而自言自語地說道。

“靈月芽是在萬年大戰以前,月幫精靈族製作的一座湖。”彬星兼併月沉思在自己的世界裏,也就幫冰月回答了。

“剛剛那個女的,有一種很聖潔的氣息。”一直沉默不語的索緩緩地說道。這讓冰月、彬星、墨厥愣了一會兒,索突然轉移話題,讓他們回不過神來。

“你是說,那個叫狄伽的女孩兒?”彬星試探性地問道。

“嗯,雖然是人類,但是卻有精靈的味道。”一想到這裏,索不禁微皺眉頭,總覺得狄伽能察覺到他的邪氣。

“或許是長期住在精靈之森的關係吧。”墨厥溫和地說道,意指是索太大驚小怪了。

“這個值得考究,我們也不好太早下定論,明天再看看怎樣好了。”彬星覺得現在討論再多也沒有用。

“明天隨機應變就是了。”冰月作最後的總結,其他人都點頭同意後,才紛紛休息去了。 第二天早上

“五位,你們起來了。”宇斯看着從樓上走下來的冰月、彬星等五人,緩緩地說道。

“嗯,謝謝你。”冰月輕聲道謝。

“沒關係,來,吃過早餐再說。”宇斯搖搖頭,完全不介意冰月等人借宿一天。更何況,他們是他遠從帝國來到這裏的朋友,人生地不熟,怎麼可能讓他們去別的地方住呢?

“宇斯。”一個人影突然出現在門口,沉穩的嗓音同時引起衆人的注意。那人踏着穩健的腳步走進客廳,冰月等人這才清楚地看見長在男子背後那半透明的翅膀,尖且長的耳朵,很顯然,他是一個真正的精靈,而非半精靈。而墨厥的眼中更是閃過一絲吒異,但很快地就消失了。

“父親。”宇斯輕緩地喚道。

“這幾位就是你說的朋友?”宇斯的父親銳利的目光一一掃過冰月、彬星等人。

“是的,父親。”宇斯回答道。

“黧渢長老,您好。”墨厥泛起一絲溫和的笑靨,眼中卻閃爍着精明的光芒。

“你到底是誰?”黧渢不由得暗暗吃了一驚,他相信自己的兒子宇斯從來都不是多嘴的人。那就是說,墨厥本來就知道他的身份了,可是墨厥無論怎麼看都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真不簡單。他暗想,其他人也應當是不簡單的人物。

“黧渢長老,您見笑了,在下是個平凡的魔晶商人而已,只是曾和一些半精靈打過交道,所以纔會知道您的事情罷了。畢竟,佧黎諾村長老的耳環都是特製的,不是嗎?”墨厥的視線停留在黧渢左耳的耳環上,一個半透明,顯然是用風系的七級魔晶製作而成的。

“風系……中位大魔法師。”索淡淡地說道,一語道出黧渢的實力。

“宇斯,你的朋友還真不簡單。”黧渢對冰月等人多加幾分專注,除了舒兒以外,無論是冰月、彬星、墨厥還是索,他都無法看清他們真正的實力到底到什麼地步。

“宇斯,我今天有些事情要辦,必須趕到靈月芽一趟。”黧渢突然想起自己回來家裏的目的,趕緊轉身對着宇斯說道。

“父親…………”宇斯想說提醒自己的父親小心一點兒的時候,彬星卻突然出聲道。

“我們可以一起去嗎?”彬星知道自己這樣說有些唐突,但這卻是最好的時機。宇斯楞了一會兒,纔回過神來,看見彬星眼中的誠懇,也不想拒絕他們。因爲他總覺得他不應該拒絕冰月等人提出的要求,不知道爲何?

“父親,我可以帶他們一塊兒去嗎?”想了一會兒,宇斯還是覺得跟隨自己的心走,開口詢問他的父親。

“宇斯,你應該知道…………”黧渢有些無奈的看着宇斯,然後消音,因爲他相信宇斯應該知道他要說什麼的。

“叔叔,那我也一起去的話,應該就沒有問題了吧。”這時候,狄伽正好聽到宇斯要求黧渢帶冰月等人去靈月芽。而自稱最瞭解宇斯的狄伽自然會開口幫忙了。

“狄伽,你這孩子…………唉,算了,你們去收拾收拾,然後再出吧。”黧渢只能暗歎無奈,誰讓他最疼愛自小無父無母的狄伽了,他從來都不懂得拒絕狄伽的要求。這讓他的親生兒子,宇斯也不由得妒嫉狄伽。

“謝謝叔叔!”狄伽泛起一絲甜甜的笑容,然後挽着黧渢得手,陪他去收拾東西。走上樓時,狄伽還不忘回頭看着宇斯,用眼神示意他,說他欠她一次人情。

“宇斯,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彬星滿臉歉意地向宇斯道歉。

“算了,不過,你們到靈月芽那兒可能會遇到一些麻煩。”宇斯無奈輕笑着說道。

“怎麼說呢?”冰月不明白地提出她的疑問。

“你們的樣貌恐怕會讓一向對自己的樣子感到非常自豪的精靈妒嫉哦!”宇斯輕鬆地說道。

“會嗎?”冰月不甚在乎,淡淡地回答道。

“好了好了,你們有什麼需要帶的嗎?從這裏到靈月芽還需要三天左右。不過,你們真的有需要那麼趕嗎?我們可以晚一兩天再去!”宇斯對此剎是不解。

“沒有啦,我們只是想說現在黧渢長老有事要過去的話,那不如一起去,好有個照應嘛!”彬星笑得十分燦爛,讓人找不到一絲絲的可疑。但事實上,他們是想去證實一下伊勒所說的那個精靈女王生病的消息。

“你們真的不要參觀一下我們佧黎諾村嗎?”宇斯還是想讓冰月等人看看佧黎諾村是怎樣的一個情景。

“不如趁現在去逛一逛好了!”舒兒興致勃勃地說道。

“宇斯,麻煩你帶路了。”冰月輕笑道。宇斯自然也不會推託,邁步走在衆人的前面,帶着冰月等五人去參觀佧黎諾村。

他們第一個到達的地點正是玉曙和瑟羅所說的禁忌的女神像。一尊主力水池正中央的灰色女神像映入衆人的眼底。一套包裹着全身的絢麗盔甲,再加上一個遮掩着女神像臉孔的頭盔,更是凸顯出女神像的神祕。

女神像的左手中還拿着一把長劍,劍身上刻着一些奇怪的花紋,還有一個不顯眼的彎月。一看到劍上的彎月,墨厥、索和舒兒都同時將頭轉向冰月,用詢問且好奇的眼神望着她。

冰月輕咳了一聲,趕緊把頭撇向另一邊,她就知道那尊女神像是她。萬年前的大戰,她穿着自己最引以爲傲的戰甲,[月輝]和精靈族一同抵抗魔族的進攻。看來,不知道是什麼人,在戰後依照印象中的她,刻成石像擺放在這裏。

而彬星只是單純地欣賞眼前這尊石像,說實在的,他倒認爲這尊石像刻得非常好。冰月高舉長劍,威風凜凜的模樣,完全刻出冰月當時候的神韻。若讓彬星選的話,他應該會選擇將這尊石像放在聖光大陸,而非精靈之森。但是現在,他也只能暗歎可惜,因爲冰月看起來倒是十分不喜歡。

“這尊……咳咳…這尊是什麼神像?”墨厥輕輕地問道,這完全是爲了避免自己大笑出聲,他可是憋得十分痛苦。

“我們也不知道,不過聽說早在一萬年前就在這裏了。而且,村裏的長輩們也不許我們觸碰這尊女神像。”宇斯搖搖頭,就連他也不知道這尊神像的來歷。

“可以到下一個地方去了嗎?”冰月淡淡地問道,有意無意地瞥了墨厥、索和舒兒一眼,最後纔將目光停留在宇斯身上。

“呃……好。”宇斯總覺得冰月似乎看那尊女神像不順眼,可是,又覺得不太可能。最後,宇斯只能暫且將這件事情拋諸於腦後,事後再慢慢煩惱。

隨即,宇斯便帶着冰月等人離開水池和女神像,到一個寬大的草場前。只見宇斯他們一來到那兒,幾個男男女女的半精靈都紛紛從四周的房子走出來,停在宇斯面前。

“這裏,就是卡爾夫學院,也就是我的學校。”宇斯轉身對着冰月等人介紹道。

“你們是……阿蘭提斯魔武學院的冰月和彬星!”一個女生低呼道,冰月和彬星看了她一眼,原來這正是在學院祭上使用上古精靈文爲魔法咒語的女孩兒。

“你好,我記得你叫……琦玥,對嗎?”彬星輕笑道。

“對,很久不見,那個……賽頓先生沒有來嗎?”琦玥用力的點點頭,可是眼珠子卻不停的轉啊轉的,猶豫了一會兒,雖然覺得不好意思,但最終還是決定開口詢問彬星。

“琦玥丫頭,賽頓是什麼人?居然能讓我們的小美人兒那麼掛心,小心你家大哥跑去找那個始亂終棄的人算賬。”瑟羅懶洋洋地從後方走出來,笑着說道。冰月等人都一頭霧水的看着瑟羅,不明白什麼意思。

“琦玥是玉曙的妹妹。”宇斯輕聲解釋道。

“頓有些事情,所以沒辦法來。”冰月對着宇斯點了點頭後,纔回答琦玥的問題。

“是嗎?”琦玥臉上立刻被失望佈滿,原本亮的大眼睛也變得暗淡無光。

“賽頓是誰?”一道聲音緩緩的出現在琦玥身後,依然沉浸在失望當中的琦玥自然沒有現到來何人,只是反射性的回答道,“不就是在學院祭時認識的一個…………”琦玥這才現不對勁,眼前的人都知道賽頓是誰啊!而且這道聲音怎麼那麼熟悉呢?琦玥越想越奇怪,立刻轉過頭,找尋聲音的主人。

“大…大哥!”一看到來人的樣子,琦玥立即被嚇了一大跳。

“玉曙,賽頓是我們的朋友,也是學院祭的時候,我們學院的其中一個隊員。”冰月輕緩地解釋道。

“真的嗎?他是個怎樣的人?”玉曙顯然對這個能夠迷着自己妹妹的賽頓非常感興趣。

“普通人。”冰月直接回答道,心想,雖然有些花心,不過,就是一個人而已,沒有必要那麼在意一個沒有見過的人。

“琦玥,以後不許你再見那個人,明白嗎?”玉曙直接警告琦玥。

“我看,我們也是時候走了。”宇斯出聲中斷衆人之間的對話。然後便帶着冰月等人離開,只剩下教訓着自己妹妹的玉曙和準備看好戲的瑟羅。 “各位,我們應該也是時候回去了。萬一回去晚了,父親走了就不好。”帶着冰月等人蔘觀完佧黎諾村後,宇斯才緩緩地說道。

“嗯。”冰月點點頭,衆人都跟隨着宇斯一同回到他家去。當他們回到宇斯家時,黧渢和狄伽早已站在門外等候他們的歸來。宇斯對着父親點了點頭,然後就走上自己的房間,隨意收拾一些東西就出來了。

“冰月、彬星,你們不用拿行李嗎?”宇斯好奇地看着兩手空蕩蕩的冰月一行人。

“我們會一點點的空間魔法,也就是空間袋。”彬星笑眯眯的回答道。

“你會的魔法還真不少。”宇斯想起彬星曾經在學院祭上施展過風系、光系兩種魔法,現在有多了一個空間系。這讓宇斯感到有些驚訝,就連精靈也不過是精通一至兩系魔法罷了。

“你們之中有人是空間系的嗎?”黧渢緩緩地拋出自己的疑問,據他觀察和感應到的是,冰月和彬星是光系,舒兒是冰雪系,墨厥是土系,而他感應不到索是什麼系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